第九十一章 夜探学院路之黑丝小姐

关灯
护眼
    我狠狠的登上裤子,抱着脑袋从狂怒不止的妃姨身边经过,心里委屈的要命,吗的。豁出去命把事给办妥了,最后竟然被扫地出门了。

    回到我跟洪熙水租的那个家里,澡也懒得洗,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洪磊就打我电话,让我看早间新闻,说昨天那事上电视了。

    我没好气道:“看jb新闻,电视都被秦曦砸掉了。”

    洪磊冷哼道:“我早就说那女孩不咋地了。你就跟我姐好好处呗,你非不听。

    我直接挂了电话,回忆起昨天的事简直越想越烦,非要在寝室搞宋苗苗,结果弄的她现在把我拉了黑名单,怎么联系都不回了。

    又稀里糊涂被赵琳琳搞了一发,虽然这丫头水灵灵的招人喜欢,可我先跟妃姨有了一腿,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前思后想了半天,我决定先不去上学了,反正也不打算考好,要留在五中升高中对我来说简单的跟喝水一样。

    我给宁小伟去了电话,告诉他自己要去侦查一番韩龙鸿的捞钱门路,又嘱咐他抓紧收些敢打敢拼的渣滓学生,随时准备开战。

    床上懒了一天,睡足了觉,夜幕垂落的时候,我戴了顶鸭舌帽就出了门。

    我想的很简单,既然张永赞也赞成我们从这方面入手,而且又跟韩龙鸿有仇,那不拿他开刀祭旗简直没天理啊。

    不过这种事永远都是不是抡刀砍人那么简单,想要插手甚至夺取别人的利益,首先就得深入了解这一行,这条皮肉产业链到底是怎么运作的,最少也要弄明白,打趴了韩龙鸿,我该跟谁收钱啊。

    安步当车慢慢溜达,穿过三条十字路口,远远就能看到略显破落的美发学院,那七层高的教学主楼,被一圈筒子楼一样,只有三层高的宿舍楼围在中央,据洪磊讲,以前这破学校叫职业技术学院,后来垮了,整个被一家美容美发机构所兼并,才改名叫博展美发学院了。

    我有意避开学校前脸比较明亮的地方,专挑黑灯瞎火的墙根小路走。

    果然,没一会就能看到三三两两的小姑娘,站在路边树下,不时朝人抛出个媚眼。

    我默默观察了一会,发现这帮女孩真的很年轻,大概十八,九的居多,衣着暴露清爽,几乎都画着较浓的妆。

    我做出有心玩玩又不敢上去搭讪的样子,来来回回走了两圈,期间还观察到了躲在暗影处抽烟的三个黄毛混子,惊的赶紧压低了帽檐,生怕被人认出来,因为其中一个家伙,就是前两天跟韩龙鸿追击我,后被洪爸卸了下巴的非主流。

    我知道不能再拖了,否则让他们起了疑心过来盘问,那我就危险了。

    折身回返,掏出烟点上,努力做出一副玩过的样子,我迎着两个黑丝美腿,身形比较苗条的姑娘走去。

    两个女孩见我停住脚步,相视一笑,先开口道:“帅哥来回走了几圈了,还没有相中的呀?”

    我捏着鼻子,努力学着刚才那些嫖客的样子,嘿嘿道:“这不看上你了么,咋样,跟我走呗?”

    黑丝袜莞尔一笑,掩口道:“人家还挺荣幸呢,这么多姐妹还就看上我咱了,不过你可有点太小了吧,我都不忍心霍祸你。”

    我盯着她的胸脯,露出色迷迷的样子,嬉笑道:“小不小得脱了才知道,你这么说是不是怕我不给你机会求饶啊?”

    小妞噗嗤一声乐了,抿嘴道:“还挺能说,希望你那方面跟口才这样厉害,嘻嘻,走吧!”

    说完,她把拎包交到左手,过来挽住我的胳膊就走。

    我摆手道:“等下,咱们去哪搞?跟我走,还是跟你走啊?另外,多少钱你还没说呢。”

    黑丝袜扭动身子,一对大奶软糯有力的蹭在我肘弯,娇嗔道:“还以为你来玩过来呢,哼,原来啥也不懂啊?”

    我遮掩道:“来过,不过那次跟朋友一起的,我喝多了,都是别人操办的,所以有些懵……”

    女孩拉着我的胳膊,做出情侣逛街的样子,边走边低声道:“我不能跟你走,我们有统一的人看着,办事的地方也有规矩,再说,第一次见面我也不敢跟你走哇,万一你是警察呢?”

    我把帽子略微掀了掀,不满道:“你见过这么年轻帅气的警察吗?”

    丝袜妞格格娇笑道:“就算不是警察,那你要是坏人怎么办,把我先奸后杀再碎尸了,扔到锅里煮,多恐怖啊,想想我腿就软了。”

    我无语道:“胡说,越来越不靠谱了,我哪是那种人。”

    黑丝女孩用力紧紧胳膊,让我肘弯更为深入全面的抵触在她的一只饱满上,嬉笑道歉道:“好啦好啦,人家跟你开玩笑呢,别当真,不过你要是想玩,真的要跟我走才行,不然咱们只能好聚好散了。”

    我有点担心被领进韩龙鸿的贼窝,那时候再被发现,估计不死也得脱层皮,可是不跟这女人走,我就探听不到虚实,一时之间有些为难了。

    黑丝姑娘停下脚步,盯了我一眼,不悦道:“你到底玩嘛?别浪费时间耽误我赚钱,不玩我就回去了。”

    她转身就往回走,我一咬牙,抓住她的胳膊,说:“玩啊,不玩我逗你干嘛,不过,你先告诉我多少钱啊!”

    丝袜妞点头,低声道:“并不贵,一次三百,限时两小时,要是包夜的话,要八百块哦,住宿之类都是我来提供!”

    我心说这尼玛还不贵?搞一次都赶上我之前两个月的午饭钱了。

    不过转念想想,就冲人家的年轻劲,这也不能算太过分。

    见我点头,丝袜女孩转怒为喜,再次紧紧的贴上来,挽着我的胳膊沿着学校大墙走。

    经过那三个抽烟的混子时,我注意到她伸出一根手指在胸前晃了晃。

    走了能有五分钟,来到美发学校后身的一条三,级马路,这里小巷深深的路灯也暗,我不由得有点紧张。

    丝袜妞拿眼瞥着我,低笑道:“马上到了,你别紧张啊,我们很有职业道德的,不会坑你!”

    我咽了口吐沫,心说,你坑我倒不怕,我就怕遇到韩龙鸿这孙子啊。

    丝袜女进了小巷就加快了脚步,拉着我直奔上下三层,挂着通海旅社灯匾的门脸说:“喏,我们的激,情就在这里开始!”

    进门,吧台后一个五十多岁的胖娘们正在玩手机,丝袜姑娘颇为恭谨的轻声道:“阿姨,给个牌子。”

    胖女人头也不抬,随口问道:“要多久的!”

    小妞扭头征询我的意见,我怕时间短不够我忽悠她,就答:“包夜吧!”

    丝袜女眼前一亮,露出浅浅的两只酒窝,一副我没看错你,果然没让我失望的表情。

    胖娘们这才放下手里的植物战僵尸,从身后的木格子里摘下一张串着钥匙的房卡扔在吧台上。

    丝袜女攥住钥匙,又从包里掏出一张十元的纸币递过去,说:“阿姨给我两瓶矿泉水,再拿两包湿巾和卫生纸。”

    胖女人点头,飞快的扔出娃哈哈和卫生纸,随口叮嘱道:“告诉他没事在屋里待着,别出来转悠啊。”

    丝袜女答道:“晓得咯,阿姨我上去了。”

    胖娘们头也不抬的挥手。

    女孩抱着卫生纸,示意我帮她拿着水,直接就带我上了三楼。

    通过楼梯间的装饰和走廊里的地毯,我判断出这家旅社的条件还蛮不错,只是偶尔就有房间隐隐飘出那种压抑不住的哼叫声,不由得让人心头乱颤。

    走到307门口,丝袜女孩停住,示意我接过她捧在怀里的卫生纸,我不小心指尖戳了她一下,那顾惊人的弹性如电流一般让我呆了呆。

    姑娘娇嗔的白了我一眼,低声呵斥道:“讨厌……”

    我牵动嘴角一笑,跟在她身后进了房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