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别冲动

    我撕心裂肺叫道:“你跟我一起跑。”

    鸳鸯手上不停,灭火器仍在狂喷粉尘,她厉声吼道:“快走,我能给你挡一挡。”

    情势万分危急。我如果不走那唯一的结果就是俩人全扔在这,咬牙之下转身就跑。

    这条小巷幽深狭长,大概只有五六米宽,一侧是酒吧娱乐街。一侧就是鳞次栉比的写字楼,两边建筑的高耸,就把它显得幽暗深邃,比较幸运的是。小巷里的路灯并不多,而且也不是一条直筒到头的,不过几百米的长度,就足足有三个交叉胡同,可以随意拐向你要去的方向。

    我一手捂住肚子,跑动之间如果不用力按住,肠子就会被颠出腹腔。

    耳中隐隐还能听到酒吧后门那边,沈三疯狂的怒吼声,草泥马把这婊,子弄一边去,给我追上那小杂种我要生撕了他。

    我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了出来,鸳鸯这是见势不妙早就跑了出去,可她见我危险又冲了回来救我。

    还有洪磊杨阳他们,已经被打成了那样,还是要挣扎着爬起来,想替我挡住追兵,为的是哪怕给我争取俩秒三秒的时间,没打过群架的人也许不会明白,几十个人追砍几个人,如果被追上围住,那后果是极为恐怖的,谁也不知道别人下手有多狠,追打的人也不会排好队,一个个来,往往可能就差那么一下,多挨一下是死,少挨一下也许就只是重伤,兄弟们并不傻,可他们仍冒着被沈三这个丧心病狂的敌人打死的危险,拼命的挡住我身前。

    我告诉自己,一定要跑出去,一定要活下来,就算付出再多,我也要活着,不为荣华富贵,不为出人头地,只为了这些拿命保住我逃出生天的人。

    鸳鸯拿的灭火器似乎质量极好,里边的干粉喷了一分多钟也没光,我趁着这机会跑出了将近五十米,留下了一路斑斑血迹。

    可干粉总有喷光的时候,就在我临近第一个交叉路口时,大群须发皆白,脸上身上跟在面粉堆里打过滚的混子们追了出来,眼尖的一眼就瞅见我拐进了另一条小巷,嘶吼的叫喊道:“草,在哪了!”

    几十人呼啸着追来,每个混子的兴奋都体现在脚步的急促上,这深更半夜的,小路上也没啥行人,把我两棍子打死,往沈三跟前一拖就是二百万到手,那几乎下半辈子都有着落了,啥也不干也够吃喝玩乐了。

    我心头发凉,本来按我的体质,就算让他们先跑两分钟我也能轻松追上在甩开,可是现在我的伤实在太重了,不提锁骨被打断一根,就是挨六子砍的那几刀也要人命了,每一刀都又长又深,深可及骨,血流的太多,尤其是肚子上被捅出的伤口,我每跑一步都是揪心扯肺的疼。

    眼瞅着这些人越追越近,不出意外我将在几十秒钟之后被追上,那等着我的结局只有一个,一定是当场被杖毙活活打死。

    我心急如焚,可是速度却越来越慢,追兵见我速度减缓却越发兴奋,几十个满脸白粉的人挥舞着棍棒呼喊追来。

    就在我冲出这条交叉小路拐上大道的时候,我被迎面疾驶而来的一辆渣土车晃花了眼睛。

    这是一辆只有凌晨才被允许上道的自卸式大卡,橙红色的车身,霸气狂野的轮廓,车斗里,是满满的一车渣土,那应该是某个大型工地的废料。

    我一咬牙,缀着车尾爆发了全身的力气,猛然间冲出几大步,一跃而起,单手攀上了它的后厢沿,也幸亏它是迎着我的开来,几乎是擦着我的肩膀呼啸而过,否则我只要犹豫一秒,就不可能抓住这个机会。

    渣土车司机带着耳机听歌,嘴里嚼着口香糖,摇头晃脑的开得飞快,他也没想到有人敢爬这种车,等到沈三手下那三十几个白面混子挥舞着刀棒从小巷里冲出时,车子已经出去近百米了。

    他们嗷嗷叫骂着跟着跑了一段路,鬼叫着想让司机停车,司机哪里敢停,他还以为自己扎到了什么东西,惹出了这么一大群如此可怕的家伙。

    我就这样吊在大卡车的后沿上,拼了命用一只右手抓住车身,亲眼看着那些追杀我的敌人在视野中越来越小,直至没了影子。

    攀着大卡车跑出几个交通岗,我一狠心就松开了手,随着加速度猛冲了几步,最后还是翻滚着摔倒地上,我心里清楚,沈三一定会派人沿路追来,我要想活,只能及早弃车另寻它路逃命。

    其实这时候我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主要是失血太多,昏昏沉沉的认准了一个方向,一路小跑着逃了下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恍惚间似乎来到了一片棚户区,狭窄逼仄的弄堂,污水垃圾到处都是,一间间破落的砖瓦房被更为破落的砖墙圈围着,我实在是跑不动了,也没发觉有人跟着追来,心里一松就要晕倒。

    忙咬了一口舌尖,嘴里一咸,剧痛随之刺进了大脑,我振奋起求生的欲,望,随便就近选了家就去拍大门。

    “有人吗,求救命啊……”

    我声音出奇的小,像是被大团棉花堵住了喉咙,就算拍打铁门,也是有气无力,而且这院子也好像是空的,再不就是主人怕摊事不敢应门。

    我感觉自己要撑不住了,咬着牙就爬上了矮墙。

    就算要晕倒,也不能倒在大门外,否则沈三的人追寻到这,那真是十死无生。

    勉强爬上墙头,我就两眼一黑栽了下去。

    耳中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就是噗通一声。

    当我再次有了意识的时候,就觉得头皮阵阵发麻,眼皮狂跳不停。

    我惊的低喊一声猛的睁开眼睛,明亮刺眼的旭日阳光下,一把闪着寒光的雪亮菜刀就离我的脑袋不过几公分了。

    我啊的一声惊叫。

    吓得手拿菜刀的女孩狂退数步,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她举着菜刀指着我,结结巴巴喊道:“你果然没死,你个王八蛋!”

    我看清了她的脸,脑子嗡的一下,心说这不是逃出虎圈又进了狼窝吗。

    女孩见我不吭声,还试图挣扎着爬起来,立刻冲上两步拿菜刀对准我,警告道:“你别动,你再动一下我肯定砍死你!”

    我不敢再装傻,苦笑道:“别,韩亦莹你别冲动!”

    这个面容精致长相极为甜美的姑娘,脸上紧张之色丝毫未减,咬牙道:“王八蛋,把我哥害成那样了还不罢手,竟然还追到这里来!”

    我往后褪了褪,靠着院墙坐稳了身子,指着身上的血迹对她说:“你看我这样子像是来找你们麻烦的吗,如果我说我是随便爬了一堵墙,就掉这院里了你信不信?”

    韩亦莹撇嘴道:“鬼才信你,你那么坏,心眼那么多,我哥都整不过你,我警告你别乱动啊,我哥说他马上就赶回来。”

    我顿时头皮发炸,在心里狂曰贼老天它亲娘,有这么玩人的吗,九死一生从沈三手里跑掉,却稀里糊涂把自己送到韩龙鸿兄妹的手里了。

    我跟他可是死仇,这要是回来了,那我能不能落下全尸都不一定。

    想到这里我赶紧挤出个笑脸,嘿嘿道:“那啥,我就是歇歇脚,不劳烦你哥亲自接待了,我,我走了,不送,不送哈。”

    说完我单臂用力就想撑起身子,可是这一动,身子压迫下,腹部的伤口又裂开了。

    那一小段沾了灰啊土啊,还有墙头上一抹青苔的肠子又露头了,我他妈都疼习惯了,心里光想着得赶紧走,一会韩龙鸿回来指不定砍我多少刀呢,根本都没留意肚子上的情况。

    可是却把韩亦莹吓的够呛,举着菜刀的手都得瑟了,指着我的肚子叫道:“啊……肠子,你肠子露出来了。”

    我低头一瞅,可不是么,这家伙还没完了,别的刀伤都快结痂了,唯独被捅的这一下,那钝刀头扎进肚子创面可太大了。

    我干笑道:“别怕,别怕,这只是小意思,那啥,你能借我点卫生纸吗。”

    韩亦莹呆呆的呐呐道:“要纸做什么?”

    我指了指露在外边的东西:“脏了,我有点小洁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