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你欠我一夜的欢乐

    我这话一出口,所有兄弟全都哄堂大笑,刻意装出的深沉冷酷被一记重拳轰碎,弄的我只能红头胀脸挣开这些小妞的纠缠。因为其中有两个身材长相都极为出色的姑娘,又挨又擦的蹭的我小腹燥热,竟然都有举枪的意思了。

    陈浩也面皮抽动,忍的颇为艰难。不过还是及时给我解围道:“你们别闹,跟老大第一次见面争取留个好印象啊,别说我没提醒各位,生哥虽然年纪轻。但是手段可不少。”

    能在几百个小姐里脱颖而出,混成带队领班的女孩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灯,她们也许不是最漂亮的,但绝对是最聪明最会看事的,陈浩的意思也非常明显,就是告诉她们别得意忘形,以为新老大年纪小就没了敬畏之心,想想韩龙鸿是怎么消失的,你们还敢嘻嘻哈哈的吗?

    女孩们迅速调整好表情,正色弯腰鞠躬,齐齐娇声喊道:“生哥好!”

    我点点头,做回老板椅上,缓缓道:“认识一下大家,挨个自我介绍下吧!”

    领头的女孩碎发刘海穿黑裙运动袜,一笑还有两颗小虎牙,样子像极了年轻版的马伊俐,她眨着眼睛瞅我,轻笑道:“生哥,我是鸳鸯,记住我哟。”

    我心中一动,皱眉道:“鸳鸯,好奇怪的名字啊,这是形容两只水鸟的名字,公的叫鸳母的才叫鸯呢。”

    王柯峥鼓掌,大声赞道:“老大不愧是学霸,就是知道的多。”

    我不满的瞪他一眼,呵斥道:“你出去沿美发学院跑两圈,熟悉下地形,明天带人开工!”

    王柯峥直抽自己嘴巴,苦着脸开门出去了。

    听我又公又母的说的直白,鸳鸯脸一红,撇嘴道:“人家不懂那么多,只是单纯喜欢这种比翼双飞的爱情。”

    我发现了,这女孩竟然是天生笑眼,无论什么时候你注视着她的眼睛,都是汪着一潭春水般笑盈盈,让你不由自主的心生好感欲亲近她。

    第二个女孩叫琪琪,长腿黑丝高跟鞋,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偏偏配上了一对唬人的大胸器,刚才蹭的我下边蠢蠢欲动的就是她。

    第三个女孩自我介绍叫樱桃,粉嫩嫩的小圆脸,皮肤白的恨不能掐出水来,一笑两个小酒窝,梳着马尾辫,那股青春活力浓郁的似乎要从身上淌出来一样。

    她自我介绍的时候,陈浩低声在我耳边说道:“她带的二十来个小姐,这个月就在沈三的未央酒吧开工!”

    我不置可否的点却在心里留了意,有意无意的多看了樱桃两眼。

    等女孩们都自我介绍完了,我指着洪磊和宁小伟道:“这是磊哥,这位是伟哥,我不在家的时候,有任何都可以找他们解决,他们要是都不在,就找陈浩!”

    陈浩面色一喜,李泽东也跟着眼神波动。

    鸳鸯瞅了洪磊一眼,点点头,看向宁小伟的时候,张嘴叫了声:“伟……”噗嗤一声笑了场。

    宁小伟抓着头发问道:“干嘛?笑什么?”

    洪磊嘿嘿道:“傻逼,不知道伟哥是啥吗,哈哈,吃了下边厉害啊。”

    宁小伟恍然,满头黑线抗议:“生子让她们喊我小伟哥,伟哥是他妈性药啊。”

    我也忍的辛苦,但也不想把自己弄的太随和了,不然人都不怕你,还当个jb老大,赶紧挥手道:“你们都出去把,先放大家三天假,好好休息玩玩,等我们摸清了门路在开工赚钱。”

    鸳鸯点头,道:“好的,生哥再见!”

    说完带着女孩们出了门。

    我把双脚都扔到大班台上,后背靠着椅子,总觉得自己似乎忘了点什么,可却偏偏想不起来,这种感觉难受的让人抓狂。

    还好宁小伟及时点醒了我,他咬牙问道:“生子,受伤那天你不是说假冒老嫖么,后来是怎么露馅的?”

    我猛的跳了起来,拍着桌子大叫:“卧槽她妈,我咋把这贱人给忘了,快去给我抓来。”

    陈浩低声道:“是蓉蓉吧,她听说韩龙鸿倒台已经在准备跑路,不过被我和李泽东控制起来了,我们就知道生哥你一定要找她!”

    我震惊的望向陈浩,脸上做出感动的神色,心中却警醒不已,这种人实在可怕,什么事都能替你做到前边,简直是滴水不漏,可一旦他要是有了二心,想要算计你,那后果可能也是灾难性的。

    宁小伟就不管那么多,撸着袖子嚷道,人呢,我先抽她三百个嘴巴子,我草他妈滴,差点把生哥给坑死,这仇大了去了。

    洪磊点头道:“打残她扔给出去,麻辣隔壁的,这种贱人就是欠收拾。”

    我对陈浩吩咐道:“带两个人把她弄来,我亲自问问。”

    陈浩领命而去,不一会就跟杨阳押着蓉蓉进来了。

    我示意把她嘴上的胶布撕了,冷冷的盯着她问道:“你还认识我不?”

    蓉蓉噗通一声就跪了,哭着道歉:“对不起啊弟弟,我也不知道他们会把你捅的那么惨,我以为就像平常打架一样,差不多就把你扔出去了。”

    我心头火冒三丈,冷哼道:“谁他妈是你弟弟,你还欠着我事呢知道不?”

    蓉蓉茫然的看向我,我咬牙道:“我给你一千块呢?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蓉蓉急道:“我还我还,我十倍还你!”

    我摇头,不说话,只是脸色越发的冷。

    蓉蓉哭道:“那我给二十倍,三十倍也行,只求你手下留情别杀我。”

    我点燃一根烟,冷哼道:“杀你?想多了,韩龙鸿我都没杀,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死在我的手下,钱我是嫖你用的,给了就不会收回,所以嘛,你欠我一夜的欢乐哈。”

    蓉蓉神色一松,扭捏道:“这样呀,两夜都可以,我也后悔没跟你做呢,你想咋玩人家都随你。”

    我正色道:“我既然做了你们老板,再跟你这样不太好吧?”

    蓉蓉又紧张起来,不解的望着我。

    正好王柯峥带人巡视回来,他一推门,我就拍着桌子喊道:“大长脸,你前两天不是嫌我分给你们的钱少么?”

    王柯峥懵比了,抓着门把手辩解道:“没,我没啊,我不是都下跪挨打过了。”

    我摆手道:“不是追求你责任,也不是秋后算账什么的,是要给你们点补偿啊,不是嫌钱少么?咱们刚起步用钱的地方多,但我这做老大的也心疼兄弟们啊,给你们找个美女玩玩咋样?”

    王柯峥顿时眉飞色舞,眼巴巴看着我。

    我伸手指了指脸色狂变的蓉蓉:“喏,这女人收了我一千块,没陪我睡觉不说,还把我卖给了韩龙,被捅了十几刀差点挂了,你们说这事咱们能不能忍?”

    宁小伟脖子上青筋直冒,骂咧道:“草死这个烂,货,妈的,差点坑死你不说,我他妈跟着背负了多少埋怨啊,都是她造成的!”

    “我摆手道,今晚没啥事了,找个房间你们都去跟她玩玩吧,记住了,每人最少五炮,打不够数,明天就按炮收钱,我秦生的一千块是那么好拿的?”

    蓉蓉尖叫着挣扎:“不要啊,生哥,老大,求求你,别这样对我。”

    她被杨阳和陈浩死死按住肩膀,挣也白挣。

    我瞪向王柯峥,骂道:“大长脸,给你个甜头,你来第一下吧,还他妈不动手等什么呢?”

    王柯峥哎哎连声的答应,兴奋的满脸脓包青春痘都泛着油亮的红光,几步扑过去,当场就撕蓉蓉裙子。

    我拍了拍桌子,喊道:“蠢货,没让你在我办公室整,这他是妈旅店啊,炮房那么多!”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