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天堂里的撕逼大战

    韩龙鸿整个人一震,直愣愣看了我好久,才嗤笑道:“你他妈以为我是莹莹这样好骗么,你瞅你被人砍的这个熊色。你拿什么治好我?就算你有钱,我这脚筋都缩回去了,腿骨也长畸形了,你咋治好我?”

    我沉声道:“骗你做什么。你有眼睛不会看么?你看看我这伤口就明白了。”

    我指着肩膀胸膛的几处刀伤,这些伤本来深可见骨,皮肉翻翻着非常吓人,经过这半夜的恢复。强大的再生基因已经把伤口的皮肉收拢,开裂处长出一道道粉红色的新肉。

    韩龙鸿脸现惊诧之色,问道:“你这些被砍多久了?”

    我拍了拍肚子,得意道:“跟这刀一样啊,不过肚子上这下创面有点大,而且一直磕磕碰碰的,我又爬墙又爬车的,刚要长好就抻开,血也流的太多,不然,哼哼,就你们两个这小样还有机会研究杀不杀我啊?”

    韩龙鸿露出意动的神色,呐呐道:“我说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猛,怎么打都不死,原来你有过奇遇,你说你打算怎么治好我?”

    我淡淡道:“你这算什么啊,当初我被你捅了八刀,送到医院已经被大夫宣布了死亡,后来才被一位世外高人搭救了,而他用的药不止挽救了我的生命,还让我体质全面提升,获得了超强的恢复能力,并且把我的外型也改造啦,你不觉得我长高了很多,脸型也更酷毙了么?”

    韩亦莹撇嘴道:“还是一样难看,得意个屁。”

    我哼道:“刚夸你成语用的好,怎么马上就露出小尾巴了,一点不会审美。”

    她脸一红,扬了扬手里的菜刀,对我做出一个砍死你的表情。

    我一缩脖子,马上意识到现在还不到装逼的时候,必须接茬忽悠,不然韩龙鸿真有可能把我逃到这里的消息卖出去,想象着沈三宋大勇的人马赶到,我被乱刀砍死又浇上汽油一把火烧成灰的情景就他妈心胆发寒。

    我摸了摸头,盯着韩龙鸿诱惑道:“你发现了吧,我这头发都是自然白的,可不是焗了油,现在信我能治好了不?”

    韩龙鸿挣扎道:“你确定没有骗人?我要是放过你,等你恢复了行动能力,你再对付我们兄妹咋办?我拿什么相信你?”

    我一阵头大,刚才被韩亦莹爆踢的时候,我还真动过这方面的心思,不过在看到他们兄妹哭成一团的时候,我的满腔恨意也淡了,不管有多大的仇,韩龙鸿沦落到现在这个样子,也足够化解我心里的记恨了。

    可他让我保证,我他妈还能签个合同啊,说你别出卖我,我养好了伤也不会动你们,还能帮你把残废的腿脚治好,这不是扯么,最后我被逼的没法,韩龙鸿一直在犹豫,纠结的脸色不停变幻,我真怕一个应对不当,这货就出去大喊大叫,秦生藏在我家小院子里。

    直到我手指苍天用已故的父母亲发誓,我说:“我发誓一定要治好韩龙鸿腿脚,并且让他们兄妹的生活质量提高七八十个层次,要是我说话不算数,伤口长好就翻脸的话,就让我爸妈在天堂上闹离婚,天天都上演小三撕逼的大戏。”

    韩亦莹捂着小嘴,偷笑道:“你这人还真有意思,发个誓都弄的这么奇葩。”

    我朝她挤挤眼睛,嘿笑道:“那是你没跟我处长,以后熟悉了你会觉得我更有意思。”

    韩龙鸿冷哼道:“你再敢朝我妹挤眼睛,我他妈现在就砍死你!”

    我尴尬道:“别,鸿哥你不懂幽默啊。”

    韩龙鸿低声道:“你看我这个样子还有资格谈幽默吗?”

    我再次定睛打量跪在平板车上的韩龙鸿,这货确实凄惨至极,一件看不出本色的半袖背心胸口磨出几个大洞,一条老版的军绿色裤子卷着裤腿直到膝盖,露出两只脚跟后的狰狞疤痕。

    而且他系的还不是腰带,一条麻绳穿过裤鼻,草草的在腰间搭了个活扣。

    我啧啧道:“就算你把所有家当都给兄弟们治病了,也不至于连衣服穿都没有了把,咋弄成这副德行啊?”

    韩龙鸿哼了一声没有接口,韩亦莹心疼的瞅了眼哥哥,解释道:“我哥说只有这么穿才能博得人们同情,他找不到工作的,除了乞讨没有办法挣钱,我说我要出去做个服务员什么的,我哥说啥也不肯,他怕我吃苦,也怕我被外边的人欺负了。”

    我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韩龙鸿的凄惨模样,都让我怀疑自己报仇是不是错了。

    这时天色已然大亮,隔着不远的那些平房陆续有人起床张罗早饭,邻里间的问候是鸡犬相闻的。

    我焦急的低声道:“现在信我了吧,咱们进屋去说好不好,这要是被人发现我满身是血的样子,一定会传扬出去,那时候你们不杀我,我也死定了。”

    韩龙鸿目光闪动,最后似下定决心一般咬牙点头,冷声威胁道:“记住你说的话,如果你敢骗我,就算是我死,做了鬼我不会放过你。”

    我虚弱道:“别墨迹了,哪有什么鬼啊,这话你留着吓唬小孩去,我秦生顶天立地绝不撒谎骗人,尤其你都这样了,让我对付你我都懒得动手。”

    韩龙鸿点点头,十分果决的挥手道:“行,我就赌你这把了,走,进屋。”

    说完,他划拉着捡起身前的两块小木板,身子往前一倾,胳膊用力回拉,小平板车哧溜就滑出去老远。

    韩亦莹也拎着菜刀转身要走,我顿时急了,喊道:“别介啊,你们能走我不行啊,那个谁,美女你把刀放下,搀我一把呗?”

    兄妹两人停下,扭头看了看我一只胳膊撑地想起又起不来的衰样。

    韩龙鸿偏头,示意他妹来扶我。

    韩亦莹毛手毛脚的把菜刀又是一丢,走到跟前就来拽我的胳膊。

    可她拽的是恰好是我那只断了锁骨的左臂,这下把我疼的,嗷唠一嗓子眼泪都下来了。

    韩亦莹吓了一跳,拍着胸口的两团雄伟嗔怒道:“你干嘛,要吃人啊,鬼叫鬼叫的。”

    我额头冒汗,抽着冷气说:“小姐姐,你把我这长好了不少的锁骨又给崩断了,我真的好疼啊。”

    韩亦莹瞄了眼我浮肿老高的左臂,赫然抱歉道:“对不起,人家没注意。”

    这回她改为拉我右手,我失血导致全身虚脱的没一点力气,借着她的力勉强站起来,头脑一昏又要摔倒。

    韩亦莹紧忙把我的胳膊挎在她脖子上,单手搂住我的腰,让我把体重都挂在了她的娇躯上。

    我鼻间充斥着一股独属于少女的体香,于是就心里纳闷,上次去搞韩龙鸿,把韩亦莹脱光扒净了滴蜡,咋都没觉得她身子这么香呢?

    好算对付进了屋子,他们兄妹俩租不起楼房,只能在这城乡结合部租了这么一套小院,这也是韩龙鸿外出乞讨有时难回来过夜的原因,毕竟他那个小车赶路实在太慢了,讨点钱都不够打车的,更别提人家司机都可能嫌弃他脏,直接就是拒载了。

    这小院只有三间正房,进门就是玄关加厨房,说是客厅吧,连张沙发都没有,两头卧室兄妹俩一人一间。

    韩龙鸿滑到门口,舍弃了小平板车,直接跪在地上用膝盖蹭着走路。

    他吩咐妹妹道:“把这家伙弄我那屋去。”

    韩亦莹把我扶进门,提醒我小心脚下门槛,我口花花的毛病犯了,低声在她耳边说:“小姐姐你真香,用的什么洗发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