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到底杀不杀我了

关灯
护眼
    韩亦莹哦了一声,丢掉手里的菜刀转身就想进屋子拿纸,走了两步又扭头回来了,捡起菜刀凶巴巴的瞪着我。嚷道:“没有,有也不借你,我们是仇人凭啥给你纸用。”

    我苦笑着摇手:“不借就不借,我这就走。你别嚷了。”

    我随手就把那段露出来的小调皮塞回去了,就跟往兜里装东西一样,眉头都不皱一下,看的韩亦莹又恶心又震撼。忍不住小声问道:“你真的一点不痛么?”

    我白了她一眼,心说这丫头怎么有点中二病啊,强调我们是仇人还管我痛不痛。

    我一声不吭就想往起爬,她那边又紧张上了,粉光致致的葱白小手抓着一把巨型菜刀,左右挥舞了两下,嘴里叫喊道:“说了不准你乱动,你起来要是伤害我怎么办,你也不能走,我哥说了让我看住你!”

    我干笑道:“你这么漂亮我哪忍心伤害你,乖,别吵了,弄醒邻居会挨骂的,你就当我没来过,让我走吧。”

    我以为我表情语气都足够温柔无害了,没想到这句话一下子激怒了韩亦莹,她怒骂道:“王八蛋,你骗人,你撒谎,你他妈还不会伤害我,咱们算这次就见过三次,前两次你都把我弄晕了,第一回你用铁牌子砸的,第二回,你,你用蜡烛,你个死混蛋。”

    说到这里她或许是觉得有点难为情,我更jb尴尬,人家说的全是实话啊,第一次在rosi酒吧门口,两个傻逼白领趁妃姨喝多了想捡尸占便宜,我一个人赶去跟他们打的血呼啦的,之后被酒吧保安分开,各自叫人,我喊的是当时的七虎八狼,对面叫来的就是韩龙鸿,这也是我第一次跟韩龙鸿一系结仇。

    当时确实是我一牌子砸晕了韩亦莹,不过那也是没办法,我不砸她兄弟就要被她砸伤。

    至于第二回弄晕她,那完全是为了逼她哥说出藏钱的地方,不过谁能想到这丫头羞耻心还挺强,硬生生气晕了过去。

    只是现在想想,我跟她一定是前世的仇家,不然哪有见三回面把人干晕两次的?

    我讪笑道:“别介样,咱们不打不相识行不行,交个朋友呗,你微信多少?”

    韩亦莹跺脚道:“交你个大头鬼啊,你个露肠子的死扑街,你咋命凭的大呢,为啥没捅死你啊?”

    我咳咳两声,摊手道:“你让我走吧,如果你哥回来把我杀了,那他下半辈子都活不好了,背个杀人犯的罪名就算不被抓到枪毙,也终日惶惶的,你说对不对?”

    外边铁门一响,趔吧进来一个人,他插口在韩亦莹之前,冷哼道:“不杀你,我他妈现在就活好了吗?”

    我光听声音心中就是一凉,完蛋,韩龙鸿回来了。

    不过看他趔吧进来后的样子,我顿时心里一松,似乎求生的意志又被点燃了,这货是蹭着一辆平板小车进来的,车身很矮,大概只有十几个公分,动力就是韩龙鸿手里抓着的两块木板,他像东北农村小孩滑冰车一样,双膝着地跪在这辆平板小车里,两手里的木板远远的拍这地面上,身子一伸一缩下带着小车载他前行。

    我目瞪口呆的盯着韩龙鸿,直到他身下的小车四个轮子被院里青砖给硌住才回过神来。

    韩亦莹提着菜刀过去,揍着她哥肩膀帮他把平板车弄出了两块砖的夹隙,然后指着我道:“哥,这王八蛋想跑,刚才还忽悠我要我微信号呢。”

    韩龙鸿又瘦又黑,满脸汗渍污垢,身上脏兮兮的,两手更是像掏了人家煤棚子一般乌漆吗黑的。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目光里的仇恨都要淌出来了。

    我下意识的往墙上靠了靠,却没敢有任何过激的动作,如果不是用力挣扎试着想起来时我又差点晕倒,我他妈怎么可能跟韩亦莹这中二妞扯这么久的蛋。

    韩龙鸿呵呵笑道:“果然老天是长眼的,不然怎么会把你送到我跟前,老天爷也不忍心让我窝窝囊囊的这么过一辈子,啊哈哈。”

    我挥手道:“你先别发狠,我记得我给陈浩和李泽东五万块钱了,难道他们没给你看病?”

    韩龙鸿沉着脸不吭声,韩亦莹眼圈却红了,抽泣道:“我哥把钱都给受伤的兄弟们用了,你们打的那么狠,有两个重伤的光抢救就花了十几万,钱不够用后来把我的首饰都给当了,结果他把别人都救治好了,自己却成了残疾,脚筋萎缩后很难续接,我哥怕是再也站不起来了,那些畜生不说感恩我哥,还有个杂种趁我哥出去挣钱老来骚扰我,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都是你秦生造成的,我恨不得一刀刀剁死你。”

    韩亦莹越说越激动,最后几乎是嘶喊着吼出话来,两行清泪顺着腮边流下。

    我不禁动容,没想到韩龙鸿如此重情重义,不由得对他的恨意也淡了几分。

    可是我不恨人家没用,韩龙鸿对我的杀意毫不掩饰,眯着眼伸手朝韩亦莹要菜刀。

    我顿时慌神了,叫嚷道:“别闹行不行,有啥话咱谈判呗,打打杀杀干什么呀,再说我们都这副鬼样子,互相搞个什么劲啊?”

    韩龙鸿不理我,昂着头对他妹子道:“这小逼重伤不能动,这是老天爷给我的唯一机会,我要不趁机整死他,肯定会抱憾终身的,你把我推到他身边去,然后你就走吧,去哪都行,就当我死了。”

    韩亦莹懵了,眨巴着泪眼道:“我不,为什么要我走,我要跟哥哥在一起!”

    韩龙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怒道:“你跟着我干什么,跟我去街上要小钱吗,你想永远都当个乞丐是不是?你也十七八岁了,怎么老也长不大一样?”

    韩亦莹抽噎道:“我就不,当乞丐要饭有什么,死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韩龙鸿抄起平板车上的一个不锈钢小盆,用力朝韩亦莹掼去,低声骂道:“滚,你给我死开,谁要跟你在一起,烦人精,我早他妈受够你了,一天天啥也不会干,就知道捧着电脑玩游戏,你给我滚犊子。”

    韩亦莹惊叫着跳开,小钢盆当啷一声摔到地上,一元的五角的钢镚,还有几张五块钱的纸币撒了一地。

    我看的眼角直跳,这他妈还是韩龙鸿吗,曾经的通海旅社老板,景星街最大的鸡头,手底下足足几百个公主,竟然沦落到趴在小车上沿街乞讨了。

    他摔完了盆子,怒声指着韩亦莹警告道:“你走不走,你要不走我弄死这孙子就自杀抹脖子。”

    韩亦莹左右为难,急的跺脚,最后冲上来就踹我,踢的还是肚子上的伤口。

    本来以我强悍的恢复能力,这会都不流血要往一起合拢伤口了,让她两脚又给踢开了。

    韩亦莹边抹眼泪边踢我:“呜呜,都怪你,你个王八蛋,你好好的被人捅,就当场死了呗,你还他妈还跑,跑哪去不行,你非得倒在俺家院子里?”

    我痛得冷汗直冒,大喊道:“够了,麻痹的真当我是泥人啊,想杀想打都随便你们,我跟你说别逼我啊。”

    小丫头被我唬住,呐呐的停脚瞪着我。

    韩龙鸿却不上当,嘿嘿冷笑道:“你要能动早动了,我妹子单纯被你一唬就信,想骗我你还嫩呢。”

    说完,他把刀背塞到嘴里叼住,两手着地连木板都不要了,挠扯着滑动四轮小车就奔我来了。

    我盯着韩亦莹,叫道:“快阻止你哥啊,他要砍死了我,他也会判死刑坐牢的,你就再也没哥啦。”

    韩亦莹充分展示了什么叫没有主见的小女孩,被我一吼,竟然真的横着身在挡在我跟他哥身前。

    情绪极度失控道:“不行,我不让你这么干,我不想没有哥哥,要是没有你谁来保护我,没人疼没人管那我不如死了。”

    韩龙鸿被她气的怒发冲冠,可他是真疼这个唯一的妹妹,就算眼里冒了火,也一句狠话不舍得骂,只是低吼道:“你让开。”

    韩亦莹被他哥的样子吓到,似乎有些松动想要闪开,我赶紧蛊惑道:“别傻了,不能让,你怎么能看着你哥干傻事。”

    韩亦莹立刻又坚定了阻拦他哥的想法,张开双臂哭着劝道:“哥,咱不要报仇了好不好,我做游戏主播能赚到钱的,我一定把你的腿治好,咱们好好过日子行吗?”

    韩龙鸿被她弄的没招,一咬牙把菜刀抵在了咽喉上,怒声道:“你个小糊涂蛋,这孙子是咱们大仇人,你竟然听他的话,你不让我杀他也行,我现在就抹脖子给你看!”

    他微微用力下压,锋利的刀刃立刻就割破了脖子上的皮肤,渗出丝丝血迹来。

    韩亦莹惊叫一声扑过去,两手攥住刀背往怀里夺,同时哭泣道:“干什么呀,非要这样吗,为什么不能好好活着,你要是走了,我真的就成孤儿了,到时候那个黄毛再来欺负我,谁保护我,谁能管我啊……呜呜呜。”

    韩龙鸿挣扎了两下,终是怕伤了妹妹,不敢用力争抢,手一松,菜刀被韩亦莹夺取。

    她像扔炸弹一样把沾了韩龙鸿血迹的刀远远抛开,随后蹲下身子,抱住韩龙鸿嘤嘤啜泣,哭的稀里哗啦像个无助的孩子。

    韩龙鸿满面悲愤,仰头,眼中的泪水如决堤的大河,不受控制的奔流而下。

    我有点懵比,这尼玛赶上琼瑶奶奶的苦情戏了,等他们哭的差不多了,韩亦莹叨气的功夫,我嘴欠的问了一句:“那个,到底还杀不杀我了?”

    两人同时扭头向我瞪来,我顿觉大事不妙,果然,韩龙鸿铁青着脸哼道:“我妹妹不舍得我陪你这人渣死,不过除了亲手报仇之外,还有很多种出气的办法,比如你这个b样肯定是被道上大哥追杀的,我只需要放出风声说你躲在这,哈哈哈……”

    我如果有力气一定会狠抽自己嘴巴,祸从口出这话绝对不假,没事就让人哭去呗,问他妈杀不杀我这事干嘛啊。

    韩亦莹眼前一亮,破涕为笑道:“哥,这个办法好,你也不用犯杀人罪了,还能把这死家伙处理了,一举两得,一石二鸟啊。”

    我苦笑道:“小姑娘挺有水平的,这成语用的不孬,你们传消息之前能不能让我说两句?”

    韩龙鸿看了看天色,低声道:“放!”

    我心中暗骂,你才放,你们全家都特么说话是放屁。

    定定神,我正色道:“我能治好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