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沈三见我这阵势不像是虚张声势,有点慌了,色厉内荏喊道:“你他妈是不是疯了,你动我一下试试?”

    我仰头大笑。喃喃道:“没错,你小爷我就是疯了,不禁要动你,我他妈还要弄死你。给我干!”

    沈三脸色狂变,他一是没想到我还敢对他动手,因为几次三番我们都在他手里吃亏过,他不认为我还敢和他来硬的。二是他没想到我们发展的这么快,几天没见已经三十多个兄弟了。

    所以这货托大了,装逼了,只带十来个人开着三辆车就来要人了,结果被我用话激的进了旅社,现在两扇推拉式的防盗门都被我们锁上了,他退都没地退。

    洪磊对沈三的仇恨简直不比我少,在我干字出口他就带头扑了过去,无视了一边的六子老王等人,直奔沈三。

    呼!

    势大力沉的一铁棍直砸而下,落点就是沈三的天灵盖,沈三一直在装逼玩语言,根本没想到这么快就会动手,他还有好多江湖关系没往外说呢,这边洪磊的钢管都要落到他头上了。

    眼看着他就要被一棍子开瓢,身边的六子大喊一声,双手举着钢管一蹦多高,替沈三架住了这要命的一下。

    铛的一声震响,似乎是吹响了全面混战的号角,我高举着手里的家伙,叫道:“给我干,弄废他们每人赏个小妞玩通宵!”

    本来就是人多打人少,云天社这边的兄弟们都是气势如虹,三两个人收拾对面一个,战况很快就是一边倒。

    我跟洪磊两人围攻沈三,他也弄了根棒球棍,不过没**用,转眼他的人就倒了一地。

    打了三分钟不到,沈三这边只剩他和六子背靠着背,奋力应对我们十几个人的围逼。

    沈三一边挥动手里的家伙,一边歇斯底里的叫道:“草你妈逼不按套路来,谈判就谈判,你们咋说翻脸就动手?”

    我狞笑道:“脑残,你溜冰溜傻了吧,咱们之间是能谈清的吗?你他妈认命吧!”

    骂完,我带头猛冲,手里的钢管带出风声砸向沈三。

    沈三已经满头大汗,顾得上招架我就顾不上招架别人,结果被洪磊一棍子砸在头上,吭哧一声,就跪倒在地!

    我诧异的看了洪磊一眼,赞道:“牛逼,能把人拍跪下而不是躺下,果然家学渊源。”

    洪磊理都不理我,又是一棍横扫,直接砸在沈三的肩膀上。

    砰,我似乎都听到了骨头在重击下断裂的声音。

    沈三并没有昏迷,疼的哇呀一声就撒了手,一直被他当作保命之物的棒球棍当啷一声掉落在地。

    我一脚踢在他面门,他仰面向后倒去,瞬间这货的脸上就跟开了染坊一样,鼻血窜的到处都是。

    我揪住他的头发,心里这个畅快就别提了,捏紧了拳头就想再来几下,沈三挣扎着开口道:“老弟,别,别打了,我认栽,咱们聊聊吧。”

    我一愣,旋即大骂道:“我聊你麻痹啊,当初你收拾我的时候,可曾想过给我机会让我跟你聊聊,今天我他妈一定整死你!”

    抡圆了胳膊,砰的一拳砸在沈三的脸上。

    噗……

    口水血水吐的到处都是。

    我抹了一把被他溅到的血沫子,一拳又一拳砸了个痛快。

    等我打了累,才发现沈三已经面目全非脸肿成了猪头,看不出鼻子眼睛了。

    就算这样,这货也不放弃努力,呐呐道:“你不能杀我,你承担不起这个后果,咱们谈谈,我认栽出钱还不行。”

    我接过宁小伟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手,让陈浩带人把沈三,六子,老王三个拖到一起跪着。

    六子老王两人几乎比沈三还要凄惨,因为云天社的老人马几乎都在他们手里吃过亏,现在得了机会,见我打沈三打的那么狠,洪磊宁小伟岂能轻饶了他们两个,大老王直接就大小便失禁,被打的屎尿齐流臭气熏天。

    我厌恶的挥手道,把这垃圾扔出去,太臭太恶心了。

    上去两人薅住他的头发就跟拖死狗一样把老王弄走。

    我朝宁小伟要来弹簧刀,按出刀刃就凑到沈三跟前,这货勉强睁开肿成一条细缝的小眼睛,惊恐道:“别,别啊,杀了我你也好不了,别冲动!”

    我蹲在他跟前,用刀尖挑着他的下巴,啧啧连声道:“谁说我要杀你了,跟你那次搞我一样,我也觉得你这条贱命还不值得我杀人,你说我学你的手段好不好,你没忘记吧,我的脚筋就差一点被你给割断了!”

    沈三苦笑道:“别,秦生你听我说,咱们还是可以合作的,一起捞钱好不好,就算看秦曦的面子,你也不能往残里搞我。”

    他不提秦曦还好,提起秦曦这个名字,我一腔怒火腾的就点燃了,如果不是这个杂种,秦曦哪来的车给我显摆,那我们就不会在车里争吵撕扯起来,也不会弄出那场让我抱憾终身的车祸了。

    想到这我恨的不行,咬牙道:“还看什么呢,过来帮忙啊!”

    洪磊带人就冲了上来,一脚踹翻沈三就把他的头给死死按在地面上了。

    我学着沈三曾经对我做出的动作,跨坐在他的两条小腿上,一撩他的裤腿,手里的锋利匕首就架在了他的后脚筋上。

    冰凉雪亮的刀刃刺激了沈三几欲晕厥的神智,他骇得大吼大叫,骂道:“秦生我草泥马,你敢动手我发誓杀你全家!”

    我冷笑道:“我特么自己就是全家,爹妈早死了,还怕你这个!”

    说完,我比划了两下,牙一咬就要割下去。

    这时,大门外传来一声暴喊:“停手,别冲动!”

    我扭头一看,是派出所的老王带了三个警察从台阶下往上冲呢。

    我头一低,假装没看到,用尽全力,狠狠的一刀从左到右割了下去。

    沈三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疼的全身剧烈痉挛抽搐,后脚跟喷溅的血液窜起一尺多高。

    大门外的王所长气的抬脚踢门,喊道:“卧槽尼玛翻天了,我人都到了你还动刀。”

    我茫然的抬头,假装才看到他,坐在沈三的腿上吃惊道:“哎呀王所你咋来了,我这正办事呢,等我弄废这两货再陪你喝酒啊。”

    王所暴跳如雷道:“喝你妈个头,快把门给我打开,别再搞下去!”

    我把匕首挪向沈三的另一只脚,还在他的裤腿上擦了擦刀身的血迹,慢条斯理道:“王所,我要把您放进来,你肯定向着他啊,到时候我别说报仇了,整不好都能被你们联手玩死啊,所以我还是直接弄残他比较好,这逼要是残废了,也就没用了,您就只能靠我孝敬着啦。”

    王所长飞快的左右看看,发现深夜下的小巷里几乎没有什么行人,这才低声道:“胡说,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不存在偏帮谁,但是你们这样搞,我他妈咋跟上边交代,只要出了一条人命,那案子就了天,是我这个小所长能罩得住的吗?”

    我耸肩道:“不好意思,我跟沈三的仇太大了,本来是打算收拾他一顿,再弄点高标号水泥把他装袋沉进大海呢,既然您来了,我也不能让你难做,再搞他一刀就拉倒!”

    沈三已经疼的奄奄一息,马上就昏迷过去。

    我咬牙挥起了刀,就要再度狠割下去。

    王所长把枪掏出来了,隔着推拉门的花孔缝隙对准了我,沉声道:“你他妈别逼我,你敢动我就开枪!”

    我脸一沉,冷笑道:“还尼玛说没偏没向呢,要是我被他这么搞,估计你都不会来,现在要对我开枪了,好啊,那你射呗,我这么多兄弟有本事你全打死,否则你那点逼事指定瞒不住啊,什么检察院反贪局的,都会很快就找你喝茶去。”

    王所脸色一僵,低声吩咐身边的随行警察,你们路口警戒去,不许闲杂人等围观。

    这几个警员也都是他的心腹,毫不犹豫扭头离开。

    王所见他们走远了,才苦笑着把枪插回腰间的枪套里,说:“生子,别这样,社会不是这么混的,啥事都能谈啊,你看南海整那么热闹,不也一次都没打起来么,你们咋就不能消停见面就要死磕呢?”

    我冷哼道:“不是不能谈,关键沈三这逼欺人太甚了,我带个山头容易吗?就靠这点小姐赚钱给兄弟们分了养家糊口,这边还要交房租水电,那边还要孝敬您老人家,这损犊子竟然趁我不在的几天把十多个质量最好的小姐给我策反了,这他妈就很尴尬了,我要是赚不到钱,自己挨饿事小,耽误了孝敬您那罪过可就大了。”

    王所长立刻低喊道:“沈三,秦生说的事是真的不?”

    沈三已经被我的凶戾震住,他毫不怀疑我弄废了他的手脚,顺手再把他扔海里的话,见王所发问也不敢隐瞒,语气虚弱的承认道:“是真的。”

    王所怒道:“你他妈活该,这不讲规矩的事你也干,我懒得管你了。”

    沈三急道:“别,王所救我啊……”

    我一刀戳在他小腿肚子上,骂道:“鬼叫你麻痹,你不是很牛逼的来找我要人吗,现在怎么怂了?”

    王所长眼皮一跳,眼瞅着我又把沈三的小腿扎出一溜血槽,猩红的血迹不要钱一般涌出来。

    沈三哀嚎道:“别捅了,我赔你钱行不行,我认栽,我服了!”

    我咳嗽两声,怒骂道:“老子跟你提钱了吗,你他吗这么说好像我很爱钱一样!不行,我非的把你那只脚筋也废了,草泥马戈壁的。”

    说完我攥着刀就朝他后脚跟比划。’

    沈三身子一抖,裤,裆下漫出了尿液,崩溃般大吼道:“别,别割我筋啊,我求你我错了。”

    王所也急了,晃动着铁门,呼喊道:“秦生不要冲动,他认怂就行了,开门让我去给你们调停一下。”

    我感觉火候差不多了,示意洪磊来劝我,没想到这货直眉楞眼的盯着沈三的丑态看热闹,根本没理我这茬。

    最后还是陈浩反应过来,紧走两步拉住了我的胳膊,大声道:“生哥,王所这么说高低给点面子啊,再说这沈三也蛮有诚意的想赔偿,我觉得还是缓缓,留他一根脚筋让王所先进来再说。”

    我故作沉吟,思索了半天,才叹道:“王叔,我就是看您面子啊,不然非得弄死他不可。”

    说完,我示意洪磊把门打开,再弄条床单把沈三的脚跟勒了几道,别他妈什么好处没讹到呢,他再失血挂了可就蛋疼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