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偷偷杀了你

    我又转向宁小伟,问道:“我出事之前交代你收些小弟,进展的怎么样?”

    宁小伟笑道:“已经有二十多个自觉学习没啥希望的孩子表示要跟咱们混,我正计划着那天把他们集中一下让你见见。你这边就出事了。”

    我以拳击掌叫道:“太好了,咱们之前就吃亏在人少上,这回跟谁钢都不怕了。”

    洪磊嗤笑道:“你别高兴的太早了,问问他。都是几年级的,像那些刚从小学升上来的初一就算了,有的家里溺爱的,还尼玛爹妈骑着电动车送上学呢。怎么带他们出去砍人?”

    我一愣,把目光转向宁小伟,宁小伟尴尬道:“这个,确实有几个,不过现在的学渣们都颓废着呢,他们宁肯在电脑前虚耗光阴打撸啊撸,也很少有愿意出来干点事的,收人比较难啊!”

    我迟疑道:“太小的就算了,估计没打起来就跑光了,你挑初三以上靠谱的,找韩龙鸿报仇之前让我见见,你跟他们说,只要参与行动了,就是我云天社的兄弟,好处都按人头分,而且,他们个人有什么事,咱们社团一定力挺到底!”

    宁小伟点头答应,我见正事说完,就吃了上东西,结果越吃感觉越饿,不光在桌子上十几个菜一扫而光,还足足吃了五人份的鸡腿汉堡。

    洪磊他们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直愣愣的瞅我吃完最后一口,才吭哧道:“你这受回伤怎么成了猪八戒附体啊?”

    我牵动嘴角笑笑,遮掩道:“七天没吃东西了,不服你试试啊,保准比我更能吃。”

    其实我自己隐约猜到了一这一定跟老洪头给我注射的那针变异基因有关,不止是伤口全部长好不留疤痕,就连俯卧撑都一气搞了一百多个还不冒汗,这是多大的体质提升啊,简直跟里的异筋伐髓一样。

    洪熙水在桌子下悄悄踢我,示意她想跟我单独呆着,我看了眼桌上,酒喝没了,菜也让我一个人全给吃了,就站起身道:“都回家休息吧,交代你们的事往心里去,一旦有韩龙鸿的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洪磊和宁小伟对视一眼,无奈之下拿塑料袋把刚洗过的衣服装了,带着兄弟们出门而去。

    我坐在沙发上凝眉思索,被打的这针东西到底是好是坏,洪熙水来来回回的往厨房搬盘子碗,一不小心踢到两只空酒瓶,磕在一起砰的一声就碎了。

    她惊呼着跳开,手里的一摞碗也遭了央,我紧忙跑过去,把她扯到一边,温声安慰道:“碎碎平安,打破了咱们买新的,我来收拾别伤了你。”

    洪熙水点点头,满眼幸福陶醉的看着我取来扫把,我蹲下身子先去捡那些大的碎片,再把它们一个个扔进垃圾桶,扔着扔着,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抓起一片碎玻璃就向胳膊上划去。

    洪熙水都傻了,惊叫着扑上来,大喊道:“你干嘛,你怎么还自残了?”

    我摆手,示意她别冲动,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胳膊上那道刚刚划开的伤口。

    碎玻璃划下去的时候,那种尖锐撕裂的疼痛跟平常一样,但之后的出血量却小的异常,而且伤口处的皮下组织结构也好像不一样了,不再是正常人那种滑腻细致的油皮脂肪,更像是一团白线裹在肉皮里被一刀切开,全神贯注的盯视下,我似乎有种它们在向着彼此微微蠕动,渴望重新连接在一起的错觉。

    洪熙水想要抓住我的胳膊检查伤口,被我一把推开,我歉然道:“你收拾下,我处理下伤口。”

    然后我冲进房间锁好了门,端着胳膊坐在床头一直盯着看。

    刚才捡玻璃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壁虎的再生能力超级强,才临时起意划了自己一下,就是想看看自己有没有它基因中的这种能力。

    十几分钟后,伤口合拢不再渗血,半个小时后,已经结痂,就跟这道伤是几天前遭成的一样。

    我心中大爽,这下老子等于多了好几条命啊,只要不是当场被杀中要害,我的抵抗力和恢复力将达到惊人的程度。

    洪熙水敲了半天门我也不开,这时又听到我呵呵傻笑就更着急了,威胁我再不开门她就找东西砸了。

    我心情好转,立刻就打开,房门,没等我说话呢,她就一头扑在我怀里,又锤又打的娇嗔埋怨。

    “你个死人,坏蛋,你干嘛呢这么半天不给我开门,人家都担心死了,怎么觉得你自从好了之后怪里怪气的呢?”

    我搂住她的纤腰,也多少被她的关切所感动,就嬉笑道:“我还忘了问你,你说怀了我的孩子是真是假啊?”

    洪熙水噗嗤一声乐,拧着我腰间软肉哼道:“当然是假的,姐姐我这么年轻才不要当妈妈呢,每次咱俩那个之后我都有吃药的,你根本不关心我,哼,一次都没问过……坏人!”

    我奇道:“那你撒谎做啥,有病啊?”

    洪熙水更生气了,咬住我的肩膀不松口,嘴里支吾道:“呀,真是不识好人心啊,我这不是为了逼爷爷救你吗,否则就凭你是我小男友这个身份,他不舍得把那东西给你用啊!”

    我被她胸口的两团肥美挺拔蹭的心头冒火,低声道:“我不希望你做个撒谎的坏孩子,所以我决定把你说的慌变成事实!”

    洪熙水愣住,茫然道:“怎么变成事实!”

    我双臂一紧,抱起她就扔到了床上,随后扑了上去,洪熙水惊叫连连,脸红道:“别乱来,你才刚好,不行吧?”

    我双手不停,一上一下的直攻要害,同时也把嘴凑了过去,洪熙水剩下的话都被我堵成了一串的唔唔唔……

    捣摸了一阵,洪熙水已经娇喘吁吁的软成泥,我觉得小肚子里似乎有团火在燃烧一样,血液心跳都快的夸张,体温也高的离谱吓人。

    隐隐的,像是本能一般想要释放这些骤然出现的狂躁能量。

    呲啦,嗤啦……

    我都来等不及去脱洪熙水下身的裙子内内,直接上手就撕。

    她被我的粗野举动刺激的更加来感,偏着头,咬着长发,修长的十指无意识的抓挠着床单。

    我飞快褪掉裤子,跪着挪动两下就凑了过去。

    虽然隐隐觉得自己下边有点不对劲,可神智已被身体里的那股火烧的支离破碎。

    单手扶着找准了位置,腰身猛然一挺就刺了进去。

    噗嗤……

    啊……

    呀……

    洪熙水连着两声惨叫,随后就丝丝抽着冷气,哭道:“快,快拿去,太大,疼死我了。”

    我被她的惨叫惊住,恢复清醒也觉得不对,怎么刚才就跟被猛兽附体了一样?

    我缓缓抽动身子,从她身体里退了出来。

    就这刻意放慢了的动作,也让洪熙水咬着嘴唇直哼哼。

    我低头看去,心神也是一震,小秦生不止比原先粗壮了一圈,还特么长了足足三分之一,这都不是最操,蛋的,最让我心惊胆颤的是,这货竟然长歪了头,红到发紫的一副大光头,划出一道非常明显的曲线,直愣愣的朝上弯起。

    我心里顿时就乱七八糟了,这他妈也是炽璃纹壁虎的后遗症?

    洪熙水见我神情不对,也挣扎着坐起来,朝我胯下只扫了一眼,就瞪大眼睛捂住了小嘴。

    我尴尬道:“这个,这完全是个意外,弄疼你了吧,对不起额。”

    说完,我扭身就像下床,洪熙水一把抱住我,身子微颤道:“你干嘛去?”

    我愕然道:“这还怎么做,你会疼的,算了。”

    洪熙水咬牙,眼神闪烁道:“人家刚才没准备好,其实,其实舒服的不行!”

    我顿时松了口气,追问道:“你没骗我?”

    洪熙水心有余悸的探出小手,捂住小秦生的脖子以上,呢喃道:“这个弯弯的,几乎快把人家的心脏给勾出来了,你敢不给我,我就,我就……”

    我戏谑道:“你就怎么样啊?”

    洪熙水扳着我的肩膀带着我一同向后倒去,呓语道:“我就偷偷杀了你!”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