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另一种知己

关灯
护眼
    鸳鸯瞪了眼琪琪,示意她收敛随即看向我,沉吟道:“生哥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我目光闪动。感兴趣道:“真话如何,假话又如何?”

    鸳鸯笑笑,真话我现在还不敢讲,除非你保证不发怒才行。至于假话嘛,当然是帮您谴责她鄙视她,忘恩负义见异思迁背叛大家伙。

    我顿时觉得这女孩不简单,讲话层次分明极有条理。几个字就能勾起对方倾听交谈的欲,望,这就是了不起。

    我沉声问道:“假话已经说了,那就谈谈真话吧,我不会跟你计较,放心大胆的说!”

    鸳鸯深吸口气,下意识的动了动身子,给人一种她其实也很紧张的感觉。

    “真话就是,其实我都想跟她去了,只是不耻沈三的为人,这货不仅睡自家的小姐不给钱,还经常把手下那几个红牌姑娘送来送去给朋友玩,稍感不从非打即骂都是轻的,甚至有传言说他逼着一个川妹子吸毒陪他玩,结果量弄大了抽死了,圈子里对他的风评太差了。”

    樱桃也是傻,竟然把前途押在这样的人身上,如果换成另外的人,也许我也学了樱桃脱离你们云天社了,毕竟自己带了人单飞,那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最少每天的收入都能尽入自己腰包,更别说投奔哪家娱乐场所,都会给出相应的优待条件的。”

    听说樱桃跟沈三谈的就是无论何时,只要有樱桃带去的姐妹在,选台的机会都要倾向她们,你别小看这一干我们这一行全靠这个登门露脸的机会了,否则你就算腿再白,裙子再短,金主恩客们都见不到你,有啥用啊?”

    我震惊的看向她,陈浩更是连使眼色示意鸳鸯不要激怒我。

    杨阳已经瞪起了眼睛,指着鸳鸯道:“你他妈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想死?”

    鸳鸯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神情专注的盯着我,想从我脸上看出一些端倪。

    可是她失望了,也不知是不是基因突变的问题,我对于表情眼神的控制已经超越了常人,她看到的只是一张除了意外毫无情绪的脸。

    甚至我还笑了笑,以和实际年龄极不相称的城府,淡淡问道:“能告诉我你这么做的目的吗?”

    鸳鸯的十指不知何时交叉到了一起,在她自己都没发现的情况下,指节相互绞的发白。

    我不动声色道:“我在问你话呢?”

    她吁了口气,缓缓道:“这么说自然有我的思量,不过我希望能跟你单独谈谈,否则,我宁可你对我猜疑,甚至是把对樱桃的恨也迁怒于我,我也认了。”

    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挥手道:“你们都出去。”

    杨阳李子光等人互相看看,一声不吭的转身就走。

    琪琪白了鸳鸯一眼,起身扭动翘臀也出门而去。

    偌大的办公室瞬间冷清了,我看了看坐我对面,呼吸频率都有些变化的鸳鸯,示意她可以说了。

    沉默了足足能有两分钟,我也使足了耐心等着,默默的观察着她。

    终于,她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开口了,第一句话就让我目瞪口呆。

    她说:“其实我的目的很简单,我就是打算语出惊人的引你注意,然后,然后……”

    我追问道:“然后怎么样?”

    鸳鸯咬牙道:“我不甘心一辈子都做公主,更不甘心碌碌无为的攒些钱,等年纪大到不得不嫁的时候,再随便找个人混过一生!”

    我默默的听着,未置一词。

    鸳鸯开了头就不再顾忌,一股脑道:“我觉得你虽然年纪小,可是身上却总给我一种特别的气韵,要怎么来形容呢,就好像,好像猛兽的幼崽掉进了羊圈里,所有羊,不管是山羊还是绵羊,他们都以为你争的是草,其实没人明白,你心里向往的是渊深涧阔莽莽巍峨的山林。”

    我哑然失笑道:“你过奖了,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鸳鸯摇头道:“你别急着否认,也不要轻视女人的直觉,而且我告诉你,我鸳鸯长着么大还没对谁如此推心置腹过,我相信你会明白我要的是什么!”

    我点点头,说:“明白是一码事,能不能做到是另外一码事,也许你真的看走眼了也不一定。”

    鸳鸯咬牙站起身,一步跨到我身前,身子一侧就坐到了我怀里,红着脸道:“我还是那句话,我相信自己的判断,你值得我追随,现在,我要献出自己的诚意,你也不要拒绝,我从你的眼神里看得出来,你是喜欢我的。”

    我淬不及防就被她搂住脖子,手足无措道:“别,别这样……”

    鸳鸯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轻声道:“我拿什么跟你联盟?我一没武力二没财力,有的无非是这副相貌和身材,不过你放心,我是干净的,坐台的这两年,也没人能推到我。”

    我心跳开始加快,小腹中似有一团烈火在炙烤一般,让下身迅速起了反应。

    鸳鸯不愧是头牌公主,不光长的国色天香,就是拿捏男人的本事,也远非洪熙水等人可比,只是随意的蹭动几下,不着痕迹的娇哼低吟几声,就把我撩拨的快要爆了。

    她一把攥着我那根爱惹事的兄弟,嬉笑道:“你弟弟已经出卖了你哦,还是从了人家吧,不然的话,不成为你的女人,我怎么敢全心全意的辅佐你,要知道,从古到今除了男女关系,还没有哪一种合作能够天长地久。”

    我咬牙道:“你真是第一次啊,就不后悔么?”

    鸳鸯呢喃道:“不给你才会后悔,我怕有一天你展翅飞上云霄,却把我扔在人间受苦,宝贝,带我一起飞好吗?”

    她的舌头一直在舔我的耳朵,说话间呼出的热气丝丝缕缕的往我耳道里钻,我被她捧的云里雾里本就轻飘飘,在这么一顿勾,引谁他妈受得了。

    手一滑,就从她的清凉吊带钻了进去,转眼就握上了那一座弹性惊人的半圆形高耸。

    鸳鸯身子一颤,双眸半闭的将嘴唇凑了过来。

    我最后一丝理智泯灭,跟她唇齿相交的纠缠起来。

    良久,她唔唔连声推着我的胸膛,好不容易才从我的嘴下逃掉,媚眼如丝的呢喃道:“你好大的肺活量,差点把我憋死了。”

    我狞笑道:“真正大的还在后边呢,希望你别反悔!”

    呀……

    鸳鸯惊呼声中,就被我粗鲁的按跪在沙发上。

    我伸手就把她的短裙丝袜给扒了下来,露出两瓣如半月般的细腻臀肉。

    一时兴起,忍不住就动手抽了她一巴掌,这下劲头在冲动下就没控制好,打的挺狠,啪的一声脆响,抽的鸳鸯妈呀一声痛叫,那半瓣雪白的翘臀当即就浮现出五个通红的指印。

    我还挺后悔,刚想问她疼不疼,哪知她扭头向后看,眼睛水汪汪的呼吸紧促,嘴里还发出那种爽极了的哼声。

    我心中一动,甩手又给她那边屁股来了一巴掌,这下她的反应更为强烈,竟然双腿颤抖着,两手紧紧抓住沙发垫,把头埋了进去来控制自己的叫声。

    我暗笑,原来这冰雪聪明的女孩还是个受虐倾向的。

    又打了几下,感觉火候差不多了,两指一钩捋下她的丁字裤。

    果然是如今年的汛情一般,丛林溪谷中已是泛滥成灾。

    我把形容狰狞霸道的歪头兄弟架到城门口,微微磨蹭了几下,再次问道:“你确定不后悔?”

    鸳鸯抽着冷气嘶声道:“不,只是求你轻一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