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未央酒吧到手

    我顿时头大如斗,哑口无言的瞪着宁小伟。

    宁小伟摊手道:“别瞅我,我可没干,我他妈一楼大堂值了一夜班。他们在上边噼噼啪啪快活的不行,我打了几把联盟还被坑的掉段了。”

    我转头踅摸了一圈,发现没看到洪磊,就问宁小伟。洪磊呢?

    宁小伟撇嘴,用手指指了指楼上。

    我咋舌道:“这逼弄一夜现在还没出来?”

    宁小伟:“……昂!”

    我挥手道,去给他叫出来,不开门就砸。就说我要正事套吩咐。

    宁小伟带着杨阳就上楼,不一会把两眼圈发青的洪磊领了下来。

    他们刚刚在我跟前站定,一个臀圆奶大的站街小姐就面有得色一脸红光的姗姗下楼,路过大堂的时候,还咬着下唇,做出一种无比风,骚的神态,给了洪磊一个飞吻。

    洪磊面红耳赤的脸向一边扭,假装不认识这个腚大腰飞的胖妞。

    我跟宁小伟面面相窥,大眼瞪小眼瞅了半天,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笑的洪磊直挠头,最后都要翻脸了才算强行憋了回去。

    我摁着肚子喘息道:“洪磊啊,你好歹也是大哥级人物,你怎么找了个这样的,难道你小时候吃不到猪肉吗?”

    洪磊愣了愣,反应过后怒道:“两个卢瑟,懂个屁的审美,人家那叫丰腴,丰满都不够形容的。”

    宁小伟笑道:“磊哥你是不是怕自己劲太大了,身子板单薄的姑娘受不了你?”

    洪磊怎么琢磨这话也不好像好话,抖着满脸横肉吼道:“宁小伟,你是要单挑吗?”

    我摆手道:“行了,闹几句得了,说点正事啊,都准备准备收拾一下,把家伙带好,半个小时之后跟我出发,咱们今天就去接手未央酒吧!”

    杨阳兴奋道:“真的吗,太好了,这边旅社一点都不好玩,来来往往的都是年纪大的多,女客更是没有,只要有母的那一定就是卖的,都他妈尴尬死了。”

    我点头道:“来的路上我跟王所沟通过了,沈三那边他已经铲死了,绝不会变卦的,我们尽快接手有好处的。”

    听说要去新场子巡视接受,北来臊眉耷眼蔫了吧唧的兄弟们都像被打了一针强心剂,兴奋的直尥蹶子。

    半个小时之后,一切准备停当,洪磊也把面包开了过来,宁小伟开着保时捷911载我,家里还留下了十来个人看家。

    剩下的人坐不下就打车,整个队伍四辆车直奔沈三的未央酒吧而去。

    下午,正是一天之中最热的三四点钟,酒吧还没营业,只有十几个服务生在大厅里打扫着卫生。

    我们的车直接在门口停下,我等兄弟们都下车了,才慢悠悠打开车门,带头朝里走去。

    我们一进门,酒吧的内保队长和服务员领班就发现了。

    两人有点紧张,不过还不能不出头,因为我这喊:“负责人出来跟我见见。”

    我身后是三十多个混子,一水的七分牛仔热裤,手拎着长短整齐划一的钢管。

    两人对了对眼色,一定走过来,内保队长开口道:“是你?”

    我一看脸色就沉了下去,因为这货我认识,还参与过两次群殴我。

    洪磊在一边骂道:“你瞎了狗眼啊,什么是不是你的,这是咱们老大,叫生哥。”

    我挥手制止了洪磊,盯着这个小平头内保队长道:“未央酒吧现在换人了,你们都被开除了,给你们十分钟时间,只准带走自己的东西,十分钟后还敢留在的,要么拿出诚意让我收留你,要么我让人把你的腿打断再丢出去。”

    两人敢怒不敢言,只说需要给三哥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否则不敢擅自把酒吧交给外人。

    我看了看时间,淡淡道:“随便,你们还有八分半钟!”

    两人额头冒汗,手忙脚乱的给沈三挂了电话,寥寥几句就得到了指示,放下电话二话不说,就带人冲进宿舍区和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洪磊在我旁边低声道:“生哥,咱们是不是留几个啊,不然走个精光,谁帮我们干活?咱们也不懂酒吧经营啊!”

    我冷哼道:“这些人你敢用?说不定哪个就是沈三的嫡系心腹,背后捅咱们刀子咋办?”

    不会管理没问题,咱们有人才啊,鸳鸯,你过来。

    “这些现在还空闲的小弟们,先帮忙顶替服务员,等稳定下来再招专业的,另外,打电话把你那些姐妹都叫出来,就算很久没来的也试着联系一下,这酒吧做不做得起来,就靠你们了。”

    鸳鸯点头,轻声道:“你放心,我必竭尽所能不让你失望。”

    还剩两分钟时间,领班和保安队长,带人二十多个服务人员,大包小裹连滚带爬的滚了出去。

    洪磊咬牙切齿骂道:“算这孙子识相,他敢超过一秒我掰下来他一颗牙。”

    我摇头道:“磊子,这才是咱们万丈高楼的一块地基而已,以后想走的更远更高,心胸要打开,别总盯着那小喽啰不放,没什么意思。”

    鸳鸯这边已经开始接手指挥,先是吩咐人把停业整顿的牌子挂在外边,然后跟我来到财务室,发现现金公章什么的果然都被带走一点不剩。

    我自嘲道:“搞了人家连房产带酒吧的,已经不止五百万了,那些小钱我也没看在眼里。”

    鸳鸯点头,说:“酒吧的财务我来管吧,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我现在要归拢一下进货渠道和一些大客户资源,你也帮不上忙,可以忙自己的去。”

    我点头道:“那就辛苦你了,什么时候能开业?”

    鸳鸯想了想:“三天后吧,有些装饰我还看不上,想调整一下,对了,你得给我点钱,作为活动资金。”

    我:“这是应该的,需要多少呢?”

    鸳鸯想了想,说:“三十万把,多了退你,少了再跟你要。”

    我直接给她转了五十万,告诉她:“敞开了用,把场面弄的漂亮点。”

    酒吧这方面我全权交给了鸳鸯,并派宁小伟带了二十个兄弟镇守协助她。

    一切都安排妥当,确认没什么事了,我让洪磊开着保时捷带我去了派出所,把王所请出来,一起找了家门脸很大的律师楼。

    把要求和条件一说,姓谢的资深律师啪啦啪啦一顿敲,很快在电脑上打出了合同草案,让我看了一遍后,确认没什么问题,直接就打印出来两份。

    我付了律师费,然后请王所跑了一趟,带着律师去了医院,沈三脚筋刚刚接好,就被迫捏着鼻子签了转让协议,这么大的酒吧我也不好意思白拿,象征性的给了一万块,气的沈三把钱扬的满病房都是。

    等律师拿了转让合同和土地产权证,酒吧经营许可这些东西回来复命,天色已然大黑了。

    我翻着看了一遍,觉得办的确实很扎实,心里大乐,连夸这律师靠谱,一定要请王所和律师吃饭唱歌大保健。

    我坐了洪磊驾驶的保时捷911,王所坐了律师的车,四个人直奔鸿运私房菜馆。

    这个地方还是王所提议的,不然我跟洪磊之前都是穷学生,能知道个啥,听这老**说,这家菜馆别看门面楼层不高,可是排场大的吓人,里边的潮州菜,粤式菜特别地道,等闲人等根本吃不起,一顿饭没个七八千块下不来。

    这老家伙白闹了250万,虽然数不太好听,可那是钱啊,所以心情好的不得了,嬉皮笑脸的调侃道:“生子你最近顺风顺水连战连捷,斩获了不少实惠,王叔今天就不客气了,狠狠宰你一顿,鸿运私房菜做的佛跳墙那叫一个香,我想了好久都没舍得去吃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