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我嬉笑道:“怎么样,酷吧?”

    宋苗苗心有余悸的又瞥了一眼,红晕满脸道:“凶巴巴的样子丑死了。”

    我狞笑道,让你怕不怕啊?

    宋苗苗抿嘴不说话。眼神里全是有本事你用出来啊。

    我一声不吭就把她拦腰抱住,在她的惊呼中走到汉兰达的车头位置,我身子前倾,用体重压迫她。让她趴伏在前脸车厢盖上。

    宋苗苗娇嗔道:“怎么感觉像是动物一样,这个样子真的羞死人了。”

    我微微挪动着腰身,二兄弟歪脖愣脑的在她两股间擦来蹭去。

    宋苗苗一双雪白细腻的山峦高耸被滚烫的车盖挤压的变形,我落井下石一般不肯放过。双手从她的腋下穿过,用力揉搓着。

    如此来回几番,她就受不了了,修长白嫩的两条美腿不安的绷紧再松开,两瓣弯月凑在一起一样的翘臀,也似有若无向后顶撞着。

    我咬住她的耳垂,用牙齿轻轻噬咬,呼出的热气,一点没有浪费尽皆吹到她的耳道中去。

    宋苗苗咯咯娇笑,笑声中似乎隐藏着极度的渴望,浅浅如飞溅而起的浪花碎沫:“额,嗯……”

    我也涨的难受,双脚站在齐膝深的海水里,冰凉沁骨的水温也不能让我冷静,我手臂下滑,揽着她的小腹,微微向后搬了搬宋苗苗的身子。

    她立刻就明白我的意图了,十分配合的站直了双腿,前身尽量前倾,以凸出那已经水深火热的准战场。

    我深吸口气,单手持了家伙,挑衅一般在城门口转悠了两圈,撩拨的宋苗苗银牙紧咬,嘶嘶吸着冷气。

    我问她:“准备好了没,我可要来啦?”

    宋苗苗扭头瞟我,两眼里是浓的快要溢出的春意。

    “怕你啊,来就来!”

    我冷笑道:“行,希望一会你也这么倔,要是求饶我可看不起你哦。”

    宋苗苗发挥了语文老师的专长,怒道:“油嘴滑舌,别只说的好听,到时候是中看不中用的银样镴枪头就砢碜了。”

    我二话不说,膝盖一弯一直,腰身用力一挺!

    “呀……”

    一声拉长的低吟,像是一波,波永不停息的海浪,萦绕着,打着盘旋,钻进我的耳朵,大脑,心脏。

    我被她这一声似痛又爽的呼声,刺激的五脏六腑都要烧起来了,手上的力气加大,牢牢掌控住了她的纤腰,如同被电击了一样,下身快速颤动冲撞起来。

    “呀,啊,啊啊……”

    只是十余下,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叫声越来越大,把飞临这边的海鸥都吓的没敢降落,扑棱着翅膀去别处觅食了。

    我气喘道:“不是很厉害吗,服不服?”

    宋苗苗咬着银牙不吭声,只是她反手抓在我手腕上的力道出卖了她。

    每次我横冲直撞向她的深处探寻时,她都摇着长发,紧紧的捂住我的手腕。

    我向后撤出的时候,她又能得到短暂的喘息,五指间的力道不觉就松弛了下来。

    我有心一次征服她,刻意收起怜香惜玉的心思,长抽短打,频率越来越快。

    宋苗苗眼看就要不行,口中的低哼都连成了串。

    我咬牙控制自己的冲动,尽量不去想这事,可是身下的动作却不肯放松,持续强硬的侵占再撤离。

    五分钟以后,宋苗苗握在我手腕上的手猛然一抖,她的音量也徒然拔高,像是高压锅突然开了一样,叫声打着旋从嗓子眼里冲出来,如同一阵阵灼热的气浪被喷出,是那么激烈而欢畅。

    我停下等作,感受她全身每一寸肌,肤骨肉的颤抖,下边也被她一握一松吸的几欲登顶。

    等了她足足半分钟,这波地动山摇才算过去。

    我二话不说,持续之前的动作,因为里边更加湿滑了,我动起来也更得心应手。

    宋苗苗一边惨叫,一边嗔怪道:“混蛋,你那什么破东西,弯成那样,每次都挠的人家要死了。”

    我尴尬道:“别管丑不丑,好用就行,小浪蹄子,你服不服!”

    宋苗苗扭头哼道:“混账,你叫我什么?”

    我装作害怕的样子,啧啧道:“呦呦,我都把你大主任的身份给忘了,请原谅我吧我亲爱的老师。”

    话音落,我大力刺了进去,撞出啪的一声脆响,宋苗苗哭叫道:“呀,我错了,你轻求你了。”

    我嘿道:“你不是跟我摆老师的架子吗,你倒是训我啊,我他妈草死你!”

    宋苗苗又要潮涌,歇斯底里的叫道:“人家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唔,啊……”

    半个小时之后,我亲自动手帮她穿了衣服,宋苗苗像根面条一样瘫软在我肩膀上,简直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把她弄到后座上去休息,自己则是光着身子迎着大海冲了进去。

    扑腾了一会,游出挺远我才往回来。

    上了车,抽了几根烟之后,我发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

    宋苗苗被我干的还不能动,简直跟洪熙水头两次一模一样,这他妈就很无奈了,她开不了车,我也不敢往市里开啊,难道我们要在海边干坐一夜了?

    最后我一点办法没有,打了电话给樱桃,让她打个车到这边来接我们。

    宁小伟和洪磊我是不敢找的,这帮损货要是看到了宋苗苗这个样子,宋苗苗估计能羞的一头扎进大海里。

    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樱桃才坐着出租车来了,她非常聪明的一句话不多说,只是按我的要求,帮忙把汉拉达一直开到宋苗苗家楼下。

    我挥手说:“谢了,你去忙吧。”

    樱桃一声不吭转身就走。

    我打开车门,苦笑问宋苗苗:“咋样,能走不?”

    宋苗苗动了下,没站住又坐了下去。

    我只好用公主抱的方式,把她从车里一直抱到电梯里。

    几个路过的邻居都好意来询问:“小宋老师,你咋啦,生病了?”

    宋苗苗支吾应付了两句,最后羞的满脸通红,把头埋在我的胸口再也不肯抬起来了。

    我把她抱到床上,准备了水和曲奇饼干放在床头,就打算蹑手蹑脚的撤出去。

    宋苗苗睁开眼睛,幽幽道:“你要走么,我这个样子你也不肯陪陪我?”

    我心中一软,呐呐道:“我实在是有事,下次,下次我一定好好陪你呆一天。”

    她叹息着别过头去,摆手道:“你去吧,记得一切小心,不要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我被她说的有些内疚,快步抢过去,在她额头深深吻了一口,微笑道:“记住了,我是你的小郎君,你不许再叫别的男人哦。”

    宋苗苗红着脸纠正道:“是小官人,你个大笨蛋。”

    我大咧咧道:“意思都一样,总之不许对别人这么说了,听着没?”

    宋苗苗乖巧点头,皱着鼻子应道:“讨厌,你赶紧走吧,不是有事要去办?”

    我挥了挥手,出门下楼直接到大街上打车。

    通海旅社,云天社的兄弟们一个个无精打彩的样子让我火冒三丈,怒骂他们道:“搞什么搞,刚他吗打了场胜仗,怎么都跟死了亲娘一样?”

    宁小伟干咳道:“你别恼啊,这事不能怪兄弟们啊,要怪只能怪你。”

    我冷哼道:“你他妈也吃错药了吧,我怎么了?”

    宁小伟揪着头发道:“丢人啊,昨天你让我把奖金都发下去,然后你就走了,你知道这帮孙子怎么庆祝的吗?”

    我费解道:“啊,怎么庆祝的?”

    宁小伟苦笑道:“他们不到三十人,包了一百多个站街小姐,倒是肥水没流外人田,小姐全他妈是我们的人!”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