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惨烈

    我一愣,手上却丝毫不慢,钢管抡了一圈逼退了两个沈三手下,弯腰就把张永赞的开山刀捡起来。

    张永赞像是疯了一样怒吼朝我扑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俩有过杀父之仇一样。

    他几乎是主动把脖子凑给了我,我不疼不痒的挨了这货的当胸一拳后,就把钢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张永赞低声道:“你他妈喊话啊,说别过来。不然我杀了他。”

    我懵头转向不知道张永赞为啥想要帮我,难道他不记恨陈浩打了他那事么。

    不过事态紧急万分,我没有时间去想这些,应声开口大喊道:“都他妈住手。不然我摸了这逼脖子。”

    张永赞配合叫道:“勇哥,勇哥救我啊!”

    场上的人动作一滞,纷纷转头看向自家老大。

    沈三冷笑道:“他吹牛逼呢,他不敢抹人脖子,给我干他们!”

    宋大勇怒吼道:“谁敢动?草拟吗沈三,万一这小子就敢动手呢,那永赞不是陪人家死了?”

    沈三冷声道:“混江湖的哪有不死人的,你又不是第一天出来混,还要我教你吗?”

    宋大勇也紧张起来,他发现沈三这逼自从被我挑了一跟脚筋后,变得有点神经质了,无论说话办事都透着一股邪性,像是被鬼上了身一样,以前的沈三也凶也狠,但绝不会这么无所顾忌的当着上百人的叫嚷着要杀人。

    他真的很怕沈三一声令下继续围攻我,那张永赞绝对会被我顺手抹了脖子,宋大勇这人还是比较重视兄弟之情的,否则张永赞被打他也不会怒发如狂了。

    这下连他都不敢激怒沈三了,只好顺着他说:“沈三,你是我哥行不行,收拾这几条小杂鱼已经手拿把掐了,何必搭上我兄弟姓命,永赞我们俩还是同学,关系杠杠滴啊,我不能看着他死啊。”

    宋大勇这话已经带上恳求了,可沈三不为所动,冷笑道:“放心,这小逼吹牛呢,他绝对不敢杀人,不信咱就打赌看看,给我干他!”

    最后四个字是朝六子和老王为首的混子们喊的,六子老王略一犹豫,举起钢管就朝我们三个砸来。

    轰……

    沈三的手下也足有三十几个,领头的动手了,其余的混子也不能不动,出了事还有老大顶着呢,可你要是怕事不敢上,那被老大看在眼里,你基本也就混到头了。

    三十几人齐齐冲杀跑动,那声势还是蛮吓人的,如果我们云天社全盛之时,有我的变异特质带队,沈三这些人还真就不放在眼里,可是现在,所有兄弟全被打趴了,能站着的只有杨阳洪磊还有我了。

    三个人个个带伤,我是废了一条胳膊,洪磊和杨阳就更惨了,满身满脸的血迹,也不知道被砍了多少刀。

    这种情况我拿什么跟六子拼,只能是引颈就戮等死而已。

    可洪磊不甘心,他紧攥着已经被鲜血浸透的滑溜溜的钢管,咬牙道:“生子你一定要冲出去,沈三对你起了杀心,我们俩尽量给你拖着,你赶紧跑!”

    我心中还有一份期望,那就是鸳鸯一直没露面,不知道她会不会打电话报警,如果王所能够及时赶来,这场危局立刻就能破了。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绝望了,警察今晚是绝对不会来了,要来早来了,都打了半天了,这一定是宋大勇提前运作好了,压制的王所不敢来干涉。

    眼下这已经无解了,沈三的混子毫不在意张永赞死活,那我搂着他的脖子就变得一点意义没有,反倒是耽误自己的动作。

    我把他狠狠朝前一推,直接撞到六子身上,张永赞故意大张着双臂,做出夸张的表情,哇哇叫着扑倒一片沈三的人。

    我趁机扯着洪磊就跑,杨阳落后一个身位,一起逃进了酒吧大厅通往后台的走廊。

    沈三怒吼声传来:“宋大勇,你这兄弟怎么回事,他麻痹的是不是故意放秦生走?”

    张永赞:“放你娘的狗臭屁,我昨天还被他们的人打了一顿狠的,刚才这货还把我脖子都拉出血了,我草泥马你竟然不顾我的死活,让你手下去攻击。”

    走廊里脚步声响成一窜,六子和老王一人一把西瓜刀带头追来,我们三人身上都有伤,只是我的体力尚好对速度影响并不大,可是洪磊杨阳明显跑不了多快了。

    冲出这条走廊就是酒吧后厨,给员工小姐们做饭的地方,厨房有个小铁门,打开就是酒吧街后身的胡同。

    我冲在最前边,打开铁门却发现身后的情况不对,转身看去顿时心脏都要炸了。

    洪磊和杨阳已经被六子等人追上,两人背靠着背抡着钢管,抵挡着。

    杨阳还喊:“生哥你先走,如果我们死了记得替俺俩报仇。”

    我咬牙扭头冲了回去,曾经,的我带着七虎来挑沈三酒吧,就在危急时刻舍了杨阳逃过一回。

    这次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扔下兄弟了,死就死吧,反正我也只能活三年了。

    六子面上一喜,呼啸着抡刀朝我劈来。

    而洪磊和杨阳已经陷入了人群中。

    大老王也恨我恨的不行,狞笑着冲过来跟六子围攻我,我只有一只胳膊能动,抵挡不及间就被砍了三四刀。

    现在是真正的痛彻心扉血流如注了,因为我不光身上的伤口疼,更痛的是我眼睁睁看着杨阳和洪磊被人乱棒打到,他们挣扎着想爬起来又再次被砸中脑袋。

    这种看着自己兄弟要死在眼前却无能为力的感觉让我发狂,可是人力有时穷,我不是神仙,伤重单臂,拿什么跟刀法凶狠至极的六子等人拼。

    噗……

    噗嗤……

    我腹部一凉,狂怒之际难免分心,又被六子狠狠一刀捅进了肚子。

    这种西瓜刀都是两寸来宽的厚背长刀,刀尖并不锐利,因为它就是用来劈砍切的东西,可就算这样也仍被他硬生生扎进我的肚子里,可见六子就是想弄死我,出手之间全力以赴,根本不留情。

    我腹部剧痛,本能的肌肉收缩,六子的刀被卡了那么一下,就这转眼即逝的时机被我抓到,全力挥动铁管,猛的砸在他的颧骨上。

    砰,咔嚓!

    人要是拼了命,那种爆发力是惊人的,我一只胳膊爆出的力量,直接把六子的半边脸都拍碎了。

    他连声惨叫都没发出,身子一歪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大老王啊呀一声惊叫。

    退后一步横刀在胸盯着我,这货只怕我趁势跟他拼命,至于六子死活他才不关心呢。

    我低头看了看,运动裤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上身穿的一件体恤衫在肚子那被六子一刀捅出了个大窟窿。

    最为瘆人的是,他那把刀刀头太宽,扎出的口子也够大,我肚子里的肠子在重力影响下,挤露出半尺来长,青白青白滑腻腻的十分恶心。

    我左臂不能动手,但把肠子塞回去还能做到,伸手搂吧搂吧,一咬牙按着原路就给塞了回去。

    大老王和他身后的混子齐齐倒吸冷气,不由自主的就往后退了一步。

    我惨然一笑,捏着滑不溜手全是血的钢管,迎着三十多人向前逼去。

    走廊转角,沈三摇着轮椅出现,他分开人群看到现场情况,脸色顿时一喜,哈哈笑道:“还以为你他妈又跑了,给我弄死他,谁先得手奖励一百万!”

    我吸着气,一字一句道:“我就算是死,也要在你身上撕下几块肉,你得意什么,你不过是个做轮椅的瘸子!”

    沈三被我刺到痛处,捶着轮椅嘶吼道:“干,给我剁碎他,我给两百万现金奖励!”

    这下他手下的马仔们都疯狂了,眼珠子都被两百万这个巨额数字刺激的通红,普通人不吃不喝也要攒半辈子吧,现在只要冲到前边多砍我两刀就能拿到,谁不眼热啊。

    我凛然不惧,反正也是死,何必露怯让人瞧不起,让我丢下兄弟逃命,我的良心不予许。

    我紧了紧手里的铁管,大喊一声就要迎着人群来个反冲锋。

    突然,我的胳膊被人抓住,我扭头一看,竟然是鸳鸯。

    她从厨房通往小巷的后门冲入,手里提着一个红色干粉灭火器,脸色因为害怕显得那么惨白。

    她抓住我的胳膊叫道:“傻瓜,你快走,他冒险杀你是为了报仇,你走了,剩下三十多个兄弟谁敢全杀了?”

    我心思电转,突然明白过来,沈三最恨的人无非就是我这个当老大的,从六子等人动手的迹象上就能看出,对洪磊他们只是打,尽量用钢管砸晕过去罢了,对我那才是真杀,西瓜砍刀都捅我肚子里来了。

    这时沈三手下已经冲到跟前两米远,一个个兴奋的不行,仿佛我就是整整齐齐码放好的一大摞毛爷爷,只要把我撂倒了,这些钱就归他们了。

    鸳鸯一声不吭按动了手里的灭火器,单手持着胶管喷头,迎着混子们就呲。

    嗤嗤嗤……

    漫天的白色粉尘呲的混子们哇呀乱叫,捂着眼睛就往后撤。

    鸳鸯死命的推了我一把:“你快走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