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若隐若现的莽莽苍原

    韩亦莹这性格怎么肯扔下哥哥逃走,见黄毛抡拳猛砸他哥的头脸,顿时红了眼,尖叫着冲上来。打算用剪刀戳黄毛的脖子。

    我看的眼皮直跳,这妹子下的可是死手啊,别看剪子不大,但却两瓣尖尖锋利的狠。捅进去一准是个血窟窿。

    钟老二当小混混也不是白混,多少也比普通人反应要快一些,再说韩亦莹咬牙切齿的尖叫着扑来,煞笔才会挺着让她扎。他一手抓住韩龙鸿的头发,一手叼住了韩亦莹的手腕,娇娇美美的小姑娘能有多大劲?被他一扭就疼的不行,直接剪子撒了手,当啷掉在地砖上。

    钟老二狞笑道:“莹莹,你今天就给了我吧,我肯定好好对你,只要你让我满意了,你这残废哥我都养了,也不用出去要饭让人瞧不起,咋样啊?”

    韩龙鸿被人打的鼻血长流,仰面嘶吼道:“我曰你亲娘,我草你八辈祖宗,你个丧尽天良的畜生,你敢碰我妹,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钟老二用力一扯,就拽着韩龙鸿的头发把他抡到一边去,冷笑道:“你他妈还敢吓唬我,你变鬼试试呗,老子不爱动你,有本事你自己死啊?”

    韩亦莹哇哇大哭,见哥哥吃亏就更加用力的又踢又打,钟老二恼了,甩手就抽了她一个大嘴巴。

    啪的一声脆响,韩亦莹被打的愣怔了片刻,钟老二抓住机会,一个熊抱就把韩亦莹给拦腰抱起,他嬉笑道:“我的心肝啊,你知道我想你多久了不,好算老天开眼让你哥成了废人啊,不然我这辈子也碰不到你一根毛毛啊。”

    韩龙鸿嘶吼着往前爬,还想伸出双手搂住钟老二的腿,阻止他把妹妹抱紧卧室去。

    可是他太虚弱,腿脚也不给力,没等够到人家就被一脚踢在下巴上,当场就翻滚着晕倒。

    韩亦莹哭叫道:“哥,哥你怎么了,呜呜,救命啊,谁来救救我们。”

    钟老二急的火上房,一把捂住韩亦莹的嘴,竟然连卧室都懒得去了,把韩亦莹按在客厅的八仙桌上,伸手就扯韩亦莹的裤子。

    韩亦莹穿的是一条雪白的修身女裤,熨贴的材质紧紧崩在两条细长笔直的双腿上,呲啦一声,钟老二撕扯不开韩亦莹的低腰板带,性起之下拽着韩亦莹的裤兜就把她裤子给撕出两条大口子。

    小姑娘的大腿又白又嫩,在日光灯下散发着象牙一般的光泽,里边一条同色的纯棉内内若隐若现的,把钟老二本就激动的内心几乎都要点着了。

    我狞笑着想要继续扩大战果,拽住韩亦莹裤子的破口处用力撕。

    我看不下去了,心说卧槽尼玛了,那条裤子肯定是刚用我的钱买的,好几千块就这么被人给撕烂了,这傻逼我必须教训他。

    其实早在韩龙鸿挨第一拳的时候我就想现身帮忙,只是一直在犹豫纠结,第一是不知道自己的伤势恢复的如何,能不能搞过钟老二,第二点也比较难办,这损犊子是认识我的,就算我把他打赢了,接下来该怎么处置呢,妈的,只要放了他,他肯定对我恨的牙痒痒,混子的圈子都是相通的,宋大勇和沈三联手挑了我云天社,这么大动静又都在附近混,他不可能没听到风声,放他走出去一说我在这呢,用不上两个小时沈三就能带人杀到这来抓我。

    或者我整死他?

    我都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又打又砍的多少回,可手上还是干净的,绝对没有过人命,在中国就是这样,多重的伤都算伤害案,一点死了人,那就通天了,公安口的侦破机制立刻上调无数个级别,基本上只要锁定了你,天上地下都会逮捕到人的。

    只是现在这个情况我也没时间犹豫了,韩亦莹的裤子都被这孙子全扯下来了,她踢着两条大白腿哭叫着挣扎,可是力气不在一个层次上,对钟老二照成的影响不过也就是稍微麻烦,脱自己裤子能慢点。

    我轻轻打开里屋的房门,蹑手蹑脚出去,韩亦莹仰面被在桌子上,昂起头跟钟老二厮打,所以她的视线刚刚好,一下就瞅到了我,当时就神情一震,满脸狂喜的样子。

    我心里叫苦,赶紧竖起手指示意她装作不知道我出来,该怎么挣扎还怎么弄。

    韩亦莹总算没有蠢到喊我去救她,只是心里有了依仗她连惨叫都懒得发出了,闷声不吭的只管扭动着腰身不让钟老二拽下她的内内。

    我四下踅摸了一圈,眼前一亮,相中窗台上的一盆九月菊了,不是这花多好看,而是那装花的盆瞅着挺瓷实,这是一个烧了青蓝釉面的大家伙,里边装满了松软的黑土,我两手捧起来掂了掂份量,就它了。

    这间进门的玄关加客厅拢共不过二十多平的样子,真的是扭身就能撞到彼此,所以我拿了花盆两步就到了钟老二身后。

    当我高高举起,瞄准了钟老二的脑袋想要砸下去时,韩亦莹突然大吼了一声:“砸死他,砸死这个畜生。”

    钟老二就算精虫上脑也没失去警觉,本能的以为是韩龙鸿醒了要搞他,挺着胯下那根张牙舞爪的丑东西就是猛然转身。

    我手一抖,花盆离手却砸偏了。

    砰的一声碎在钟老二的肩膀上。

    红的花,绿的叶,黑的土,扬扬纷纷半天才落尽,钟老二懵比转向的捂着肩膀,盯着我叫到:“卧槽怎么是你?”

    我暗恨韩亦莹沉不住气,这他妈绝对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等我砸完再叫不行吗?

    只是已经这样了,怪她也毫无意义,只能硬碰硬跟他磕了。

    我拍了拍手,冷笑道:“哟,这不是兵王哥哥么?瞅你这样多说也就七八公分,还敢叫二十厘米?”

    钟老二见我不时瞟一眼他裆下,脸一红,下意识的弯腰去提褪到脚边的裤子。

    我抓住机会,暴喊一声,飞起一脚踹在他肩膀上。

    刚刚就被我用花盆砸了下狠的,再挨了这脚,钟老二嗷的一声惨叫,痛的额头冒汗,蹬蹬连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韩亦莹也不傻,知道自己刚才坏了事,急切之间抄起摆在电视上的那种老式dvd,铛的一声拍着钟老二的脑袋上。

    dvd砸出了个大瘪,钟老二晃了晃头,挺着尚且硬直的下身就躺了下去。

    韩亦莹惊叫着跳开,捂着眼睛不敢看,我也不知道她是怕钟老二被她砸死啊,还是出于羞涩不愿看男人的东西。

    我冷声道:“你躲什么躲,还不看看你哥咋样了。”

    我肚子一阵阵的抽疼,根本不敢弯腰,怕把自己缝的伤口再给崩开了。

    韩亦莹哦了一声,光着两条大白腿就跑到韩龙鸿身边,抱起她哥的头枕在自己腿上,又悲又急的叫道:“哥,哥你醒醒。”

    鼓捣了两下韩龙鸿毫无动静,韩亦莹红着眼睛朝我叫道:“我哥会不会死,怎么不动了。”

    我见电视柜旁边有一大杯冷白开,抓起来就泼。

    大部分是扬到了韩龙鸿的脸上,也有不少浇到了韩亦莹的纯白小可爱上。

    韩亦莹惊呼之声还未落下,韩龙鸿就缓缓睁眼,呐呐道:“莹莹,哥没用,保护不了你。”

    韩亦莹哭着摇头,说:“不要这么说,哥哥在我心里永远是最棒的。”

    我皱眉讥笑道:“你俩有完没完啊?苦情大戏等会再排,先找个绳子啥的把这货捆上啊。”

    韩龙鸿从他妹子腿上坐起,揉了半天眼睛,因为刚才我那盆花打碎在钟老二肩头,他躺在地上接了不少黑土,直接就把眼睛给迷了。

    揉好了眼睛对我投以感激的一瞥,韩龙鸿吩咐道:“莹莹给我找个东西去,我先捆住这个禽兽再说。”

    韩亦莹嗯了一声,从地上站起身,顿时我眼睛就直了。

    为了配那条韩版的修身热裤,韩亦莹里边穿的也是纯白的薄料内内,刚才被我浇了半杯水上,这下透的贴的啊,两瓣小鲍鱼的轮廓都他妈清晰可见,那若隐若现的莽莽苍原,黑漆漆的林子被一层朦胧月光所遮挡,我顿时就要硬直,喉头空咽的盯着人姑娘那往死里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