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我咬牙道:“那黄总能提供些什么,只是这道信息这个建议么?”

    黄宏达嘿然道:“你想什么呢,如果我不同意,谁敢朝我的项目上伸爪子。一个电话,分分钟就办你个涉黑团伙,如果你决定想做,我会发下话给那些大的承建方。你们云天的人去人家才不会报警。”

    我咬牙道:“干了!”

    黄宏达牵动嘴角,一抹若有若无的得意之色一闪而过:“好,那就这样,另外。那辆保时捷我做主正式送给你了,以后士东如果找你,你记得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就行。”

    说完,他甩给我一张名片起身就走了。

    我自己坐了会,出去找到外科手术室,洪磊这家伙刚好从里边推出来,看到我在走廊里等,一骨碌从床上爬起,说啥要跟我回家。

    大夫劝道,你这牵引手术动刀了,怎么也要打几个输液消消炎,万一感染啥的就麻烦了。

    洪磊撇嘴:“我热闹惯了,给我一个人扔病房里还不如杀了我,我得回去跟兄弟们在一起。”

    我呵斥道:“胡闹,你给我老实打点滴,回头我派两个妹子来陪你聊天还不行?”

    洪磊大喜,问道:“真假啊?”

    我摆手向外走:“当然是真的,你今天被我连累的挨顿好打,咋地也要补偿下。”

    未央酒吧,我找到琪琪,跟她商量道:“洪磊受伤了,一个人在医院里挺孤单,我怕他跑回来不打针,就答应派两个妹子去陪他,琪琪你能不能带个人去一下?”

    琪琪为难道:“可是我还要帮鸳鸯姐做些开业前的筹备呢,这……”

    我笑道:“鸳鸯那我去解释,你算帮我忙了,带个姑娘陪洪磊聊聊天就行,哄他把药吃了把输液打了就好。”

    琪琪点头道:“好吧,那鸳鸯姐要是怪我,您可得帮我说话呀。”

    我随口应道:“放心,没问题!”

    琪琪挺着傲人双,峰,扭着迷死人的两瓣翘臀找小姐妹去了。

    我躲进卫生间洗了把脸,对着镜子左右照照,发现之前还青肿不堪的脸已经消的七七八八了,心里感叹这真壁虎基因还真他吗变态,这要是没有基因冲突该多好。

    跟鸳鸯见了面,谈了谈酒吧的筹备情况,鸳鸯说装修公司已经来看过,按她提出的整改要求,最少需要三天时间才能完成,而一些进货渠道,比如洋酒之类的我已经掌握,也跟供货方达成了协议,现在我主要盯得是调酒师和专业侍应生的招聘工作。”

    我斜靠在沙发上,懒洋洋道:“这些事你来操心就好,不需要跟我说的,钱不够用你就跟我要。”

    鸳鸯娇嗔道:“这么点家业你就想做甩手掌柜的呀,这么懒怎么干大事啊?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人了,人家的初夜是不是白让你糟蹋了。”

    我苦笑道:“看不着脸还青的吗?刚跟人干了一架狠的,洪磊鼻子都折了,在医院打输液呢。”

    说着,我想起答应琪琪的话,随口提了一嘴,说洪磊在医院呆不住,我把琪琪派去陪伴了。

    鸳鸯挪动身子,依偎在我怀里,摸着我的脸颊道:“又打架,是不是因为女人争风吃醋啊?”

    我尴尬道:“怎么会,是因为那辆保时捷。而且这揍挨的不冤,我不止见到了新帝豪的幕后老板李云龙,还得到个进入更广阔舞台的机会!”

    鸳鸯感兴趣的盯着我,急道:“快给我说说,那李云龙到底啥样人啊?”

    我巴拉巴拉把前因后果一顿说,鸳鸯听得惊呼连连,我趁机就把手从她的衣服下摆伸了进去,野蛮的拨开文胸,握着细腻棉弹的一对好奶,像和面一样又揉又搓。

    鸳鸯喘息道:“讨厌,你不是说不喜欢我嘛,你不是说跟我睡只是为了事业上的合作吗,快把臭爪子拿开。”

    “我现在又喜欢你了,你这奶真结实,手感太棒了,摸着好有安全感。”

    鸳鸯羞怒:“走开,你个骗子,到底那句话是真的?”

    我低笑道:“男人性起和冷静时,绝对是两个状态,那时候说的是真话,现在说的也不是假的。”

    鸳鸯半眯着眼睛,呢喃道:“那你现在是冷静呢还是起性了?”

    我手上加了一点力,捏的扭动身子,笑问道:“你喜欢什么样子的我?”

    鸳鸯低声道:“我更喜欢失去理智你的,可我又很清楚,如果你整天都是这样,我根本就看不上你。”

    我被她绕的头大,用力一扑将她压倒在沙发上,嘿然道:“很不幸的告诉你,我现在属于后者。”

    这一波友情炮历时良久,因为我心中充满对了未来的忐忑和希翼,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激动在里边,似乎见到了李云龙,见到了宏达集团老总那种实力的人对我是一种深深的刺激。

    等我回到家里时已是深夜,洪熙水早就睡下,我怕吵醒她,偎在沙发里对付着睡了。

    第二天,我把除洪磊之外的所有兄弟都召集起来,开会的地方从通海旅社改成了未央酒吧。

    我对宁小伟等人说了昨天跟洪磊出去吃饭遭遇的事,又象征性的询问了下大家的意见。

    最后发现自己手下人还是太少了,酒吧这边要派人镇守,主要是防止沈三报复性的杀个回马枪,通海那边也太牵制人手,每天都要十几个人来管理经营那些美发学院女生为主的小姐们。

    没办法,我下令把通海旅社那边的业务暂时停下,抽调所有人手先开进开发区的大战场中,有舍才有得,想要迅速发展起来,靠那些上不了台面的站街姑娘得他妈猴年马月去了。

    商议的结果出来,我给了陈浩一次机会,让他全面负责打进开发区新产业园战役,其实说白了,就是领着一帮混混,钢管砍刀几台面包车,挨家挨户的承建商恐吓约谈,用我的沙子石子吧,我保你施工顺顺利利,不然那就啥都有可能发生了。

    而黄宏达所谓的照顾提携,就是指这种违法行为被他所承认,他会不经意间露出口风,说带头的人是他晚辈之类的,不许承建方因此而报警投诉,否则他就要给对方小鞋穿,大开发商想要收拾承建方那办法不要太多了。

    只是老家伙太坏了,他明明白白给我挖了个了坑,因为这个行业是有规矩的,宋大勇就是一座难以绕开的高山,谁敢虎口里夺食,那就做好要被老虎咬的准备吧,可我别无选择,如果没有那该死的基因冲突,没有那三年之内必须赚到五十亿美元的压迫,我真的不一定敢去捋宋大勇的虎须,那孙子有多厉害地球人都特么知道,他混的早混的好,说是星海道上的一只拦路虎也毫不夸张。

    当天下午,洪磊跟琪琪一起回来了,因为我把宁小伟派了出去了,做砂石生意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是找到了买家,你还得有货源啊,否则陈浩那边搞定了建筑队,到时愣是没有沙子石头给人家用,可就他妈尴尬死了。

    未央酒吧两天后就要开业,而我要居中策应,陈浩和宁小伟哪边有问题支援哪边。

    只是我也没想到,冲突会爆发的那么快那么猛烈,许久之后当一切都尘埃落定,我心里既庆幸自己命大又有些后怕,对黄宏达这只老狐狸的阴险狡也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