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阳谋,你跳不跳?

    事实证明我们都想多了,黄总好像比我们还要忐忑,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没有去送倪虹二人。只是手扶着门框遥遥目送着,这一送足足站了能有三分钟,等他在转身的时候,脸色苍白的似乎已经虚脱了。

    我心里奇怪。明明人家早走了,也没有对他疾言厉色,再说他这么大的集团董事长,至于怕两个年轻人怕成这样?

    黄宏达叹息着。缓缓开口唤来了手下,直接做主把洪磊送去医院做鼻梁手术了。

    我不放心非要跟去,他没办法,直接把大家全弄医院去了。

    医院院长办公室,两个年轻貌美的小护士穿花蝴蝶一般端茶送水,而六十多岁有些秃顶的胖院长,弯着腰亲自给黄总点烟。

    黄宏达深吸了口烟,摆手道:“你们都出去,我们要谈点事。”

    院长和靓女护士们默默退出,黄宏达看了看王所跟律师老谢,皱眉道:“二位没什么事先回吧,今天受惊了,改日有暇再聚吧。”

    两个老家伙都是人精,怎会听不出人家在逐客,点头哈腰给我也打了招呼,痛痛快快滚球子了。

    眼瞅着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我跟黄总两人了,我猜想他要说的一定跟李云龙临走的那两句话有关,果然,这货沉默了半响,缓缓开口道:“秦生是吧,今天的事我向你们道歉,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尽管提!”

    我心说这太扯了,本来就是咱不占理的事,打进了人家,揍了他的娃还抢了他的车,被报复挨揍都是轻的,如果不是李云龙横空出世干涉了下,就凭黄宏达的能量,砸断我跟洪磊的腿,再跟公安口的关系打个招呼,不说判无期吧,整个十年八年徒刑,定个入室抢劫情节特别恶劣啥的还是没问题的。

    现在这不可一世的老黄竟然要给我道歉,还问我有啥要求没,我瞬间就懵了,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他这是怕人家李云龙怕到了骨髓里啊,刚才人都走了半天,他还扶着门框向外望,分明是怕人家突然再回来,现在有这个态度也不稀奇。

    听宁小伟说,这姓黄的老东西集团庞大无比,整个星海市的房地产业他就是no1,旗下还有冶金制造,餐饮娱乐等全资子公司,反正就是贼有钱,贼有影响力,在辽东半岛这一带,是站在金字塔最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人。

    我目前所拥有的那些小姐,讹自沈三的未央酒吧,也许比普通人强了太多太多,但是跟坐在面前的黄宏达比,简直就是大象和蚂蚁的区别。

    我深知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遇,那只远在中东的琥珀就像时刻高悬在我头顶的一把利剑,三年时间啊,我要是弄不到足够的财富和实力,就只有等着基因冲突无法调和而死去了。

    我心思电转,一瞬间就转过这么多的想法,可黄宏达还是有些不耐,皱眉道:“你是想要好处么,钱?还是房子,车子?只要不太过份,我都可以给你。”

    我牵了牵有些青紫的嘴角,笑道:“黄总你见外了,我年轻不懂事,之前多有冒犯,该我给你道歉才是,至于你说的好处嘛,我只求您能给个机会,让我们年轻人锻炼锻炼,找点事做也能学些本事。”

    黄宏达眼睛一眯,脸色还是有所和缓,微微点头道:“小伙子果然不凡,难怪我那不争气的儿子在你手里吃瘪。”

    我正色道:“既然我兄弟跟您侄女倪虹是世交,那咱们就都不是外人啦,你儿子也算我们的朋友了,他要是有事我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黄宏达瞪着我,目光闪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老半天才哈哈笑道:“我怎么感觉你不像高中的学生娃,脸厚心黑的比我们这些老家伙还厉害,”

    我摸了摸鼻子,干笑道:“您真幽默,我这都是真心的。”

    老东西不置可否,手指敲着沙发扶手,看似随意的问道:“那你跟我说说,你们那个啥云天社有多少人,都能干点什么?你想要什么样子的机会?”

    我苦笑道:“三十几个人,基本都像我这么大,至于能干什么我也不清楚,因为我们没啥本钱啊!”

    黄宏达微微颔首,淡然道:“你们这个年纪没本钱也是正常,这样吧,既然你也说自己是捞偏门的,那我给你个机会,能不能干好就看你的本事了。”

    我沉声道:“请黄总明说!”

    黄宏达呵呵笑道:“你知道吧?我的主业是房地产开发,其中涵盖了商业住宅和大广场cbd项目,以及政府主导的廉租公租房这些,这么说吧,只要是跟土木工程有关的,在星海就绕不过我黄某人。”

    我符合道:“那当然,您是星海商场的巨无霸,多少人都高山仰止的人物。”

    黄宏达摆手道:“糖衣炮弹就不要给我吃了,说正事,既然我答应云龙提携你们,那肯定要说到做到,综合你目前的情况来看,让你参与商业运作,动辄拿出几亿几千万的不现实,我这有个提议,你看你能不能做。”

    我盯着老黄,眼珠一眨不眨,做出倾听的姿态。

    黄宏达眼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仍以淡淡的口气说道:“是这样的,最近开发区要做个百亿规模的高新产业副园区,我已经通过运作拿到了这个项目,而且也有几十支承建方的工程队进驻了,只差最后的破土奠基就要开工。”

    我哦了一声,不知道这货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说这个干嘛,难道让我带着兄弟们去盖楼?我那些哥们拆楼还可以,盖楼不他妈扯吗?

    黄宏达继续说道:“这个机会呢,其实也是半黑半灰的,因为你们还小,一无经验二无资金的,别的你也干不了,我思来想去只有这个还挺合适你的。”

    我忍不住道:“到底什么呀?”

    黄宏达洒然一笑,道:“别急,听我给你说,新开的大型工地,承建方都是包工包料的,所有的机械设备,工人,建筑材料都要承建方自行搞定,我们宏达集团作为大甲方,只管监督工期和质量,验收合格就给他们工程款,否则扒了给我重来。”

    我恨不得一脚踹在他嘴上,逼逼这么多,还他妈没说给我的是啥机会。

    黄宏达也看出我有些不耐,微笑道:“给你的机会来了,你想啊,这么大的项目工程,得需要多少建筑材料啊,那些砂石土方都是以亿为单位计算的。”

    我心中一动,霍然想起不久前的某个下午,一家鲁菜馆里张永赞弹着三百万的现金支票,跟我吹嘘宋大勇每年在砂石材料这一项上就净入五千多万的事来。

    我低声道:“你是想让我做材料供应商?”

    黄宏达点头:“没错,你们有人有拼劲,但没经验没本钱,这方面确实非常适合你积累原始资金。”

    我淡然道:“黄总还有话没说完吧?”

    黄宏达干笑道:“也没什么了,只是要提醒你一下,目前星海建筑业大部分的砂石材料都是一个叫宋大勇的年轻人在做,这小伙我也见过,挺会来事的,所以就默许了他在我旗下这些工地项目上做这勾当,你要是想插手进来,需要自行跟宋大勇沟通协调,至于你们合作还是竞争,那我就不管了。”

    我顿时就明白了,老王八这招太损了,他这是想借刀杀人啊,像他这种有面有里的大人物,怎么甘心儿子被打车被讹,可他这是阳谋,明面上给了我机会,他就能在李云龙想起来问起的时候有话说,至于我会不会在宋大勇手里吃亏,敢不敢去争,那他就不管了。

    只是目前我这个情况,这种机会我怎么甘心错过,一旦在砂石材料这行上站稳脚跟,收获的可不止是源源不断的现金,我还能认识更多的老板,接触到更多崛起的机会。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