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豁出去了

    宋大勇冷笑道:“他算个jb,也配跟我一伙,不过是因为他是我姐学生,我被老姐逼的没办法才去捞他。”

    我面色一冷。本来还因为几次借宋大勇的势跟沈三周旋,多少觉得有些香火情,跟他翻脸我是有点心里负担的,没想到我在人家心里连根毛都不算。只是有一样他说错了,我不只是他姐的学生,我他妈还是他姐的第一个男人,不过这事我是不会拿来刺激他的。那也太没品太渣了。

    王所无奈道:“你们之间怎么回事我也不想打听,能不能别闹了,要么自己散了,要么都跟我回所里喝喝茶?”

    宋大勇目光闪动,盯着我道:“秦生,我再问你一次,打我兄弟的人交不交?”

    我冷哼道:“为什么要交,你的兄弟是兄弟,我的兄弟难道是路人?你想搞他们先把我整趴下再说!”

    王所咳嗽连连,示意我不要再激化矛盾,不然在他的地面上真的让他很为难。

    我把脸朝一边扭去,假装看不到王所的眼神。

    宋大勇森然道:“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咱就走着瞧,我就不信每次王所都能来的这么及时保住你!”

    说完他一挥手,带着手下人就要撤出酒吧。

    这时候门口一阵骚动,原来是宁小伟带着人火速赶回,这货开着我再次购买的两辆海狮面包,只用了三十分钟就从郊区赶了回来。

    他远远就看到未央门口停了这么多车,还有大群的混子手持家伙在离场,以为我们都被废了,当场就红了眼睛,带着杨阳他们从车里拽出随身带的西瓜刀就想阻止宋大勇的人离开。

    我和王所一起高喊:“住手!”

    宁小伟冲进来,发现只是一些桌椅装饰被砸坏,兄弟们都无大碍,这才挥手叫道:“杨阳,让他们走。”

    酒吧外,关车门声砰砰的响成一串,宋大勇脸沉似水,本来他对于我们竟然敢挑战他的威严就冲冲大怒,没想到都要撤了,还被宁小伟给堵了一下,这让他更加感觉没面子。

    王所凑过来,把我弄到一边去,低声道:“生子啊,不是王叔说你,你这才跟沈三折腾完,马上就跟宋大勇刚上了,这是八面树敌的节奏啊,不管是生意还是混社会,这么弄都是要完蛋的,你三思啊!”

    我心说没事谁愿意打打杀杀啊,我这不也是被逼无奈,自从被老洪头从鬼门关里上拉回来,打了那针壁虎基因,我的人生已经完全失控了,怎么走,走成啥样自己已经无法选择,我能做的就是一往无前的拼命,否则三年时间一到,我就等着个翘辫子吧。

    王所见我不愿多谈,叹息着安慰了两句,让我多注意安全,随后就带人离开了。

    我就站在被砸的乱七八糟的酒吧大厅里跟兄弟们宣布,明天我亲自带队去产业园,宋大勇不是牛逼吗,咱们就抢他的饭碗,想让我出卖兄弟保自己平安,他麻痹的他看错人了。

    陈浩满脸感动,振臂喊道:“生哥我服你,你说干谁我第一个上,就算你说要砍美国总统我特么也敢抡菜刀。”

    李泽东也是动手打了张永赞的人,他跟着陈浩喊道:“这样的老大我誓死追随,生哥待我们兄弟讲究,俺就敢豁出命来挺他!”

    群情激愤,来自于宋大勇的高压没有让云天社这些年轻的元老们胆怯,反而被我几句话挑起了同仇敌忾之心。

    当晚,黄宏达给我打来电话,假惺惺的询问了一番事情经过,最后说道:“没想到你们还真闹矛盾了,这扯不扯的,我本意是想提携你干点事啊,可没想你们能刀兵相见,要不这样,我出面跟小宋聊聊?”

    我心说我去你吗个香蕉巴拉,这他妈就是你算计好的,如果我服软一句,他就会趁势把这份好处给我取消了,到时候我**毛没闹着,还落了个把宋大勇得罪死死的下场。

    我干脆利落拒绝了他的猫哭耗子,冷声道:“黄总您不需要怀疑我的能力,这产业园的砂石生意我秦生做定了,神挡我杀神,佛挡我屠佛!”

    黄宏达干笑着挂了电话,我想了会事,也被洪熙水赶去洗漱准备休息。

    第二天一早,我赶到未央酒吧时,洪磊宁小伟已经把人都集合好了,三台海狮面包,一辆保时捷911也加满了油停在外边等着。

    我一句废话没有,挥手示意大家上车,全部开赴产业园区的大工地。

    宁小伟当了我的临时司机,在路上的时候跟我汇报了昨天去郊区找砂石厂的事。

    原来附近几处产量大的沙场,要么被宋大勇强行买下,派人经管着生产,要么被他威胁,所出的材料都得卖给他。

    宁小伟费了好大的劲,才在星河下游找到了两家愿意合作的沙场,不过这两家的产量实在有点小,路也远还不好走。

    我安慰道:“没事,车道山前必有路,现在咱们已经跟宋大勇撕破了脸,狭路相逢勇者胜,要么我们成功上位,要么被他赶尽杀绝连根拔起,已经没有第三条道给咱哥们走了。”

    宁小伟哼道:“干就干,都是两条腿的人,谁怕谁啊?”

    我直接带人堵住了最大一家工地的进出口,那些带着安全帽的建筑民工都远远的看着,没人靠近围观。

    陈浩拎着砍刀下车,扶着车窗跟我介绍道:“这家是省二建的下属施工队,规模有近千人。我昨天带人来也没见着真正管事的,只是一个项目经理接待了俺们,说这整片产业园都是宋大勇的人这供料,他们不可能也不敢跟我合作。”

    我嗯了一声,低声道:“把人都喊下来,家伙拿好了,摆个队形给里边的人瞅瞅。”

    洪磊腆着肚子就下车了,吆吆喝喝的把兄弟们弄成两排,一半人拎着片刀,一半人拎着钢管,三十几人的小队伍弄的煞气腾腾的。

    果然,堵了几个进出的汽车后,省二建的人坐不住了,负责人跟黄宏达电话沟通,这老家伙倒是守信,说宋大勇和我都是他的晚辈,砂石材料可以用我们的,质量他绝对不怀疑,可当二建的负责人追问,那我们到底该选谁来合作啊,黄宏达又含糊其辞道:“随意,你们觉得那个顺眼就选谁。”

    这下二建的人彻底不会了,宋大勇有名有号,他们根本不敢得罪,可我带来的云天社一看也不好惹,个个都是龙精虎猛的二十来岁,有的人头上还缠着纱布,很明显是经常打架砍人的主。

    最后他们值班的总经理亲自出面,把我邀请到了办公室详谈,任他如何大倒苦水怎么为难,我就一句话,用我的砂石我保你平安,否则你再另外开个大门吧,我的兄弟们脾气暴,拿不到买卖肯定要砍人。

    白白胖胖的总经理给宋大勇去了电话,把情况一说,本想着把矛盾上交让我们互掐去,没想到宋大勇也跟黄宏达一个口气,只说你看着办吧,觉得谁行你就用谁,我不会怪你的。

    总经理捏着手机直瞪眼,最后拍着大腿道:“罢了,既然这些人都这么不负责任,那我就给你个承诺又如何,只要你的砂石合格能及时足量供应我工地消耗,那我就跟你签合同,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先讲好,如果宋大勇的人来找茬闹,事,你可得出面给摆平了。”

    我把手伸出去,呵呵笑道:“放心,端你的碗肯定要帮你守住田,不然大家吃什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