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期待你征服我

    房间不大,但墙壁雪白归置的整整齐齐,电视也是壁挂的液晶,而不是那种廉价旅店的大肚囊。

    当然。最显眼的,还是要属占据了半面屋地的那张大床,床单一尘不染,显然是每天都有人更换的样子。

    丝袜美女把手里的东西都放在床头柜上。转身对我说:“小帅哥,你得先把钱给我。”

    我不悦道:“怎么还先收钱啊?饭店也是吃完了才结帐的。”

    女孩尴尬解释道:“这跟吃饭能一样吗,咱们这是违法偷偷摸摸做的营生,饭店收不到钱可以报警处理。我敢报警吗?”

    我一想也是,很是肉疼的掏出钱包,数了八张拍在她手上,哼道:“哥们不会差钱,只要你让我满意还有小费赏!”

    黑丝袜手速飞快的数了数钱,塞进挎包里,嬉笑道:“你想有多爽就能有多爽哦,只怕你血气方刚的时间短,太不给力了。”

    我心头一荡,这些风尘女孩太会撩拨人了,每一个字眼都被她说的充满了那种事的暧昧暗示。

    她见我坐在床上不动,催促道:“脱了洗澡去呀,你是包夜的,也不差这一会,咱们都洗洗再玩。”

    我摆手道:“是这不差这一会,所以不着急,咱俩聊聊天呗,彼此认识熟悉下,做起来也能更有滋味不是。”

    女孩抿嘴笑了,吃吃道:“怎么感觉你像几十岁的大叔那么明白,真的第一次来玩啊?”

    我做出腼腆状,借机问她:“你们一天能赚多少啊,还要把钱分给别人么?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啥呢?”

    丝袜妞正偷偷打量我的侧脸,看的她竟然微微有些脸红,顿时我就有点懵,我承认自己有点清秀小帅,可还不至于让卖肉的小姐一见钟情啊。

    直到我咳嗽了一声,她才恍然道:“哦,你叫我蓉蓉就好,反正也只是个化名,你懂的!”

    我点点头,再次小心翼翼的问她:“你们做这行有组织的?赚的钱要交上去多少啊?”

    蓉蓉坐在床边蹬掉了高跟鞋,背对着我往下脱丝袜呢,闻言身子一僵,有些警觉的看向我,迟疑道:“你问这些做什么,难道你是暗访的记者?”

    我心脏一跳,面上却不动声色,随口道:“有我这么年轻的记者吗,只是好奇闲聊啊。”

    她有瞅了我一会,低声笑道:“问这些干嘛,你又没机会做,留点力气一会好好征服我,乖啦,快点去洗澡了,人家都有点迫不及待了呢。”

    我脑子一抽,做出了个愚蠢的举动,从裤兜里掏出钱包,又拽了两张毛爷爷,扔给她,说:“急毛线啊,咱们聊聊天啊,我再给你两百凑给整!”

    蓉蓉眼睛一亮,抓起钞票迟疑了下,呐呐道:“你这也太敞亮了,我还没表现呢,就给上小费了,人家都有点受,受,那什么了……”

    我接茬道:“受之有愧,没事,钱我不在乎,只要你让我满意,一会还有打赏!”

    蓉蓉娇笑,脱了丝袜就开始脱上衣,我只能眼睁睁看着,毕竟是装作来嫖的,不动她,连脱衣服都不让,那就太假了。

    她动作很快,三下五除二就把短裙和吊带小衫给去了,赤着双脚从床上站起来,俏皮问道:“怎么样,姐这身材你还满意不?”

    我盯着她胸口那条白腻沟壑,心道,论肤色长相你比不了秦曦和洪熙水,论奶你没妃姨大,竟然混了老子一千块,真他吗的心黑!

    见我眼神发直的看着她,蓉蓉还以为自己把我迷住了,轻轻咬着嘴唇就从床上走过来,身子一歪就坐我大腿上了。

    随即她把胳膊跨在了我的脖子上,在我脸上亲了一口道:“你十几了,咋这么招人稀罕呢?”

    我只能虚与委蛇的揽住她腰,入手处一阵滑腻柔软,像温凉的软玉一般还挺舒服。

    “我呀,我十八了!”

    蓉蓉在我腿上扭动着腰身,丰腴饱满的臀瓣似有意若无意的频频蹭我下边。

    她在我耳边吹着热气哼道:“骗人,看你的长相根本没有十八,最多十五六的样子,嘻嘻,小屁娃子一个!”

    我情不自禁就把手摸了上去,在她光滑细嫩的大腿上游弋着。

    蓉蓉伸出舌头舔我耳朵,像巫女一样充满蛊惑的声音响起:“想不想脱光我啊,想不想要嘛?”

    我嘿嘿道:“急啥,你还没回答我问你的话呢。”

    她急了,娇嗔道:“还以为我饥渴啊,真是的,人家是想让你早点爽一波嘛,哼!我先去洗澡了,等我出来再跟你说。”

    她轻轻锤了我肩膀一下就跳下床,穿着三点式进了洗浴间。

    我目光闪动,心里还挺纠结的,要说特别想干她那有点违心,不过一想到刚给人数出去的十张毛爷爷就有点肉疼。

    这几乎是我长这么大最奢侈的一回个人消费了,吗的要是毛都没碰着就回去,也太jb亏了,跟她做吧,我又担心万一染上病什么的,一时之间心里满是挣扎。

    浴室里哗哗水响,蓉蓉的窈窕身姿若隐若现的,我毫无头绪,就把手机拿出来在手里把玩着。

    点开微信,刚好看到宁小伟的头像在闪动,他问我兄弟们想去撸串,要不要一起?

    我随手就回了一句:“老子在美发学院这块,韩龙鸿的地盘做侦查呢,你们倒好花天酒地的!”

    两分钟后宁小伟就回了一段语音,我打字过去,骂道:“傻逼啊,说了当卧底呢,能听语音吗?”

    宁小伟发了个流汗的表情,打字问道:“老大你在哪?怎么侦查的?”

    我想了一下,回道:“当然是打入敌人内部啦,现在通海旅社呢,我装了个嫖客来谈谈虚实!”

    宁小伟发了个惊恐的表情过来,文字信息是:“小心假戏真做倒没啥,别被韩龙鸿撞见啊!”

    我刚想回复他,浴室的门一响,我抬头望去,顿时呆愣的手里电话都掉了。

    出浴的蓉蓉肌,肤白里透红,一脸的浓妆艳抹洗掉,还他妈是个不折不扣的清纯美人,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竟然丧心病狂的一丝不挂,就那么光着身子出来了。

    我眼光掠过她那起伏莹润的丘陵山峦,长满茂密蒿草的幽涧峡谷,不由自主的狠狠吞了口吐沫。

    她得意一笑,嘻嘻道:“该你了,快点去洗,我想要你弄我。”

    我被她说的热血上涌,几乎是用冲的跑进浴室,关上门,飞快脱掉衣服冲洗,脑子里全是蓉蓉出浴那一刹那的惊艳。

    边洗,我边说服自己,这些女孩都自备安全套的,只要小心什么事也不会有,我不能白他妈花钱,那可是一千块啊,够以前的我吃十个月午饭了。

    脑子里想着这些,下边立刻有了反应,硬的跟铁棒子一样,按都按不下去。

    我暗笑自己还装特工来卧底,这意志力简直渣爆了。

    想到卧底这个词,我一下子想到刚才跟宁小伟的聊天了,顿时脑子嗡的一声,如同一道炸雷滚过一般。

    我猛的拽开浴室门,光着身子水淋淋冲了出去。

    室内空空如也,不仅蓉蓉不见了,她还是穿了衣服拿走了我的手机。

    我立刻傻眼,心知要糟糕,立马就要穿衣服,可只勉强套上了内裤,走廊里就响起沉重杂乱的脚步声。

    韩龙鸿的声音隐隐传来:“别让这孙子跑了,今天不弄残他,我都没脸在星海混了!”

    混子们轰然响应,嘈杂的声浪里,我听到蓉蓉大声喊:“鸿哥,就是前边307,那小子在洗澡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