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知道啥叫滴蜡吗

关灯
护眼
    韩龙鸿双目赤红,怒吼一声一刀劈向宁小伟脖子,宁小伟惊呼一声,紧忙抽身后撤。抡到一半的钢管也只能撤回。

    他以这种不要命的打法拼杀,为了就是能逼退宁小伟好冲向我这边,可这并没有卵用,因为整个客厅里战斗已近尾声。躺在地上的基本全是韩龙鸿的人,我们云天这边只有李子光和一个新来的兄弟被砸中后脑晕在地上。

    实在是洪磊这货太凶猛了,185米的身高,接近二百斤的体重。那满脸的横肉一冲刺起来都跟着狂抖,还没打对方就怵了三分。

    所以战斗从我们冲进来开始就一边倒,在对方仓促应战时就已经注定了结果。

    现在,韩龙的身边只有五个人还是全须全尾的,他们紧紧护卫着韩龙鸿,挥动手里的钢管,背靠着背形成了犄角之势,勉力抵挡云天兄弟们的狂砸怒劈。

    可韩龙鸿逼退宁小伟,是要救她妹妹的,他不顾一切的冲出,他们的圆圈守势也就缺了口子,顿时被宁小伟抓住,他没去追击韩龙鸿,而是带着杨阳朝着韩龙鸿留下的缺口一冲而入,直接把仅剩的五个敌人给分割冲散了,而苦逼的韩龙鸿才跑出两步,就被洪磊一棒子砸了回去,他不敢硬抗也是对的,因为洪磊的力量可不是宁小伟能比的,这一钢管要是抡实了,不说秒杀他,最少也是个中度脑震荡。

    韩亦莹绝望的尖叫:“哥,你快走,你快走啊,不要管我了,呜呜呜……”

    我一把抓住她胸口上的一团高耸柔软,手上微微用力收紧,顿时捏的韩亦莹痛哭惨叫起来。

    我冷声道:“叫你麻痹叫,一会老子会让你叫个够的!”

    韩龙鸿疲于奔命招架洪磊和其他几个兄弟的围攻,听到妹子的惨叫再也受不了了,大喊道:“秦生我认栽,放了我妹妹,我随你处置!”

    我又狠狠的捏了一把韩亦莹的奶,子,嘿笑道:“你有资格讲条件吗,你不认输还能咋地?我他妈打到你趴下不能动你不一样也是输?”

    韩龙鸿眼角崩裂,血泪一起淌了下来,嘶吼道:“我捅你是我跟你的仇,祸不及家人,放过我妹妹,我自己动手了解,你不需要背人命!”

    我心中一动,迟疑道:“你说话算数?”

    韩龙鸿吼道:“带把的,吐口吐沫都是钉!”

    我把韩亦莹放到地上站着,韩龙鸿脸色一松,还以为我同意了,顿时丢掉手里的厚背开山刀,叹道:“捅你的就是我一个,希望你放过我这些哥们同学!”

    我一手抓着韩亦莹的头发防止她扑咬我,一手从后边掀开她身上这条宽大的橘黄色体恤,直接摸到了她仅有一条小内内的翘臀上。

    嘴里啧啧连声道:“你妹子屁股好滑啊,冲撞起来一定很爽,不行,老子一定要搞个后入式才行,哈哈,你怎么把刀扔了?我也没说答应你啊,再说我让你死干嘛?我废了你多好,让你残废,赚不到钱上不了班,每天去垃圾箱里捡吃的,我岂不是更爽?”

    韩龙鸿怒叫一声就要弯腰捡刀,洪磊冷笑着一棍砸在他的后背上。

    砰的一声闷响,韩龙鸿口喷鲜血趴在地上。

    可他仍然不肯放弃,咬着嘴唇去够刀,洪磊一抬脚,狠狠跺在这货的手背上,疼的他嘶嘶抽气冷汗直流。

    韩亦莹还不老实,我手指一滑就溜达到那最为敏感的地带,勾起中指狠狠的抠挖了一下。

    “啊……”

    一声痛呼惨叫震的我耳朵发麻,气的我甩手推开她,骂道:“来两个人,把这妞捆了吧,再弄双袜子堵住她的嘴,嗓门太jb大了,老子都快被震聋了。”

    听到我这道命令,谁都没人家大长脸反应快,这逼直接舍了韩龙鸿,也不帮忙摁着了,冲过来,一把抱住了甜美可人白嫩嫩的韩亦莹,双手趁机乱摸乱捏不住的揩,油。

    我瞪着他,问道:“草泥马让你捆人,你这是干啥呢?”

    王柯峥脸一红,呐呐道:“我量量尺寸,我估算下我的鞋带够不够长。”

    我挥手:“滚,换两个人来!”

    长脸讪讪的回到洪磊身边,发泄一般狠踢了韩龙鸿肋下两脚。

    之前还在顽抗的五个非主流,见老大都扔刀投降,也只能乖乖丢掉手里的钢管,在宁小伟的呵斥下跪了一溜。

    我亲自盯着两个兄弟把韩亦莹双手脚倒背捆紧了,又塞了一条毛巾到嘴巴里,才把眼光盯向了不断挣扎叫骂的韩龙鸿身上。

    走过去,蹲下身子,我揪着他的头发,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捅我八刀的时候,想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韩龙鸿眼神无比怨毒的盯着我,呸了口血沫骂道:“我想你麻痹啊,当时老子就是奔整死你去的,谁让你他妈几次三番跟我作对,还打伤了我妹!”

    我呵呵笑道:“行,果然够条汉子,既然你这么讲究,那我也不能食言而肥,我肯定不杀你,而且我会当着你的面搞你妹子的,放心,我一定能满足她,让她爽歪歪滴。”

    韩龙鸿发出野兽一样的怒吼,额头上青筋都蹦起多高,嘶哑着嗓子叫道:“我草泥马啊,你敢动我妹,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我捂住耳朵后退了两步,摇头道,真尼玛的能嚎,弄点啥给他嘴堵上吧。

    王柯峥狞笑着把运动鞋蹬了,三把两把脱下他那双漏了大脚趾还在冒着丝丝热气的臭袜子,团吧团吧,就抓着韩龙鸿的头发草他嘴里塞去。

    大长脸的袜子一靠近,韩龙鸿就闻到那个让人欲仙欲死的味了,两眼睁圆了,露出极度惊恐的神色,紧紧的逼着嘴巴不敢张开。

    长脸猥琐阴毒的一笑,一拳砸在韩龙鸿的鼻头上,趁他疼的眼泪狂飙,张嘴吸气的功夫,迅如闪电的把那一团臭袜子塞了进去。

    我鼓掌道:“好样的,吗的长脸这手活干的漂亮!”

    大长脸得意一笑,再次用手把袜子往韩龙鸿嘴里怼了怼,嬉笑着站到一边去。

    我环顾整个战场,那些早早就被打趴下的非主流就不管了,盯着最后投降的五个人问道:“谁知道韩龙鸿的钱藏在哪啊?说出来,我不动你,还收下你跟我们一起混!”

    五个人面面相窥,竟然有三个同时举手,另外两个不动声色的家伙还都是一头红发,斜眼瞥着争先恐后想表现的三人,满脸的鄙夷不屑。

    我点点头,对不肯卖主的两人问道:“你俩叫啥,想不想跟我?”

    俩人懵了,以为我指错了人,面面相窥半天才低声道:“我叫李泽东,陈浩”

    我嗯了一声,面无表情道:“临阵倒戈出卖大哥,这是江湖大忌人人都会瞧不起的,像他们这种无耻的小人,给我舔屁,眼我都嫌弃,这样吧,你俩要是想跟我们云天社混,也不能啥表示没有就收你们,你俩动手把这三个缺德伙打断一条腿咋样?”

    三个举手想告诉我韩龙鸿钱藏在那里的家伙顿时傻眼,胳膊僵在半空中,收也不是,举着也不是,面如土色的肠子都悔青了。

    我转身走向韩亦莹,在韩龙鸿如欲杀人的目光中夹起她,眼含深意的环顾云天社所有兄弟们一眼,说道:“不讲情义,关键时刻出卖大哥的人不值得可怜,他们两个要是不敢动手,洪磊你们弄吧,敲断一条腿就行了。”

    洪磊应道:“好!”

    我夹着韩亦莹转身就进了她的那间卧房,回脚一踢就把房门给带上了。

    韩亦莹被兄弟们捆的结结实实,让我随手扔到大床上,她嘴里也堵着,只能发呜呜呜的叫声,两只美丽的大眼里满是惊恐。

    我瞅了瞅屋里的摆设,突然眼前一亮,被窗台上插在酒瓶里的半根蜡烛吸引住了目光。

    拿到手里走到韩亦莹跟前,我嘿嘿笑道:“你知道啥叫滴蜡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