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友谊小船说翻就翻

关灯
护眼
    陈浩带人进了产业园的第一天,就遇到了宋大勇手下的张永赞,他只带了两个人,开着一辆雷克萨斯挨家承建商巡视。这也是双方合作里一项内容,既然把这份铁定赚钱的买卖给你了,那工地上一些闲人杂事,包料的道上大哥就得顺手给解决了。

    张永赞做梦也没想到。在星海市还有人敢抢宋大勇的财路,他也不认识陈浩,陈浩更不认得他,因为这货是从韩龙鸿手下后投奔过来的。

    两边人马相遇。当时张永赞刚从一个承建方老总的办公室出来,迎头就撞上摆开架想要靠武力威胁来谈生意的陈浩了。

    毫无悬念,两方当场就起了言语冲突,几乎没超过十句话双方就动起了手,张永赞也是张扬惯了,就没想到还真有不开眼的小混子敢动他,被陈浩带人这顿好打,最后十几个人钢管片刀的追出去几里地去。

    张永赞狼狈的连雷克萨斯都扔在了工地,鼻青脸肿带着两个手下跑回了宋大勇的财务公司。

    宋大勇也惊呆了,赶紧把张永赞三个送去医院,又打了电话给当事方的承建商,包工头管你那个,直接就说了,今天跟张永赞动手的人是啥云天社的,从他那打完人威胁了一圈,又去下一家工地了。

    怒发冲冠的宋大勇怎么能忍了这事,当场就纠结了几十人的队伍,开着七八辆车去堵陈浩。

    而陈浩也是个心思玲珑的主,打完架越想越不对,赶紧就给我通报了这事,我一听,在电话里惊讶道:“啥,你说你们给张永赞打啦啊?”、

    陈浩:“昂,这jb**拽的不行,长的其貌不扬的张嘴就骂人。”

    我头皮一麻,心说坏了,还没来得及跟宋大勇试探呢,这边先就把人家的兄弟给打了,我赶紧吩咐陈浩带人撤回来。

    他还不乐意,说这才走了两三家,这么早回去干嘛?

    我怒吼道:“让你回来就回来,哪来这么多废话,在晚一点恐怕你们就走不了了,刚才你们打的是宋大勇的人,我他妈还跟他是朋友,这事整的我就草了。”

    陈浩不再犟嘴,哦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结果陈浩前脚带人回了酒吧,宋大勇的车队脚后就跟来了。

    七八辆车直接堵住了酒吧大门,宋大勇人没进门骂声就到了。

    “秦生,给老子滚出来,草泥马逼的你混大扯了啊,连我的东西我的人都敢碰。”

    我就料到会有这么一步,早就集合好了人马在酒吧大厅里戒备着,也给宁小伟去了电话让他火速带人回援。

    可我还是低估了宋大勇的怒火,他来的太快了,快到我还在询问陈浩事情经过呢,宋大勇的人马已经呼啦啦冲进了未央酒吧。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也好歹是个老大,怎么可能让他骂住,立刻就站起身回道:“你他妈嘴巴放干净有事说事,张嘴就骂人,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啊?”

    宋大勇越众而出,戳指怒道:“你手下是不是有个叫陈浩的,刚才把张永赞打了,人现在还在医院里缝针呢,你承认不承认有这事!”

    我沉声道:“事肯定是有,但这是个误会,咱们能不能心平气和谈谈?”

    宋大勇咬牙道:“行,我听说你想做砂石生意,还跑到我的地盘上招揽生意?”

    我淡淡道:“这是黄总答应我的,你若不信可以当场去电话问问。”

    宋大勇挥手道:“我问你麻痹,你把打张永赞的几个小子交出来咱们在聊别的,不然今天我们就碰一碰。”

    陈浩脸色发白的站到的身边,冷哼道:“不用生哥交,我就在这呢,你那兄弟装逼的紧,跟你一个德行张嘴就骂,我不揍他我还惯着他?”

    宋大勇气的手指发抖,好半天才吼道:“反了你们一群小逼崽子,敢跟我叫板了是不?秦生,看在我姐的份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交不交人?”

    他手下足足有三十几个混子,手持砍刀钢管虎视眈眈的盯着我。

    而我们云天社拢共才三十来人,还被宁小伟给带去郊区七八个,我们人数上处于劣势不说,新打下来的场子也正在装修,一旦动起手来,这么多人非会把酒吧砸的七零八落不可。

    我用眼神示意鸳鸯和琪琪几个女生躲到后边去,四顾望了望我云天社的这些兄弟,振声道:“有人打上家门让我交出兄弟,你们怕不怕?”

    洪磊囊着鼻子喊道:“怕个**,人死卵朝天,大不了拼命呗。”

    众人轰然喊道:“要干就干,谁怕你谁是孙子!”

    我耸耸肩,敲打着手里的钢管,无奈道:“大勇哥不好意思,我这人比较民,主,我兄弟都说了,你想干就干,交人免谈!”

    宋大勇冷笑点头,直接挥手喊道:“连人带店一起砸,草拟吗把我当成沈三那种煞笔了是吗?”

    我知道跟他早晚会有冲突,只是没想到火拼来的这么快,眨眼之间双方的人马就碰撞到了一起,钢管砍刀带着风声磕的叮当响,不时传出砸在人身上的砰砰声。

    宋大勇想要冷眼旁观,抽身就向后去,反正他觉得自己的人多战斗力也强,根本不需要自己出手,我早就盯上了他,从人群中冲撞过去,抡着钢管就向他头上劈去。

    既然都撕破了脸动起了手,那就没啥情面好讲,我想象的到,一旦我们这边败了,宋大勇会怎样残忍的折磨我。

    他没想到我速度这么快,仓皇间闪身躲开,飞出一脚踢我的小腹。

    我钢管下挥砸他的小腿。

    他又收腿出拳直轰我的面门,我瞬间就有了决断,不躲不闪硬挨了他一拳,可我手里的钢管也结结实实横着扫在他脸上。

    砰,砰!

    两声闷响。

    我鼻血长流被一拳轰的脑子发昏。

    宋大勇则是哇的一张嘴吐出好几颗后槽牙。

    抡挨打,这个世界上我算第二还他妈没人敢认第一,再说老子手里是钢管,还怕跟你换拳头?

    我下巴上淋漓着鼻血都顾不上擦,就再次了上去,因为洪磊陈浩那边已经要顶不住了,我如果不能把宋大勇制服挟持住,那他手下的混子把兄弟们都放倒后,就该轮到我了。

    宋大勇没想到我如此悍勇,毫不讲技巧的跟他硬拼,一时之间心胆俱裂,左躲右闪的根本不敢再接招。

    直到他的心腹手下发现自己老大被我追的狼狈,舍了对手挡住我,才给了宋大勇喘息的机会。

    这货摸了摸肿起老高的腮帮子,伸手从地上捞起一根钢管,咬牙就要跟人合殴我。

    门口警笛声响,王所长带人冲了进来,我长出一口气,心说这250万真没白给,有事打个电话他来的是真快啊。

    “住手,宋大勇你闹够了没有?”

    王所只带了两三个人,一台警车而已,反正他也清楚,我跟宋大勇干起来了,只能是制止调和,抓人神马的就扯淡了,收了我们这么多钱,他敢抓谁啊?

    两方人马见警察介入,都挺知道好歹的罢手后撤,把自家受伤的人手弄到后边救治检查。

    宋大勇冷笑道:“秦生,你特么行,这一棍子我记住了!”

    我接过鸳鸯递来的面巾纸,擦了擦脸上的血,隐晦的对她竖起拇指,示意她电话打的及时,王所在晚来五分钟,我们这边就形势堪忧了。

    宋大勇见我不理他,恨声道:“王所,既然您来了,面子我总要给,但是这小逼欺人太甚,我早晚会废了他!”

    王所皱眉道:“上次在所里跟沈三搞起来,你俩不是一伙的吗,这咋说翻脸就翻脸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