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你刚才故意的

    黄士东的球杆要比棒球棍长,如果闪躲只会陷入被动被他追着打,所以我在第一时间就决定硬挨第一下,然后抓住他抢过手里的棍子。

    这货明显不会打架。低声嘶吼着给自己壮胆,杆子举起老高能让我轻易就分辨出落点和力度。

    我头一歪,肩膀上的肌肉绷紧了,微微一抬胳膊。宏二头肌正正迎向落下的高尔夫杆。

    他见我没躲,脸色一喜,更加用力的下抽,我觉得胳膊上一震随即疼痛传来。不过这点伤完全在我耐受力之内,丝毫没影响我的其他动作。

    被劈中的胳膊一缠一绕,顺手就抓住了这根钛合金棍子,黄士东呆了呆,发现跟他想的不一样,我没有惨叫着捂膀子后退,而是反手跟他争夺上了武器。

    这货一脸意外的用力向回挣,我嗤笑道:“你真是个傻逼!”一拳飞出轰在他面门上,咔嚓一声软骨断裂的声响传来。

    啊啊啊……

    黄士东撒开双手,捂着鼻子就蹲下了,惨叫声撕心裂肺,完全没有人家孙猴子那种不怕疼的钢。

    那边杨阳和宁小伟已经跟刘惊涛等人打在一团,他们二对六被压的被动之极,转眼两人都被搞的鼻青脸肿的。

    我冲辛小雪喊了句:“你站远别怕!”

    立刻抡着合金杆子就冲入人群。

    三分钟以后,我坐在刘惊涛后背上,喊辛小雪帮我拿瓶水喝。

    黄士东被杨阳和宁小伟按跪在地,鼻血长流的面向我。

    我喝了口水,惬意的吁了口气,瞪向黄士东问道:“我他妈的是不是白眉大侠?”

    黄士东满眼惊恐先是摇头又是点头,谁也整不清他啥意思。

    我揪着刘惊涛的头发,将他的头扯向我,问道:“说吧,你小子心里憋的什么坏?”

    刘惊涛咬牙道:“憋jb坏,我不懂你说什么!”

    我招手把辛小雪唤到跟前,问她:“你怎么认识这个姓黄的?”

    辛小雪指着刘惊涛,呐呐道:“宣布成绩那天我没见到你人,心里很烦,刘惊涛就说一起去喝酒,中途黄士东来的。”

    我随手扇了刘惊涛一巴掌,打的这货脸都肿了。

    我骂道:“你他妈还装傻,介绍小雪认识这富二代是你早就计划好的吧,为了恶心我是不是?”

    刘惊涛还嘴硬说没有,我起身,对杨阳吩咐道:“把这傻逼阉了,省得整天在我眼前晃,跟苍蝇一样招人烦。”

    杨阳不管真假,反正我说了他就照办,噌的一声拽匕首,奔着刘惊涛的裆下就去了。

    刘惊涛面无人色的惨叫,连连求饶道:“别,我说,我说还不行!”

    裤子还没扒这货就吓尿了,竹筒倒豆子一样把事全说了。

    原来黄士东没转校之前他们就认识,不过刘惊涛老爹照比人家可差的远了,在富二代的圈子里,这货也就是个跟班跑腿的料。

    黄士东转到五中无意间看见了辛小雪,立刻就惊为天人的惦记上了,刘惊涛深知辛小雪对我念念不忘,就想尽办法在她跟前说我跟洪熙水怎么恩爱,说我对秦曦怎么情深义重,再加上我久未露面,辛小雪竟然被他成功鼓动的心灰意冷,然后就该黄士东出场了。

    这货外型长的帅,钱又多,吃喝玩乐穿戴住行全是最好的,就连上学每天都开着保时捷。

    加上刘惊涛出谋划策再从中制造条件,短短几天辛小雪就对黄士东的好感直线上升。

    我听完后背直冒冷汗,暗幸今天我和洪磊买了车后去兜风,恰好就碰到了两人从肯德基里吃过饭出来,如果错过今天,以后我在发现这事也晚了,就凭黄士东的手法,他就算下药也会在这栋别墅里毁了辛小雪的初夜。

    那时候你说我用什么立场来阻止这件事?就算以后辛小雪看清了黄士东的面目来找我,我也不会再搭理她了。

    男人就是这么无情自私,这种事没得商量,没发生关系啥都好说,一旦做了,那你就是天仙,我心里也有块解不开的疙瘩。

    一切都弄明白了,我盯着黄士东的眼睛道:“东少是吧,这事你打算怎么了啊?”

    黄士东呐呐道:“秦哥你说怎么了就这么了,我认栽。”

    我拍了拍他的脸,戏谑道:“这么帅,鼻梁要是接不好怪可惜了,这样吧,我秦生的朋友不能白被你们算计,我也挨了你一棍子,多少你给点补偿吧,要是我们几个白吃了这么大亏,被我手下那些兄弟知道了,说不定那天就把你堵在道上乱刀捅死了,他们的脾气可比我爆多了。”

    黄士东跪得膝盖发麻,听我说完苦笑道:“秦哥啊,你看我们这些人都躺在地上呢,怎么说是你们吃亏了?”

    我眉头一竖,怒道:“说我们吃亏就是我们吃亏,你他妈有意见?行,小伟你放他起来,我再跟他单挑一场。”

    黄士东连忙提高声音阻止道:“别,别放我起来,是你们吃亏了,想要多少补偿您说个数!”

    我琢磨了下,这事不能要钱,否则性质就变了,这些有钱人家的小孩也没有傻子,我前脚拿了钱,后边就能给我报到110那去,那可就成了入室抢劫了。

    犹豫了几秒,我眼前一亮,嬉笑道:“说钱多没意思,那太俗了,东少我看你那保时捷不错啊,借我玩几天如何?”

    黄士东一脸肉疼的咬牙答应:“没问题,一辆车跑车而已,我还有俩个呢。”

    我啧啧叹道:“有个趁钱的老子就是好,羡慕啊!”

    挥手让宁小伟起身,我又提醒黄士东把购车手续保险之类的给我拿全了,才放他去取车钥匙。

    这货目光闪动的似乎在动着歪念头,我对宁小伟道:“去跟着东少找东西去,如果他犯浑咱可以不要车,你随便捅几刀咱就撤吧。”

    宁小伟狞笑道:“放心生哥,我知道怎么做!”

    黄士东腿一软,差点又一屁股坐在地上,实在是我动辄就捅啊捅的太吓人了。

    宁小伟跟着黄士东上楼取保时捷的手续去了,我对仍躺在地上哼唧的刘惊涛道:“以前的事我不想再提了,但你给我记住了,再敢出现在我面前,我真的会让你变成太监。”

    两分钟后,宁小伟跟在黄士东身后下楼,他扬了扬手里的文件袋,朝我直挤眼睛。

    我随手接过看了看,又对黄士东警告道:“这事就算结了,你最好不要做出不明智的行为来,否则,我也不敢保证你会不会被乱刀砍死。”

    说完,我拉着辛小雪就走,宁小伟又狠推了黄士东一把,才和杨阳跟了出来。

    站在院子里,我摆弄着手里的车钥匙,轻轻按了两下,保时捷的车门就向上打开,随即发动机点火,发出轰轰的鸣叫声。

    我吓得一把扔掉手里的钥匙,惊呼道:“快,快控制住它。”

    宁小伟捡起车钥匙,啧啧道:“听说保时捷系列的车都不能免钥启动啊,这东少一定是花了大价钱改装了吧?”

    他随手一按车子又熄火了,我盯着车内仅有的两张座椅又傻眼了,我们四个人,这他妈也坐不下啊?

    宁小伟也挠头,直接把钥匙扔给了我,说:“你带辛大美女开车走,我和杨阳原路溜达出去。”

    我抓着钥匙老脸一红,喃喃道:“我,我不会开车。”

    这下子僵住了,最后还是我快刀斩乱麻,说:“你们两个开车先走,出去在弯道处等我们,我跟小雪还是翻墙出去。”

    宁小伟点头,带着杨阳坐上跑车,车门缓缓降落后,一个甩尾就拐上了盘山道,轰了两下油门就开走了。

    我拉着辛小雪的手就跑,就跟偷了东西怕被人抓一样。

    再出去的时候,要省事不少,因为我不用沿着原路走到山底了,只需在当前高度寻个树木茂密的地方,先行攀了上去,再把辛小雪拉上来。

    跳到外边接住她就可。

    这个过程难免搂搂抱抱挨挨擦擦的,但是我们心里都在担心被别墅区的保安发现,又怕黄士东反悔报警抓人,所以紧张的不行,也没心思体会两人间的暧昧。

    别墅区之外的山势就不归人家开发商管了,黑灯瞎火的还林深叶茂,辛小雪有点害怕,紧紧拉着我的手不敢松开。

    我发现在这种幽暗的环境里,她基本跟盲人一样,而我的视力却几乎不受影响,我心中清楚,这种夜视能力也一定是壁虎基因带给我的。

    我正想着心思,就忘了提醒辛小雪,她一脚踩到一棵病死小树的坑中。

    呀的一声惊呼向前扑倒。

    我汗毛都竖了起来,一把扯回她抱住。

    可是已经晚了,辛小雪踩进去的时候,就崴到了脚,此时只能单脚站立,斜靠在我怀里,痛的直流眼泪。

    我心疼的要命,低头给她揉了揉,发现她雪白的脚腕都开始红肿了。

    没办法我只有蹲下身子,让辛小雪趴到我后背上。

    一开始她还扭捏有点害羞,后来我吓唬她道,不上来我就自己走了,这山里可有鬼的。

    她妈呀一声就扑了上来,一双手臂紧紧的搂在我脖子上。

    我双手托了托她的大腿,毫不费力就站了起来。

    这一站起来,立刻就感受到了她胸口的那对丰挺弹力,下意识的,我动了动身子,颤着辛小雪的胸脯厮磨在我后背上连连蹭动。

    她低哼出声,等我缓缓走动了之后,才在我耳边娇嗔道:“你刚才故意的,你好坏哦。”

    我装傻:“啥,啥故意的?”

    背着她也不敢走快,要时不时的要打打嘴仗,以至于速度更慢,最后下了山找到宁小伟停车的地方,已经是半小时之后了。

    我说小雪脚崴了,宁小伟你先送她回去,我跟杨阳到正路上打车走。

    可辛小雪说什么也不干,死赖在我后背上不下来,还红着脸道:“宁小伟开车太虎了,她不敢坐。”

    我只好挥手让他两人先走,然后背着辛小雪沿着别墅区修出的柏油路往主路上去。

    走了几步,辛小雪开始使坏,在我耳边吹着热气,弄我的痒的要命。

    我一直用手托着她的两瓣翘臀呢,马上报复性的狠捏了一把。

    辛小雪惊呼着嚷道:“你干嘛,你弄疼人家了,我只是吹了点气进你耳朵而已,真小气。”

    我淡然道:“我又没把手伸你裙子里去,你喊个毛。”

    她生了会闷气,悻悻道:“为什么十几天不见,你变了这么多,长高了,还染了白头发?”

    我哼道:“不是染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