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行业内幕

关灯
护眼
    六子一言不发再次向我扑来,这次我学乖了,也不看他的假动作,就算是真拳老子也特么不躲。一记记硬拼,以伤换伤跟他磕。

    砰!

    六子一拳砸在我的太阳穴上,我晃了晃头,反手一拳轰在他鼻梁上。

    “哎呦卧槽……”

    六子捂着鼻子暴退。叫道:“三哥,这小子太扛打了,我自己搞不定!”

    沈三骂道:“你妈逼的废物,肯定是他妈嫖多了。连个小崽子都收拾不了,你看我的!”

    他低吼一声冲上来,脚步快速移动,摆出的是泰拳的架子。

    我猛然想起洪爸跟我说的话,对手越灵活你就要越沉稳,除非你的速度比他快的多,不然最好的办法就是以静制动,等他露出破绽再致命一击。

    我冷冷盯着沈三的拳头在眼里放大,直到离我面门不到几寸远,才偏头伸手叼的他的手腕。

    沈三也不理会,一脚踢向我的膝盖,我抬腿跟他硬磕,同样迎着踢过去。

    砰……

    啊,我草泥马,这逼腿好硬。

    我抓住他的手腕子用力一扭,趁势捏着尖拳在沈三的腋下狠捶了一记。

    咚……

    重拳捶打肋巴的声音沉闷传出,沈三哏喽一声疼的直翻白眼。

    我得势不让人,猛跺脚踩在他跟我对磕的那只脚上。

    趁他再次惨叫的功夫,头一低,狠狠一个羊头撞在这货的面门上。

    砰,噗嗤!

    我被强化过的天灵盖是有多硬,撞的沈三鼻梁塌陷血箭飙射不说,还把这货的上边门牙干掉俩。

    六子一看懵了,心说三哥怎么还不如我,赶紧上来帮忙。

    沈三捂着脸蹲在了地上,吼叫道:“草尼玛啊,这他妈绝对是铁头功,六子快打电话摇人!”

    六子叫苦不迭,他跟我打的无比憋屈,因为我基本无视了他的拳脚,最多就是一疼一麻,转眼就会过劲,而我不躲他的攻击,弄的他想要打到我,就必须也挨我一下狠的。

    自从老洪头给我注射了壁虎基因,我还没这么畅快的跟人对拼过,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穿了防弹衣跟对手拔抢互射一般。

    我他妈挨几下没事,对手却越打胆越寒。

    最后我拼的六子鼻青脸肿,眼神惊恐的向后连退。

    我收住手,望了望医院门口已经围了不少病人家属在往这边看,冷哼道:“警告过你们不要逼我动手,我生气起来自己都怕!看在沈三你对秦曦还行的份上,今天饶了你们,下回再遇到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说完我转身就走,心里爽的不行,第一次靠自己的力量打赢了两个仇人,那种滋味简直比洪熙水紧紧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身下颤抖抽搐还过瘾。

    走了没有几步路,我就感觉不对,因为看热闹的人都大声惊呼一片哗然的指着我后边。

    我头皮一麻,猛的扭头看过去,沈三不知啥时候跑到车里拽出了一把西瓜刀向我冲来,雪亮的刀刃离我不到半米了。

    急切之下我歪了歪身子,沈三这一刀直接砍到我肩膀上。

    锥心的刺痛立刻传边全身,我二话不说转身就跑,身后洒落一地的鲜血。

    后边,六子也提了把砍刀追了上来,两人肆无忌惮的大呼小叫:“小狗篮子你别跑,草泥马我剁碎你!”

    我无暇回骂,忍着疼心里发狠,早晚我要废了你们两个孙子。

    追到医院大门口,外边马路上有执勤交警,沈三还是有些顾忌,刀背在身后缓缓退了回去。

    我用手按着伤口,好不容易打到了车,直接回家。

    这一刀劈的挺深,但我根本没打算去医院,果然到家进门的时候,伤口已经合拢不再流血了。

    洪熙水还在赖床,我也不想让她看到担心,倒在沙发上休息了会,就抓起电话打给洪磊。

    洪磊的声音带着气喘,问道:“咋的啊,这么早来电话,也不让睡觉。”

    我没好气道:“都他妈十点多了还早,老子都跟人干一架了。”

    洪磊精神了问道:“跟谁?”

    我说:“沈三!”

    洪磊惊诧道:“他跑过去找你的吗?”

    我摇头:“医院碰上的,他跟六子装逼的狠,被我空手打了一顿。”

    洪磊不信道:“你打他们两个?”

    我:“昂,最后他们被打急眼了,动了刀,我挨了一下跑掉了。”

    洪磊喊道:“卧槽你现在这么牛逼了?那要不要报仇去?我现在就召集人。”

    我拦住他:“沈三早晚要弄他,只是现在咱们还太弱了,先发展一段再说,那啥,昨天漏了一件事,一会你找宁小伟带几个人去跑跑。”

    洪磊那边似乎还有别人,窸窸窣窣的被褥乱响。

    话筒里传出骂声:“妈的别闹,我老大给我安排事呢。”

    一个女孩的声音传来:“老大怎么啦,还能不让人家啪啪啪啊,我不管反正你自己吹的,让人家来七次的,这才爽了四回还早呢,否则你就再给我一千块钱,唔唔唔……”

    那女人似乎被洪磊捂住了嘴巴,他讪笑道:“啥事你说呗,保证办的利索!”

    我嗤笑道:“你有那本事吗,还让人丢七次高,潮,有俩钱给你骚的,得,接茬忙活吧,我安排别人去。”

    说完我摇头苦笑,这货嫖,娼都他妈奇葩,还打这种赌。

    我拿着电话打算拨宁小伟的号,手机一震,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进来,我接了,一个男声传出。

    “喂,生哥吗,我陈浩!”

    我眉头一挑,哦了一声,静待下文。

    陈浩低声道:“我们事情办好了,想见你!”

    我心说想睡就有枕头来,五万块也他妈不白花,要不然美发学院这帮小姐怎么操作管理,我们云天社没一个懂的。

    跟陈浩定在五中附近的胖哥烧烤见面,我通知宁小伟带几个机灵得力的兄弟过来办事。

    饭店里,我坐在椅子上,看着跪在面前的陈浩和李泽东,开口道:“你们入伙了就是兄弟,不需要这样,赶紧起来!”

    李泽东眼圈发红道:“我们是真心跪你的,因为你成全了我俩的兄弟道义!”

    陈浩也激动道:“我们用你给的五万块钱把鸿哥和两个伤的较重的人送去救治,总算是没人挂掉,否则我们也没法说服自己进云天!”

    我站起身,亲手扶了他们站起来,叹息道:“难得你们不忘本,这点我敬你们!”

    杨阳点了一桌子的烧烤,成箱的冰镇老雪花,大家连干了几个去去暑气,我才看着陈浩两人道:“你们也清楚,我们打掉韩龙鸿一半是因为有仇,一半是为了赚钱,所以也不瞒你们,咱们云天社打算接手美发学院那一带的皮肉生意,以此为切入点来进入社会。”

    陈浩撸掉手里的烤肉筋,点头道:“生哥你吩咐就好,怎么干我们都没二话。”

    我想了想,说:“你们跟韩龙鸿的时间不短,也是挺重要的人物,他那一套赚钱的法子都清楚吧?”

    李泽东抢先答道:“当然知道啦,其实也没什么,这一行赚钱的套路就两个,一是韩龙鸿自营的那个旅店,那就是间大炮房,上下三层都是出来卖的女生在外边拉了老嫖住进去啪啪。分时间长短收费,两个小时之内就是一百块,小姐还能剩二百,要是包夜的话,一个房间三百块,小姐还能剩五百。”

    我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李泽东犹豫了下,继续道:“不过有一条,咱跟着韩龙鸿干时,他跟派出所的关系比较靠,如果有市局的检查行动之类的,都会提前得到消息,手下的小姐还一次没被抓住过。”

    我插口道:“就是提小姐的钱,然后给他们提供安全的交易场所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