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只能是我秦生

    洪磊嬉笑着接过钥匙,等我们坐稳就发动了车子。

    我看他双眼圆睁,手臂青筋都凸起多高,非常紧张的攥着方向盘。心里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赶紧问道:“你真有驾驶证?”

    洪磊头也不敢回,死死的盯着前方,答道:“昂!有啊。”

    我纳闷道:“那你紧张个**啊。别把方向盘弄折了。”

    洪磊答道:“我除了学车的时候之外,这是下来驾驶证后第一次摸车,我们家老头子死抠,自己上下班都骑着他那辆二八大踹。怎么可能给我买车啊。”

    我喊了声卧槽,你他妈拿咱们练手呢,慢点开吧。

    洪磊点点头,速度微微放慢了些,奔着五中方向缓缓行进,努力熟悉着车况和档位。

    车子速度挺慢,我和陈浩都把车窗打开,吹着风,向外打量着,突然,我的眼光被站在一家肯德基门口的两道身影给粘住了。

    那是一男一女,男的身材高大英俊帅气,而女孩长的五官灵动,肌,肤白的欺霜压雪,一头长发披散着,露在短裙外的一双小腿,像初生的莲藕那般白嫩。

    我低喊道:“靠边停车!”

    洪磊顺着我眼光瞅去,到了嘴边的一句为什么又咽了回去,因为他也看到了,跟那男人有说有笑的女孩是辛小雪!

    本来我是不愿再去打扰辛小雪的,可是现在跟她聊着天,不时把辛小雪逗的咯咯娇笑的家伙,我他妈见过,这货就是那天我们准备去搞韩龙鸿,在胖哥烧烤店商议时看到的,跟刘惊涛勾肩搭背进了一家米线店的男生。

    洪磊其实一直都喜欢辛小雪,但他的喜欢,说白了是因为辛小雪足够漂亮,算是一种垂涎,以及占有欲虚荣心等掺和在一起的情绪作怪。

    所以,他可以容忍我跟辛小雪的情感纠葛,但却受不了别人亲近她,车子才靠边停稳,这货低声骂道:“这傻逼谁啊?”一边说着,就想下车打人。

    我皱眉道:“你想做什么?”

    洪磊怒道:“干什么你看不到啊,那是辛小雪啊,跟那男的多jb几乎啊,你不管?”

    我叹息道:“我又什么资格管?我自己一团糟,又变成了这副模样,我都怕下车会惊吓到她。”

    洪磊嗤笑道:“你得了吧,现在你这副样子,不知道有多**,身材比我还酷猛,一头白发全他妈认为你是染的,原先你啥样啊?一副奶光子的稚气未脱,小脸虽说挺清秀的,可也太他妈娘炮了吧,小身板瘦了吧唧的,真不知道我姐相中你那一点了。”

    我顿时头大,洪磊这货要是开启了**脑洞模式,一句话都能给你联想扯出太阳系去。

    陈浩盯着仍在肯德基门口,交谈的辛小雪两人,低声道:“生哥,磊哥,这男的见过,那天我们在胖哥烧烤谈事,他和另一个叫做刘什么涛的一起进了隔壁饭店,当时你们还调侃说要不要出去揍他们。”

    我点头,训斥洪磊道:“做事先过过脑子,你看陈浩就能说道点子上,你他妈就知道打人!”

    洪磊瞪了陈浩一眼,不过也没说什么,立刻又把眼光转向那边,带着些许痴迷,目不转晴望着辛小雪的侧影,喃喃道:“难道刘惊涛他想死,这逼还敢朝小雪伸爪子折腾事?”

    我掏出手机,调了调焦距,拍了两张照片,通过微信发给了宁小伟,并且让他们立刻调查下这个男生的背景资料。

    不过五分钟,宁小伟就把电话打了过来,说:“生哥,这小子叫黄士东,高三的,算是个太,子党,他爸老有钱了,是咱星海最大的房地产商,叫黄宏达,而且这小子的母亲还是咱区政府的一个实权领导,这货前些日子在别的学校参与了一起聚众淫,乱加吸毒的案子,据说还涉嫌轮了女生,被网友曝光后呆不了,才转到咱们五中避事,他怎么跟辛小雪扯到一起去了?”

    我想了想,把地址给了宁小伟,命令他务必亲自带人来盯着这边的进展,必要时可以出手阻止辛小雪受到侵害。

    说完,我挂掉电话,对洪磊说:“走吧,跟王所约定的时间要到了,我们绝不能迟到。”

    洪磊满心不情愿的开了车,一步三回头的往后看,我提醒他道:“看前边,辛小雪用不着你来操心!”

    预订时间之前,我们顺利赶到酒店,在包房里等了半天,王所长才姗姗来迟,一进门就打着哈哈道,不好意思几位小兄弟,临时有个会耽搁了一下下。

    我心中了然,有个屁的会,不过是上位者拿捏身份的一种手段而已,让你等着心焦,不自觉的就露了怯才是目的。

    不过有些东西心理清楚你也不能表现出来,该怎么演戏还是得按套路来,一通马屁拍过去,生猛海鲜叫了一桌子,酒过三巡之后我把洪磊和陈浩都支了出去,拎起脚下的黑塑料袋就推到王所跟前。

    王所长眼前一亮,故意装出的醉意荡然皆无,打开袋子瞄了眼,拿手点着我笑道:“你个小滑头,还蛮会做事的,这是多少啊?”

    我知道他是指我把人都弄出去才塞钱这事,会心笑笑,低声道:“不多,二十万而已,这只算做给您的见面礼,您带着嫂子孩子出国玩玩,半年后我再给你双倍的数目,算做通海旅社管理费,咋样?”

    王所长把袋子口系上,抓起钱就想往他的手包里塞,塞了两下发下,体积太大怎么弄不进去,又尴尬的丢到一边,嘿嘿笑道:“他妈的,你这个是不是染的?我都怀疑是不是你心眼太多把头发都转悠白了?好小子,真jb会做人,以后我就是你叔了,放心大胆的敢,只要不弄出太大的事,叔给你兜死!”

    我打蛇随棍上,连忙举起酒杯道:“那我敬王叔一杯,小生子再敞亮也要王叔给机会,不然赚不到钱有什么抱负也施展不开,我先干了。”

    正事谈完,我把洪磊他们叫进来,让他陪着王所喝酒,我则是跑到走廊里给宁小伟去了电话。

    宁小伟接了电话就挂断,然后用微信给我发了张乌漆麻黑的照片,我刚想骂他怎么回事,这货就打字道:“老大我在电影院呢,辛小雪跟黄士东在看电影,还他妈是美国恐怖片湖边小屋,这jb吓人劲的,他们就坐在不远的地方,辛小雪每次吓得哇哇尖叫,都被那货趁机搂一回。”

    我心头一阵醋意奔腾,怒火充斥着肺腑,我跟辛小雪经过这么多事,除了那次她在网吧被下药我救走她之后差点擦枪走火,再他么也没有碰过她一手指头,现在竟然被这么个富二代占了便宜,他们要是真爱也就罢了,毕竟我还没自私到认为所有喜欢过的女人都得属于我,可这黄士东明显就是个烂仔,把漂亮女孩搞到手玩腻了就会扔掉的那种,而且他还跟刘惊涛走的那么近,这里边到底有着什么猫腻我必须要搞清楚。

    我在微信上恢复道:“严密监视,不要跟丢了,有情况立刻汇报,我马上赶过去。”

    宁小伟发了个ok的手势,就没声了。

    我跟王所告了个罪,就说有急事需要赶回去处理,让洪磊他们陪您尽兴哈。

    车子我也不会开,等打到车赶到电影院门口的时候,湖边小屋已经演完了,宁小伟在电话里告诉我,他正跟着黄士东开的保时捷911,方向是西山水库的高档别墅区。

    我心头愈加烦躁,命令宁小伟给我跟死了,心里暗暗咬牙发狠,我他妈都只能活三年了,还管那么多干**,辛小雪如果必须有个男人,那只能是我秦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