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樱桃反水

关灯
护眼
    我低头瞅了瞅自己身上已经焕然一新的衣服,苦笑道:“正是你哥哥我!”

    全场哗然,云天社的兄弟几乎都在呢,人人都瞪着我。张大了嘴巴闭不上。

    你笑我指着我吃吃道:“你丫真是生子?你咋变这样了,头发还全白了。”

    我走过去,踢了洪磊一脚,示意他给我让个座。

    洪磊点头道:“这回我信了。你这行为一点没变样。”

    我挥手让大家都坐下,缓缓道:“我长高了许多,面相也老了不少,不过人还是那个人。你们用不着太惊讶了,就当我被外星人抓去栽到地里又撒了两把化肥……”

    众人面面相窥,一副想问又不知道从何问起的表情。

    我说的轻松,其实心里郁闷的要死,还有短短三年好活了,说不悲伤那是假的,虽然老洪头给出了自救办法,可那也太难了,中东王子,得坐拥多大的财富权势?想抢几乎没可能,如果要买那就更他妈扯了,50亿美元啊,三百多个亿的人民币,一想到这个数字我都心惊胆颤的冒虚汗,靠着掌控几百个女学生替我赚钱吗,等攒到五十亿美元的时候,估计人类都进入星际时代了。

    我把手机掏出来交给杨阳,示意他替我充电去。

    我借了别人的电话打给了妃姨,阻止了她的问东问西,单刀直入的问她琳琳怎么样。

    妃姨给了个不错的消息,琳琳已经脱离危险,再观察几天就要出院了。

    然后我才看着洪磊宁小伟问道:“我离开了多久,发生了什么事没有?”

    洪磊叹道:“看来你还真是一直在昏迷,你整整消失了八天啊,我们追查到你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医大附属医院,可是再就没有消息了,远方警方全都闭口不言只说让我们等消息,兄弟们急的差点把派出所给砸了。”

    我唏嘘道:“也真的算是九死一生吧,不过有些事还不能往外说,你们也不要乱猜了,告诉我,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咋过的?”

    宁小伟抢着道:“我来说,第一件事是学校公布了咱们的考试分数,不出意外,全部留级了,而且还有个意外是,辛小雪竟然发挥失常,分数线只够普通高中的,她说她会留在五中升高一。”

    我心想辛小雪不会这么傻吧,为了能经常见到我竟然连前途都不要了?估计是没考好。

    宁小伟接茬道:“第二件事就挺蛋疼了,这一带的辖区派出所得知了韩龙鸿被废的消息,已经来过两次,点名要见负责人,还说让我无限期的停业整顿,如果敢私自做起来,他们就开始抓人了。”

    我心知捞偏门混社会,上头有人才能生存下去,如果我没出事的话,是打算第二天就想去拜访那个姓王的所长的,估计是我迟迟没露面,人家急了才两次登门警告。

    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问宁小伟:“还有么?”

    宁小伟咬牙道:“还有一件事最他妈窝火,那个樱桃带着十几个小姐妹跳槽了,投奔了沈三的未央酒吧,从走台变成了常驻,而且美发学校这边也都办了退学,人家月入几万块,学不学手艺也没啥区别了。”

    我想起昏迷前那晚,就在通海旅社召见过七路小姐领队的事,那个叫樱桃的女孩一张小圆脸一笑两只酒窝非常可爱,没想到是她率先带人背叛了我。

    我冷声道:“这就算是反水了呗,都说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啊,你们是如何反应的?”

    洪磊砰的一声捶了桌子,骂道:“我们得到鸳鸯给的消息就召集了所有兄弟,一起去了未央酒吧打算问个明白,没想到沈三连面都不露,只让六子和老王出来敷衍我们,说的话还贼难听,说我们毛都没长齐呢,蹲马路牙子吃盒饭的货,还学人家当鸡头,小姐带人投奔过来说明我这条件好赚的多,你们还是回家洗洗睡吧。”

    我哼道:“又是沈三,草他吗逼这货是准备跟我死磕到底了。”

    洪磊点头道:“我差点当场就动手了,后来还是小伟说你生死不知,军心不稳的不宜争斗,一切都等有了你的消息之后在说。”

    我看了宁小伟一眼,赞许道:“冲动解决不了问题,只能坏事,小伟这次你做的对!”

    宁小伟得瑟的瞟了洪磊一眼,意思是说,咋样,老大都夸我了吧,还得哥沉的住气!

    洪磊无视了他,见我低着头在琢磨着事,迟疑道:“你还是给我姐去个电话吧,这几天都快把我逼疯了,她说再不把你找到,就要把咱们的旅店砸了。”

    我拍了拍额头,竟然把她给忘了,正好杨阳也拿着我的充电器和手机跑下楼,说道:“充了不少了,怕你着急用。”

    我赶紧接过,给洪熙水打过去,好一番解释安慰,告诉她自己失去了意识,才会不跟她联系的。

    一切都安排妥当,我找了间客房,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擦干了对着镜子照,望着镜子里身材挺拔,一身古铜色肌,肤,人鱼线自己看着都耳热心跳的白发青年,我紧紧的捏紧了拳头,既然老天给我三年时间!那就尽全力折腾三年吧,让我坐等末日到来,我是绝不甘心的!

    穿好了衣服,我派人叫来了李子光和陈浩,直接问道:“韩龙鸿搞这事的时候,跟派出所怎么来往的?”

    李子光道:“每次都是他自己办的,对象就是王所长,虽然过程我们并不清楚,但从每月的账目走向上看,这项支出每个月不超过三万块钱!”

    我托着下巴思索,随口问道:“你们有王所长的联系方式么,我必须马上会会这货了。”

    李子光摇摇头,示意他没有,我注意到陈浩的表情挣扎了下,神情略带犹豫道:“我有王所的手机号码。”

    我眼含深意的望了他一眼,吩咐道:“帮我打给他,我亲自跟他说。”

    陈浩当场就掏出手机,拨通了王所的电话,表明身份客套了两句后,把电话递给了我。

    其实五中和美发学院大概只有两三站地的距离,位置挨的比较近,都归景星街派出所管辖,这也是我知道这个所长的原因,因为那次宋大勇被宋苗苗强拉了来营救我们,当场跟沈三起了冲突,双方手下几十人就在派出所里打成了一锅粥,逼的王所长拔枪朝天射击才算弹压住局面。

    所以我稍微一提宋大勇,他就想起我是谁了,而且我姿态拿捏的也比较到位,不急不缓的说:“王所您好,我秦生是初入社会的晚辈,又在您的辖区混口饭吃,必须要拜访下您这位保护神啊,所以无论咋忙一定给个机会哈。”

    王所长被我说的呵呵直笑,当即就答应下了班一起吃个晚饭,随后又发了酒店的名字和包房号给我。

    我把他的电话号存进自己的手机里,对陈浩吩咐道:“叫上洪磊跟我走,咱们先去买辆车。”

    我带着满脸兴奋的洪磊,陈浩,趁着银行没有下班之际,取出了四十万的现金,又马不停蹄的赶到一家4s店,一番挑选后,我看中了一辆最新款的11人座海狮面包。

    洪磊其实更喜欢稍微贵一点的汉拉达suv,可是被我否了,目前这个情况,我们暂时就不讲究排场了,一切以实用为原则,因为手里剩这两钱,还他妈要给王所交保护费呢。

    手续很快就办完,连保险什么的都下来,花了不到十六万,我又拿出来四万先放在洪磊身上,自己拎的黑色塑料袋里,剩了二十万整。

    看了眼时间,离跟王所约定的还差一个多小时,我把车钥匙扔给洪磊,说:“走,开着兜兜风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