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弄死你都不算杀生

    韩亦莹睁大了双眼,连连摇头朝我呜呜,我把蜡烛扔到一边,双手揪住她的黄色体恤衫狠狠一撕。呲啦一声,衣衫应声碎成两半。

    顿时,白花花的少女的**映入眼帘,我啧啧连声的挑了挑她文胸。夸张道:“卧槽,挺有料嘛,用看的感觉比摸起来还要大!”

    说完,不理她的挣扎闷叫。我找到打火机把蜡烛点了起来。

    等着攒出蜡油的功夫,她全身上下几乎让我摸了个遍。

    看着蜡蕊处已经汪出了不少,我一把扯掉她嘴里的毛巾,故意大喊道:“小宝贝,我干的你爽不爽?”

    手里的蜡烛一倾,两滴灼热的蜡油滴到她雪白的胸脯上,疼的韩亦莹“啊”一声惨叫,咬牙切齿的就想骂我。

    我低声警告道:“你他妈敢骂我,信不信我把半个蜡都倒你下边去?”

    韩亦莹脸孔涨红,眼泪哗的一下就涌了出来,抽噎道:“我不骂你,可是你放过我吧,这太折磨人了。”

    我冷笑道:“我管你那个,要不是老子心肠好,直接就让他们把你轮了,麻痹的,我都是被你哥扎死过一次的人了,没有什么是我豁不出去的。”

    韩亦莹被我的狰狞凶狠震住,瑟瑟发抖的不敢再说,我见蜡芯里的热油又攒了不少,手一动,就滴到她欺霜压雪的两,腿之间。

    啊……

    她又是一声长长的痛呼,不同的是,这次她的惨叫里似乎掺杂了别的情绪,以至于叫声都有些不连贯,抖得非常明显。

    我单手把玩了几下她胸口的高耸,戏谑道:“怎么叫成这样,是不是来感了?”

    韩亦莹脸一红,扭动着娇躯骂道:“你这个人渣变态,我诅咒你不得好死,你他妈生个孩子都会没屁,眼……”

    我脸色一沉,冷哼道:“说了不许骂我,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是不?”

    韩亦莹嘶叫道:“滚犊子,你个傻逼,有本事你直接杀了我,羞辱我一个女孩算什么本事,卧槽尼玛!”

    她终于爆了粗口,显露出混混老大亲妹的霸气,可这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我的一切举动都有着自己的思量,哪是她这么个黄毛丫头所能轻易激怒的。

    反正她也被绑的结结实实,我也不着急,隔着粉色内内轻轻撩拨了她下边几下。

    韩亦莹闷哼出声,喘息着骂道:“畜生,你滚开,不要用脏爪子动我!”

    我缓缓掀开她的内裤,探头瞅了瞅,嘲讽道:“哟,你挺骚的啊,这种情况下……啧啧,你家水费不花钱啊?”

    韩亦莹尖叫道:“你别,别动我内裤,你给我松开。”

    我点头,道:“好,我给你松开!”

    另一只手上烧了半天的蜡烛一歪,攒了老大一堆的蜡油直接顺着我拨开的缝隙倾倒进去。

    韩亦莹猛的瞪圆了大眼,牙齿互相磕哒着咯咯响,好半天才尖叫出声:“哎呀……啊呀……好痛啊。”

    我纵声长笑,抓着韩亦莹的头发往我下边跟前凑,说道:“你看老子下边都硬成啥了,你想不想要?”

    韩亦莹被我扯的身子弓起坐起来,微微发出的哼叫声都是痛苦中夹杂着兴奋。

    我坏笑道:“你说你这副样子让你哥看到他会是什么心情啊,我好期待哎,要不咱俩出去啪啪给他们欣赏?”

    说着,我探臂进她的腿弯,发力之下就想把她抱起来。

    韩亦莹惊叫:“不要,不要,你快杀了我,我丢不起那人……”

    我说没事,这玩意那个男女不搞啊,大方点。

    怀里的人毫无动静,我低头一瞅,卧槽,这女人竟然晕死过去了。

    我暗暗蛋疼,拢共跟她见过两回面,第一次是让我一广告牌给拍晕了,这回是连羞带吓的给刺激昏了,看来只能弄点水去把她泼醒再继续搞。

    我刚想到这,房门被敲响了,洪磊的声音传进来,他低声道:“韩龙鸿已经招了,藏钱的地方也找到了,你赶紧出来,别他妈假戏真做啊,我跟你说我可会告诉我姐的!”

    我不耐,嚷道:“告诉你姐能咋地,少拿女人威胁我!”

    洪磊冷哼道:“我爷爷最疼我姐了,他老人家也不知道走没走。”

    我一呆,紧忙把昏睡不醒的韩亦莹扔到床上不管了,三两步就冲出卧室。

    客厅中,韩龙鸿已经被打的认不出人样,旁边,宁小伟蹲在地上,从一个黑色旅行包里往外掏着成捆的百元大钞。

    王柯峥两眼放光的盯着宁小伟手里,见我出来,先是嘴角连抖的瞅了我下身几眼,忍了半天忍住了,谄媚道:“还是生哥有道,我们打这么半天,这货都是要钱不要命的不说,还有那边三个傻货,他们是说啥也不肯出卖韩龙鸿了,说是怕你出来把他们的两条腿全弄折。”

    我点点头,走到宁小伟跟前,问道:“有多少?”

    宁小伟头也不抬道:“一百多个,还没数完呢。”

    我心情大好,指着原本想要出卖韩龙鸿说出他藏钱地方的仨黄毛,骂道:“老子还需要靠你们这种人,我他妈随便弄弄他妹啥问不出来?”

    骂完,全场都鸦雀无声的,透着一股诡异。

    我见都众人面面相窥,纷纷低头似乎在憋着什么,就觉得奇怪,转身找了一圈也没发现啥不对,最后还是洪磊提醒道:“你裤子什么牌的,简直太结实了,赶明也帮我买一条!”

    我一惊,低头看去,只见加强版的小秦生,足足支起半尺多高的大帐篷,我越是得意的挺胸昂头,它就越显眼。

    我当即一弯腰,快步走到沙发上坐下,心里暗恨这帮孙子竟然不提醒我,让我出了半天丑。

    很快,宁小伟清点完成,喜滋滋的看着我说:“生哥,这回咱发了,一百六十万,还有两条金链子一副玉镯,暂时还不知道能值多少。”

    我点点头,示意刚刚说过要收下的李泽东和陈浩站过来。

    两人脸色凝重的往我身前一戳,不言不语的目视前方。

    我皱眉道:“不是让你们动手把那三个家伙废条腿吗,我可提醒你们,这傻逼捅我那晚,你们都有份参与围攻,虽说动手的是韩龙鸿,可是我也不会就这么算了,你们如果不打他们仨,那我就让人把你们全废了!”

    韩龙鸿声音微弱,呐呐道:“别动我兄弟,仇恨全对我来吧,有本事你就搞死我!”

    我腾的就站了起来,夺过王柯峥手里的开山刀,直奔韩龙鸿而去。

    韩龙鸿咧嘴一笑,似乎渴望解脱一般提高了声音,哑着嗓子叫道:“来吧小废物,弄死我,美发学院那一片的生意全归你了。”

    我扬起手中的砍刀,却被洪磊一把抱住,他低声道:“别冲动,考虑下后果!”

    我咬牙道:“韩龙鸿,按理说我该以牙还牙也捅你八刀,就你这种心狠手辣的东西弄死你都不算杀生!不过看在你给我们留了不少钱,就他妈饶你一回!”

    韩龙鸿嗤笑道:“你是不敢杀人吧,还说饶我一回,真jb可笑,胆小鬼,怂包!”

    我气的额头青筋直跳,被洪磊硬是给推到一边,他低声劝我道:“这是咱们第一回行动,大胜还拿到了好处,差不多就算,想出气还不简单,何必非的背人命,你旁边看着,我收拾他!”

    我喘息着点点头,洪磊接过我手里的刀就走了回去。

    他也不多废话,直接命令人把韩龙鸿的身体牢牢压制住,随后就蹲下身子,把开山刀立在了他的脚脖子上。

    我眼皮一跳,顿时想起那次为了找秦曦,在未央酒吧差点让沈三给挑了双脚脚筋。

    韩龙鸿也不傻,立刻就明白了洪磊的意图,身子狂挣喊道:“我曰你妈,有本事直接砍死你爹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