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我是在做梦么

    樱桃揪着裙角,呐呐道:“我不是处了,我想要,你不嫌弃么?”

    我一愣。半天才整明白,怒道:“你他妈想什么呢,你是不是处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让你立功是办别的事。没说这个!”

    樱桃难堪的都要哭出来了,惊慌失措道:“啊,啊我以为你想那个呢,鸳鸯都跟你那样了。我就想错了,那你想让我做什么?只要能放我一马,别弄花我的脸,干啥我都答应。”

    我缓缓道:“我想让你去医院,替我陪伴一个女孩,照顾她的活计不需要你来做,你只要呆在她身边,别让那些护工欺负她,闲暇了,闷了,就陪她说说话,时间嘛就定在三年,你做小姐时能赚多少钱,我双倍给你,但是你要敢出工不出力,把我的叮嘱当成耳边风,相信我,我绝对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说完,我目光灼灼的盯着樱桃,一字一句问道:“你答不答应?”

    樱桃长出了口气,眼泪汪汪的拍着胸脯,呐呐道:“还以为你要我陪什么人睡觉呢,原来是这样啊,我答应你,这惩罚对我来说太划算了,我肯定听话的。”

    我点头,说:“走吧,我现在就带你过去,你认识路了,明天收拾好自己过去就行了。”

    樱桃一言不发的跟在我身后,我下到楼下,扬声道:“谁他妈会开车,送我去趟医院。”

    宁小伟道:“我送你去,看沈三去吗?”

    我摆手道,你不能走,至少洪磊没回来之前你不能走,把车钥匙给我就行了。

    宁小伟点头,把保时捷的钥匙和手机都递给我,樱桃小声道:“我也会开车的。”

    我哼道:“那你不早说。”

    樱桃委屈的瘪了瘪嘴,没敢争辩我也没问过她。

    出门,走出挺远,来到一个收费停车场,我按响钥匙,指着那辆火红的保时捷911问道:“这个开过没?”

    樱桃惊讶的冲上去,双手扶着缓缓升起的车门,夸张的尖叫道:“妈呀,这是911,天呐,限量版还是改装过的!”

    我嗤笑道:“土包子,真是没见过世面,这算个屁啊,我几棍子打回来的!”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我把自己几个月前,为了跟秦曦借五十元还辛小雪,都差点学了狗叫钻桌子的事给忘了。

    到了医院,秦曦一如既往闭着眼,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婶子也不知道跑哪去野了,问过护士,都说好几天没见人来了,反正我给秦曦存的医药费足够,医院也不敢亏待她,病房是大套间,恒温空调屋里凉爽宜人,比我的办公室都舒服。

    我在心里叹息,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就婶子这心性,能指望她长年累月的陪伴着秦曦,鬼都不信啊。

    握着秦曦的手,呢喃了好多自言自语,最后强迫自己不去看她,才把鼻子酸酸的感觉憋了回去。

    樱桃低声道:“好漂亮的女孩子,她是怎么弄成这样的?”

    我涩声道:“车祸,为了救我,她把自己那头撞上去了。”

    樱桃啊了一声,再看秦曦的目光,就多了很多说不清的东西。

    我把她的手机号要来存在电话里,又给她转了十万块,告诉她这算是半年的报酬。

    默默坐了一会,我看看时间已经半夜了,就说:“走吧,明天你自己再来!”

    下楼的时候,樱桃在我身后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现在我明白了,为什么鸳鸯会伤心。”

    我咬着嘴唇,一声不吭的直奔停车场。

    樱桃车开的还挺6,至少不比洪磊差,不过比宁小伟还是差点意思,我让她把天棚收起来,911瞬间变成了敞篷跑车,沿着子夜的公路向前飞驰。

    樱桃把我送回了家,车子停好就自行打车走了。

    我满身疲累,上了楼跟洪熙水说:“帮我找身衣服,这身丢掉吧,不少血都凝了。”

    洪熙水大惊小怪的拽住我先检查了一番,见我连根头发都没少才放了心。

    伺候我吃了饭,洗了澡,两人相拥而眠的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被手机铃声吵醒,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宋苗苗。

    我顿时有种想逃避的感觉,这一晃都好久没跟人家联系了,也不知道会怎么埋怨我。

    不过电话还是得接,旁边洪熙水还睡的香着,我穿着裤头就跳下地,拿着电话去了客厅。

    “喂,你野够了没有,打算躲我一辈子吗?”

    宋苗苗的语气还算平静,我顿时心里一松,嬉笑道:“我哪有躲你,只是我最近太忙了,忘了跟您请安了。”

    “滚!”

    我耍赖道:“就不滚。”

    宋苗苗气结,咬牙道:“你给我死出来,我要问问你,这么好的尖子生对于留级还读初三是什么感受啊?”

    我哼道:“留级算什么啊,明年你要还是初三的班主任,我明年还留级,我就赖在你班上不走了。”

    宋苗苗沉默了一会,声音变得有点粘人,道:“服了你了,你咋这么无赖啊,有没有想起我?”

    我违心道:“绝壁的有,你可是我的美女班主任啊,嘿嘿。”

    她又恼怒道:“仅此而已吗?”

    我干笑道:“当然不是,我既是你的学生,也是你那块荒地的开发者,是你的一血采集者,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唉,关系好乱的说。”

    宋苗苗呆了呆,叫道:“秦生你要死啊,什么叫荒地开发者,你才是荒地,说的那么难听,你,你气死我了。”

    我讪讪道:“苗苗,别气啦,我开玩笑的,要不我换个说法好了,你那块地是军事禁区,二十多年就我一个人进去过,神圣庄严的不得了,行了吧。”

    宋苗苗娇哼一声,似乎在电话那头直跺脚。

    我还想再调,戏她两句,洪熙水揉着眼睛出门,声音慵懒的喊道:“老公,什么军事禁区呀,又要打仗了吗?”

    宋苗苗那边似乎也听到了一些,顿时安静了下去,隔了两秒直接挂掉,紧接着一条短信进来。

    “川江渔翁,来陪我吃饭,中午十二点哦。”

    我赶紧把电话锁屏了,对洪熙水道:“段子而已,打你妹的仗,唉,你别抢啊,草,老子憋不住了。”

    洪熙水坏笑着把卫生间门给锁死了,一边嘘嘘一边气我,道:“谁让你不交粮啊,人家一点都没累,所以早早就醒了,憋死你活该,哼!”

    十一点五十,我走进这家曾经被我用来算计洪磊的饭店,宋苗苗还挑了上次我跟洪熙水一起吃饭时坐的位置,拿着手机刷微博呢。

    我一屁股坐在她对面,张嘴招呼道:“嗨!”

    宋苗苗微微抬眼,皱眉道:“抱歉,我这等朋友,请你换个位置。”

    我眨了眨眼睛,想起自己被老洪头救走后变化这么大,宋苗苗还没看到过。

    瞬间我心里就冒出了恶作剧的想法,盯着宋苗苗的饱满酥,胸看了几眼,才色迷迷道:“这位美丽的小姐,见面就是缘分,认识一下又何妨,今天我做东,咱们喝两杯呗?”

    我故意压着嗓子说话,让口音听起来有些沙哑。

    宋苗苗盯着手机看,头也不抬的挥手道:“请你离开,我对你没兴趣,也不想认识你!”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趁势在小手上摩挲了两下,啧啧叹道:“好白好嫩,嗯,还好香……”

    宋苗苗惊的猛然站起,怒喊道:“你干什么,快点放手,不然我喊人了!”

    我晒然道:“喊呗,你又不是真的军事禁区,怕你啊?”

    宋苗苗身子一震,眼神再次落到我脸上,眼里从迷茫到震惊,到不可思议,最后她呢喃道:“天呢,我是在做梦么,真的是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