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黑吃黑吃黑

    王所长迫不及待就冲了进来,看着屋里的惨景,气的指着我直跳脚。

    沈三带来的人,基本都是以各种造型躺在地上。个个头破血流,脸面青肿几乎都看不出原样了。

    最惨的还是要属沈三,他先被我一拳砸断了鼻梁,门牙也打飞了好几个。一只胳膊也以奇怪的角度耷拉着,腿下地面上更是汪了一大滩浓稠的鲜血。

    我尴尬笑笑,诉苦道:“王所,这不能怪我啊。他搞了我十几个小姐,这明摆着是不让我吃饭,甚至我把人弄回来问问怎么回事,他立刻带人操着家伙来逼我交人,这狗急了还跳墙呢,沈三这孙子简直欺人太甚啊……”

    王所挥手道:“赶紧把他们送医院,千万别出事,死了人咱们全都完犊子,谁都别想好。”

    我摇头道:“放心王所,只是拳脚滚棒打的,应该死不了吧……”

    王所蹲下身子,问沈三:“三啊,你咋样,能挺住不?”

    沈三咬着牙说:“我死不了!”

    看他脸肿的跟个大头娃娃,还装作硬汉不好意思喊疼的样子,我他妈就想乐。

    王所叹了口气,低声道:“三啊,这事不是我说你,确实是你不对啊,现在弄成这样,不给个交代我都没办法安抚秦生了。”

    我心说麻痹的二十万没白花,这老货挺上道啊,直接就切入正题免得我废话了。

    沈三靠在墙上勉力挣扎着抬头,睁开只剩一条细缝的小眼睛,瞅了瞅我,说道:“我愿意赔偿,把那些小姐都送回来,再出十万块给秦生兄弟压惊!”

    王所长点了点头,站起身看向了我。

    我掏了掏耳朵,做出没听清的样子,惊诧道:“多少,这逼说给我赔多少?”

    王所长面无表情的复述道:“沈三愿意把小姐给你送回来,再赔你十万块!”

    我脸色一沉,咬牙道:“王所你走吧,就当今晚你从没来过,这些人交给我处置,我保证不留一点尾巴闹不出乱子,让他们彻底人间蒸发掉!”

    王所怒道:“你有完没完,既然我都进来了,怎么可能还让你胡来?”

    我毫无惧意的大声顶回去:“给我十万块,打发叫花子呢?我他妈好不容易才按住他,十万块就想把事了结了,真当我们年纪小不懂事啊?”

    王所脸色难看的衡量了一番,扭头对沈三说了三个字:“是少了。”

    沈三知道敷衍不过去,哼唧道:“五十万,我给五十万,快点把我们送医院去。”

    我不置可否的冷笑着,眼睛总是若有若无的扫过他那一条好腿。

    沈三身子一抖,呐呐道:“还不行吗?”

    王所也劝道:“生子,差不多行了,别让我为难好不?”

    我摆弄着手里带血的匕首,缓缓道:“这样吧,我本来打算要一千万的,看在王所的面子上,我给他打个对折好了,五百万,少一分今天都不用谈了,我直接捅死他!”

    王所似乎被吓到了,眨巴着眼睛盯着我,意思是你真敢要啊。

    沈三嗤笑道:“你他妈穷疯了啊,你咋不要五个亿呢?”

    我丝毫也不生气,像是在说别人的事一样,幽幽道:“沈三,你是觉得自己这条命不值五百万,还是认为我不敢杀你?”

    说着,我拎着匕首就走向他,王所作势要拉我,被我甩开,洪磊等人一拥而上,堵在王所的跟前。

    沈三从我的眼神里看到了不顾一切的疯狂,和那种残忍嗜血,来自于动物的暴戾基因,他立刻就怂了,尖声喊:“别过来,别碰我,我给我给啊。”

    其实这一刻,我真的很想抛开一切计划和顾忌,狠狠的把刀子扎进他的心脏,我实在太恨他了。

    我蹲下身子,抓着他的头发,冷哼道:“草泥马你同意的晚了,今天就把咱们的帐清了!”

    我手里的匕首,冰凉的刀刃,贴着他的脖子,慢慢向下滑动,移到左胸的位置,我瞪眼咬牙手臂一震就要扎下去。

    王所暴喊道:“住手,我他妈开枪了啊!”

    我看都不看他,冷笑道:“如果认为你打死我,你就会没事的话,早就开枪了吧?”

    沈三紧紧的贴着墙,吓的眼泪都出来了,嚎叫道:“别动手,你要多少说个数,我全都答应了。”

    我松开他的头发,拍了拍这货肿的跟发面馒头一样的大脸,嬉笑道:“早说啊,差点把你心脏捅个窟窿。”

    王所见我没动手,松了口气,不动声色的又把手枪插到枪套里,旋即又觉得自己窝囊,堂堂所长保不住被害人,还被我牵着鼻子走。

    他狠狠推开洪磊,骂道:“草泥马的都给我死开,让我过去!”

    我假意呵斥道:“堵我王叔干**,滚一边去。”

    洪磊嬉笑着带人闪开路,王所大踏步走到跟前,铁青着脸道:“秦生,你他妈过分了,不能仗着自己的年纪小就不讲规矩。”

    我根本不接他这茬,笑呵呵道:“王叔,今天让您受委屈了,为了表示我对您的歉意,沈三赔的钱,我孝敬您一半!”

    王所眉头一挑,呵斥道:“胡闹,这钱我怎么能收。”

    我对他这话不置可否,目注沈三道:“五百万,加上你的未央酒吧,只要你同意,一会就能去医院了,我跟你说,这脚筋断的时间长了可是会猥琐的,到时候你有多少钱也得拄拐了,根本就接不上。”

    沈三瞪眼道:“未央酒吧你也要,你胃口太大了吧?”

    我摊手道:“你不是把我的小姐都留在酒吧了吗,也不用给我送回来了,直接把酒吧赔我算了。”

    沈三肉疼道:“不可能,酒吧你别想了,我再给你加三百万好了!”

    我冷笑道:“你他妈别跟我墨迹,知道不,你多耽误一分钟,你变成瘸子的可能就大一分,其实我都不用杀你,只需再把你那根脚筋也挑折,囚禁你两天,让你的筋都坏死接不上,那你他妈下半辈子只能坐轮椅了,连拐杖都没资格拄。”

    沈三额头渗出了冷汗,却仍下不了决心。

    王所劝道:“三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还墨迹啥啊?你产业多了,来钱道也不是靠那个酒吧,交出来吧。”

    沈三咬牙道:“好,我答应你,快送我们去医院。”

    我抽出两根中南海,递给王所一根,他嫌烟孬,皱着眉头推了回来。

    我慢慢悠点上一根,心说我草拟吗,我急死你,最好你下半辈子瘫痪了才爽呢。

    沈三瞪着肿成桃子一样的大眼泡,恍然道:“五百万我现在就用手机转给你,可是未央酒吧转让需要程序的。”

    我掏出手机,报了自己的银行账号,沈三没记住,又问又确认的搞了几分钟,最后嘘了口气道:“转账过去了,你查一下!”

    我还没等查,银行短信来了:“尊敬的秦生,您尾号0078的农行卡于2034分转入500000000元。”

    我扬了扬手机,笑道:“算你识相,叫人把未央酒吧产权证明给我送来,转让合同我会派律师到医院跟你签的。”

    沈三怒道:“送我们去医院,我现在腿疼的受不了,钱我都给你了,还会因为一个酒吧赖账?”

    王所长沉吟着开口道:“我做个保人吧,先送三去医院把脚筋接上,他那个酒吧不给你,我来负责帮你要!”

    我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当即吩咐洪磊把面包车开到门口,挥手间手下兄弟们一拥而上,连架再拖的,把沈三的人都弄车上去了。

    王所长看了我一眼,说:“我得跟去看看,不然不放心啊。”

    我拉住他,低声道:“把您账号给我,这五百万说了有你一半的,我马上兑现。”

    王所嘿道:“这样不好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