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隐患爆发

关灯
护眼
    王柯峥狞笑着抱住蓉蓉的腰,双臂一用力就把她给抬起来了,走出两步看着目瞪口呆的杨阳,说:“帮我取钥匙啊。开个房间咱俩一起呗。”

    杨阳犹豫了下,扭捏道:“别,还是你先。”

    王柯峥哈哈大笑抱着蓉蓉就走,这女人尖叫挣扎着却屁用没有。云天社的兄弟们都跃跃欲试,但是看我在场又都有些抹不开,我了然的笑笑,挥手道:“这算是报复这个小贱人了。也是今天给你们的福利,不玩白不玩,如果以后咱们正经做生意了,谁要跟小姐扯犊子,可以,按价付费就没问题。”

    说完,我起身就走,出门的时候告诉洪磊,监督这帮孙子,干不够五炮就收钱,一炮五百,反正也刚给他们分完钱,都他妈富着呢。

    洪磊嬉笑着点头,低声道:“你太坏了,算我和宁小伟十八个人啊,一人五炮,那就是九十回,估计这小娘们要废。”

    我冷哼道:“因为被她的出卖,我让人捅裂了肝脾肾,都他妈死了十分钟,如果不是你爷爷有能耐,哪还有现在的秦生?所以,用不着对这种人心软,她要是没事,还继续留她卖,让这货给咱们赚钱!”

    洪磊眨眼道:“可怕,我现在都佩服起自己了!”

    我站在走廊里问他,“佩服自己,你啥意思?”

    洪磊一脸后怕的表情嘀咕道:“你这么狠辣当初竟然被我和刘惊涛给欺负了很久,你说我该不该佩服自己。”

    我瞪了他一眼,怒骂道:“滚你妈的,你是怕我忘了咱们的仇么?”

    洪磊摇了摇头,赶我道:“你不是要走么,赶紧回去吧。”

    我苦笑,心说不回去也不行,你姐被我弄的起不来床,跟祖宗一样还得伺候着。

    出了通海旅社,我溜达到大路上,一边挥手打车一边想,真的要去买车了,这来回走太不方便。

    手机一震,进来个电话,我拿出来看看,竟然是久未见面的妃姨,刚好车也打到了,就一边坐进去,一边接听了电话。

    电话一通我就吓了一跳,妃姨哭喊道:“你在哪呢,快来医院,琳琳自杀了。”

    我脑子嗡的一下,反应慢了不少,良久才喊道:“怎么回事,琳琳怎么会自杀呢?她死了?”

    妃姨尖叫着喊:“你还好意思问,就是因为那事呗,现在还在抢救呢,手腕割的很深,流了好多血,呜呜……”

    我也烦躁的要命,这事按理说我也是受害者,我他妈喝多了,我哪知道琳琳这丫头会给我强坐了啊?

    问清楚人在哪家医院呢,吩咐司机快点开。

    司机也听到了我跟人讲电话,知道好像有亲人自杀了,二话不说踩足了油门飙了起来。

    到了医院大门我拽出一把钱扔给他,他这一路上闯了不少红灯,也不知道会被罚多少……

    急诊大厅走廊里,我见到了萎顿在椅子上已经崩溃了的妃姨,她一头扑进我的怀里,也顾不上匆匆跑过的护士异样的眼光。

    我搂着她,心里也非常难受,不提妃姨跟我的情分,就是琳琳这个女孩也让我放不下,她的精灵古怪叛逆调皮,都那么鲜活的在我眼前晃动。

    其实琳琳的心思我多少能理解一毕竟年纪都差不多大,就因为我搅和了她跟那个二十厘米怪我咯的非主流约炮,就起了报复我的心思,非要在我身上体验一回,最后趁我酒醉稀里糊涂的就把第一次给了我。

    可是骨子里她又做不到那么肆无忌惮的离经叛道,这从那晚她在我身上得逞了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里,任妃姨怎么叫门也不开,这点就能说明她还是充满了矛盾,没法坦然面对母女都跟我有那种事的关系。

    安慰了半天,妃姨才算是不哭了,只是那种柔弱无助的眼神,心疼的我心都碎了。

    断断续续的,我才弄明白事情经过,原来妃姨一直都没法原谅琳琳的任性,下班了也不爱回家,就连这次期末考试也没去给她打气,还曾在吵嘴时流露出要把琳琳还给赵学森的想法,小姑娘自责内疚之下,一时想不开就干了傻事。

    一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灭了,我跟妃姨的心都揪了起来,满怀期待和恐惧的盯着率先出来的医生。

    医生边走边摘口罩,看着我们皱眉道:“赵琳琳家属?”

    妃姨要靠着我才能站住,艰难的点点头,颤抖着声音道:“我女儿她?”

    医生摇摇头,我脑子里嗡的一声,眼睛都红了。

    妃姨更是一翻眼皮,直接就要晕倒。

    大夫知道自己弄错了表情,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孩子失了太多的血,几乎输了两千多cc的血浆才挽留住她,这么漂亮可爱的姑娘怎么会走了这步呢,让人费解啊。”

    我差点一脚踹在他脸上,要不是琳琳是人家救回来的,我绝对要教训教训他对患者家属乱摇脑袋的破习惯。

    妃姨听到琳琳没事了,一下子精神了,眼睛放光的抓住主治大夫,激动的差点给人跪下。

    这时候两个护士把门推开,移动病床上,脸色苍白如纸

    陷入昏迷状态的琳琳被推了出来。

    妃姨泣不成声的想扑上去,被护士严厉阻止,告诉我们她还要在重症监护室呆上两天。

    我和妃姨一路跟到icu病房门外,眼睁睁看着琳琳一个人被推了进去,上了各种监控措施,却不被允许跟进去。

    这一幕与我隔窗遥望秦曦的场景何其相似,望着病床上那副娇小的身躯,一动不动的任由护士医生摆弄着,我心里的内疚像一坨沉重的铅块,压得自己喘不上气来。

    我的呼吸渐渐粗重,眼里弥漫了无数的血丝,我隐隐觉得自己情况不对,强迫自己不要去想秦曦和赵琳琳,可是已经晚了,身体的反应我已经控制不住,突然一阵撕心裂肺的头疼传来,我大吼大叫着沿着走廊就跑了出去。

    妃姨本来是趴着玻璃窗凝望着赵琳琳,被我这边突发的举动惊呆了,愣了一下后才追上来喊:“秦生你干嘛,怎么了啊?”

    我的身子像被火烧一样,皮肤都红成了鲜血的颜色,嘴里发出类似于野兽一般的嘶吼,无法控制的杀戮欲,望在意识里越来越强烈。

    仅有的一点理智告诉我,这绝对是那针炽璃纹壁虎基因在搞鬼,我必须尽快冲出医院,找个没人的地方呆着,否则一旦失去神智,说不定就会伤害到无辜的人。

    妃姨的喊声我听到了,可是我已经没办法回应,我也不敢站住,深怕她一靠近就会被我发疯般的撕碎。

    拐出重症监护室的走廊,迎面走来两个年轻护士,端着托盘边走边交流,被我发出的低吼声锁吸引,抬头一看我的样子,吓得妈呀一声扔掉了手里的托盘,屁滚尿流的转身就跑。

    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忍住没有去追,不过残存的理智已经所剩不多,接连打碎了几扇玻璃,我冲进了一间病房,就在病房里的人被我吓得狼哭鬼号一样惨叫,我也抓住了一个中年人,单手提起他,爆吼一声就要拧断他的脖子。

    中年人是个陪床的家属,他被我的样子吓到屎尿齐流,马上就要命悬一线的功夫,我手一松全身抽搐着躺倒在地。

    我的意识陷入了长久的黑暗,恍惚中自己变成了一只满身红色皮肤的怪物,粗短有力的四肢,长长的尾巴,还有那极为可怖能够弹射出很远的舌头。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泛着冷幽幽金属光泽的屋子里,墙壁天棚,甚至就是地面也是全是合金钢板。

    我的手脚都被粗重的钢环束缚住,唯一能动的就是脖子和头了。

    我又渴又饿,心说这他妈是哪啊,难道我发狂杀了人,要被执行死刑了?

    就算是死也他妈给我吃点东西喝点水吧,我扯着脖子大喊,有没有人?

    只叫了两声,门一响,进来几个人。

    我微微仰着头,一眼就瞅见又高又丑的老洪头了,狂喜不已的喊道:“洪爷爷,快救我啊,我是秦生!”

    老洪头哼了一声,骂道:“兔崽子,要不是我你早他妈被总参的人弄走了,还大呼小叫的。”

    我呆了呆,呐呐道:“总参的人搞我做什么?”

    老洪头身后,一个穿着唐装布鞋,大概只有一米六的小老头走了过来,朝我挤了挤眼睛,扭头对洪老鬼道:“这小子眉清目秀的,可惜了,变成了这副样子。”

    我一惊,不知道他说的是啥意思,我变成了什么样子自己也看不到。

    老洪头挠了挠头,尴尬道:“我这也是被逼无奈,当初宝贝孙女非说怀了他的娃,我才把拿东西给他用了,现在这个后果纯属意外啊。”

    唐装老者嬉笑道:“这小娃挺乖的,我看比李云龙那兔崽子强,当初要不是倪虹那丫头以死相逼,我也不会一再出手搭救他。”

    老洪头一撇嘴,讥讽道:“都是儿孙债,你个倪老鬼自己都那样,有啥资格说我滥用组织的东西?”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