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九死一生

    我暗恨自己定力浅,咋就忘了把手机锁上再去洗澡,跟宁小伟的通话记录被这女人看个干干净净。

    急的我眼冒金星,想要挪动大床去堵门。可这张床竟然是纯实木的,沉的超乎想象我根本搬不动。

    想要报警求援都做不到了,手机被那个死女人拿走了,心里真是一片绝望。无意间一眼瞥见被夜风掀起的窗帘了,眼前一亮就奔窗户跑去。

    这时韩龙鸿已经带人冲到门口,咔嚓一声门就开了。

    我站在窗台上扭头回望,看到蓉蓉抓着我的手机也跟在人群里。韩龙鸿手持砍刀第一次冲进来,紧跟在他身后的是七八个非主流混子。

    我眼一闭,大叫一声就跳了下去。

    韩龙鸿冲到窗口低头看了看,挥手道:给我追,整不死他我不姓韩!

    这种临街的门面楼举架都要高过普通的住宅,三楼,足足超过十米的高度,我也是走投无路了,不然绝对不敢跳。

    耳边呼的一声风响,我直接砸在楼下停着的一辆马自达车盖上。

    砰……滴滴滴滴……

    身体砸落的巨响掺杂着汽车防盗的刺耳警铃。

    我是背后先着地,直接把这辆马六的顶棚砸出一道深坑。

    感觉骨架脊柱都要散了一样,冲击力震的气血翻腾就想吐血。

    可我连缓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因为我听到韩龙鸿探头喊的那句给我追。

    惶急间身子一歪就滚下车顶,方向都没看,闷头就跑。

    跑出去三十米的样子,韩龙鸿已经带人追了出来。

    这些该死的非主流抄刀轮棒的紧追不舍。

    我渐渐觉得左腿有些发麻,似乎坠楼的撞击伤到了股骨头。

    见我速度放缓,韩龙鸿兴奋的叫道:“谁先追上干趴他,今晚奖励双飞,妞子随便挑……”

    黄毛混子们嗷嗷叫着跑的更快了。

    这种巷子里一到晚上基本没啥人了,就算迎面遇到两个行人,也都远远的躲着假装没看到,谁也不敢多管闲事,我叫苦不迭,心知这回恐怕凶多吉少。

    又跑了一小段路,道边是一家卷帘门紧闭的五金商店,门口放了两把油漆斑驳的木制座椅,我感觉左腿麻的更加厉害,跑动之间越发吃力,索性就一咬牙,直接冲到那两把椅子跟前,操起一把等着韩龙鸿。

    韩龙鸿也放缓脚步,摆手先让人把我围住,才拎着砍刀喘息道:“卧槽尼玛小逼崽子,挺能跑啊,你再跑啊?”

    我冷哼道:“人多算你妈逼本事,敢不敢跟爹单挑?”

    韩龙鸿嗤笑道:“你有病吧,现在谁还跟你玩单挑?我人多我就是弄你,你他妈的咋想的啊,还来装嫖客侦查我,竟然想抢我们兄弟饭碗?”

    我知道瞒也瞒不住,豁出去了,大骂道:“你个傻逼以为自己是谁,就是要抢你咋了?”

    韩龙鸿气的直咬牙,叫道:“给我干他,别管死活,我他妈有钱平事!”

    七八个手持钢管匕首的混子,呼啦啦朝我扑了上来。

    我挥舞着椅子狂抡,大骂道:“韩龙鸿你他妈敢不敢整死我,老子只要不死,早晚把你妹妹扒光了在你眼前草她!”

    我也是急眼了,什么话诛心就骂什么,反正也逃不过这一劫,认怂求饶和有点骨气都是一个结果。

    韩龙哇哇大叫,怒吼着就抡刀来砍我。

    我被混子们逼的紧紧靠在卷帘门上,已经退无可退,只好举起木椅子去挡。

    咔嚓一声,椅子被他劈碎,我手里一轻,发现还剩了一条木头腿在,甩手就朝他面门砸去。

    砰,椅子腿砸在韩龙鸿的脑门上,顿时就是红肿了一块。

    韩龙鸿想不到他们占据了这样的优势还会被我搞这么一下,暴跳如雷的又是一刀剁向我的透顶。

    “我草你妈,我让你侦查我,今天搞死你!”

    我已经没有能力回嘴骂他,一偏头,韩龙鸿含恨的一刀正劈在我肩膀上。

    我只觉得皮肉一凉,身子一震,然后才是专心刺骨的剧烈疼痛。

    韩龙鸿单手拽了拽,两尺长的开山刀竟然嵌在我的肩胛骨里拔不出去。

    趁他愣怔,我嘶吼着,抬脚踢中他裆下,韩龙鸿顿时撒手后退,捂着腿根在地上滚。

    我惨然一笑,抓住刀把用力挣了挣,肩膀上的阵阵剧痛,折磨的我就要晕厥过去。

    可还是没能顺利把砍刀拔出肩膀。

    那边韩龙鸿缓过劲来,哑着嗓子下命令:“给我弄死他,快!”

    混子们再次朝我扑来,我一急,瞪圆了眼睛大喊一声,哆的一声拽下了膀子上的砍刀。

    鲜血立刻喷出,至此,我左臂左腿全部发麻废的毫无知觉。

    只有用右手抡刀跟混子们抵挡着,而我本身体质就弱,又接连重创失血,更是没有多大力气,三五几下就被人磕飞了手里的家伙。

    转眼之间我又挨几下,脑袋一阵阵的晕眩发黑想要睡觉,可是我不甘心就这么被人废了,就算是死,我也想拉个人跟我一起上路,为了保持清醒不倒下去,我咬的嘴唇全是血,终于我等到机会,拼着头顶挨了一钢管,趁那黄毛靠的太近,我一把搂住他,张开满是血沫的两排白牙,一口咬向他的脖子。

    混子吓傻了,嗷嗷狂叫着推我的脸,不想让我的牙落在他脖子上。

    围攻我的非主流全都下意识的倒抽冷气后退,打架他们经常干,更惨烈的伤势也见过,可是像我这样如野兽一般的打法却是闻所未闻,其实我也是没办法,只有一条胳膊还要搂住敌人,那只被韩龙鸿剁穿了肩胛骨,早就毫无知觉一点用没有,我唯一能利用的也只有这两排牙了。

    生死之间激发了我所有的潜力,单臂较劲,把搂在怀里的混子箍的死死的,满是诡异笑容的脸离他的脖子越来越近。

    我深知能不能捞回点本钱就看这两秒了,要是等那些混子反应过来,一人一钢管我直接就扑街了,到时真是死都不会瞑目。

    大吼一声,我用尽全力再次狠勒臂弯里的黄毛,他被我勒的血流不畅呼吸困难,像母鸡下蛋似的咯咯叫着手上一软,推我的力气也不那么大了。

    趁此机会,我狞笑着,一口落在他脖子一侧,牙关合拢用力甩头一撕。

    啊……

    啊……

    被人咬是有多疼,这混子叫的嗓子直接破音,再加上害怕,刹那间一阵阵骚臭从下边传来,这货竟然大小便一齐失禁了。

    我吐掉嘴里腥咸怪味的连皮带肉,还想找找大动脉啥的再咬一口。

    可是却再也没有机会了,因为,韩龙鸿动了,他不知什么时候绕到我身后,伸手抓住我的头发,用力向后扯着,力气大的我不由自主向后仰,可是我真的不甘心放掉手里的黄毛,低吼挣扎着还想探头再补上一口。

    两股力道把我的脸都拉变形了,鼻子眼睛全是歪斜的,头皮被铁棍撕裂的数道伤口被韩龙鸿这么一扯,鲜血更是汩汩而下,而我大张的嘴里则是一些碎肉和黄毛的血浆。

    这副凄厉如同地狱深处爬出来的猛鬼样子,让那些混子又退了两步,几乎就要转身开跑。

    韩龙鸿骂道:“一群废物,怕你麻痹什么,我就不信他还能上天!”

    噗嗤!

    噗嗤!

    噗嗤……

    韩龙鸿一手抓着我的头发,一手攥着一把弹簧刀,眨眼就在我的腰背之上捅了七八刀。

    刚开始根本感觉不到疼,我只是觉得身后冰冷的像是多次被注入了冰水,随后就是阵阵的空虚感,这时候,剧烈的疼痛才一起涌向脑海。

    我胳膊无力垂下,被我箍在怀里,脖子上血肉模糊的黄毛萎顿倒地,他不是伤的不行,而是被吓破了胆,那些非主流互相看看,竟然没人愿意扶他,因为他脚下裆部全是黄乎乎的一片屎尿。

    韩龙鸿冷哼一声,松开我的头发顺手推了一把,我虚弱的根本站不住,大头朝下就栽倒在冰冷的地砖上。

    意识逐渐昏暗,不远处的路灯似乎电压不足一般,忽忽闪闪的逐个灭掉。

    我挣扎着想,这,就结束了么?

    我还说要带兄弟们纵,横星海呢。

    也罢,活着太累了,这种身子轻飘飘的感觉也不错。

    我听在耳里最后的一个声音,就是韩龙鸿的那句怒骂:“草你妈跑什么跑,回来把这废物抬上……”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眼眶里全是泪水。

    因为,几年没见的爸爸妈妈陪在我身边好久好久,直到我被扒开眼皮,被手电筒的强光照在瞳孔上,他们才笑着挥手告别。

    泪水滑落,我缓缓闭上眼睛,用力在脑子里刻画爸妈的样子,只怕再睁眼就把他们忘了。

    “咦,这小子明明醒了,掉两滴眼泪咋又昏啦?”

    一道苍老沙哑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旋即,手中一暖,我的左手陷入另一只细腻熟悉的手掌中。

    “秦生,秦生,你到底醒没醒嘛,你要急死人家了,我,我都怀了你的孩子,你可千万别有事啊!”

    我被这句话震惊的无以复加,立刻睁眼看过去。

    病房里就两个人,洪熙水坐在床边凳子上,两只手抱着我的手摩挲着,眼眶红肿,容颜极为憔悴。

    而我床头这一位,则是个身量极高,足有一米九开外,脸上满是伤疤形容极为丑陋的老人,他正捏着手电瞪着我,眼里满是思索凝重的神色,见我抬眼瞅他,突然朝我露齿一乐。

    这一笑可给我吓坏了,因为这个高大老人的舌头竟然全部都是紫色的,还是那种深紫深紫,偏近于黑的颜色。

    我嗷唠一嗓子狂嗥:“鬼啊!”

    猛地一挺身,如同身下按紧了发条一般蹦下床,两步三步就窜出去老远。

    心胆俱裂的功夫我又扭头来拉洪熙水,脸上惨白的喊道:“快跟我跑,这屋子不干净!”

    洪熙水也遭懵比了,又惊又喜的喊道:“天呐你醒了,哈哈太好了,我不用当寡妇了,我儿子有爹了。”

    我一声不吭抓着她就跑,突然脖后一紧,身子已然被人凌空拎起来。

    “他妈的,忘恩负义的小东西,用了我拼命抢回来的宝贝,不感激不说,竟然还骂我是鬼?”

    我扭头瞅了一眼,再次魂飞魄的散朝洪熙水叫道:“你快跑,我被鬼抓住了,快走别管我!”

    洪熙水目瞪口呆的望着我,又向我身后看了看,叹气道:“爷爷,你说过不打人的,你把秦生放下来啊。”

    我一呆,惊呼道:“你也能看到他?”

    洪熙水愣愣的点头:“昂,我能看到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