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该死的江湖

    谈完了这最大一家,我又带着兄弟们依法炮制,连连搞定了五家较大的土建队伍,眼看着也要中午了。我宣布今天犒劳兄弟们,广州酒家敞开了吃喝去。

    一间大包房里,三张十二人的大台,云天社的兄弟们都给坐满了。

    洪磊举着酒杯站起来。嬉笑道:“卧槽,之前在五中小树林,被宋大勇搞的差点下跪,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咱们跟着生子连抢他五家工地了,鬼影子也没见着一个。”

    众人喝的小脸红扑扑的,跟着轰然叫好,纷纷大骂宋大勇算个jb。

    我皱着眉头思索,总觉得不太正常,宋大勇怎么可能一声不响的任我们搞,本来今天都下定决心想跟他硬碰一回了,可他连兔子大的人都没派来一个,难道是被我们吓住了?

    陈浩捅了捅我胳膊,低声道:“生哥,这里边恐怕有诈,让兄弟们少喝点吧。”

    我摇头,同样低声道:“不要扫了大家的兴,难得人这么齐又高兴,喝吧,下午收队回去睡觉。”

    一场酒喝的日落西山,几个开车的司机倒是挺自觉,只喝可乐没喝酒。

    四台车分座了,我把兄弟们都带回了未央酒吧,原本鸳鸯找的那个装修队,早就被昨天那场火拼吓跑,不仅工钱没要,还丢下不少工具在酒吧里。

    包房也没有那么多,不够休息的人分睡,动作慢的只好偎依在大堂里的卡座沙发上,反正也无所谓舒服不舒服了,人喝多了躺哪不能睡?

    我心里一直有事,所以并没有喝多,在办公室套间的小床上闭目假寐,其实满脑子都在转悠宋大勇到底怎么想的。

    期间鸳鸯来给我送过一次咖啡,见我兴致不高,也就没有多纠缠,聊了两句转身出去弄账本去了。

    我思来想去的理不出头绪,后来困劲上来了,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恍惚中我被一阵急促的砸门声惊醒。

    我睁眼喊道:“谁啊,还让不让人睡了。”

    门外是杨阳的声音:“生哥快起来,敌人来挑场子,已经杀进来了。”

    我一骨碌坐起,耳边也隐约听到前边嘈杂的拼斗和惨叫声。

    一身的睡意荡然无存,我一个高窜起来,蹦到地上蹬上鞋子,顺手从老板台下拽出一根钢管,三两步就冲到门口拽开了房门。

    杨阳已经转身冲了回去,我追着他的背影冲过狭窄的后台走廊,转过一道工艺门,眼前的一幕把我看的心头一颤。

    只见宋大勇手下张永赞带队,足足有七八十人围住我云天社的兄弟在攻打。

    宁小伟伤的倒地不起,他躺的地方不过离我几步之遥。

    我冲过去推着他的肩膀喊:“小伟,你怎么样?”

    昏的,没有任何回应。

    我抬头四顾,一眼发现洪磊也在不远处被几个人围着,咬牙冲过去,抡起钢管就砸。

    宋大勇根本没动手,倚在酒吧大门的框上,讥笑道:“秦老大,今天听说你谈下来五家工地呢,这一年的纯利润都是两三千万啊,爽不爽啊?”

    我惊诧的发现,围攻洪磊的两个家伙竟然也是熟人,一个是六子,一个赫然是婶子姘头大老王,这他妈不是沈三的人吗,怎么跟宋大勇一起来打我们?

    我没理宋大勇的笑骂,一边挥动手里的钢管替洪磊分担一些压力,一边瞪着眼睛吼道:“我草泥马六子,在通海旅社没有废了你们,竟然还敢来找茬?”

    六子冷笑道:“有怨抱怨有仇自然得报仇,再说我来不来自己也说的不算。”

    这时门外缓缓滑进来一副电动轮椅,上边的人阴笑道:“秦生,你他妈瞅瞅你把我这未央酒吧给糟践的,老子好心痛啊,哇哈哈。”

    我目眦欲裂的喊道:“宋大勇我曰你姥爷,躲起来去联合沈三了是吗,草泥马,我看不起你!”

    看到六子和老王的那一刻,我就猜到了,果然沈三也来了,否则宋大勇也没这么些打手,两人加一起凑了七八十人,趁着我们高兴得意喝的高了,星夜前来偷袭。”

    这种实力对付现在的云天社完全是碾压的,我们没有一点机会,四外混战的兄弟一个个被钢管拍倒。

    仅剩五六个人,分别是杨阳,王柯峥,陈浩,还有两个我叫不出名字的兄弟,他们见我冲出来,都拼了命一样往这边冲,想跟我和洪磊汇合。

    可是张永赞也不是白给的,他盯住陈浩一个人打,咬的死死的,手下的混子合围王柯峥等人,已经形成了十个打一个的局面。

    洪磊大喊道:“生子你快走,从后门走!”

    我怒吼道:“走你妈,我死也要跟兄弟们在一起!”

    宋大勇竟然纡尊降贵的虚推着沈三轮椅,缓缓靠近着嬉笑道:“够意思,真他妈讲义气,如果不是你非要跟我装逼,我真不忍心动你们这帮小学弟,可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啊,我不弄你们,我手下兄弟都不好带了,人生真是无奈啊。”

    我被他阴阳怪气的嘲讽气的肺炸,爆出全身力气砸向身前的混子,那小子来不及躲避,双手握着钢管向上挡,咣当一声,他两只手的虎口全都开裂,钢管也脱手掉落,而我这一下去势未竭,直接砸在他头上。

    这倒霉家伙应声倒地,脚上乱蹬抽搐着,跟被抹了脖子的公鸡一样,我也顾不上去看是死还是活,因为我打他这一下,旁边同时至少也三根钢管向我头上挥落。

    我也来不及撤步抽身了,只能竭力的歪了歪头。

    砰砰砰。

    一连三声闷响,两根铁棍抽在我肩头,一根打在我脖子根的锁骨上。

    咔嚓一声,我立刻就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响,毫无意外,锁骨实在太脆弱了,经不起钢管的猛力抽砸。

    锁骨一断,顿时一股揪心裂肺的疼痛感冲向脑海,我左臂立刻就耷拉下去,再也用不上力气。

    可我已经拼红了眼睛,因为洪磊刚刚就在我眼前被人剁了一刀,脑瓜皮都裂开了,灼热的血液甚至溅到了我的脸上。

    我狂嗥道:“兄弟们,跟他们拼了,咱云天社就算被人灭门,也没有一个孬种。”

    喊完,我单手持钢管,一招一式都是跟人互换伤口,搏命的打法。

    洪磊被头顶流下的鲜血迷了眼睛,抽空抹了一把,怒骂道:“秦生你他妈混蛋,赶紧给我滚,你活着还能报仇,咱们还能再起来。”

    我悚然一惊,心里明白过来想要冲出去,可是已经有点晚了,那边王柯峥等人都全被撂倒,只剩下一个杨阳,浑身血人一般,挣命似的冲到我跟洪磊身边。

    宋大勇冷哼道:“咱们的人撤一撤,让沈三哥的人收尾吧,他们要算的帐,咱就不掺和了。”

    沈三嘿然道:“行,我就不怪你胆小怕事了,毕竟杀人这活不是谁都敢弄的。”

    宋大勇的人纷纷后退,张永赞却拎了一把开山刀仍往前冲,他用肩膀撞开两个碍事的混子,抽刀向我劈来。

    我心中难过,想到当初被韩龙鸿手下围堵,还他妈跟张永赞并肩战过七八个非主流黄毛呢,没隔多久他竟然朝我抡刀了,可这就是江湖,该死的江湖,你不砍人就等着被人砍死。

    我一声不吭挥动钢管就挡。

    手上只是轻轻一震,张永赞手里的开山刀就掉在地上,我还纳闷他力气咋变得这么小呢?

    张永赞在我愣神的时候低声道:“捡刀挟持我,不然你死定了,沈三是奔着弄死你才答应跟勇哥合作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