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集体留级

关灯
护眼
    我追出去问洪熙水:“你爷爷呢?”

    洪熙水摇头,反问道:“不跟你在屋里呢么?”

    我心中骇然,本已经稳定下来的心神又动摇了,这么老高的大个子。脚前脚后出来就没影了,这他娘的说不是鬼谁信啊?

    洪熙水挽住我的胳膊,笑魇如花的盯着我,突然探头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嬉笑道:“那我爷爷肯定是走啦,你别发呆了,他回来的时候也是突然出现的,我问我爸。我爸还凶我,说不许打听爷爷的事!”

    我点点头,心里却七上八下的转悠心思,按这老家伙的说法,他几乎是把当时已经死掉的我给救活了,这得多霸道的手段,多厉害的药啊,有点出人意料的本事也不奇怪了。

    我轻轻拍着洪熙水的手,下意识问道:“我当时是怎么来的医院,谁送来的?”

    洪熙水呀的一声惊呼,跺脚道:“糟糕了,我把洪磊他们都给忘了,他们在医院院里蹲了七天了啊,还叮嘱我一有消息马上告诉他们呢,你醒了我就光顾着高兴了。”

    我皱眉道:“他们也在,那怎么不上楼来?”

    洪熙水拉着我的手就跑,解释道:“我爷爷不许外人打扰,他说他长的丑……”

    我差点笑出声来,这老怪物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我们来到楼下走出大厅,洪熙水挥动手臂朝一个方向喊:“洪磊,宁小伟,谁在呢?”

    停车场的花坛边,呼啦啦站起来十来个,竟然全是云天社的兄弟,而当先领头的宁小伟和洪磊更是蓬头垢面的脸色憔悴。

    看到我就站在洪熙水身边,兄弟们全都呆愣了一下,好半天才不敢置信一般狂揉眼睛,随后才发足狂奔而来。

    我被他们惊喜交加的表情感动,眼圈都红了,点着头想说点什么,却一把被宁小伟给抱住了。

    立刻一股又酸又臭长时间不洗澡的体味直冲鼻端,熏的我用力一推,嫌弃道:“去尼玛可熏死爹了,多长时间没洗澡了?”

    宁小伟被我随意一推却连退好几步,撞到洪磊才算停下,他咋舌道:“生哥,你咋这么大手劲?”

    我心中一动,遮掩道:“是你丫废,太jb虚,咋整的遭成这样?可别说认识我,跟俩叫花子似的!”

    洪磊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嘀咕道:“还不是因为你,狗咬吕洞宾!”

    洪熙水朝他挥了挥拳头,警告道:“说话小心秦生才刚刚苏醒,你不准气他。”

    洪磊张了张嘴,认怂的别过头去不敢惹他姐。

    我望了望正当响午的烈日,感觉似乎有件挺重要的事被自己忘了,好一会才一拍大腿道:“我他妈躺了几天,考没考试呢?”

    杨阳瞟了我一眼,臊眉耷眼道:“考了,今天最后一天,现在应该进行到一半了……”

    我心里一翻个,咬牙道:“卧槽,盼了多少年的中考,就尼玛这么过去了?”

    随后我想起来了,诧异问道:“你们咋都没去考啊?”

    宁小伟苦笑道:“你生死不知,而且他们都怪我把跟你交谈过的事说晚了,等大家发觉不对去接应你的时候,你已经躺在血泊里人事不省了,这给我悔的啊。”

    我沉声道:“这怎么能怪你,是我自己太大意轻敌了。”

    宁小伟满面愧色道:“就是我无能,想找韩龙鸿报仇都找不到,这孙子可能以为你死了,捅完你就带着人躲起来了,那家旅店里只有个胖老娘们值班,被我们打了一顿还砸了些东西,可她也不知道韩龙鸿的行踪,然后我们想要报警,被洪磊爷爷制止,他说,如果救不活你再报警,如果治好了,怎么做看你自己的!”

    我知道洪老头是遵循着江湖事江湖了的规矩,想让我自己决定如何复仇走什么样的路。

    我瞅了瞅宁小伟和洪磊的邋遢样,问:“就算这样,那你们就不去考试啊?”

    宁小伟点点头,解释道:“我是觉得太对不起你,就决定在医院守着你,然后磊子也不想走,我们俩晚上就坐在花坛边睡,吃的都是杨阳几个给带过来,连澡都没洗过,还考jb试啊。”

    李子光嚷道:“老大受这么重伤,我们哪有心情考试,去了也是交白卷。”

    王柯峥发挥嘴贱的特嗤笑道:“别往生哥身上扯,好像你平时交的不是白卷一样!”

    李子光怒道:“你他妈看不起我?”

    王柯峥迅速站到洪磊身后,挤眉弄眼的解释,别发火啊,我跟你一样也老交白的。

    我忍不住乐了,洪熙水却撒娇抗议道:“咱们回家吧,这也太热了,再站一会我都要中暑了。”

    我点看向医院大厅,问道:“不用办什么手续吗,就这么走?”

    洪熙水说不用,我爷爷都安排过的。

    一行人打了几台车,直接回了我和洪熙水租住的房子,打开空调好算凉快下来。

    我把宁小伟和洪磊一起赶进了浴室,告诉他们不管是谁捡谁的肥皂,洗不干净别死出来。

    见洪熙水被我支开找几件衣服给两个家伙换,杨阳凑到我跟前小声嘀咕道:“生哥,你昏迷的这段日子,宋苗苗和辛小雪也在医院大厅里守了好几天,直到前天开始考试两人才暂时不来了。”

    我心中一暖,宋苗苗毕竟跟我有了那层关系,她关心我不奇怪,可是辛小雪这个女孩……竟然也来了。

    杨阳接着道:“还有个非常漂亮的小少妇,开着别克来了几次,每次都哭的眼睛通红才离开,不过她们都被医院的人阻拦在外边,连病房的楼层都没上去过。”

    我立刻就听出来这是妃姨,心里暗恨老洪头不是东西,这几个女的想看看我都办不到,该有多急啊,你他妈的长得丑就随便限制别人的自由,真是岂有此理。

    想到这里,我急忙把电话插上充电器,写了条短信分别发给三个女人,只有短短几个字:“我已经康复,勿念,现有要事回头再细说!”

    然后我把电话一关,仍在一边自行充电去吧。

    没多久宁小伟和洪磊洗的神清气爽出来,洪熙水也给他们找了两条我的短裤,两人就这么光着膀子坐在我身边。

    我说,叫外卖吧,这么热就不出去了,咱们在家里吃。

    宁小伟点餐,王柯峥和左小飞出去买回来两厢啤酒,不一会酒菜俱全,我端起瓶子道:“为了我大难不死干杯!”

    一口气喝了一半,洪熙水提议道:“为了我们集体留级干杯!”

    我一呆,细想之后苦笑,可不是都特么留级了么,百分百全部零分啊。

    大家也浑没在意,反正这些人除了我这个学霸之外,全是顶级学渣了,一本二本没指望,弄个专科基本是有钱就能上,但是找工作神马的就费点劲了。

    笑了一阵,又喝了不少啤酒,我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众人似乎感受到了气氛有异,就连最爱扯淡的王柯峥也紧紧的闭上嘴唇。

    我朝洪磊要了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咬牙道:“我还记得我倒下之前说过什么,我说我要报仇的那天,一定当着韩龙鸿的面干了他妹子,所以他才连捅我八刀!”

    所有人都被我狰狞的脸色,充满疯狂残忍的语气所震慑,就连洪熙水也是皱着鼻子不敢开腔!

    我看了洪磊和杨阳一眼,低声道:“上次美国渣男那个事,你们两个做的漂亮,这回我给你们三天时间,把韩龙鸿藏身的地方找出来,有问题不?”

    洪磊喝了口酒没吱声,杨阳把胸脯拍的咚咚响,叫道:“生哥交给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