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你们这是要嫖我啊

关灯
护眼
    陈浩插嘴答道:“是的生哥,简单来说就是这个模式,但我们偶尔也有别的办法弄钱,比如看是外地来的老板业务员什么的。只要感觉这货油水足,就会临时决定搞他一把,等他们进去办上事了,就冲进去。或冒充警察要拘留他,或者装作他找那小姐的男朋友想砍死他。”

    我笑道:“这也太损了,这不是监守自盗吗?”

    陈浩尴尬道:“但是来钱啊,我记得有个河南的大胖子。被这一招仙人跳弄掉了两万多块,这货也是有钱,只求别打他别把这事曝光了就行,主要就是人家怕丢脸!”

    我沉声问道:“那另外一个套路呢,是什么?”

    陈浩解释道:“是这样的生哥,美发学院几千名学生,女生占据了大半,就算不是全部想趁着年轻捞点钱,也得有个四五百人在做这个,那些姿色不太出众,也比较放得开的,都选择了来钱更快的大活,就是站街领男人去旅店消费,但也有近百人是比较漂亮条件出众的,她们不想被人啪,还要有高收入,于是就去坐台。”

    我心里一抖,立刻想到了在天天乐歌厅遇见秦曦和刘怡的那一幕。

    于是语声低沉的对陈浩问道:“这一块怎么体现咱们的存在,咋能赚到钱?”

    陈浩答道:“很简单,以美发学院为直径,五公里范围内都是我们的势力范围,共有七家比较知名的娱乐场合跟韩龙鸿有合作关系,比如未央酒吧,天天乐歌厅,还有那个rosi酒吧,这些场子里的小姐,有多半出自美发学院韩龙鸿之手。”

    我点头,心里暗道竟然还有沈三的未央酒吧,你妈逼的,第一件事我就要断了你的货源。

    陈浩喝了口啤酒,满足的叹了口气,沉声道:“这个模式抽的比较狠,大概有三七开的样子,小姐每晚的收入会有酒店方统计后发给韩龙鸿,而他只要呆在旅店里坐镇就可以了,这些坐台小姐的抽成是一个星期一算,谁要是敢不给,或者少报收入,那本查出来可就惨了,不禁要遭受一顿毒打,还有可能被毁容花脸,最后赶出学院的辐射范围,可以说,韩龙鸿一句话,五公里之内的小姐们都要心惊奶颤!”

    我震撼道:“好牛逼,你词用的也恰当,另外,是不是还有外地来慕名投奔的,想要寻求保护的野鸡啊?”

    陈浩说当然有,只是为了保证这些小姐的年轻化和整体素质,一般情况下,不是太出色的野鸡都被韩龙鸿下令驱逐了,根本不要她们。

    宁小伟喃喃道:“一个人一晚上就当二百算,三百人一天晚上就是六万啊,一个月下来是多少,卧槽,快帮我算算,一个月下来是多少啊?”

    李泽东摇头道:“伟哥不能这么算,三百人也不是每天晚上都能接到生意,能有一半的出台率就不错,不过就算这样,一个月也能搞个百十来万吧,只是这是纯收入,除了打点派出所那边的钱,在就是一个月十万元的旅店租用款了。”

    我接口道:“对了,那个炮房什么情况,韩龙鸿租的吗?”

    陈浩点头道:“是的,房主是个老头,没有精力也干不了这买卖,之前全靠正常住店经营,亏的连工资都发不出来,后被韩龙鸿找上门威逼利诱的转租了下来,一共五十多个房间,又雇了十多个服务员,就管清洁打扫的一个月给个两千多工资,所以人员加租金一个月也就十万块。”

    我敲着桌子问道:“这个房东你们认识吧,能联系上吗?”

    陈浩道:“认得,我都知道他家住哪。”

    我说:“好,你联系他,晚上我们过去跟他见个面,把合同签一签,另外你告诉他,韩龙鸿还剩多少租金咱都不要了,从新开始从新计算租金,如果他敢不租咱们,那就让他准备打119吧,我会点了他的房子。”

    陈浩答道:“生哥放心,那老头油滑的狠,也是社会人,啥事都拎得清,肯定不会拒绝的。”

    我微微点头,突然眼睛一眯,透过窗子看着街道上两个人发呆。

    宁小伟顺着我的目光看去,低声咒骂道:“是这傻逼,要不要打他一顿玩玩?”

    我摇头,瞅着刘惊涛跟一个阳光帅气的高个男生进了旁边一家过桥米线店。

    笑道:“这种货色真的懒得搞他,不惹咱们就当是个屁放了吧。”

    众人哄堂大笑,正事说完又是一通开怀畅饮。

    晚上七一间茶馆里,我见到了通海旅社的房东,这也是个眉眼通透的老江湖,也不需要废话,痛痛快快签了合同,收了我二十万订金就滚了。

    我带着云天社所有兄弟整整十九个人,分乘几辆出租车来到通海旅社。

    路上,洪磊跟我抱怨道:“咱是不是买个车啊,这也太不方便了,要是赶有急事还打不到车的话,那岂不是很抓瞎。”

    宁小伟也举手赞成,说应该买辆车,我暗暗合计了一番,得自韩龙鸿的那117万让我花出去70万了,手里还有47万元,留下十几万做流动资金,完全可以买两台便宜点的商务面包了。

    就点头应了,说:“你俩都有票吗,我是不会开,要是有人开,明天咱们就去买车。”

    洪磊嗤笑道:“真渣,都是当老大的人了,连驾驶证都没有。”

    我苦笑道:“他妈的三个月前我还在为中午饭是吃萝卜咸菜还是芋头咸菜发愁,谁能想到这就要买车了,还是一下买两辆!”

    提到以前的事,洪磊脸一红,把头转向窗外,不敢再继续聊了。

    进了通海旅社,陈浩领着我们参观了一圈,又把当班的服务员领班聚到一起,介绍道:“这是生哥,咱们的新老板,你们也别多想,以前咋干以后还咋干,懂吗?”

    我当场就点了将,命令杨阳和洪磊带人坐镇负责这个大炮房,并且对服务员们宣布了一条纪律:“每人工资上涨五百,但是单位里的一切事情都不许拿出去乱说,如被发现,罚十个月工资加开除!”

    这些大少卫生的服务员基本都是三四十岁的下岗女工,见新老板啥也不说就涨工资,一个个都乐的合不拢嘴,有那么两个自信的,还挺胸扭腰的乱盯我。

    我挥手让她们都散了去干活,陈浩又凑到跟前道:“生哥,负责几家ktv带小姐出去坐台的女孩都等在外边呢,要不要见见?”

    我眼前一亮,暗赞陈浩办事能力强,什么都给我想到前头去了,点头应道,叫她们过来吧。

    不一会,陈浩领着七个姑娘回来了。

    我坐在韩龙鸿的老板台后,不动声色打量着这七个漂亮女孩。

    陈浩快走两步,说道:“生哥,人都带来了,你给她们说两句吧?”

    我站起身绕了过去,轻笑道:“这一定是各大酒吧的头牌吧?不然也做不到了带队的姑娘,在下秦生,幸会啊美女们!”

    王柯峥又开始装逼,两眼放光的盯着其中一个胸挺屁股翘的姑娘,嚷道:“叫生哥啊妹妹们。”

    女孩们掩口轻笑,七嘴八舌的说什么都有:“呦,生哥太年轻了吧,有十五岁吗?”

    “生哥你第一次还在不,我出大红包给你开了行不行?”

    更有甚者,直接挨上来抱我胳膊,娇嗔噘嘴的说道:“生哥你怎么阴着脸,笑一个好不好嘛?”

    洪磊捂着嘴转过头,宁小伟直接就一口水喷了出来。

    我搓着牙花子喊道:“干jb呢,你们这是要嫖我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