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小miss (感谢书友红豆的别墅,谢谢美女的打赏)

    韩龙鸿沉吟道:“我也拿不定注意,要不你说呢?”

    我劝道:“这人渣确实该死,不过我们现在的情况不适合摊事啊,再说人家房东是无辜的。如果他死在哪,房子恐怕就没人敢租住了。”

    韩龙鸿点头道:“不止是这些,租房的时候我是出示了身份证的,钟老二白天也来过那里。不可能没人见过他,所以他要是这么死在房子里,我必然会被警方追缉。”

    我挥手道:“那就饶这逼一命吧,明天咱们找好落脚的地方。你给110打个电话,就说抓了个小偷绑了扔在家里,让他们去带人。”

    韩龙鸿点头应了,一夜无话各自睡觉。

    第二天一早,我带着韩亦莹出门,在远离五中和景星街的地方找了个安静小区,租了套三室一厅的房子,考虑到韩龙鸿行动不便,还特意选的一楼,半年房租加押金就交了一万多。

    拿了钥匙回去接韩龙鸿来新家,这种精装修的房子条件不要太好,比我和洪熙水那套设施还齐全,厨具卫具空调宽带一应俱全,把个韩亦莹乐的一直抿着嘴笑。

    我坐在沙发上鼓捣新买的手机,老电话早就在沈三夜袭的时候丢在未央的办公室里,偶然间被韩亦莹的笑脸吸引住,越看她翘起嘴角的样子越像一个人。

    韩亦莹撅着翘臀拖地,拖到我脚下抬头瞅了我一眼,示意我抬脚。

    我有些愣怔的没理会她,只是盯着她的俏脸苦苦思索,到底像谁呢?

    韩亦莹莫名的有些脸红,低声道:“你看什么呢,抬起脚啊。”

    我啊的一声赶紧把腿凌空了,韩亦莹飞速的在我脚下擦了几下,就想往一边拖。

    我忍不住叫了声,她扭头看我,大眼仿佛会说话一样在问我干嘛?

    我呐呐道:“你咋这么像一个人啊,可我就想不起来像谁,难道没人说过你像某个明星吗?”

    韩亦莹直起腰,兴奋的小脸都红了,嬉笑道:“你也看出来啦,我像miss啊,我除了比她小两岁,比她高一些之外,脸型身材都太像了,而且,我们俩的名字也惊人的巧合,都叫韩亦莹,只是中间那个字不一样,但是读音是完全相同哒。”

    我拍着大腿道:“卧槽,对,就是那个玩游戏直播的miss,我以前这网吧看过几回她的视频,你这一笑太像了。”

    韩亦莹得意的连连点头,拄着拖布说:“那必须的呀,miss姐可是我的偶像,那adc打的简直无敌了,而且人家主持的也好,粉丝超多的,她一年光是直播收入就有上千万哦,所以我给自己取了网名叫小miss,也在斗鱼开了直播房间,专打英雄联盟,这是遇到了你,不然我也发誓要靠自己当主播赚钱,给我哥做手术治好他的腿呢。”

    我哦了一声,惊诧道:“就玩个游戏有那么赚钱?”

    韩亦莹一副看土鳖的表情,撇嘴道:“你跟我是同龄人吗,怎么感觉有代沟呢?”

    我汗颜,心说这几年我除了学习就剩挨打了,哪有钱去上网,连他妈午饭都吃不饱,还谈什么游戏?

    韩龙鸿从他屋里爬出来,冷哼道:“异想天开,做梦娶媳妇!”

    韩亦莹斜了她哥一眼,不过没敢反驳,撅着嘴继续干活去了。

    韩龙鸿爬啊爬的,好算到了我跟前,坐上对面的沙发,一本正经对我道:“咱俩谈谈吧,你之前到底被谁追杀,我虽然落魄了,可江湖经验还在,多少能帮你出出主意,你也不用防备我,既然选择了跟随你,那我就至死不悔,除非你负我,否则我姓韩的绝不会辜负朋友。”

    我点头,把计诱沈三到通海,割了他的脚筋砸碎了他膝盖的事说了,韩龙鸿啧啧连声,冲我竖起大拇指,叹道:“猛的一逼,真佩服你们这些混不吝,就算我全盛时期也不敢去惹沈三。”

    我又把偶遇黄宏达,被老狐狸诱惑的跟宋大勇抢食,最后发生冲突两面竖敌,被人趁夜偷袭导致全军覆没的事说了一遍。

    韩龙鸿皱眉沉思,良久才正色道:“秦生,我怎么感觉你像疯狗一样到处咬人?”

    我噗的一口咖啡喷了出去,怒道:“你怎么骂人?”

    韩龙鸿抹了把脸,淡淡道:“我这是实话实说而已,哪里是骂你了,你看啊,你们云天社出来混才几天啊,你先把我这边弄废了打残了,抢了那些小姐公主的生意,然后你又干了沈三,不光废人家腿,还讹人五百万加一个酒吧,只是这些也就算了,说明你初生牛犊不怕虎,有冲劲,可是转眼你又跟本来是盟友关系的宋大勇对上了,这简直是不可理喻,社会哪有这么混的,这不是狗上房作死么?我说你是疯狗你别不爱听,确实没别的词来形容你的愚蠢了。”

    我苦笑道:“你分析的都对,可我有不得已的苦衷,我时间不是很多,唉……”

    韩龙鸿沉声道:“什么情况,能告诉我么?”

    我摇头。

    他也不追问,只是有些恍然道:“我说怎么感觉你就像在挣命一样,不停的折腾到处攫取好处,原来你有苦衷。”

    我黯然的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这苦衷还不是拜你所赐么,如果不是你捅的我重伤濒死,老洪头也不会冒险给我注射了壁虎基因。

    房间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隔了一会韩龙鸿伸手朝我要钱,说要出去转转,我掏出皮夹子把现金给了他一半。

    奇道:“大热天的太阳老大,你干**去啊?”

    韩龙鸿无语道:“煞笔啊,坐在家里你就安心了?我出去帮你打探消息啊,看看这一场火拼后道上的动静。”

    天色将晚,韩龙鸿回来了,一身酒气,小平板车也弄丢了,他妹给买的范思哲休闲裤也被他爬的磨出两个大洞。

    我和韩亦莹合力把他弄到床上睡觉,这货拉着我的手,非要告诉我他探听到的情况。

    我皱着眉头认真听着,老韩说他找了之前的一个马仔,这小子自从被我打散后就成了散兵游勇,找了几个关系铁的小姐,跟人合伙在微信上钓凯子弄仙人跳这些把戏。

    韩龙鸿大着舌头支吾不清,还净说这些没用的,急的我真想按住这货从他嘴里往外抠话。

    呢喃了半天,最后整了一句:“警方一点动静没有,沈三在道上放出话来,谁能解决你,他悬赏五百万现金。”

    我摇着老韩肩膀,红着眼睛喊问:“我那些兄弟怎么样,有没有死伤啊?”

    他两眼一闭打起呼噜,我咋叫都没反应。

    韩亦莹端着水盆进来,投湿了毛巾给哥哥擦脸,见我这个样子就柔声安慰道:“一定没事的,你别太担心了,现在这个社会谁敢轻易杀人呀。”

    我失魂落魄的转身回了房间,犹豫良久拿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

    旧手机遗失后,我脑子里只记住了两个电话号,一个是躺在病床上的秦曦,另一个就是洪熙水的。

    我自然不会打秦曦的号,电话响了几声被接通。

    洪熙水憔悴疲累的声音遥遥传来:“喂!”

    我一时竟然哽咽了,攥着电话手都在抖。

    洪熙水追问道:“喂,说话呀,打通了怎么不说话?”

    我深吸口气,低声道:“是我!”

    (老罗说两句题外话,最近天热我又很胖,坐一会就连背心都湿了,而且我写书并不被家人所理解,在他们眼里我三十多岁的人就该出去工作像个正经人一样活着,好吧,这是我妈说的,她老人家觉得我整天鼓捣电脑在键盘上瞎敲就是不务正业,更新慢非我所愿,只是老罗码字需要安静躲在客厅里,我又装不起单独的空调,所以写两章就热的头昏脑胀狂想睡觉。

    还有最近订阅惨淡的一逼,去部落发帖子宣传都是被秒删,网站也似乎把我忘了,推荐位置也分不到,老罗瞬间觉得人生充满了悲凉,在别处看盗版的朋友见了这段话,如果您条件允许不差十元八元的,就请来凌云网搜索书号12282充值订阅吧,真的花不了多少钱,一个月一包十块钱的烟您就当交个朋友请我抽了好不好,我需要一些收入,只为在亲人眼里活的更像个正经人,看正版订阅吧,我亲爱的读者们,罗胖子打滚哀求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