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采阴补阳(感谢土豪醉月人相伴的两百杯红酒)为你加更!

关灯
护眼
    一场惊心动魄的鏖战,在洪熙水连续七次攀上顶峰后宣告结束。

    这还是我可怜她的身子,怕元阴泄的太多,就算以她的年轻也受不住。否则我绝壁还能再坚持十分钟。

    其实算来,这次欢愉总共也没超过十五分钟,但是我的新装备太变态了,简直是神挡杀神逼来屠逼啊……

    弄了一大杯温盐水喂洪熙水喝了下去。又把空调的温度调好,帮她盖了毛毯,我才悄悄开门去了客厅。

    刚才这一波,洪熙水一连七次尖叫。最后两次都是翻着白眼不省人事,不过我仍然保持着起码的清醒,每一次她下边剧烈收缩涌出东西的时候,我都能感受到一丝丝微不可查的热流被小秦生吸走,再缓缓散边全身,那种感受极其细微,也可以说是若有若无,因为你要是集中精神它反而渺无踪迹了。

    我有些忐忑不安,这太尼玛奇怪了,难道是传说中的采阴补阳?可我什么都没干啊,也没心法没姿势的。

    而且我还担心,这种反应会不会伤害我的女人,别尼玛跟我睡了两月,精华神马的都被我吸走了,十七八的姑娘瞅着跟五六十似的,那我绝对会愧疚到死都不能原谅自己。

    想不明白,我就打开洪熙水的笔记本百度,直接查询采阴补阳四个关键字,出来的搜索结果几十万条,排在最前边的,赫然是凌云文学网里一本名叫“炮制女友”的。

    里讲,采阴补阳的最高境界是有采有补,只有那种修炼邪术的人才会只采不补,而这里的区别就是,你吸了人家的,要不要也射点作为回礼留下。

    最后那个叫罗尘的作者在番外篇中注释道,如果控制不好自己的能力,最好的办法就是带个套套……

    我顿时心头一松,这尼玛还担心啥,老子就没有不回礼的时候,实在不行咱也戴帽子开工就是。

    放下心中的担忧,我又练了会臂力器和哑铃,弄的一身透汗才去卫生间冲了澡,出来后一头扎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半夜被尿憋醒,嘘嘘好了,溜达进卧房里,洪熙水睡的昏天黑地,脸色白里透红似乎比之前美了好多,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心理作用,反正只要她没事就行,挪了挪她的一条大长腿,我也偎过去抱着她睡。

    第二天中午,我出去买了饭菜伺候着姑奶奶吃好,心里不由得暗愁,洪熙水说她还是全身发软下不了床,打算再赖床一天,这他妈晚饭又着落到我身上了,还要给她洗内衣袜子,还要打扫房间,一想就是阵阵头大。

    餐具洗好我回到客厅,想着应该把手机打开,就算不知道怎么跟妃姨她们解释我也不能老关机啊,万一洪磊那边找到了韩龙鸿呢?

    结果一开机就差点炸了,短信和未接电话一劲的提示啊,我粗略瞧了瞧,宋苗苗三十九条,妃姨二十五,而最多的竟然是署名“爱你的雪”的辛小雪,她足足有一百四十多条未读消息。

    我心里有点感动,遂点开辛小雪的邮件,从上到下一水的自言自语:“你还好吗,为什么不理我?是不是怪我没有去医院陪着你,其实今天我也去了,走在半路被我妈抓回去参加考试!”

    再比如这条:“秦生,你还记得么,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被我妈的车子撞到,你傻傻的望着我,嘴巴都闭不上,样子好呆萌哦……”

    下一条:“秦生,原谅我好么?我真的忘不掉你,越逼迫自己越是想你,我告诉你个秘密,我悄悄在后背纹了你的名字,好希望有一天能脱给你看呀……”

    我眼眶渐渐湿润了,心思飞到几个月前的那天中午,辛小雪怯生生的站在我跟前问我,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吃饭?

    我忘不了她在树林里被刘惊涛骚扰后撕心裂肺喊我的名字,忘不了她得知我是故意骗她进树林给刘惊涛创造机会,那一刹那的惊愕,不敢置信,失望到心碎的哀伤。

    我犹豫着,要怎么给她回复个消息,辛小雪我一直都喜欢,就算她跟刘惊涛合伙诬陷我偷她手表,我也不恨她,因为这是事出有因,错的源头是我。

    可是喜欢归喜欢,我真的玩不起这份感情,如果不在乎她反倒不需这么纠结了,越怕伤了她,越是束手束脚的纠结。

    我刚刚打了两个字,电话就嗡的一声震动起来。

    我一看号,是洪磊的,立马就接了。

    洪磊一句废话没有,直接道:“找着了,这货以为你挂了,这几天收回了不少印子钱,还把他那辆切诺基给卖了,应该是准备跑路呢。”

    我沉声道:“他人在哪呢?”

    洪磊回道:“红河路,一个弃管小区里,这边是给她妹妹买的房子,吗的,还在上学呢就这么有钱!”

    我没理会洪磊的艳羡语气,直接吩咐道:“你们看住了,我联系宁小伟,天一黑我们就动手!”

    洪磊迟疑道:“要不要找宋大勇借点人手,这货身边也有二十多个呢,似乎都在等着分跑路费呢。”

    我冷哼道:“谁都靠不住,我只信自己兄弟,你放心吧,咱们云天绝不会一败再败的!”

    洪磊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我直接拨了宁小伟手机,他很快就接了,问我啥事。

    话筒里喧嚣吵闹,杂乱声音中充斥着年轻人的那种张扬

    我皱眉道:“你喝酒呢?”

    宁小伟应道:“嗯啊,这不是带着新收的兄弟出来联络感情吗,我跟你说老大,这两天我都搭钱在运作啊,赔里两千多了,下个月都不知道咋整……”

    我安慰道:“放心,你的钱算公费,社团会报的!”

    宁小伟嬉笑道:“你得了,你花的钱还是女人给的呢,报什么报,我说着玩的,我家里还行,也不差这三瓜两枣的。”

    我打断他,说:“废话先不说,你人在哪呢?现在开始酒不许喝了,我马上赶过去,没到的兄弟都集合一下,派人收拢咱们手上的家伙,不够的赶紧给我去买,要镀锌管就行。”

    宁小伟低声道:“人找着了?”

    我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想了想没敢跟洪熙水,找到纸笔留了个纸条,就说宁小伟喊我出去喝酒了。

    五中附近,一家海鲜大排档里,满头大汗的洪磊和杨阳也赶了回来,派回去拿家伙的左小飞和谢军等人也相继归来。

    宁小伟指着眼前五个男生,对我介绍道:“这些都是高三的,基本没啥希望能考上大学的渣滓,他们也认同咱们的理念,也知道马上就要打仗,心甘情愿追随生哥你的。”

    我端起酒杯,直视这五个男生,只说了一句:“有酒一起喝,有刀一起挨,能做到的跟我干杯吧!”

    五人毫不犹豫,直接一仰脖喝了下去。

    我扭头瞪宁小伟:“不是二十多个人么,那些呢?”

    宁小伟哼道:“跟我吃喝了两天,一听要打仗都他妈跑了,不是怕妈妈打,就是怕老爹锤的。”

    我哼道:“这样走了更好,就怕他们当时要面子硬撑着去,动起手来帮不上忙还扯后腿的。”

    我把洪磊几个聚到一起,商议了一下怎么能叫开韩龙鸿的房门,不知不觉间,夜色就降临了。

    瞅瞅时间差不多了,我示意宁小伟滚去结账,等他回来手一挥,

    一行人鱼贯而出。

    红河路,阳光家园小区,这是一梯两户的大户型,粗略估计都要在一百五十平以上。

    宁小伟对一个新收小弟低语了几句,那兄弟点点头,独自一人站到了房门前。

    深吸了口气,他举手敲门。

    笃笃笃……

    煤气公司的,检查下燃灶和输气管线。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