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星海道上的传奇

    我侧着头刚好能看到这个方向,从门口往里走的是位女孩,运动裤,蝙蝠衫。短发明眸,肌,肤白嫩如玉,嘴角噙着笑意。眉眼间又藏着一股飒飒英气。

    黄宏达立即就换了张脸,搓着手,竟然犹如他刚刚出场时王所对他的态度般,迎上几步道:“哎呀虹虹。还把你跟云龙惊动了,是叔叔我该死,抱歉抱歉!”

    叫虹虹的短发女生眨了眨眼睛,视线越过黄宏达落在了洪磊身上,盯着他的脸看了两眼,突然惊呼道:“还真的是小磊,我的天呐,怎么把他打成了这样?”

    说着,她小跑过去,蹲下身子查看洪磊的伤势。

    那撅断了棒球棍的年轻男子安慰道:“没大碍,全是皮肉伤,我刚刚帮他看过了。”

    虹虹扶着洪磊的肩膀,问:“是洪磊吗,你还认不认得我?”

    洪磊眼睛被打的肿成一条缝,盯着短发女生瞅了半天,牵动嘴角笑了:“倪虹姐姐,好久不见啊。”

    我脑子里嗡的一声,猛然想起某个夜晚我跟洪熙水一顿啪啪之后,她趴在我身上,用手指在我胸口画圈时说的话:“我爷爷跟倪家爷爷是朋友,小时候我经常跟在倪虹姐屁股后边玩,听说她找了个男人了不起,叫李云龙!”

    难道这人就是李云龙,新帝豪老板?星海道上最富传奇色彩的年轻大哥?

    倪虹抿嘴笑道:“是啊,有几年没看着你们姐弟了,熙水还好吗,有没有提起过我?”

    洪磊有气无力道:“我姐挺好,她挺想你的,尤其是听说你跟姐夫出国不回来了,还难过了好几天呢。”

    那年轻人转过了身子,我这才看清他的脸,平凡的长相,却又给人一种此人绝对不好惹的感觉,那是一种久居高位自然而然蕴育出的威风,那是一种只能意会无法言传的气质。

    他呵呵笑道:“你叫洪磊是吗,嘴还挺甜的,就冲你叫这声姐夫,今天我也得问问你怎么得罪黄四叔了?”

    黄宏达脸色阵青阵白,额头鬓角都冒了冷汗,凑到李云龙跟前,呐呐道:“云龙,我真不知道啊,你千万别多心,我要知道是你的故旧,我怎么能……”

    黄士东很不爽,本想大仇得报,将我和洪磊废掉双腿再扔进大牢,叛个无期啥的,指不定就死在里边了,没想到半路蹦出这么两位横插一杠子,看衣着穿戴也挺普通的啊。

    他扔下我,皱着眉头走过去,指着那对年轻男女道:“爸,这俩人谁啊,管的挺宽啊?”

    李云龙眉头一挑,淡淡道:“把你的手指挪开,这么指过我的人都死绝了。”

    黄士东左右瞅瞅,他老子的九个专业保镖凶神恶煞一般围在两旁待命呢,顿时就觉得底气爆棚,嗤笑道:“不管你是我老爹的哪房远亲,都给我放明智点好么,麻痹的,照顾你们赚点钱就不错了,还逼逼扯扯的管我爸帮我报仇?”

    李云龙脸色一寒,眯眼盯了黄士东一眼,没等他再说话,黄宏达一个大嘴巴就抽了过去,啪的一声震响,当即就打的黄士东嘴角渗血,黄士东被打懵了,摸着脸想叫保镖,结果又想起来保镖都是他爸雇的。

    这货委屈的要命,眼泪珠子在眼眶中打转,捂着脸怒道:“黄宏达你有种,竟然为了这么两个远房穷亲戚打你儿子,你厉害!”

    黄宏达脸色惨白,咬牙骂道:“你个不开眼的蠢货,我今天打死你个小畜生!”

    骂完,黄总就冲了上去,他纡尊降贵的亲自动手,把黄士东打的头昏脑胀噼啪作响,脸上一块块青肿,下手那叫一个狠。

    王所趁机把我搀扶了起来,然后就瞪着眼睛看黄宏达满屋子追着儿子打,两只眼睛里的问号都快装不下了。

    叫倪虹的女孩根本正眼都没撩那爷俩一下,只是拉过椅子让洪磊坐了,又拿了一叠纸巾给洪磊擦脸上的血。

    直到黄士东被他老子按住,用那半截棒球棍一顿狠揍之后,李云龙才淡淡道:“够了,乐意打你回家再打,这次我不计较他。”

    黄宏达长吁口气,颤巍巍站起身,擦着额头的汗珠讪笑:“云龙,是我家教不严,你千万别往心里去,这杂种被我惯坏了。”

    李云龙嗯了一声,背着手站在一边听老婆跟洪磊说话。

    黄宏达得了空闲,低声朝带队的保镖说了几句。

    保镖队长一挥手,两个壮汉架起鼻青脸肿的黄士东就走,剩下的保镖也全都跟了出去。

    不一会,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进门,黄宏达凑到倪虹跟前,尴尬道:“虹虹,这是我的私人医生,让她给你两个小朋友瞧瞧,没大事咱们再聊别的,好么?”

    倪虹点点头,把位置让了。

    女医生手脚麻利,检查一番,又听了听洪磊的内脏,然后又奔我来了。

    最后,她说:“两个年轻人的体质都百里挑一,尤其是那位白头发的,简直强壮的吓人,他的伤都没什么,只是这位小哥的鼻子要做个牵引手术了,鼻梁骨断了。”

    倪虹冷哼道:“黄四叔,现在能给我个解释吗,为什么把小磊和他同学打成这样?”

    黄宏达苦笑道:“这个,说来话长了,是他们先打了我儿子,又讹去了我给士东买的保时捷,今天他们跟这个王所长来鸿运吃饭,恰好被我家的店小二看到了,于是我才知道小东的保时捷被人搞去了,于是就带人来问他们。”

    倪虹看向洪磊,问道:“是这样的吗?”

    洪磊摇头道:“车怎么回事我不清楚,他儿子是生子打的,不过我觉得生哥打的好,那天要是我在场,也许这老东西就他妈绝后了。”

    倪虹冲我招手,笑道:“你就是生子吧,说说,为什么打人儿子啊?”

    我缓缓走到跟前,沉声道:“黄士东跟我的仇人勾结,下了套把喜欢我的女孩弄到别墅去,我知道了就赶去了,就这么给人打了,临走他儿子看我们没车,就提出把车送给我,以此了结这事,让我别记仇!”

    黄宏达怒道:“胡扯,他怎么可能主动给你车?”

    我冷笑道:“怎么就不可能,你儿子怕我还揍他啊,他是个什么货色你还不清楚吗,哈哈。”

    黄宏达脸色难看,还要再争辩。

    李云龙挥手道:“好了,小事而已,黄四叔不是我说你,你这儿子确实有点……”

    黄宏达尴尬至极,连连点头道:“我一定多加管教。”

    李云龙瞅了我两眼,好奇道:“头发染的啊?”

    对着传说中的人物我是满心崇拜,赶紧摇头道:“不是。”

    李云龙笑笑,眼中有着回忆感慨,叹息道:“看到你们两个,就想起我刚出道时的事了,而且咱们的脾气还挺像,如果我是你,也一定会去揍黄士东那劣货,哈哈!”

    倪虹拉了拉李云龙的衣袖,示意他不要说的太直接,让黄总下不来台。

    李云龙似乎很在意倪虹的态度,立刻就收敛了,低声笑道:“我们也该走了,多谢黄四叔的招待,有空去我那岛上转转。”

    黄宏达挽留道:“怎么也要住一晚啊,你们这来去匆匆的。”

    李云龙拉着倪虹的手就走,走到门口回头冲黄宏达道:“学生娃闯江湖不容易啊,希望四叔你多提携提携他们。”

    黄宏达连连点头,说:“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

    倪虹也对洪磊喊道:“别忘了,替我问你姐姐好。”

    两人飘然而去,就像出现的时候走的毫不拖泥带水。

    包间里,律师老谢,王所,洪磊和我,都心中忐忑的盯着黄宏达,真怕这老王八送走了狠角色就变脸!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