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韩亦莹

    这兄弟敲了几下就侧身躲开门上的猫眼,改为用脚尖轻踢,口中喊道:“有人吗,查煤气的。”

    屋里传来硬质鞋底敲打地板的声音:“敲尼玛啊一直敲。来了。”

    我攥紧了手里的钢管,示意藏身在楼梯间里的兄弟们准备,门响,开了一条缝。探出个爆炸式黄毛脑袋,瞅了瞅空荡荡的缓步台,惊咦道:“人呢?”

    我大喊一声:“动手!”

    先前去叫门的兄弟一把抓住门沿使命往外一扯,毫无防备的黄毛被这股巨大的力量带的前扑。一个趔趄走出了防盗门。

    洪磊冲的最猛,第一个从楼梯间窜到了门口,挥手间一钢管斜斜抽在应门黄毛的太阳穴上,这衰逼只来得及大叫了一声:“啊,卧槽……”

    就翻着白眼晕倒在地。

    屋子里顿时像捅了马蜂窝一样炸了营,轰的一声站起来二十来人。

    可是他们想再要做出反应甚至是来堵门的话,最少也要十几秒的反应,毕竟都是在校的混子而已,又不是什么精锐部队,当韩龙鸿大叫着抄家伙,快快快时,我们的人已经一拥而入。

    早在没动手之前,我就吩咐过大家,人都冲进去马上把门锁了,这一仗许胜不许败,如果输了也别想着跑,窝在里边一起等死吧。

    所以当我们足足十七个手拿钢管的兄弟冲进客厅,又反手把门给锁了之后,一些脑筋慢的才转悠明白,这是遇到火拼了。

    望着我站在人群最前方,仅有两米之遥的韩龙鸿脸上全是震惊,他指着我喊道:“你他妈是人是鬼,这怎么可能?”

    这套房子算是大户型,整个客厅也都有七八十平,可是三十多个大男人分站两边还是挤得不行,所以我几乎是伸直了胳膊钢管就能够到韩龙鸿,眼里的恨意都要淌出来了,冷哼道:“我现在是人,不过对你来说,一会可能比鬼还要吓人!”

    韩龙鸿咬牙道:“你他妈还吓唬我,我能捅你一次就能捅你第二次,就算你是鬼,我也要把你这狗篮子再干,死一回。”

    宁小伟听到他提起上次我受伤的事,就觉得自己有愧,一声怒吼率先冲了上去,他一动,我们全跟着扑,人还没到钢管已经高高抡起带着风声砸落。

    韩龙鸿手里抓着那把后背开山刀,同样大喊一声迎向宁小伟,刀棍相交发出咣当一声脆响。

    我没有第一时间去围攻他,因为从数量上看,非主流一方还多了五六个,我打算想剪除一些对方的战力,让我们的人稳占上风后再去收拾韩龙鸿,因为宁小伟的武力也不比他渣,短时间打的不分胜负还看不出输赢。

    而且我们的优势在于有心算无心,出其不意冲进来,这些非主流才只有一多半手里捞到了家伙,所以我决定要快刀斩乱麻,不计后果也要先砸趴下几个再说。

    我跟洪磊两个联手冲杀,直接插到对方人群里,钢管抡的呼呼风响,真是挨着就残磕着就躺,那些手无寸铁的黄毛们被打的哭爹喊娘满地乱滚,也有几个慌不着路的,踹开两间卧室的门就逃窜进去。

    其中一间卧房门被踹开后,刚跑进去的混子又抱着脑袋退出来了,同时一声女孩的尖叫,裹挟着枕头和玩具熊之类的东西飞出来好几个。

    我有些纳闷的注目看去,那间房里又冲出一人,这是个上身穿了件肥大体恤衫,下身光着两条大白腿的小妞,这丫头短发齐耳,面容娇俏甜美,鼻梁很高,眼睛还贼大,光着脚追出来连踢带打的,嘴里还大骂道:“你胆肥了啊,老娘的屋子也敢闯?”

    弄得慌乱之下窜她进她房间逃命的非主流无比崩溃,走投无路之下只好嘶吼一声,空着手朝左近的云天社成员扑去。

    我一棍砸趴跟我纠缠许久的黄毛,狞笑着就朝短发大白腿冲去,因为我认出来了,这个漂亮丫头就是韩龙鸿的亲妹,也是曾经在rosi酒吧门口被我一广告牌拍晕的女孩。

    她冲出门口时还威风凛凛的像只母虎,直到那个胆敢冒犯他的非主流,被她吓的自杀一般空手冲向钢管后,她才呆愣愣的拽出耳朵里的蓝牙耳机,望着拼成一团,不时有人躺下并且惨叫闷哼声响成一片的客厅,发出那种类似于母鸡下蛋搞了一半却被人强行打断又缩了回去的惊叫声,分贝高的我都想捂住耳朵。

    韩龙鸿听见动静,眼中急的直欲喷火,一边招架宁小伟的钢管,一边痛呼道:“奕莹,你回屋去锁门,不要出来。”

    我一言不发就到了跟前,探手抓向她的头发,同时大笑道:“卧槽来的正好啊,你妹妹还真在家呢,看来老天都想让我誓言成真,当着你的面草你妹妹一定很爽哇……”

    韩龙鸿大吼:“秦生我草泥马,今天有你没我,咱俩必须死一个!”

    我不答话,探出钢管别在短发妞的门上,因为她趁我讥讽韩龙鸿的功夫,身子一扭就躲开我的手,滑溜之极的跑回了门里。

    可是我也不慢,钢管伸进去了她就别想在关门了,我抬腿踢出一脚,砰的一声,巨大的力道不仅踹开了房门,还把门里的短发妞撞了个屁墩。

    我拎着钢管就走了进去,韩亦莹连滚带爬的朝后躲,脸色苍白的叫道:“欺负我算什么本事,你都把我打晕过一次了,还他妈来!”

    韩龙鸿急疯了,明明亲眼看到自己的妹妹有危险却帮不上,那种焦急痛苦让他眼眶都要瞪裂了,可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宁小伟养好了伤势已经恢复了身手,多年打架的经验也并不比他差,他分心一点都有可能在下一秒被砸倒。

    而且,在之前我和洪磊的那一阵疯狂冲撞下,韩龙鸿手下的非主流们已经躺了七八个,抱头的,耷拉胳膊的,这些伤员蜷缩着身体还不时被打斗中的人给踩一脚。

    我冷哼道:“怪只怪你我立场不同,你哥带了七八个人捅我那事你不知道?老子要不是被人救了,现在都化成骨灰了吧,所以你他妈就认命吧!

    我快步逼近韩亦莹,她爬起来就跳到了床上,抓起屏幕上还在团战打的热火朝天的笔记本就朝我砸过来。

    我单手挥动钢管,砰的一声,好好个苹果电脑冒着青烟滚到一边。

    我哼道:“不好意思,害你坑队友了,这波,你们输定了!”

    韩亦莹低头踅摸一圈,发现枕头布偶熊之类的都被她刚用来砸黄毛了,偌大的床上只有个手机还可以扔,也是急疯了,她抓起电话就朝我撇,还尖叫着别过来,我他妈不怕你!

    我脖子一歪就躲了过去,原地起跳就蹦到她的大床上,床垫弹性还挺大,我拎着钢管晃悠了两下才适应了平衡。

    韩亦莹手里再无东西可扔,面对煞气腾腾的我终于崩溃,哭嚎着喊:“哥,快来救我!”

    她被我逼到床头靠上了墙,再也无处可躲,我把钢管交到左手里,手臂一弯一把勒住了她的脖子,森然道:“不想死,就尼玛老实点!”

    韩亦莹剧烈挣扎,又挠又抓的想迫我放开她。

    我心头火起,胳膊一紧,增强后的力量顿时爆发,勒的她修长白皙的颈子咯咯作响,红头胀脸的往外伸舌头。

    见她老实了,我才缓缓松了力,改勒为夹,搂住她的细腰就给夹在腋下,迈步跳下床,走到门口喊道:“韩龙鸿,把刀放下给我跪好了,要不我现在就把你妹子啪啪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