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废定你们了

关灯
护眼
    后进来七个,加上原先两个,一共是九个专业级保镖,这些人要么是退伍的特种兵侦察兵出身。要么就是安保公司花大价钱培训出来的精英,相对来说,徒手近身格斗,已是他们这一行当中。最为基础最需要必备的一项技能,像什么反跟踪窃听,驾驶射击,各种急救知识。都是现代保镖需要具备的素质。

    可想而知,这九个大汉的个人战斗力和配合作战的能力有多强了,几乎是黄宏达一声令下,他们就呈扇子面方向包围过来,根本不给我和洪磊各个击破的机会,在领队的示意下,真他妈是十八只砂锅大的拳头一齐砸过来。

    洪磊怒吼冲入人群,眨眼之间就挨了十几拳,砰砰砰震响连成了一片,还没等我冲出几步,他就被人揍的倒飞而回,鼻梁塌陷,口喷鲜血,不知道是吐出来的,还是嘴唇牙龈出的,总之是一个照面脸就被人打成了猪头,青肿的速度跟气吹的一样。

    我心中弥漫起绝望,刚才我瞅洪磊那一眼,就是示意他给我拖住几秒钟的时间,我好趁机冲破人群,只要近了黄家父子的身,我有信心在极短的时间内制住一个,然后挟持着人质再脱身,只要我们脱身了,那怎么玩下去主动权就在咱哥们手上了,反正我无父无母的了无牵挂,逼急了我就给他来个鱼死网破,捅死这对土豪父子又如何?

    可惜啊,对面这九个保镖战斗力超群,也配合的天衣无缝,没等我冲出去,洪磊已经被群殴的倒飞而回。

    挣扎了两下,他才从地上爬起来,吐了口混着碎牙的血沫子,磊子苦笑道:“我没用,对不住你!”

    我眼圈一红,低声道:“是我连累你了,怪我吗?”

    洪磊扬声笑道:“人死卵朝天,姓洪的爷们没有孬种,你要当我是兄弟,就别跟我整这些没用的。”

    黄宏达嗤笑道:“还挺讲义气的,不过你们惹谁不行,非要动我儿子,就凭白毛小子你刚才说的那句话,今天我就废定你们两个了,给我打!”

    他再次发出攻击的号令,九个西装大汉狞笑着缓缓靠近,无论走位站姿都比我跟洪磊标准太多了,想要抽冷子盯住一个打都办不到,因为只要我们敢采取攻势,瞬间就会被其它人的重拳击中。

    这些人的拳脚可不像沈三和韩龙鸿手下的那帮混子,这九个畜生出手如电,一拳一脚都带起风声,可见力道有多么足。

    砰砰砰!

    噗通!

    洪磊再次被打到,这回他爬不起来了,九个保镖分出一个光头,一脚踩在洪磊的胸口,蹲下身子一拳一拳朝他脸上头上砸去。

    洪磊连遭重击,开始还能破口大骂,骂了两声声音开始变小,第五拳下去,洪磊已经毫无声息了。

    我急的肝肠寸断,眼角都快瞪裂了,瞋目大喊道:“草泥马有种来打我啊,别动我兄弟!”

    王所挣开老谢的阻拦,冲上前,张开双臂阻止那大汉打洪磊,同时对黄宏达喊道:“黄总,都是小孩子啊,差不多了,别弄出人命啊!”

    黄宏达淡淡道:“这人是谁,难道是这两个抢劫犯的同伙,给我一起打!”

    王所出来吃饭喝酒怎么可能穿制服,现在老板有命令了,保镖管你是所长还是他妈是局长啊,抡起拳头就在王所的眼眶上来了下狠的。

    砰!

    “哎呀卧槽,怎么连我也敢打?”

    砰,噗通!

    王所话音未落地,又被人家的组合拳搂到下巴上,打的头脑一晕,躲闪不及,被人一脚踹在肚子上,当场就被踢翻摔倒。

    我这边看着干着急,不仅一点忙帮不上,就连我也要顶不住了,虽然说我有壁虎基因的优势在身,抗击打和恢复能力都超强,可是架不住对手太多太厉害,基本上我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只能护着头脸要害左冲右突的支持着。

    突然,我被带队的西装大汗一脚踹在肩头,蹬蹬连退几步,我努力找回平衡的功夫,胸腹间又连挨了数脚,这下真的扛不住了,被踢的向后倒去。

    后背一沾地,我都没时间去捂伤处,立刻就想爬起来,洪磊已经倒下,我再趴下了,那我们哥俩真的就是案板上的鱼肉了,人家黄总想怎么切就这么切。

    可是这些保镖配合的太好,速度也太快了,专业的打架机器,跟我们这些校园小混子,闭着眼乱抡拳头干架太不一样了。

    我被人死死按住,后脑腰肋连遭重击,一时之间就以我的体质都扛不住了,头脑昏沉的就要晕死过去。

    黄宏达冷哼道:“还以为多牛逼,原来也怕拳头,一人敲断一条腿,然后给郭局报案吧。”

    他叼着香烟,语气平淡的像在说晚上的菜单一样。

    一个保镖跑了出去,转眼就拎着一根沉甸甸的棒球棍回来了,得到黄宏达的授意后,举步就向离得较近的洪磊逼去。

    我被打的眼前金星直冒,只能嘶哑着嗓子喊道:“跟我兄弟没关系,你们来弄我,草泥马,敢不敢整死我!”

    黄士东神气活现的跳出来,照我面门就是一脚,踢的我半面牙齿都松动了,嘴里咸腥咸腥的全是血。

    他继续踢,一边踢一边骂:“卧槽尼玛土鳖,你还要不要保时捷?你长坐豪车的屁股了吗,你还跟我装逼不?我特么踢死你!”

    那边,拎着棒球棍的黑衣大汉已经把洪磊翻弄过来,本来磊子是脸朝下被打趴的,现在成了仰躺,他已经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只是伤的有点重,想要挣扎都没那个能力。

    黑西装残忍的笑笑,高高举起棒球棍,对准了洪磊的膝盖,嘿然一声就想砸下去。

    我目眦欲裂的大叫道:“黄宏达我曰你亲妈,敢动我兄弟我必杀你全家!”

    黄宏达洒然冷笑,根本不屑跟我对骂,只是摆手道,两条腿都给我砸折了,这渣滓不是会骂人么。

    西装男点头,深吸口气,棒球棍带着风声就砸落下来,目标,正是洪磊动也不能动的膝盖骨,这下要是砸实了,不说当场会有多疼,就是送到美国去治疗,下半辈子也铁定要拄拐了。

    棒球棍落下的速度非常快,眼看着就在空中划过了一半的距离,王所急的手足无措,习惯性的就去摸枪,摸了一下才发现,自己是便装出来花天酒地,根本就没带家伙。

    我痛苦的闭上眼睛,耳中仿佛已经听到洪磊的惨叫,和他膝盖骨被势大力沉的棒球棍一击砸成骨渣的声音。

    可是闭了好一会眼睛,洪磊的惨叫声并没有响起,就连兴奋的狰狞大笑,对我又踢又踹的黄士东也好像安静了下来。

    我奇怪的睁开眼睛,模糊中,看到一个年轻人的挺拔背影,他一手抓着棒球棍的圆头,有些不悦的哼道:“说了让你住手,给我装听不见啊?”

    话音未落,这人单手一抖,那持棍行刑的黑衣保镖一声惊呼,竟被来人劈手夺过手里的棒子,且身子被一股大力耸的向后蹬蹬连退数步。

    保镖恼羞成怒,低吼一声就要扑上去抢回家伙,顺便再给对方点颜色瞧瞧。

    他还没有扑出去,黄宏达就急喊道:“住手!”

    那年轻人始终背对着我,冷哼一声,把儿臂粗的硬木球棍两手持了,屈膝就磕了上去。

    咔嚓,棒球棍应声而断,随即就被他掷到地上。

    当啷,当啷,球棍落地发出脆响,伴着这声音的,是一道温柔磁性的女声传来:“黄四叔,咋发这么大脾气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