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鸿运飘香

    这家鸿运私房菜馆隐藏着绿树成荫的森林公园脚下,两米多高的琉璃瓦围墙,朱红卯金的两扇仿古大木门,里边是一座四四方方。三层高的小楼,院里一水的仿古青砖铺地,门廊下的红地毯一直延伸进入大厅内,门楼上高挂一块鎏金黑底的隶书招牌。“鸿运飘香”

    王所引领着洪磊把车往院子一侧开,负责引导食客泊车的保安也让我大开眼界,并不是穿的那种一般酒店的制式服装,而是青衣小卦。千层底的布鞋,肩膀上搭着白毛巾。

    他看见我们的红色保时捷就是一愣,随即眉开眼笑的舍了王所,一溜小跑就来给我们开车门。

    洪磊手快,熄了车子的火,一把就推开驾驶室的门,店小二本来颠颠的要给他开门,还差点把手给杵了,他瞅见洪磊的一脸横肉就是一愣,随即点点头,又从车头绕过来,打算给我拽车门。

    我心说人家这排场,看看这保安,多热情啊,难怪吃饭那么贵。

    于是我就坐这车里不动,打算给他个面子,不然一个车门都拽不到,也太尴尬了。

    店小二如愿以偿的给我开了门,门开的同时他弯腰笑道:“少爷你可有日子没来了,今天还带了朋友呢?”

    我茫然的抬脚下车,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你说我吗,额,最近我有点忙!”

    王所那边扶着车门正看着,我怎么能露怯,被人一句少爷就吓到腿软了,所以就含糊其辞的敷衍道。

    店小二看到我的脸又是一愣,张着嘴足足呆了两秒,才像回了神一般弯腰让客道:“请,四位请跟小的来。”

    我挺挺胸,迈着故作沉稳的小步,跟了上去。

    王所故意落后了一低声对我骂道:“这损犊子,只认车不认人,妈的老子那回喝多了还给他两百块小费呢,这看到你的保时捷了,马上对我带搭不理的。”

    我也不知道咋说好,只是符合着笑笑就算。

    店小二把我们让到二楼,开了一间梅字号包厅,这餐房大的,跟一般饭店的大堂差不多,红枣木的桌椅,蚀刻精美的笔画屏风,就连碗筷杯盏都像是景德镇的艺术品。

    王所当仁不让的坐在主位上,我又谦让律师老谢坐了,才跟洪磊坐这右边相陪。

    店小二只管迎客,端茶倒水点餐什么的,自有穿着旗袍,开衩极高露出两条大白腿的女侍应。

    王所拿着菜单翻了翻,对我笑道:“信王叔不,我帮你们推荐几道菜好不好?”

    我淡然道:“也没来过,您是常客,肯定知道好歹,你就做主吧,不过有一条,千万别给我省钱,给我省钱那就是瞧不起我,你放开了我们哥俩都饿着呢。”

    王所拿手点了点我,笑骂道:“就喜欢你小子这实在的让人又爱又恨!”

    这老匹夫指着菜单让服务小姐划,连划七八样,最后放下描金手写的菜谱道:“佛跳墙又备好的吗,给我们来一份,另外先拿两瓶五粮液,要高度的。”

    我听的眼皮直跳,这尼玛得上万了吧,这货是真不客气啊。

    女侍者弯腰退下,不一会端着茶盘进来了,玲珑小巧的紫砂壶全套,每人面前倒上一杯,那水茶汤清绿,暗香氤氲的,洪磊拿起来吹了吹,一口就喝干了,嚷道:“好喝,再整一杯,我特么还真渴了。”

    服务小姐抿嘴轻笑,又给洪磊续上一杯,转身出门而去。

    我可不想像洪磊那么山炮,端起茶杯学着王所他们的样子,一口口抿着茶水喝。

    这时门又响了,进来个穿着绿裙粉卦的美丽女孩,她径直来到跟前,对着主位弯腰,恭声道:“几位客官请了,可有雅兴容小女子弹奏一首?”

    王所盯着人家的胸脯瞅了两眼,又看看脸,大刺刺挥手道:“弹吧,弄个春江花月夜啥的,不要搞悲调。”

    女孩的面容乖巧,脸上薄施粉黛,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文静秀雅的静谧之美。

    她浅笑着应了,款款走到餐厅的另一侧,在铜盆里净了手,又点了根黑黝黝的檀香,才缓缓落座在锦凳上。

    洪磊咋舌道:“在这吃饭还能听曲,卧槽真高档啊。”

    王所低声道:“这不是白听的,她们都是音乐学院的高材生,给你弹曲一小时五百块,如果客人满意也可以另外打赏。”

    洪磊差点把一口茶水喷出去,一惊一乍道:“我去,我他妈昨晚折腾一夜才给了五百,这光弹琴就一小时五百?”

    我瞪向他,低声呵斥道:“能不能不丢人了,啥都jb胡咧咧,你给我闭嘴行不行?”

    可是那女孩还是听到了,本来人家带了护指在那调试琴弦呢,听到洪磊把她比作站街女,顿时身子一震,狠狠的瞥了洪磊一眼。

    很快,琴弦调好了,女孩坐下就开始演奏,我也不知道弹得好不好,只是见王所跟老谢都摇头晃脑的貌似挺陶醉的样子。

    这一曲奏罢,我们点的菜式也陆续送了上来,山珍海味做的那叫一个精致,尝一口差点都把舌头咬了,就算那次跟宋大勇去新帝豪吃的土耳其烤肉也没人家的菜好吃。

    王所和老谢吃了几口就开始劝酒,本来我跟洪磊这个年龄哪有喜欢喝白酒的,可是没办法,王所说了,没档次的人才不管吃什么都要喝几大瓶子啤酒,肚子搞的涨涨的,有什么意思?

    喝了两杯,我也喜欢上五粮液这味道了,确实回味绵长入口甘冽。

    就在我拿起酒瓶想跟王所他们敬一杯的时候,包房门被人敲响。

    琴声霎时就听了,我心说这尼玛谁啊,打扰人兴致呢。

    王所扬声道:“进来。”

    门被推开,走进来四个人,为首一人身材颀长,面容清朗,鼻梁很高有点鹰钩鼻的意思。

    身后跟了两个足有一米八五以上的彪形大汉,黑西装,白衬衣,不言不动的,往当中男子身后一站,双手交叉着,真如赵本山说的那个捂裆派一样。

    最后溜着边进来的人,是院子里引导客人停车的青衣小二,他走到为首男子的身边,指了指着我跟洪磊低语了几句。

    王所放下酒杯,定睛瞅了瞅刚进来的男子,腾的一下站起来,快步迎上去,两只手老远就伸了出去,一迭声笑道:“哎呀黄总,您怎么也在啊,这扯不扯的,要知道您在该我去拜访您啊,哪能让你来看我。”

    那两个西装大汉身子一动,就想伸臂把王所隔开。

    黄总微微摆了摆手,伸出一只手浅浅的跟王所握了下,笑道:“你是?”

    王所脸一红,呐呐道:“哈哈,黄总您是贵人事忙,不记得我也是正常啊,我景星街派出所老王啊,上次郭局儿子结婚,我还敬过你酒呢。”

    黄总哦了一声,也不知道他想没想起来,点头道:“久违了。”

    王所似乎极为兴奋,搓着手道:“那黄总也是来用餐的?不知道能不能赏光一起喝几杯?”

    黄总淡然道:“这家店其实是我开来招待一些生意上的朋友,喝酒吃饭以后有的是机会,但这次我是找这两位小兄弟问点事情。”

    我他妈还支棱着耳朵听着,看平时牛皮哄哄的老王跟哈巴狗一样对人摇尾谄媚心里其实蛮爽。

    冷不丁就被人点了名,顿时心里一震,连老王都没资格让人家记住,这黄总得多猛啊,找我干什么?

    洪磊不管那个,站起身大咧道:“找我们有事?”

    黄总冷哼道:“就想问问,你们开的保时捷911哪来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