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活下去唯一的希望

关灯
护眼
    我脑子里没有别的,他们后来说的话都没怎么听进去,全是倪老头满是怜悯的眼神,和那句可惜了变成了这副模样。

    我嚷道:“洪爷爷。快把我放开啊,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这位老大爷说我变成了这副模样?”

    老洪头眯着一双三角眼,朝我伸出了三根手指。一本正经的问道:“这是几?”

    我说三啊,怎么了?

    他不动声色又追问道:“3x35等于几?”

    我蛋疼的喊道:“等于十四呗,你快把我放开,问我这些弱智的问题干什么啊?”

    老倪头哈哈笑道:“老洪啊。你这孙女婿比李云龙那小子脾气还大呢,就是不知道本事怎么样?值不值得你把那份东西给他用了。”

    洪老鬼不理他,挥手命令身后的两个白大褂:“把他放开吧,已经恢复神智了。”

    白大褂拿着钥匙上前,咔咔两下解开了我身上的羁铐,然后转身退出了房间。

    老洪头居高临下的审视着我,叹息道:“没想到变异基因的副作用会这么快就发作,你只差一点就死了啊。”

    我活动着有些发麻的手脚,忐忑问道:“爷爷,到底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还有,我昏迷了多久?我那些朋友有没有找过我。”

    老倪头在一边笑道,出去说吧,这破房子冷冰冰的,呆着不舒服。

    他们把我带到一间正常的房子里,刚才那两个白大褂再度出现,一个推了辆餐车,一个拿了面子半人高的镜子。

    洪老鬼挥手道:“这都是你最需要的,自己去吧。”

    我两步窜到跟前,一把抢过镜子,顿时就有些傻了。

    镜子里的人像我又不是我,照出来的样子少了一些青涩稚嫩,皮肤不再如之前那样白皙而是有些黑红,五官没有变化,可组合在一起的感觉,怎么看都跟突然老了七八岁一样,让我外表一跃从十五六变成了二十多,但这些还不是重重点在我的头顶,原本一头黑发现在全都白了,白的那么彻底,像堆雪一样没有一根杂毛。

    我手一松,咣当一声镜子摔碎了。

    老洪头安慰道:“这个样子挺帅的啊,你别难过,没发现你个子高了不少么?”

    我目测了自身,确实长高了不少,原本只有170多现在肯定超过180了,可是我咋突然变得这么成熟了,还白了头发,搁谁谁都受不了。

    老倪头把餐车的盖子一掀,伸手抓出半只酱猪蹄就啃,咬的满嘴流油才支吾道:“能活着比啥都强,小子你饿不饿?这可都是给你准备的,你要不吃我全包圆了。”

    我看了一眼老洪,他也示意我先吃了饭在聊。

    我心一横,如果不是洪熙水求了老洪头给我打了那针基因药,我早就死在韩龙鸿的刀下了,头发白了变老了又怎么样,哥他妈还长高了呢。

    冲过去双手齐动,我跟老倪头疯抢餐车里的食物,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送的伙食那叫一个好,手臂粗的龙虾,七分熟的西冷牛排应有尽有不说,竟然还有一锅十几种飞禽炖的滋补汤。

    五分钟不到,七八个人都够吃的一车食物被我俩一扫而空。

    老倪头一边擦嘴,一边舒服的叹气,说道:“你们爷俩聊吧,我这吃完东西就犯困,睡个午觉去。”

    说完抻着懒腰就走了。

    老洪头让我坐下,斟酌着说:“秦家小娃娃,既然你叫我一声爷爷,那我不把你当外人了,有些事你不知道一定非常闹心,但是我告诉你了,你可得挺住啊!”

    我心头一颤,预感极为不妙,盯着老洪头点了点头。

    老洪头尴尬的摸了摸头,缓缓道:“你在医院突然发疯,那是因为基因在你体内并没有完全融合,或者说,这个壁虎的变异基因对人体的负担太大了,你的身体强度还承受不住他,这里边的弯弯绕其实我也说不明白,但是我们组织有世界级超一流的生物专家,他们在你昏睡的时候已经给你检查过了。”

    我咬牙道:“就是说我还可能犯病,指不定啥时候就挂呗?”

    老洪头目光闪烁,支吾了半天才点头道:“差不离吧,不过你别急啊,也不是没有一点活路,上天还有好生之德呢,哪能让人一点希望都没有!”

    我眼睛一亮,求生的欲,望立刻被激发了出来,急切问道:“什么办法,快告诉我?”

    老洪头裂了裂嘴,搓着牙花子嘀咕道:“其实你也别抱太大希望,这个办法有跟没有差不多,实在够难的。”

    我低吼道:“快说啊,别卖关子啊。”

    老洪头低声道:“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这种壁虎的天敌,一种生活在几十万年前的冰原血蛭,他们一个是极阳一个属于极阴,取万物生生相克的道理,应该能中和你体内无法融合的那部分基因。”

    我心头一凉,苦笑道:“你都说了生活在几十万年前了,那我去哪找这东西去?”

    老洪头嘿了一声,说:“这还不算最难的,因为给你注射的那针东西,之所以珍贵稀有,那是因为这只壁虎被提取基因之前,受到了切尔诺贝利禁区核辐射的十几年波及。”

    我呐呐道:“所以呢?”

    老洪头摇头道:“所以就算有冰原血蛭也不行,除非一样受到过核辐射,再行提取它的基因才能中和你的。”

    我怒道:“你他妈耍我,你直接告诉我还能活多久不就完了,绕这么大一圈子逗我玩?”

    老洪头脸一沉,怒道:“兔崽子,马上就翻脸了是不是,要不是老子你能多活这么久么?”

    我一想也是,真的没理由跟人家闹翻。

    黯然道:“对不起洪爷爷,那您告诉我,我还能活多久呢?”

    老洪头叹息道:“说了还有希望的,你别打岔行不行?”

    我点头,心里是一片冰凉绝望。

    老洪头喝了口茶,敲着桌子道:“所以说天无绝人之路,你还别不信,我们通过某些情报得知,前两年有人在日本福岛核泄漏的禁区捡到了一只超大型的琥珀,琥珀是啥你知道吧?”

    我点头,说:“知道一您继续说!”

    老洪头满意的点点头,眯着眼睛道:“这只琥珀卖相好,份量大,但最为珍贵的是,它的里边封了一只足有三寸长的冰原血蛭,而且从情报上来看,这琥珀里边的血蛭完全能够提取出遭受过核辐射的变异基因。”

    我的呼吸骤然加剧,腾的一声就站来了起来,激动的都结巴了,追问道:“这琥珀在哪,我去弄回来!”

    老洪头苦笑道:“难就难在这上边了,这琥珀在世界范围内被几次转手,它的宝贵之处也被顶尖的生物科研机构给曝光了,现在落到了中东一个石油王国的王子手中,多少个势力和组织想要得到,最后烦的那位王子传出消息,少于五十亿美金别来打扰他,其实他拿到手的时候,不过几千万美元罢了,可架不住人家就是有钱任性啊。”

    我吃吃道:“爷爷,你既然能从俄国人手里抢一回,那也可以去中东再抢一回啊,你救救我好不好,毕竟洪熙水要是生了孩子,要跟你叫曾外祖父呢。”

    老洪头一脸便秘表情道:“不是我狠心不救你,这次我一时眼热在俄国出手已是损害了组织和国家利益,更因为私自把抢来的东西给你用了,我被组织惩罚的很惨,别说出国了,就算是我的自由都成了问题,你知道不,刚才跟你抢吃的那倪老鬼,就是我的顶头上司来执行惩罚的!”

    我一下傻了,失魂落魄道:“这尼玛跟没有希望也没啥区别啊,我指不定那天就要挂,唯一的解药还远在天边拿不到!”

    老洪头摇头,说:“还是那句话,老天爷不会往死里坑一个人,总会留你一线生机只看你争不争取了。”

    我不解的望向他。

    他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翠绿色小瓶,肉痛道:“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求了那倪老鬼出面,让我们组织里的高人给你配的药!一共12粒,你每三个月吃一粒,三年之后再吃就无效了,那时候如果还得不到冰原血蛭,你只好等死了!”

    我伸手接过,珍而重之的贴身装好,冲老洪头鞠躬道:“不论生死,洪爷爷的大恩我没齿难忘!”

    老洪头挥手道:“去吧,外边有车送你!”

    我转身走到门口,又被他叫住,他迟疑着提醒道:“有些话似有为老不尊的嫌疑,可我不说还不行,你切记这三年内不要跟女人怀娃啊,到时候指不定能生出个啥来。”

    我老脸一红,点点头转身离去。

    送我的这辆车足足开了五十多分钟才进了市区,把我扔到有行人往来的地方调头就走了。

    我只好又打了个出租车,心急火燎的直奔通海旅社。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心里放不下刚刚打下来的产业,也想到地方给电话充了电,给妃姨打个电话问问琳琳如何了。

    下车,进门,大厅里,云天社的兄弟们一片愁云惨雾,洪磊抬眼瞅了瞅,挥手道:“出去,我们还没营业呢。”

    我咧嘴一笑,骂道:“老子就是要住店呢?”

    声音一出洪磊就愣了,呼的一声站起来,死死盯着我,犹疑道:“你是秦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