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宏达集团董事长

关灯
护眼
    我还没等吱声,洪磊就哼道:“我看你也不像交警啊,再说就算你是交警,我停在院子里吃饭也没违章啊。我车哪来的你问得着?”

    这话就很不客气了,甚至带着挑衅和蔑视的意思。

    王所脸色狂变,对着洪磊连使眼色,然后陪着笑脸对黄总道:“您别见怪。这两个小伙都是我的晚辈,没见过啥世面,不会说话!”

    我心里顿时觉得不爽,在我这个年纪的男生眼里。就没有什么人和事值得王所这样谨小慎微,他又不是三头六臂,你这么奴颜婢膝的还把我们哥俩也算上啊?

    于是我冷笑着说:“世面到是没见过多大的,可也不至于是个人来找我问话我就得搭理,不好意思,我们还要吃饭,没啥事请你们出去!”

    王所额头上的冷汗都渗出来了,低吼道:“秦生,怎么你也这么不懂事,这可是宏达集团的董事长,黄宏达黄总啊,就算我们分局长见了也得客客气气的,人家可是市政协委员,辽省十大民营企业家。”

    我当时就是一愣,黄宏达,尼玛这个名字咋听来耳熟呢,脑海里猛然灵光乍现,一下子想起来,那天我让宁小伟给我调查黄士东的身份背景,他给我回馈的消息,说黄士东的老子非常厉害,是宏达集团的董事长,就叫黄什么达来着。

    我整个人立刻就不好了,综合店小二从见面时就有的奇怪的表情,已经可以确定这就是那败家少爷黄士东的老子,人家是看到我们开着他儿子的车才来问话的。

    可是我现在已经骑虎难下,如果认怂只会更让人怀疑,只能硬着装逼下去。

    我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点头致意道:“原来是黄总,黄叔叔你好,我不认识你,失礼之处见谅!”

    洪磊瞪大了眼珠子瞅我,一副不明白你咋这么好说话呢,这也不咱哥们性格啊的样子。

    黄宏达冷笑道:“叔叔不敢当,请你回答我的问题,院子里你们开来的那辆保时捷超跑怎么来的?”

    我心思电转,随口应道:“跟朋友借的,呵呵,也就是你家公子。”

    黄宏达脸色阴沉,鹰钩鼻子微微上翘,讥讽道:“可我家小东怎么说是被人讹去的呢,你确定是你借来的吗?”

    这下洪磊也懵了,搞到现在他才明白,原来对面这气势压人的中年男人,竟然黄士东的老爹。

    王所长也懵了,左看看我右看看黄总,根本不知道咋插话了,因为这个车子的事他一点都不知情。

    我干笑道:“士东兄弟就爱开玩笑,他,他逗您玩呢,呵呵……哈哈……”

    黄宏达一挥手,身后的保镖立刻扭头走出去一个,我紧张的不行,这是拿家伙去了还是叫人去了,尼玛我恨死王所这个老犊子了,去哪吃饭不行,非把我们往这领啊?

    洪磊悄悄拽我袖子,声音极低的问道:“生子,那保时捷真是他儿子的啊,到底咋回事。”

    我不耐烦的从他手中拽出衣袖,呵斥道:“闭嘴,你给我装哑巴。”

    洪磊讪讪的收回手,站到一边不敢吭声了。

    这时,出去的保镖又回来了,他身后还跟了个高大帅气的年轻人,我一瞅着他就叫苦不迭,正主来了,这回撒谎都没办法圆了。

    黄总看了眼黄士东,冷哼道:“抢你车的是不是这两个人?”

    黄士东见到我站在桌子边,立刻眼睛就红了,咬牙道:“爸,就是这个白头发的,他还威胁您儿子说要捅死我,我吓得一直都不敢说,今天要不是你打电话把我叫来,我也想跟您汇报这事了。”

    我心知这事算是彻底揭开了,捂都捂不住了,索性就光棍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那我何必做怂包?

    当场就冷笑道:“黄大少你误会了,我那可不是威胁,指不定那天你兴许就被人捅死了。”

    黄宏达勃然变色,森然道:“反了天了,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在我黄某人面前放肆,王所长,这事你管不管,这小垃圾公然威胁我儿子你听到了吧,他还打伤了我家小东,把我送给他的保时捷讹了去,这够刑事案件了,你抓不抓人?”

    王所长脸涨的通红,低声对我道:“小祖宗,你可真能惹事啊,怎么得罪了他们爷们,这可是要了我老命啊……”

    我沉声道:“惹就惹了,他麻痹的他又不是咸蛋超人,我怕他个**,咋地,你想抓我啊?”

    王所怒道:“胡说,我怎么抓你,我抓了你,你会放过我吗?我看看能不能求个情吧!”

    黄宏达冷眼旁观我们窃窃私语,见王所没有动手拿下我的意思,脸色更沉了,冷笑道:“看来你王所是帮亲不帮理啊,既然这事这么让你为难,那我给郭局打个招呼,让他带人亲自来一趟好了。”

    王所脚一软,差点跪在地上,呻,吟道:“别,黄总您千万别。”

    我看不下去了,拽开王所跨前一步,指着黄宏达骂道:“你牛逼什么,不就是政协委员还趁俩钢镚吗,惹急了老子连你一块捅了。”

    黄宏达一愣,仰天大笑道:“年轻人,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我黄某多久没听过别人这么跟我说话啦,行,你们有种,那咱就先私了一番,把江湖上的规矩走一遍我再找郭局收拾你们。”

    洪磊上前一步站在我旁边,捏着拳头盯着黄家父子和那两个保镖,冷声道:“你打算怎么走江湖规矩?”

    黄宏达淡淡道:“自然是打了小的出来老的,你们不是揍过我儿子还抢了他的车吗,那我这当爹的就给他报仇,废了你们的手脚,在按入室抢劫罪弄你们个无期徒刑,呵呵,对我来说这不过是举手之劳。”

    我满头白发无风自扬,眯着眼睛看了看对面,嘲讽道:“谁打谁还不一定呢,你们五个一起上还是单挑?”

    黄宏达摇头道:“单挑就不必了,另外,谁告诉你我们就五个人的?”

    说完,他不理我的诧异,高举双手狠狠一拍,啪的一声脆响,同时喊道:“来人,给好好招待一下两个小蟊贼。”

    门外脚步声响成一片,呼啦啦涌进来六七个西装大汉,各个膀大腰圆带空气耳麦,黑超眼镜。

    我顿时傻眼了,这要是只有两个保镖加上店小二和黄家父子,我和洪磊真就不怎么得瑟他们,可是这又进来六七个,这十来个保镖的体重加一起都快一吨多了,我和洪磊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

    王所都要急疯了,唉声叹气的直顿脚,满眼都是仓惶之色,又不敢公然跟黄宏达顶牛,只能呐呐着劝架:“都是自己人啊黄总,有话好好说,我让他们哥俩跟您赔不是道歉好不好?”

    黄宏达理都不理他,估计要不是警察身份帮了忙,肯定连他一起打了。

    律师老谢也是个人精,加上人家做的这行,对星海市的上层建筑,有名有号顶尖的这几位爷那是门清,自然清楚黄宏达的势力有多么可怕,他恨不得一头钻进桌子底下来避祸,指望他劝架帮腔那是想多了。

    我看了洪磊一眼,他对我微微点头,我心中一暖,真的没想到我和洪磊竟然能成为生死兄弟,有些人你需要一个眼神他就明白你在想什么,这就是默契,究其一生,这样的兄弟遇到三五个足矣。

    黄宏达并没有等到我们的示弱与服软,他略有些意外的冷哼一声,挥手喊了句:“拿下他们,只要不死就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