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再见20厘米哥哥

关灯
护眼
    好算是对付进了屋子,韩亦莹把我安顿在他哥的床榻上,我长吁了口气,这关总算险之又险的过去了。多亏老子机智啊。

    韩龙鸿爬了进来,一看他那个赶路的方式,我就憋不住想笑,就跟康熙微服私访记里的奸臣暴露了。突然发现想要坑害的人竟然是皇上时那样,跪着用膝盖倒腾着自己。

    韩龙鸿沉着脸,对我的表情视而不见,冷声道:“你确定不用去医院?我刚才看到你肚子那道口子似乎露出东西了。”

    我挥手道:“啥事没有。给我弄点纸沾湿了,我擦擦肠子就行。”

    韩亦莹又恶心又害怕,赶紧端来清水,弄了些卫生纸扔给我。

    我说自己不方便,希望她能帮忙清理下伤口,这丫头说啥也不敢,捂着眼睛就出去了。

    我无奈,一只胳膊胡乱擦了擦,然后平躺下来,把东西又塞回去。

    韩龙鸿全程盯着我,无语道:“这不会感染吗,你这是作死呢啊?”

    我有气无力道:“快给我弄些吃的,我感觉自己饿的能吞下一头牛,血液损失太多,我恢复不起来,需要补充能量啊。”

    韩亦莹听到我要吃的,蹑手蹑脚进来,端来半盆白粥稀饭,一盘腌黄瓜,两个咸鸡蛋。

    我不屑一顾道:“这不行,我要吃肉,牛的羊的都行,我需要高蛋白的食物。”

    韩龙鸿冷笑道:“吃尼玛蛋牛肉,我一天要来几十块去掉交房租能吃起这个就不错,你还他妈挑,要不是你害我,老子也不稀罕吃这些,我他妈想起来就想弄死你。”

    我心虚道:“鸿哥你别冲动,以后我会好好补偿你的,我这有钱,咱们吃喝根本不愁,你也别去开工了,要这段时间的饭,你就当是体验生活好了。”

    说着,我从裤兜里摸出钱包,翻了翻,现金只有几百块,韩龙鸿露出鄙夷的表情,那意思是说,你就这么点钱还敢大言不惭。

    我手指一动,从钱夹的卡槽里拽出我唯一的一张农行卡。

    扔到床边,对韩亦莹道:“密码199605,你先取两万出来,买几套衣服给咱们换换,再买些好吃的,酱牛肉啊之类的,记得一定要多买啊,我现在可老饿了。”

    韩亦莹看了看她哥,韩龙鸿点头道:“去吧,记得这取款机取钱,不要去柜台上,买了东西就打车回来。”

    韩亦莹哦了一声,拿起卡就走,我心中一动,喊住她:“再给我买点消炎药纱布什么的,如果有医用的针线也买些回来,我感觉肚子上这口子还是缝一缝比较好。”

    韩亦莹默念了几声,跺脚道:“烦人,这么多东西我怕记不住。”

    韩龙鸿无奈道:“你用手机写个短信放草稿箱里,买东西的时候看着那个。”

    韩亦莹反怒为喜,崇拜的看了自家哥哥一眼,欢快的像只小燕子跑出去了。

    我干笑道:“真是可爱的姑娘啊,老韩我羡慕你,我要有这样的妹妹该多好。”

    韩龙鸿难得的没有恶语相向,叹息道:“亦莹性子单纯,从小就跟在我身边长大,被我宠的没有生活能力,如果不是放不下她,也许我早就抗不下去自己了断了。”

    我喃喃道:“对不住了老韩,是我害苦了你。”

    韩龙鸿摇头道:“你没当场杀我已经算是仁慈了,江湖事江湖了,按你所说的,我已经把你捅死过一回,这种仇咋报都不算过分。”

    我黯然道:“你说妹妹是你带大的,那你爸妈呢?”

    韩龙鸿平静的声音像在讲别人家的事:“车祸,我妹一岁的时候,都走了。”

    我心头一震,低声道:“三年前,我还没满十三岁的时候,我爸妈也去了,化工厂泄露导致爆炸,我父母刚好一个车间。”

    韩龙鸿苦笑:“原来你也是苦命的娃,咱们应该惺惺相惜才对,没想到命运安排我们相互厮杀成这样。”

    我咬牙道:“老韩你别多愁善感,我一定说到做到把你的腿治好,中国不行咱们就去美国,花多少钱我都不在乎,我会带着你踏上人生巅峰,逆袭几十个白富美!”

    韩龙鸿难得嘴角向上翘,只是他好像失去了笑的能力,乍然间想笑又调整不好面部肌肉,弄的跟哭一样难看之极。

    努力尝试了下,可能也觉得自己笑的难看,干脆恢复了一张死人脸,韩龙鸿缓缓道:“其实我也不全是为了自己,不对付你,更多的是为了亦莹,就算我不能再站起来,只要你能遵守承诺,给亦莹一份不错的生活,我就感激不尽了。”

    我正色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把心放肚子里吧,只要我不死,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俩的。”

    韩龙鸿点点头,突然开口问道:“说说你怎么搞成这样吧,也许我还能帮你分析分析,毕竟我混社会的时间比你早。”

    我脸显犹豫,纠结着要不要把是谁在追杀我告诉他,如果我直接说了,那可就算把小命交到人手里了,他只需给沈三去一个电话,不出一个小时我就得去下边跟爹妈团聚去了。

    韩龙鸿眼里不揉沙子,当即摆手道:“算了,我不问,你好好养伤,过一段再说。”

    我挺尴尬,心里一激动就差点跟他和盘托出了。

    不过韩龙鸿也没想刨根问底,朝我点点头就爬到外屋去洗漱了。

    我眯着眼睛心里转悠着心事,这种情况就算阵阵虚弱疲倦我也毫无睡意,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屋响起韩亦莹的声音。

    这小妞终于采购回来了。

    她来回倒腾了三趟,才把出租车上的东西都搬进了屋,韩龙鸿帮不上忙,一个劲提醒她慢点慢点别绊倒了。

    东西都搬进来之后,韩亦莹先跑进我的屋子,献宝一样扔给我一包东西,我打开一看,成卷的纱布,消炎药,应有尽有,最后我还从包里翻出了曲别针一样的医用针线。

    韩亦莹跑前跑后,把桌子搬了进来,开始一样样往上拿吃的,二十斤的酱牛肉,十几个卤猪蹄子,整条的烤羊腿,反正全是又贵又好吃的。

    韩龙鸿目瞪口呆道:”你干什么,咱家可没有冰箱的,这吃不了坏了咋整,天这么热。”

    我挥手道:“别说她,是我让她多买的,吃不了下顿吃,坏了就扔,咱不差钱。”

    韩亦莹眨着漂亮的大眼瞟了我一下,嬉笑着掏出银行卡,咋舌道:“还有一百七十多万呢,我听你的话只取了两万。”

    韩龙鸿冷哼道:“都他妈是抢我的钱。”

    我肉疼不已的假大方,摆手拒绝道:“卡你拿着,算是我借宿在你家的花销了,把剩下的零钱给我就行。”

    韩亦莹面红耳赤,从跨在脖子上的小提包里好一顿摸索,最后掏出几张皱皱巴巴的十元钞票,怯生生朝我递来。

    我睁大了眼睛,吃吃道:“就剩这点?”

    韩亦莹:“昂,这些吃的不贵,但是衣服贵呀,我自己就买了一套,还给你们两个买了衣服鞋子。”

    韩龙鸿愠声问道:“你在哪买的?”

    韩亦莹委屈道:“卓展购物中心,范思哲专柜。”

    韩龙鸿气的要命,抖动着手指半天说不出话。

    我笑道:“穷养儿富养女,莹莹不要管你哥,以后你的衣服就要这么买,没钱跟我要就行。”

    韩亦莹嘟着嘴嘀咕:“让人家去买东西,顶着大太阳买回来又说我,哼!”

    我把消毒水拿出来在肚子上好一顿擦抹,把污渍和血迹都弄掉了就认了针线打算缝合伤口。

    韩龙鸿皱眉道:“自己能搞?不是饿了么,你先吃点东西啊。”

    我摆手道:“吃完了恐怕就缝不了,我会吃的很涨,肚子鼓起来怕是伤口更难处理。”

    我咬着牙,装作豪迈不羁的样子,一针就扎了进去。

    卧槽当时差点疼尿了,冷汗立马渗了出来,这玩意用针剜自己肉里跟被别人砍两码事啊。

    韩亦莹不敢看,躲了出去,韩龙鸿满眼敬重佩服的神色在一边盯着。

    弄的我本来想咬个枕头什么的,都不好意思提了。

    匆匆缝了七八针,我实在扛不住了,干笑道:“草,先这样吧,我这恢复能力不缝都没事,就是长的慢点。”

    韩龙鸿把妹妹喊进来,让她帮我在肚子上紧紧的缠了几圈绷带,然后三个人开始吃饭。

    我这吃相又把两人给震住,二十斤牛肉几乎被我一个人包圆了。

    韩亦莹拍着胸口,惹的我眼神再次乱瞧,她一惊一乍道:“我现在才明白啥叫饿死鬼投胎了。”

    吃了过饭,各自回屋休息。

    韩龙鸿不愿跟人共处一室,拿了张席子躺他们家客厅去了。

    我补充了足够的高蛋白食物,身体里的改造基因开始全力吸收并修复受损伤的组织,这个过程需要很多的氧气份子来参与,所以人就无比困倦嗜睡。

    转眼我就昏睡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阵阵争吵声惊醒。

    睁眼看看外窗的天色,已然黑透了,稍稍感受了下身子,发现断裂的锁骨竟然敢动了。

    我心中一喜,就想看看肚子怎么样,却被韩亦莹的怒骂声吸引住了心神。

    也不知道她在骂谁,只是一个劲的哭喊道:“你给我滚,你再动我哥一下,我特么戳死你。”

    我暗叫不妙,第一时间就想到会不会是沈三的人来找我。

    蹑手蹑脚下床,我趴在门缝往外看。

    韩龙鸿双手抱住一个男人的大腿,这个男人背对着我,做出想要搂抱的姿势,满脸惊恐愤懑之色的韩亦莹抓着一把小巧的剪刀不断后退。

    韩龙鸿低吼道:“草泥马钟老二,以前我对你不薄啊,你还有点人性没有,竟然把主意打到了我妹子身上。”

    那身材不高的小黄毛嗤笑道:“鸿哥,你是对我挺好,可我也没别的意思啊,你瞅你现在这个b样,怎么养活莹莹啊,让她跟你去要饭么?不如把她嫁给我,跟我去卖点水果倒腾点烤苞米啥的也比跟你强百倍啊,你他妈松不松手?”

    这男的一说话我就觉得耳熟,可是咋也想不起来到底是谁,这时候韩龙鸿狂叫道:“莹莹你快跑,我拖住他。”

    黄毛男急了,扭头就来打韩龙鸿的头。

    他一转身我就看见了正脸,顿时把我雷的外焦里嫩的,这货竟然是老韩的手下,那个曾经骗赵琳琳去开,房被我狠揍了两次的假兵王,他有个**爆了的网名,叫“20厘米怪我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