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又把人家弄潮乎了

关灯
护眼
    辛小雪噗嗤一声笑了,这一笑当场就把我惊呆了,她真的太美太好看,梨花带雨的俏脸突然展颜莞尔。像是传说中的曼殊沙华在子夜时分的绽放,路灯下的容颜,惊艳到无法形容,反正我是忘了呼吸。脸,竟然红了。

    不过这种别墅区的路段自然不会放置太多路灯,以她的视力和我现在的肤色,脸红这事暂时没被辛小雪发现。不然肯定又要被她抓住取笑我。

    只是我呆傻傻的盯着人家脸看,是个人都能感觉到。

    于是辛小雪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咬着嘴唇问道:“大坏蛋,盯着我干嘛,我脸上长花啦?”

    我深吸口气,蹲的腿也有点麻了,顺势坐到地上,呐呐道:“花?什么花配种在你脸上,地上反正是没有,也许只有天上的神仙,才能养出那种花吧。”

    辛小雪愣了愣,理清了我话里的意思后,才有些羞涩的道:“少来了,人家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哼。”

    我心中一动,这句话好像很久之前她对我撒娇的时候就说过一次,现在再听到,百般滋味一齐浮上了心头。

    我突然觉得自己心跳竟然开始控制不住的加速,像是有人捶一样,咚咚响个不停。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只是语声发涩略有些颤抖的叫她名字:“小雪……”

    辛小雪抬起头望着我:“嗯?干嘛?”

    我咽了口吐沫,结结巴巴道:“没,没什么,咱们走吗?”

    辛小雪看了看四外黑漆漆的山林,缩了缩脖子道:“走,但我不要你背,你这家伙总是使坏占人家便宜。”

    我皱眉道:“那你脚行么?”

    辛小雪傲娇的扬起下巴:“不行也不要你背,哼,你太坏了。”

    我苦笑,起身走到跟前去搀扶她,她拉着我的手顺势站了起来。

    走了两步,我发现这样实在太慢了,辛小雪发了狠一样不许我碰她,只是遥遥伸了一只手搭在我的右臂上,用一只脚一蹦一蹦的向前跳,没两下就额头见汗走不动了。

    我一咬牙,趁她不注意,一拉一抄就来了个公主抱,把辛小雪的玲珑身段拦腰抱在了怀里。

    她惊呼着,下意识的就双手环扣在我脖子上,随即反应过来,挣扎着怒道:“又耍流氓,不许你碰我,你都不要我做你女朋友,干嘛占我便宜?”

    我沉声道:“这怎么算占你便宜呢,我挺尊重你了好不好,你不让我背,我只能用抱的,再说了,这么远的路,我不抱着你走,你一个脚跳啊跳的,你不累我还心疼呢。”

    辛小雪身子一颤,脸埋在我胸口里不肯抬头,只是支吾不清的呢喃道:“冤家,你是我命里的劫数吗?”

    十几分钟后,就算以我的体质也都有些吃不消了,我们才走到主路上,等了几分钟,拦到一辆返程的出租车,我先把辛小雪送到家,下车的时候,她阻止我送她上楼,说被家里人看到不好,我有些担心她的脚,直到她扶着墙走进了楼洞,我才叹息着想让司机开车。

    辛小雪又探出了头,低喊道:“秦生,我还在五中哦,高中三年我都要跟你同桌,哼哼,我看你怎么逃……”

    我无语道:“你是故意考砸的?”

    辛小雪挥手道:“快回去吧,这个问题先保密!”

    我连夜赶回通海旅社,准备召集人手商议下樱桃反水的事。

    结果宁小伟和洪磊这两傻逼竟然开着新搞来的保时捷兜风去了,让他们马上回来,还告诉我不行,我问为啥,洪磊支吾道:“到海城了,油也跑没了,他们给公路救援打了电话,在等人拖车送油呢。”

    我大骂俩人没长心,跟他妈**一样,一辆破车就把你们弄毛愣了是不?

    洪磊支吾了两声开始装孙子,大声朝着电话喊:“喂,喂,你说啥,哎呀信号不好,卧槽先挂了。”

    我无奈,只好让陈浩把剩下的人都叫来,又特意吩咐他,喊上鸳鸯和琪琪两个带队的小姐。

    办公室里,我抽着李子光献上的中南海,默默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按我现在的情况来看,原本的打算是行不通了,如果按部就班慢慢发展,等我赚到五十亿美元或者有能力杀出国外去中东抢那只血蛭琥珀,那真的要几百年之后了,这么长时间,估计我连骨头渣子都烂没了。

    想要加速敛财积蓄力量,那就只能兵出奇锋险招,不管不顾的用尽手段。

    眼下,沈三就是我必须要搞定的第一块垫脚石,不说我们之间的仇恨恩怨,就是他收留我这边叛出去的坐台小姐这事,如果不能处置妥当,那云天社就算垮了,剩下的小姐会有样学样,既然叛出去可以多拿钱不交通海这边的管理费,还没啥后果,那他妈谁还傻乎乎的等着你来盘剥啊?

    而且,根据张永赞给我共享的情报来看,沈三的财力和敛钱手段虽不比不上宋大勇,可也不差太多,手下不光酒吧,网咖,洗浴中心一堆,这货还学着宋大勇搞定了几处大楼盘的砂石生意,这些都是日进斗金的买卖,不然沈三也不会牛逼道随手就送秦曦一辆宝马了。

    而且张永赞还曾偷偷的告诉过我,这种级别的社会大哥,最来钱的往往不是实业,而是地下钱庄和赌场。

    所谓的地下钱庄就是报纸上满天飞的那种小广告了,企业私人都可以跟财务公司拆借,分不同金额和性质,需要实物抵押或者户口抵押,更大一些的还要有担保人。

    被逼到去借高利贷这份的人,基本是赌红了眼睛或者急着堵窟窿,他们往往还有翻身的机会,却一不小心沾上了这帮会签合同的吸血鬼,百八十万,半年以后再还,也许就变成了千八百万,人家还不担心你赖账,剁手跺脚,轮你老婆,把你儿子扔井里淹死,反正你最怕的事,他们全都敢做还掌握的门清。

    至于赌场那就更别提多来钱了,在娱乐场合开辟几间大包房,准备几张二十一点和德州扑克,愿意弄的话再搞几台老虎机,麻将牌九备几副,那是政府官员和豪绅富婆的最爱,反正来钱也他妈容易,该玩该享受的都弄过了,除了赌也就剩下吸毒能带给他们足够的刺激了。

    沈三这些来钱的买卖都是我垂涎不已极为想要的,毕竟五十亿虽多,可也不见得就一点希望没有,一切都要看我能不能逆势而起,成就一番让别人不敢小窥的事业。

    一根烟抽完,门被敲响,我把烟头按熄在烟灰缸里,目光却迎着走进来的几人望过去。

    陈浩领头,身后是长相甜美酷似马伊俐的鸳鸯,她的身后跟着酷酷的,****的,大长腿雪白,齐逼短裙崩的翘臀异常凝实,高跟鞋哒哒响,每走一步,胸口的两大坨丰满都要微微抖动一下的琪琪。

    我含笑起身,绕过老板台,把几人领到沙发区坐了。

    鸳鸯和琪琪都遏制不住好奇的悄悄打量我,我摸了摸头,干笑道:“这个颜色怎么样,是不是挺有范?”

    鸳鸯点点头,忍住好奇没有追问。

    琪琪就不一样,她眨巴着长长的睫毛,语气惊诧叹道:“卧槽,听这帮小哥们说老大变了样子,我以为能咋变啊,这尼玛完全没想到,这还是那个白嫩嫩,奶油小生一样的老大吗?”

    我一头黑线,争辩道:“也不是白嫩嫩的吧,我之前虽然瘦弱了些,可也很man啊,不能算奶油小生。”

    鸳鸯瞟了我一眼,掩嘴笑道:“同意生哥的话,不过我个人认为,还是这个样子更帅一些。”

    琪琪夸张的夹了夹搭在一起的两条白腿,舔着嘴唇道:“何止是帅,简直又把人家弄潮乎了。”

    我身边咣当一声,端着茶壶打算给我们倒水的王柯峥手一抖,满壶水连着紫砂壶碎片迸了一地。

    我怒道:“你他妈你……”

    然后我说不下去了,长脸这货不止鼻子淌血了,下身还他妈立起了帐篷,瞅着人家琪琪那双腿的尽头,鼓咚咚连吞口水……

    我挥手让陈浩把这傻逼拖出去,心里打定主意,等洪磊回来让他好好收拾收拾大长脸,太给你爹我丢人了。

    琪琪示威一般朝我挺了挺胸,眼角眉梢盈满了你来草我呀的暗号。

    我摸了摸鼻子,尴尬的看向鸳鸯,咳嗽道:“那个,樱桃的事,你们怎么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