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被钟老二逼的跑路

    韩龙鸿还在咬牙切齿的骂钟老二不是东西,猛然发现我眼神不对,顺着目光一瞅,立刻大怒道:“你他妈往哪看呢?莹莹赶紧回屋换换衣服再出来。”

    我顿时闹了个大红脸。讪讪辩解道:“额,好漂亮的小蝴蝶。”

    韩亦莹低头望去,发现自己的小内内沾雨带露的**,而在她裤裤上缘贴近肚脐的地方。有一株清荷展露初蕊,嫣红的花瓣上,一只调皮的蝴蝶舒展着双翅欲要降落,那翅膀尖湿透了。紧贴着肉,露出不一样的颜色。

    “呀……”

    韩亦莹一声惊呼,猛然发现自己已经被屋子里的两个男人给看光了,含羞带嗔的跺了跺脚,狠狠瞪了我一眼转身就跑。

    我摸了摸鼻子,心说我去你妹的,扒你裤子的人也没见你这么凶巴巴的,老子救了你还被你瞪,太没良心。

    老韩虎着脸不吭声,乱滚带爬挪到钟老二跟前,皱着眉头道:“怎么打的,能晕多久?”

    我摊手:“你妹用dvd拍的,能晕多久说不好,女孩子力气毕竟有限。”

    韩亦莹套了条裙子出来,我略微扫了一眼,就看出这裙子也不是地摊货,肯定也是刚才那两万块里的花销。

    她扔给我一张棉布床单,哼道:“人家没找到绳子,你们用这个撕一下绑这坏蛋吧!”

    我找她要了剪刀,把床单剪出口子,呲啦啦撕成三大块,卷一卷抻一抻,感觉还蛮结实的,当场就配合着韩龙鸿,把仍在昏迷中的钟老二给捆了个结实。

    我这边刚把钟老二捆成了粽子,韩龙鸿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用冷水泼醒他。

    我伸手拦道:“等一下,先找个破布神马的堵住这货的嘴,不然他一醒肯定大呼小叫的求饶,这夜静传的远,再有好事的邻居报警就他妈麻烦了。”

    韩龙鸿赞许的点点头,把眼光看向韩亦莹,韩亦莹哦了一声,风风火火的跑走,转眼又回来,两根手指捏着韩龙鸿换下还没来得及洗的内裤。

    我打眼一瞅,这尼玛埋汰的都变色了,粘兮兮的,要多恶心多恶心。

    韩龙鸿也有些不好意思,嗔怒道:“不是说了衣服换下救洗么,你扔到衣机里存着干嘛,酿酒啊?”

    韩亦莹委屈道:“你换一次就两件,我怎么洗啊,弄一大桶水搅来搅去不费电么?”

    我嗤笑道:“你刚才被扯坏的那条裤子够你洗十年衣服了,会过的不是地方。”

    结果兄妹两人异口同声的呵斥我:“要你管!”

    我摆手道:“行,算我多嘴,这破东西老韩你自己塞吧,我不敢拿。”

    韩龙鸿冷哼道:“像你多干净似的,肠子都特么绿了就往肚子里塞,跟个怪物一样。”

    我张了张嘴,想想还是算了,这种话吵起来一点营养没有,再说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韩亦莹小可爱上的蝴蝶啊,那种湿身的诱惑确实难以抵挡。

    韩龙鸿接过妹子扔给他的内裤,手捏在了钟老二的嘴巴上,一用力就把这货的嘴巴掰开了,那条在我眼里简直是史上最恶心的内裤被团吧团吧,就给二十厘米哥塞了进去。

    接着就是冷水浇头,轮到这货可就不是啥杯了,韩亦莹直接用脸盆泼,结果我跑得快没淋到多少,韩龙鸿行动不便,被波及的几乎不比钟老二少。

    这边钟老二被冷水一激,悠悠醒转,那边韩龙鸿咬牙切齿的瞪向自家妹子,怪她打击面太广,出手没个轻重。

    我凑到跟前蹲下,先结结实实扇了这禽兽两个大嘴巴子,这孙子确实死有余辜,韩龙鸿宁可自己残疾也要把钱给受伤的兄弟看病,却换来他落井下石的欺凌。

    钟老二瞪大了双眼,满脸都是惊恐,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嘴里被堵着。而且一股股怪味直往他肺子里钻,恶心的这货呕呕闷哼不已。

    我戏谑道:“老韩,这b嫌弃你的内裤脏呢,你有何感想。”

    韩龙鸿不理我,只是盯着钟老二,恨声道:“畜生,枉我跟你兄弟一回,刚才要不是秦生出手,我妹妹就被你毁了。”

    韩亦莹心有余悸的连连点头,脆声建议道:“哥,咱们把他杀了吧,然后用高压锅把他煮成肉汤,抹黑端出去倒进公测里,谁也发现不了!”

    我听的毛骨悚然,钟老二更是裆下一阵阵骚气传来,直接就尿了。

    就连韩龙鸿也皱着眉头呵斥道:“你个小姑娘哪来的这些怪异门道,就算搞死他也不用这么狠毒吧?”

    韩亦莹呐呐道:“人家网上追美剧呢,里边有好多丧心病狂的杀人方式啊。”

    我苦笑,心中打定主意,这小姑奶奶绝不能轻易招惹,看似楚楚可人的甜心可爱,其实心肠狠辣着呢。

    不过怎么处理钟老二确实是道难题,放了他吧,不说他有多恨老韩兄妹,会不会找人来报复,就是我的身份也太敏感,传扬出去绝对会被沈三察觉。

    可要是杀死他,谁都下不了这个决心,毕竟混子不等同于暴恐份子,不提国家的命案必破,也有个对生命敬畏的心思在里边。

    我们三人一顿拳脚把钟老二捶的面目全非,然后就大眼瞪小眼的发起了愁。

    最后还是韩亦莹打破了僵局,她怯生生的提议道:“可不可以换个角度思考问题,咱们走把这坏家伙扔在这里,反正秦生有钱,咱又何必住在这种地方受罪,连个空调都没有。”

    我眼前一亮,拍手道:“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把他捆结实了一扔,咱们连夜搬家就行了呗,反正城市这么大,他能知道咱去哪啦?”

    钟老二听的清清楚楚,呜呜乱叫晃着脑袋,意思是我乖乖听话,几位爷千万别把我扔在这里,这他妈出租屋都是民工盲流冷漠的狠,根本没有邻居相互串门那一说,捆住他一扔绝逼会渴死饿死的。

    韩龙鸿低头琢磨了一会,同意道:“看来只能这样了,本来是真恨不得杀死他,可是事到临头总有顾忌,也罢,咱们就按莹莹说的,捆住这个畜生,扔在这房子里,是死是活看他运气吧。”

    商量好了计划执行起来就容易了,我充当主力,拽着钟老二的满头黄毛就把他拖进韩亦莹的闺房,小姑娘的卧室里装着土暖气,我拿脚试了试,暖气管子又壮又粗的非常结实,直接又撕开了一条被面,把个钟老二里三层外三层的捆个结实,最后头脚腰三处再往暖气管子上一栓,如果没人解救他,这货除了活活饿死绝无自己挣开的可能。

    忙活完了钟老二,就轮到兄妹俩收拾细软准备跑人,韩龙鸿还好,毕竟是混过的老大,拿得起放得下,只带了几件随身换洗的衣服,可小姑娘不行,装了满满两大行李箱的衣物,又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放在了她哥的平板车上,让我帮着抱了两只玩偶熊才算拉倒。

    趁着夜色深沉,我们一行三人悄悄出了大门,远远望来这队伍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韩亦莹身娇体弱的拖不动两只大箱子,只好交给哥哥一只,韩龙鸿拿了箱子就没法自己撑车滑行,只好把缠在车辕上的细绳解下来给我套上。

    我他妈成了苦力,两臂各抱了一只玩具熊,脖子上套着韩龙鸿的动力缰绳,拉着这货走,他反倒成了最轻松的一个,盘腿坐在平板车上,手里拽着旅行箱拉杆。

    就这副拖家带口有些怪异的逃难样子,想打个车都费劲,再加上这里是城乡结合部比较偏,我们足足等了半个小时,才遇到一位返程不愿空载的财迷司机。

    一个小时之后,汉庭宾馆的大床房里,我正色对韩龙鸿道:“真要把钟老二困死在租房里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