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时不我待

    十分钟之后,鸳鸯瘫软成泥,半个小时后,她已经昏死过去。我胡乱给她穿了裙子,抱着她就拽开了办公室的房门。

    门一开,我被外边围着的人群吓了一跳,发现除了宁小伟和洪磊之外。云天社的兄弟几乎都到齐了,他们约好了一样,组团趴我的墙根。

    我横眉瞪了过去,却发现大家伙的眼神瞟过我怀里的鸳鸯。全都露出一副震惊和无比佩服的神色。

    顿时我心里就涌起独属于男人的那种虚荣感,冷哼道:“看尼玛蛋,给我开间房去。”

    王柯峥屁颠颠从腰间拽出钥匙串,就近挑了间客房开了门。

    我把鸳鸯小心的放到床上,摸了摸她的头发,在她脸上亲吻了一口,转身下楼。

    来到一楼大厅,我找到正在无聊玩手机的杨阳,对他吩咐道:“派人去学校把琪琪喊来,让她跟鸳鸯睡一间房,另外,你带着李子光给我守在鸳鸯她们门外,要是有不开眼的敢乱来,直接干倒再给我打电话。”

    杨阳点头,招手唤来个小弟去喊琪琪,我又叮嘱了两句,出门到大街,等了会打到一辆车直接回家。

    其实我也不愿意这么晚还来回折腾,心里更想直接搂着鸳鸯就睡了,可是自从我出事消失到现在,七八天过去了,洪熙水都要急疯了,我再不回去见见她,自己良心上都交代不过去。

    上楼,掏钥匙开门,客厅里的灯光还亮着,洪熙水一身睡衣趴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里演着无聊的韩国欧巴,餐桌上的四菜一汤已经没了一丝热气。

    我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那是一种愧疚加荒唐的综合体,本来我跟洪熙水的结合就是一个错误,那时候我被对洪磊的仇恨折磨的疯狂了,不顾一切才祸害了她,可她却因为第一次被我占了,就不依不饶的爱上了我,哭着喊着非我不行。

    阴差阳错之下又因为一些杂念欲,望的驱使,我们竟然厮混着走到了如今,而且我答应过洪爸,绝对不会辜负她,没想到转眼就他妈辜负好几回了。

    我换了拖鞋,寻思着怎么解释才能让她更容易接受一我这个样子变化那么大,洪熙水多少也会受到惊吓的。

    我正为难的,洪熙水胳膊一动,翻身睁开了眼睛,她当场就惊叫着跳起来,捂着胸口喊道:“你你,你谁啊,老娘可练过,我警告你给我滚出去,我老公回来能打死你!”

    我苦笑道:“我就是你老公啊,别怕,要蛋定!”

    洪熙水定睛细看了两眼,惊讶的捂住嘴巴,摇着头呢喃道:“卧槽,我是在做梦吗?”

    一个小时之后,吃过饭洗了澡,我们相拥着倒在大床上。

    洪熙水迟迟笑道:“你是说我爷爷把你救啦,还有倪家爷爷也露面啦?那倪虹姐姐回来了没有?”

    我点头:“是有一个姓倪的小老头,个子不高但气势很足,吃东西贼吓人,竟然不比这饿了七天的人吃的少,至于什么倪虹姐姐俺没见到。”

    洪熙水一脸向往道:“小时候因为爷爷的关系,我跟她经常能在一起玩,后来她先我升了中学,再加上我爷爷也消失了好久,就没怎么见面了,不过还是偶尔会在qq上聊几句的。”

    我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脑子想的却是樱桃和沈三的事。

    洪熙水有些不爽的搬过我的头,哼道:“跟你说话呢,想什么啊,真烦人。”

    我赶紧配合道:“听着呢,倪虹姐姐经常跟你玩,还有么?”

    洪熙水一翻身跨坐在我身上,撇嘴道:“当然有了,不过么,现在不能告诉你,除非你喂饱了我才说。”

    我苦笑道:“累啊,这一天事多的要命,咱先睡一觉,明天肯定爽死你行不?”

    洪熙水咬牙道:“就不,你要是不行那就是在外边睡了野女人,哼,八,九天没见我,你就不想?”

    我无奈,只好振作精神,跟她滚成了一团。

    许久之后,洪熙水尖叫着:“不要,别,别动。求你饶了我,啊啊……”

    我红着眼睛喘息道:“现在求饶太晚了,老子说了别招我,你他妈非要!”

    噗噗噗……

    液体过多再加上我的家伙够大,刺入的深度等原因,让我每一次的撞击都像在放屁排放气体一样。

    最后,洪熙水也差点昏死过去。

    我从她身上翻下来,想起老洪头的交代,嘀咕了句:“你爷爷说了,咱俩办完事必须得吃药,否则怀了孩子也是怪物。”

    说完,我就累的不行,眯着眼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沉,知道日上三竿快中午了才行,我被客厅里的声音吸引,纳闷的摸了摸身边还真是空的。

    披衣下床,开了门一看,洪熙水系着围裙从厨房里出端出一锅白米稀饭。

    见我睡眼惺忪的站在门口发呆,就娇嗔道:“洗手吃饭啦,懒鬼!”

    我揉着眼睛奇道:“咦,你咋能下地了,你不是每次都要躺一天的么?”

    洪熙水呆了呆,茫然道:“我也不知道,反正这次就是不一样啦,我觉得自己恢复的好快,睡醒了就精神饱满的。”

    我乐了,走到餐桌前,抓起一片面包就往嘴里送。

    洪熙水怒道:“洗手去,脏不脏啊,昨晚你到处摸,都没洗过澡……”

    我哦了一声,冲进卫生间把个人问题全都解决好了才出来。

    这餐早饭吃的舒服,因为不用老子伺候她了,我就感觉爽。

    吃完饭她见我穿衣服要出门,就喊住我,说:“你等等,你要去那,带着我,我自己在家一点意思都没有。”

    我头也不回道:“我去砍人,你不能去!”

    说完噔噔噔跑下楼去。

    小区院里,宁小伟叼着烟,穿一件白色紧身背心,露出两条大臂上的八仙过海纹身,斜靠在保时捷911的车身上,一副帅死人不偿命的富家子的模样。

    我走到跟前的时候,这货还朝我一个单元里的女白领邻居飞眼,弄的人姑娘心慌意乱差点崴了脚。

    我拍了拍他肩膀,冷哼道:“你瞅啥呢?”

    宁小伟吓了一跳,挠头尴尬道:“没,没瞅啥。”

    我火冒三丈骂道:“你跟洪磊心咋这么大呢,不知道这车是刚抢回来的啊?骂了隔壁的黄士东要是带人来报复,或者报警了,我身边连个可以商量依靠的人都没有,你们倒好,溜车溜到海城了,你咋不去沈阳逛一圈呢?”

    宁小伟脸一红,嘀咕道:“主要是这车太jb快了,等我们反应过来已经跑出两百公里了。”

    我一脚踢在他小腿上:“你他妈还有理了,车就算有火箭快,你不去开它能走?”

    宁小伟揉着膝盖哭丧着脸:“哥,亲哥,我错了还不行,你别气了。”

    我咬牙切齿道:“我他妈踢的你那条腿,你揉什么呢?”

    宁小伟呆了下,嬉笑道:“摸错了,哈哈。”

    上车,我让宁小伟直接开到通海旅社。

    现在每过一天,我心里的紧迫感就强上一分,三年时间实在太短了一千多个日夜而已,老洪头那句:“你只有三年时间去得到那只琥珀。”像块大石头一样坠在我心头。

    直到傍晚,一切都已经商量妥当,我看着鸳鸯道:“我们计划了这么多,但第一步还是要靠你了,只要樱桃能抓回来,沈三迫于面子就会找我要人,到时候是战是谈我们都占据了主动,最少在江湖道义上,他是理亏的!”

    鸳鸯默默点头,望向我的眼神里深藏着一丝异样的神采。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