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我可以给,但你们不能要

    王柯峥话一出口就满脸悔色,可他又忍不住,见我变了脸,立刻就怂了。眼光下垂盯着地板,小声道:“我就是随便问问……”

    没等我再说话,洪磊就一个爆栗敲在他头上,骂道:“你他妈第一天出来混啊?你咋想的呢。老大怎么做还要你盘问?”

    宁小伟也嗤笑道:“大长脸,你以为这是股东大会啊,咋他妈就你话多?”

    王柯峥捂着头躲闪,伸出手来抽自己嘴巴。连连认错道:“唉,我这破嘴,我错了还不行,你们别生气。”

    我冷眼旁观,发现杨阳等人虽然也在嗤笑王柯峥的冒失,可那十几道目光却也若有若无的在桌子上的钱堆打转,他们虽然不会像王柯峥那么傻逼的问出来,可是神情之中难掩那一份贪婪和不爽。

    我心一横,索性把话都挑明了,省得日后钱越多嫌隙越大,就出声喊住了洪磊。

    洪磊恨铁不成钢的怒视着王柯峥,兀自骂骂咧咧气的喘粗气,我扫了一眼众人,沉声道:“也许你们觉得一共一百多万,分到你们手里的钱太少了,但我告诉你们,如果没团队协作,没有我的领导,你们别说两万,两毛也拿不到,明告诉你们,剩下的钱,一部分我会用来当作云天社的活动基金,比如招收新的兄弟,比如战斗中伤了残了的,难道要你们个人出钱抚恤补偿?

    当然,最重要的一是我们想在这个残酷竞争的社会里发展壮大下去,就一定要有赚钱能力,没有一点本钱只靠打杀肯定是不行的。”

    说完,我瞟了眼王柯峥,冷笑道:“除了这些,我还明着告诉你们,给你们多少就给我拿多少,嫌少你要么滚蛋退出云天社,要么就挑战我,把我干趴下你来当老大,那桌子上的这些软妹币就全归你了。”

    众人鸦雀无声,目不斜视的不发一言。

    我决定再下猛药,要让他们明白走向社会的云天社,跟之前混在学校里的七虎八狼有什么不同。

    “大长脸,我的话你听明白了?”

    我盯着王柯峥冷声问道。

    王柯峥额头冒汗,低声道:“我懂了,当我什么也没说过。”

    我嗤笑道:“你把我当成观众了?你以为你是相声演员啊?既然你觉得钱少不舒服,那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退出云天滚出我房子,要么你挑战我,干趴我这些全是你的。”

    王柯峥见我声音冰冷,脸色阴沉的要拧出水一样,吓得腿都发抖,呐呐道:“我就是随口一问,生哥不至于啊!”

    洪磊甩手就扇了过去,啪的一个大嘴巴,打的他半张长脸都红了。

    “草泥马,还不跪下认错,难道你想死?”

    王柯峥噗通一声跪在地板上,手里的两沓钱也掉了,哭咧咧说道:“兄弟们我错了,生哥你原谅我一回,下次绝对不敢了。”

    我冷冷打量着眼前这十多个兄弟,寒声道:“我秦生以人格起誓,该给你们的绝不会吝啬,但组织就要有规矩,做人要懂分寸,我可以给,但你们不能要,有不服气的,现在给我站出来,咱们好合好散,如果谁敢背后动心思,别说到时我翻脸不认人!”

    李子光带头喊道:“一切都听老大的,生哥不是没义气的人。”

    见众人轰然回应,我心里暗暗点头,本来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十几岁的少年心潮澎湃也在情理之中,但是我不能没有态度,否则以后更不好办。

    我挥手道:“庆功酒明天喝,今天折腾的累了,都回去休息,另外,韩龙鸿是绝对不敢报警的,这些事捅出去,他们首先就得进去,都安心不用害怕。”

    宁小伟嬉笑道:“走了走了,别打扰生哥和水姐的二人世界,咱们撤。”

    洪磊走到门口,又扭身跑回来,踢了王柯峥一脚,骂道:“你妈逼还不走,等我姐给你弄饭吃?”

    王柯峥哭丧着脸嘀咕:“我不敢动,老大还没说原谅我!”

    我差点憋不住笑出来,实在是这货的一张大长脸做出的委屈状太他妈吓人了。

    “滚,以后说话过过大脑,这次就算了。”

    王柯峥脸色一松,一骨碌爬起,抓起地上的钱就揣到兜里,跟在洪磊身后出了门。

    洪熙水跟到门口叮嘱了洪磊几句,把门关了,慢慢走到我身边,紧紧抱住我的腰,在我耳边轻声道:“你刚才好凶哦,感觉你再说两句大长脸就尿裤子了。”

    我噗嗤一声乐了,叹息道:“吗的,当个老大这么累,还要跟兄弟们斗心眼,这跟我之前想的不一样啊。”

    洪熙水幽幽道:“财帛动人心,这是人的本性,别说他们了,我看到这么多钱堆在这,都眼热心跳的不行,不过老公你刚才的是表现太**了!”

    我惊问道:“你叫我啥,在喊一句没听清。”

    洪熙水不依的紧贴着我扭动身子,扭捏道:“不喊了,除非你把那对镯子送给人家。”

    其实这对帝王绿的翡翠玉镯我是打算送给秦曦的,不过洪熙水看上了,又缠着要,我怎么好意思说不给,当下就拿在手中给她戴上了。

    荧光灯下翠绿如禾苗的一对玉镯戴在洪熙水的雪白皓腕上,真是相得益彰,显得镯子更绿皮肤更白了。

    洪熙水喜欢的不得了,浑然不去想这对镯子其实染了不少鲜血,爱不释手的轻轻抚,摸着。

    我刚才就被她蹭的心思燥热,加上之前羞辱韩亦莹之时就攒了满肚子的欲,火,一把抱住她,咬着她的耳垂道:“喜欢吗?”

    洪熙水脸显红潮,喃喃道:“喜欢,太漂亮了。”

    我嘿嘿道:“那你怎么感谢我啊,是不是表示一下?”

    洪熙水轻吟道:“不要,我现在还四肢发软呢,你那东西太霸道了,你再让我缓一缓。”

    我坏笑道:“不行,我现在就要,不给我,我就出去找别人了。”|

    洪熙水被我捏着胸口的一对高耸,揉搓的呼吸急促,仍然张牙舞爪哼唧道:“你敢,小心我切了你那根破东西。”

    我把她推到墙上靠着,手臂一垂就摸了上去。

    洪熙水呀的一声惊呼,呢喃道:“讨厌,不要在这里嘛!”

    我被她的声音刺激的汗毛孔都张开了,飞快解开腰带,把裤子都褪到膝盖下。

    洪熙水推着我的胸膛,娇嗔道:“人家好怕,你这回好了之后,变得太凶了。”

    我蹲下身子把她的小内内给拽到脚髁处,洪熙水嘻嘻笑着翘起脚尖配合。

    我直起身就抱住了她的两条大白腿,双臂用力就把抱到半空中。

    洪熙水抓着小秦生的光头,又惧又爱的直抽冷气。

    我把她的后背挤在墙壁上,催促道:“快呀,你在等什么呢。”

    “烦人,就知道欺负我。”

    她撅起莹润红唇嘀咕,手上却是一动,把我被改造过的东西抵在了自家门口。

    我脊背一麻,像是得到了进攻命令,腰腿同时用力,向前挺身。

    洪熙水嘴角牵动,似疼似痒的闷哼出声。

    噼噼啪,噼啪噼啪……

    也不知道老洪头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口喷鲜血,他把从俄国特工手里抢到的变异基因给我用了,而我得到了体质上的全面加强后,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他孙女。

    五分钟之后,洪熙水已经抱着我的脖子叫不出声了。

    我把她按倒在沙发上,采取了朝见君王一样的跪拜式,从后边狠狠的……

    又是一阵疾风骤雨,最后我把她抱进浴室一起洗了个澡,心里暗骂自己作孽,这回又他妈得伺候她了,不过细想一下,她这次的耐受力明显强过昨天的那次,因为什么我也想不明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