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夜驭百女

关灯
护眼
    我撇嘴道:“有啥不好的,我打架你劝架,一样都是体力活啊,付出就该有汇报。这才是公平正义的社会。”

    王所哈哈大笑,拍着我的肩膀骂道:“臭小子,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不光心狠手辣。还贼会做人,银行号在我手机上,平时也不咋摆弄,你帮我看看?”

    说完。他漫不经心的把手机递给我,我心里暗笑,你他妈当婊,子还要立牌坊,明明想要的不得了,还得装出无所谓的样子,这份演技也是没谁了。

    我看了两边就牢牢记住,飞快再手机上操作了几下,把电话还给他,笑道:“王叔,办妥了,要不今晚别走了,我这刚抓回来个叛变的小姐,身材好盘子亮,关键是贼水灵,咋样,留下玩玩不,只要她陪好你,我就算她戴罪立功了。”

    老家伙眼前一亮,意动不已的沉吟道:“下次,下次吧,沈三伤成这样,我必须跟去医院看看,不然说不过去,还有,你也别大意了,这小子刚出来混的时候就在我眼皮底下,他什么心性我太知道了,这个亏他吃的暴啊,我看他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正色道:“谢王叔提您放心,我这条小命他还拿不去,不然谁来孝敬您啊?”

    王所长擂了我胸口一拳,笑道:“真他妈会说话,我要是女人都能被你忽悠的夹不住腿了,行,回头再说吧,我先走了。”

    他出门上了警车,追着洪磊开的面包往医院起了。

    我送出通海旅社大门,站在台阶上,任徐徐吹过的夜风拂动我已经颇长的满头白发。

    后背一阵阵冰凉,才惊觉身子早被冷汗浸透了。

    不紧张是假的,这是一场虽有计划但也凶险万分的硬仗,以我对沈三的了解,断定他托大敢来要人不难,打倒他,甚至是弄死他也不难,难就难在我们主动报警后,当着王所长的面我怎么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刚才如果软一软,别说五百万,弄不好云天社的弟兄都特么要进去。

    这也是我这么急着把仅剩的现金都给了这只老狐狸的原因,如果不是那天干脆利落的给了他二十万,又恰到好处的被王所注意到,我拍了几张他往手包里塞钱的照片,那么,今天我敢不停手,他绝对会力保沈三开枪打我。

    因为他跟沈三的关系更久更深,来往的金额也更大,毕竟沈三混的早,产业也多,五百万说给就给我了,可见这货这几年捞了不少啊。

    默默的站了一会,我扭头回屋,看到宁小伟正指挥着人打扫地上的血迹,把打坏的家具吧台什么的抬出去扔掉。

    我掏出手机,扔给宁小伟,大声道:“所有兄弟一人发一万奖金,密码是我的生日,你来弄吧。”

    宁小伟应道:“好!”

    正在干活的兄弟们兴奋起来,纷纷嚎叫道:“生哥万岁,老大威武,老大一统江湖,夜驭百女。”

    我盯着喊这话的小子,骂道:“你他妈才夜驭百女,你全家都夜驭百女。”

    新收的兄弟一呆,张口结舌看着我怒气冲冲上楼去了。

    他呐呐道:“我还以为咱老大喜欢有点墨水的,现他妈网上背的段子,这咋还给生哥整生气了。”

    王柯峥嗤笑道:“瓜娃子,你就是个傻逼啊,你想想看,夜驭百女,那得几十秒就射一次啊,卧槽,是个男人谁愿意自己是早泄啊,那跟硬不起来有多大区别?”

    我脚步一顿,王柯峥训斥新人的话我隐隐听到了一些,不由得苦笑想到,人家都是时间短满足不了老婆,我这可好,太能干了,还没等我爽呢,女人都他妈被我搞昏了。

    看来物极必反这句话是有道理的,啥玩意儿都不能太极端了。

    胡思乱想着,我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鸳鸯跟樱桃这沙发上相对而坐,见我毫发无损的回来,鸳鸯松了口气,迎上来,凝望着我的眼睛道:“好恨自己不是男儿身,不能跟在你身边帮你打架保护你。”

    我哑然失笑道:“我更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打打杀杀的事,有我就够了,你有更重要的事做。”

    鸳鸯挽住我的胳膊,胸口一侧的饱满毫不避忌的贴在我胳膊上,那种惊人的弹性,撩拨的我心生涟漪,阵阵骚动。

    她咯咯娇笑道:“你别说,让我猜猜。”

    我刮了下她挺翘的鼻梁,说:“猜到有奖励!”

    鸳鸯脸一红,低声道:“未央酒吧到手了,是么?”

    我点头,赞道:“厉害,敢色,诱大哥的女孩果然是不简单,猜对了,我打算把未央酒吧交给你打理,做成什么样子就看你的本事了。”

    鸳鸯娇嗔道:“说什么色,诱啊,难听死了,人家是真的喜欢你!”

    我呵呵笑,不置可否的看向樱桃,她听到我把未央酒吧都给讹来了,脸色复杂的像个暮年老人。

    鸳鸯撒娇道:“生哥,你不是说要给我奖励吗,我可不可以提个要求?”

    我嗯了一声,指着樱桃道:“想给她求情?”

    鸳鸯跺脚,使出小女孩那套,扭动着身在我胳膊上挨擦着:“讨厌啊,什么都被你看穿,一点不好玩。”

    我突然变了脸,正色道:“别忘了你昨天跟我说的话,我跟你睡觉不是因为我缺爱人,我是被你的野心和梦想打动了,所以,请你想好了再跟我说!”

    鸳鸯脸色一白,低头沉吟了一会,再抬头已是波澜不惊,她淡淡瞟了眼樱桃,轻声吐字道:“抱歉,我也帮不了你。”

    说完,转身就走,走到门口时候停下,背对着我道:“秦生,我不恨你无情,但也请你体谅我一时的沦陷,毕竟,你是我的第一次!”

    我心头一震,发现自己真是越来越冷血了,如果是以前,我绝对不忍心,把那样冰冷无情的话,对一个刚刚把初夜献给了我的女孩说。

    可我还有资格软弱吗,我还有时间花前月下你侬我侬么?

    我没有,秦曦还躺在病床上,医生的最后诊断早已出来,脑死亡,生物学上的死人,维持她这副身体苟活的,只是中枢神经的皮下组织出于动物本能的反应,专家断言,要想让她苏醒,除非能够等到奇迹。

    而我自己,只有三年时间好活了,我还没满十六岁,三年后还不到二十,就这么死翘翘了我怎么能甘心,我早就暗下决心,就算自己不能得到那只该死的琥珀,我也要攒下大笔的财富,把对我有情有恩的这几个女人好好安置,留给她们一世荣华安乐,最少我也要留下足够的钱,能让秦曦接受治疗的钱,让她就这么活下去也好,只要心还在跳,她还在呼吸,那就有一丝希望,哪怕希望再小,可它也是希望啊。

    鸳鸯没有等到我的回应,低声啜泣着离开,但我知道她一定会很快就调整好心态的,因为,我从她的眼神中能捕捉到跟我截然不同的,那种无时无刻不渗透出理性的光芒,所以,我相信她,相信她清楚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相信她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

    樱桃见鸳鸯也走了,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我阴沉着脸盯着她,而我的白衬衫上全是沈三迸溅出的血迹,她吓得站起来,双腿膝盖不时磕碰到一起,其实我真没打算用这个吓唬她,只是一时疏忽忘了换。

    我盯着她审视了良久,突然开口道:“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要不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