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你猜!

关灯
护眼
    夜,九点左右,未央酒吧门口,一身清凉打扮的鸳鸯不时抬腕看看手表。

    我坐在洪磊开的海狮面包里闭目养神。突然宁小伟捅了捅我,说:“出来了,这个骚,货看样子还没少喝。”

    樱桃略有些婴儿肥的鸭蛋脸红扑扑的。步履有些发散,出了酒吧大门左右一张望,看见鸳鸯还紧跑了两步,笑喊道:“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人家?”

    我低声道。慢慢靠过去,直接薅上来。

    洪磊点头,发动车子,缓缓前行。

    鸳鸯微笑着和樱桃拉了拉手,有意的把樱桃向行车道这边领,我们的面包骤然加速,又突兀的停在两人身边。

    宁小伟和张扬猛的拉开车门,一把捂住樱桃的嘴,连拖带拉直接就把毫无防备的樱桃掳上了车。

    未央酒吧门口两个保安把这一幕全收眼底,呼喊着向这边追来。

    我见鸳鸯也上了车,才冷笑道:“走吧,看见了更好。”

    洪磊猛的一踩油门,全新的面包车嘶吼着冲了出去。

    后座那边,樱桃已经被宁小伟用胶带封了嘴,她被两个男人死死按住,根本无力挣扎,只能用鼻子发出唔唔的叫声,眼神慌张又充斥满了恐惧。

    鸳鸯瞟了她一眼,表情平静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反而是转头笑问我道:“我猜你是故意让未央的人看到,否则我完全能把她约的更远一些再动手啊?”

    我笑笑,没做回应,等车子驶回通海旅社,我让洪磊带所有兄弟收缩防御,外边不要留人,家伙都准备好了在一楼大厅戒备,防止沈三带人来砸场抢人。

    办公室里,我示意宁小伟撕了樱桃的封口胶带,她一言不发的狠狠瞪着鸳鸯,眼神中的意思明显是在问:“你为啥要出卖我?”

    我敲了敲桌子,把樱桃的注意力强行拉了过来,冷哼道:“你有点装逼了,都这个局面了,你还敢瞪鸳鸯?”

    樱桃怯懦道:“生哥,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我淡然道:“放心,肯定不至于杀了你就是,你听说蓉蓉吧?她出卖我被韩龙鸿砍,我也只是一晚上让她享受了90次啪啪而已。”

    樱桃惊恐道:“卧槽,那还不被弄散架子了?”

    我苦笑不得道:“你操心多了吧,还是想想自己会是什么下场!”

    说道最后我已经是声色俱厉,樱桃呐呐道:“这不能怪我啊,你失踪那些天,沈三找了我谈了好几回,说你肯定是得罪人被弄死了,而且他还说……说。”

    我见她支支吾吾的就更来气,猛的一拍桌子喊道:“说什么,草泥马能痛快点不,要不也先让你啪啪九十次再来跟我谈?”

    樱桃一缩脖子,低声道:“他骂你,说,就算你不失踪也什么都不是,不过是一群学生娃小逼崽子而已,都不知道裤,裆里毛有没有长全呢,还学着人家出来捞偏门,简直可笑死了,他让我带人脱离你们直接跟他那干,出了什么事都有他兜着,你们不来找茬就算了,要是敢来,来一个他弄死一个。”

    我拳头捏的嘎吱响,脸色铁青的咬牙道:“还有么?”

    樱桃摇摇头,泪眼朦胧站起来向往我这边走:“生哥,原谅我一回好不好,我错了。”

    我朝宁小伟一使颜色,宁小伟一脚踢在她的腿弯处,暴喊道:“你他妈以为走亲戚呢,让你动了吗?”

    鸳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脸色惨白叫道:“啊,别,别打我,别杀我啊……”

    我差点被她逗乐了,胆子这么小还学人家反水,真尼玛的不可思议。

    鸳鸯欲言又止的望了望我,我明白她是想给樱桃求情,可这种事一点代价都不付出,那以后谁还怕我?如果不惩罚樱桃,唯一的后果就是小姐们随随便便就脱离我的掌控了,反正被抓回来了也没事。

    所以,我冲她摇头,示意她不要开口,等话说出来我再驳回,被宁小伟他们看到了,不利于我有意培养鸳鸯微信的初衷。

    樱桃也不傻,早就看出鸳鸯跟我的关系似乎不一般,此刻见我们眼神交流,立刻就抓住了机会,跪在地上蹭动着过去,抱住鸳鸯的大腿不送:“鸳鸯姐,你帮我求求情,救救我啊……”

    我皱眉道:“没说要杀你吧,你嚎个jb丧啊,给我闭嘴!”

    樱桃吓得赶紧把嘴捂住了,但仍泪眼朦胧的仰头哀求鸳鸯帮她开脱。

    我缓缓问道:“鸳鸯,韩龙鸿在的时候,有没有类似的情况,他怎么处理的?”

    鸳鸯犹豫了下,说:“倒是没有带人反水投了别家的,不过听说有个站街的妹子,她嫌组织上抽成太狠,就把客人带到如家去开,房,没来通海这边报备,后来被人举报查实了,韩龙鸿亲自动手打断了她两条腿,还把脸花了一条口子,逼她退学回农村老家了。”

    我心里暗骂韩龙鸿这货够狠,不过面上却不动声色道:“按理说樱桃这种行为比那个小姐恶劣一百倍啊,我要怎么收拾你呢?”

    樱桃一张粉嫩的娃娃脸已经毫无血色,双股颤颤的抖的不行,宁小伟适时的拎出一根老粗的棒球棍,狞笑着道:“这还不容易,我先把她四肢都敲断,然后开车找个桥洞子一扔,那边流浪汉啊拾荒者有的是,这么水灵灵的漂亮小妞,还不把这些脏爷们乐死了,能一晚上草她十八回。”

    我点头道:“这个注意不错,就别划她脸了,见血不好,咱们都是文明人,哈哈……”

    宁小伟突然抽动着鼻子说:“什么味,这么骚?”

    我低头一看,一股浊黄的液体自樱桃的短裙下涌了出来,把她雪白的大小腿都弄个精湿,我皱着鼻子哼道:“这逼尿了,草!”

    鸳鸯脸一红,有些无奈的后退了两步,警告樱桃别再抱上来,不然把她逗弄脏了。

    我还想再继续吓唬她几句,门外走廊里传来急促的奔跑声。

    我心中一动,立刻向门口迎去。

    来人是陈浩,他没敲门呢,我就把门拽开迎了出去,陈浩跑的有些气喘,急道:“生哥,果然如你所料,沈三带人来了。”

    我沉声问:“有多少人?”

    陈浩道:“十个左右,气焰嚣张的不得了,在门口呢,没进咱们大厅。”

    我扭头对鸳鸯道:“你别下去了,在这看好她!”

    说完,我带头就往楼下走。

    鸳鸯遥遥喊了句:“你,你小心啊。”

    我头也不回的挥手。

    一楼大厅,洪磊领头站在旅社门口的台阶上,身后是接近三十个云天社的兄弟,每人手里都拎着钢管,他脸色阴沉的盯着靠在路虎卫士上抽烟的沈三,沈三这逼货确实嚣张的不行,睁眼都不看洪磊一眼,满脸都是不服你下来咬老子啊的表情。

    我一露面,所有兄弟都齐齐弯腰朝我喊了句:“生哥!”

    沈三弹飞手里的烟头,嗤笑道:“卧槽古惑仔啊,好吓人啊!”

    我瞅了他身后一眼,发现确实如陈浩所言,只有十来个人,六子,大老王,都在其中,一个个漫不经心的拎着砍刀铁棍,似乎没觉得能跟我们打起来。

    我面无表情道:“沈三,来我这是想嫖还是咋地,带着刀棍几个意思?”

    沈三挥手骂道:“我嫖你妈啊,小崽子你别跟我装逼,赶紧把樱桃小妞给我交出来,不然我让你在整个星海都混不下去!”

    我哈哈一笑,说:“原来沈三哥这么兴师动众是为了樱桃啊,那进来聊聊呗,不然你站在门口一吼,我就把人给你了,让别人见了肯定说我太怂!”

    说完,我带人就退到旅社大堂里,站在里边喊:“咋滴沈三,你怕了?”

    沈三本来还有点犹豫,让我一激,立刻就有点挂不住了,冷哼一声道:“小子我劝你放聪明我他妈还能怕你?”

    他大踏步上了台阶,后边的六子低喊一声,带人也跟了进来。

    我看了一眼陈浩,这货悄无生意的拿出一把链子锁,直接就把大门关了,咔嚓一声落了锁。

    沈三眉头一皱,冷笑道:“秦生,你他妈染了白头发就觉得自己行了?锁门几个意思啊,要干我?”

    我接过洪磊扔过来的镀锌钢管,点头道:“你猜!”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