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秦曦你还会醒来吗

    第二天,我买来早洪熙水还在沉睡不肯起来吃,我只能自己吃了。然后就背着装钱的兜子出了门。

    银行门口等了会,他们上班开门我就第一个进去了。

    脸上有着几颗痘痘的柜员小妞面无表情道:“摇号去。”

    我讪讪的拎起旅行包,找了一圈才弄明白,银行门口有个机器。划了下出个纸条,上边写着排序号001。

    我当时就有点不爽,满大厅就我他妈一个办事的,还整出这副死人脸让我排号?

    把包扔到柜台上。压着火气把排号单递进去,沉声道:“麻烦你办张卡。”

    痘痘女柜员木然道:“身份证,填下这单子。”

    我都照办了,弄好递给她。

    “存钱不?不存钱交十块钱工本费。”

    我点头,说:“存点钱!”

    然后就拉开手边的黑色旅行包,一捆十万,接连掏出来十一捆。

    痘痘脸女柜员彻底傻眼了,她怎么也想不到我这个十六七刚有身份证的少年会拿出这么多钱。

    我把钱从窗口依次丢进去,冷声提醒道:“怎么了,钱多不给存吗?”

    “啊,不是,怎么会,我有点有神,抱歉。”

    女柜员立刻换了一张笑脸,虽说达不到谄媚的程度,可也没了之前的轻视木然。

    我又从兜子里掏出五沓一万元的散钱,直接扔到窗口子,然后抱着胳膊看女柜员拆开钱挨个过点钞机。

    足足搞了十多分钟,一切手续办完,痘痘脸娇笑着把身份证和银行卡递出来,低声道:“我这有利润率很高的理财产品,弟弟你要不要了解下?”

    我耸耸肩道:“不了,赶时间呢。”

    女柜员一挺胸,手捂住麦克风,眼睛里闪动着莫明情绪,以更低的声音道:“那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等我下班后咱们找个地方聊聊?”

    我把身份证银行卡揣进兜里,面无表情大声道:“啥,微信约不约?不行啊,家里不让我跟年纪太大的女人瞎搞!”

    盯着如刚吃了一泡热翔表情的女柜员,我又压低声音道:“想跟我约,先弄点护肤品把痘痘弄下去,另外,记得摇号排队啊。”

    女柜员咬着银牙,眼圈发红怒道:“你……”

    我转身就走,不肯给她发飙纠缠的机会。

    星海市中心医院,一楼大厅缴费处,我说出了秦曦的名字,收费的小护士啪啪点了几下鼠标,说道:“病人已转特护病房,现在账上余额还有三万两千多,请问你交多少钱?”

    我把刚办的银行卡扔进去,淡淡道:“交五十万。”

    小护士拿着卡的手一顿,意外的瞟了我几眼,不动声色把卡片塞到机器里,直到转账结束才吁了口气,笑道:“一次存这么多啊,够用好久了。”

    我接过她还回来的卡,敷衍道:“怕忙起来给忘了,多存点也省得麻烦。”

    小护士热情道:“特护病房在七楼,你坐电梯上去吧,病人真是好福气,有你这么帅还大方的弟弟……”

    我一溜烟闪人,这帮女生真的让人无语,虽然不能以此就指责人家品质差拜金,可当你露出的实力严重超出了外表,她们还是不自觉的就表现出强烈的性趣……

    七楼,秦曦的病房里,窗明几净的房间,床头柜上插着满天星和百合。

    病床上,秦曦的脸色苍白近乎透明,那是长久不见日光造成的,我鼻子一酸,放下手里的鲜花,慢慢走近她。

    握着她有些微凉的手,我把脸凑过去摩挲着,低声喃喃道:“曦曦,你还会醒来吗?我来看你了,你怎么这样傻,撞我就撞我了,为什么要打方向盘替我,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那怕你骂我打我羞辱我,只要你能睁开眼睛,让我从七楼跳下去都可以。”

    想起我们之间的一幕幕往事,那生死瞬间的撞车,秦曦咬着牙把自己那侧迎过去,换来了我只是轻伤的结局。

    冰冷微咸的泪水大颗滚落,滴在秦曦的手背上,像是溅起的回忆。

    病房门被打开,走进来三个人,我忘乎所以的沉浸在悲伤里,竟然没有丝察觉。

    婶子看了眼沈三的脸色,冷哼道:“拿开你的爪子,不准你碰曦曦!”

    我愕然回头,泪痕宛然的抽噎道:“婶子,她最近什么情况?”

    沈三冷笑道:“什么情况,植物人的情况,我他妈花了二十多万了,她也没醒过来,这全是拜你所赐啊,小杂种!”

    我把秦曦的手放下,替她掖了掖被角,才深吸口气看向沈长风,说:“秦曦的医药护理费用以后我来负责,你之前花了多少一会我一次性还给你,秦曦并不喜欢你,她跟你在一起只是为了报复我跟我斗气,懂?”

    沈三一愣,瞅了瞅婶子和他的跟班六子,哈哈大笑道:“这小逼崽子说什么呢,你们听清没有?他竟然要负责曦曦的医药费,还让我别管了?”

    婶子神色焦急道:“这扫把星发烧了吧,你别搭理他。”

    说完,冲我喊道:“秦生你他妈给我滚出去,我和你叔叔离婚了,我们家曦曦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六子狞笑道:“小**赶紧的吧,别在病房里逼我对你动手啊,赶紧滚。”

    我神色平静,对婶子道:“我知道你在担心秦曦以后的治疗,但我可以保证能负担得起,刚才我上来之前,已经在一楼给秦曦存了五十万的费用,不信你可以去查。”

    婶子嗤笑道:“存你妈啊,你给的是冥币吗,你兜里有没有五百块?”

    我不理她,盯着沈三的眼睛道:“你不是一直想打我么,今天我送上门来了,咱们出去聊聊?”

    沈三疑惑的看了看我,活动手腕道:“行,有点意思,那咱们院子里说话去。”

    说完,他转身带头走向门口。

    六子跟在他身边,我则是落后了两个身位。

    婶子犹豫了下,在我经过她身边时,低声道:“傻逼,别他妈找不自在了,挨揍有瘾啊?认怂滚犊子吧。”

    我朝她摇头,大步追着沈三两人而去。

    出了医院大厅,沈三和六子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停下,转身好奇的盯着我,那眼神就像两只老猫突然遇到了敢冲向他们的耗子。

    我走到跟前站定,隔着能有三米远的距离,望着沈三道:“看在你对秦曦还算尽心的份上,今天我不动你们,说吧,花了多少钱,我手机转账给你。”

    沈三手抚额头,夸张道:“我去你妈的,傻货你还没完了是不,你不想动我,可他妈我非常想动你啊!”

    我捏紧了拳头,盯着他们两个,低声道:“你最好别装逼,不然我怕自己控制不好把你俩捶死了。”

    六子怒吼一声:“三哥,我受不了了,干他吧?”

    沈三点头,说:“出手搂着别给这祖国的小花朵打死了。”

    六子狞笑道:“放心,我会让他痛不欲生还死不的了。”

    话音一落,六子就猛的朝我扑来,左手一晃我眼神,右手闪电般一拳轰向我面门。

    我暗叹这货打架经验多,被晃的一刹那失神,想躲都来不及了,只能挥手硬挡。

    砰的一声,我的小臂跟他的拳头撞在一起。

    六子惊咦了一声,捏着拳头退了一步,盯着我惊疑不定道:“三哥,这逼有点邪门啊,好像力气大了许多。”

    沈三冷哼道:“是你最近娘们干多了发虚吧,赶紧动手,弄完了我还要看秦曦去呢。”

    我一下格挡都震退了打架经验丰富的六子,心里有了底,叫道:“指不定谁干谁呢,麻痹的再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