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云天社一朝倾覆

    洪熙水沉默了足足两秒,才颤抖着声音道:“老天保佑,你真的没事,你。你在哪呢?”

    我低声道:“就在星海呢,你先别激动,我问你点事,你好好告诉我。”

    洪熙水连嗯了两声。抽泣的声音才平复下去。

    我问她:“洪磊怎么样,你知道我那些兄弟的消息么?”

    洪熙水难抑悲痛道:“小磊他四肢都被沈三打断了,其余的兄弟也都个个有伤,不过都没洪磊严重。因为沈三放话说,他脚筋是你割断的,膝盖骨被敲碎却是洪磊动的手,所以他重点找你们两个报复,要你的命,要洪磊四肢全断。”

    我怒火攻心咬牙道:“洪磊在住院吗,情况怎么样?”

    洪熙水:“做过两次手术了,取出很多碎渣又打了钢板,医生说以后能不能落下残疾还要看后续的情况。”

    我难过的不行,说:“洪磊在哪家医院,我现在就去看看他。”

    洪熙水低呼一声,阻止道:“不行,你千万不可以露头,医院外边都有沈三的人在监视,就算是我来回走动都能感觉到被人注视着,他们一定是打着守株待兔的主意,想要抓住你。”

    我恨声道:“我挂念兄弟们啊,是我没用害了他们。”

    洪熙水劝道:“我最近都在联系倪虹姐姐,可是她的qq总是离线状态,如果能找到她,让他男人发话保你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我苦笑道:“你不懂这个圈子里的事,李云龙念在女人跟你们兄妹的香火情上已经帮过我一次,又给了向上爬的机会,结果被我弄砸了,这就证明我不值得人家那种身份的人再关注,所以他一定不会再管的。”

    洪熙水叹道:“总要试试看啊,不然怎么办,我们又不敢报警,我老爸说如果报警就是破坏了江湖规矩,不光警察会追究你们之前把沈三和韩龙鸿打残的事,就算别的道上大哥也会人人喊打的。”

    我无奈,说:“那就随便你吧,你要保护好自己,千万别出什么差错,我身上的伤还要养些日子,等好了我一定亲手宰了沈三给磊子报仇!”

    洪熙水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还叮嘱我尽量别给她打,她担心自己的电话也被人监听了。

    我长出了口气,虽然洪磊伤势严重,但最少没有兄弟因为我的激进而挂掉。只要有命在,那一切都可以通过别的方式来弥补。

    摸着肚子上缠的绷带,我暗暗焦急,咬牙在心里道,沈三,你等着我,我一定会让你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第二天韩龙鸿醒酒,早早就跪着爬来我的房间,门也没锁这货直接就推门而入,我睡的太晚根本都没醒,他摇着我的肩膀鬼叫:“秦生你醒醒,醒醒啊,我有重大消息告诉你。”

    我把眼睛欠开一条缝,呢喃道:“啥消息?”

    他矜持笑笑,正色道:“当然是关于沈三和你们云天社的消息啊。”

    我心说等你他妈告诉我,老子早急死了,我不耐挥手道:“走开,我还要睡觉呢,消息我自己打听到了,喝你的酒去吧。”

    韩龙鸿一愣,一把薅住我的胳膊,怒道:“老子大热天出给你探听消息,还把自己的小车都喝丢了,你他妈竟然说不听?”

    我被他烦的没招,坐起来举手投降:“昨晚怎么问你都跟死人一样打呼噜,现在又不让我睡觉,得得得……你都刺探到啥了赶紧说。”

    韩龙鸿咳嗽一声,摆出一副虽然我不能走路,但是老子也绝不是吃白饭的,沉声道:“道上都在疯传,云天社被宋大勇和韩龙鸿联手灭了,未央酒吧再次被沈三收回旗下,你那转让合同也被人找到给烧了。”

    我点点头,问他:“还有不?”

    韩龙鸿点头道:“当然有,你最铁的那个兄弟被沈三打断了四肢,关节都是粉碎性骨折啊,就是叫洪磊那个,沈三这孙子下手也够狠了,其余的人嘛,除了脑震荡啊,肋巴骨断了呀,也没什么了。”

    我提醒他道:“你昨晚说的那五百万悬赏怎么回事?”

    韩龙鸿叫了一声:“对,还有这个道上宣红追杀令,沈三放出的话,谁要能把你杀了,照片视频都可以,寄给他就转账五百万奖金,如果不敢动手也没啥,给他去个电话就行,只要消息有用确实逮到你了,五百万他照给。”

    我咋舌道:“我有那么值钱吗,说真的,打打杀杀这么久,我还没攒到五百万呢,上次弄沈三的钱当场就分给了王所一半,抢你那点钱,除了买车就是给我姐交住院费了。”

    韩龙鸿措着牙花子瞪我,能不能不提抢我钱那事?

    我尴尬答应了,又追问他:“你听说没有,我手下有个公主叫鸳鸯的,她怎么样了?”

    韩龙鸿点头:“还真有她的消息,这个鸳鸯不会是你的红颜知己吧,外边人都说这女人太厉害了,本来你是必死无疑的,愣是让她一支灭火器给救了。

    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虽然特别想马上知道鸳鸯咋样了,可我愣是不敢催促他快说,我真怕得到无法接受的坏消息。

    韩龙鸿似乎也看出了我的紧张,安慰道:“没事,这姑娘命大着呢,本来因为你跑了,沈三暴跳如雷的想要杀了鸳鸯,最后却被宋大勇给保了下来,带回他那边在酒店里还当上了公关经理。

    我心头一松,第一次觉得贼老天还算可以,没让我最担心的那种情况发生。

    韩龙鸿还要再说,门被韩亦莹敲响:“哥,你在不在里边,喊秦生出来吃早饭了。”

    时间不紧不慢的过着,转眼,已是我们搬了新家之后的第十天。

    这天晚上,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小心翼翼摘掉了肚子上的绷带,右手轻轻摸着平整如新的刀捅伤口。

    我咬牙切齿喃喃道:“沈三,宋大勇,你们的噩梦开始了!”

    夜深了,换上早就准备好的一件兜头衫,我蹑手蹑脚溜出门。

    宋苗苗所住的小区外,我付了车钱,藏身在一片路树后观察了半天。

    见没有任何异常,我才小心翼翼的扣上连衫帽,装作漫不经心的走过小区保安门岗。

    一路停停走走,就怕宋大勇知道了我跟宋苗苗的事,把他姐的家也当成了目标监视起来。

    所幸这种情况完全是多虑了,小区里一片静谧,根本没有一个可疑的人。

    我坐了电梯直上十五楼,站在宋苗苗家门前深吸口气举手就敲。

    良久,屋内传出拖鞋的趿拉声,宋苗苗睡不醒的慵懒声音传来,谁啊这么晚了。

    我把帽子摘了,继续敲。

    许是透过门镜向外看了,宋苗苗呼的一声拉开了防盗门。

    瞪着一双大眼惊呼道:“你怎么来了,你不是消失了么?”

    我微笑着走了进去。

    宋苗苗赶紧松开胳膊给我让道,随手带上房门又转身抱住我的腰,用脸在我的后背上蹭着,呢喃道:“到底怎么回事啊,你究竟跑去哪里了?”

    我不动声色拍了拍她手,装过身凝视着她的眼睛,问:“你都听说什么了?”

    宋苗苗低声道:“我打你电话都是无法接通,我以为你讨厌我了,不想再联系了呢,还难过了好几天,后来想想不对,你不是那种一声不吭就消失的人,所以我就找了宁小伟。”

    我找到他的电话号码一打,结果他人在医院里,说是被打伤了头,我问他怎么回事你人呢?

    宁小伟语气奇怪的让我回家问大勇。

    我问了几次,大勇都说他怎么知道你去哪了,还叫我不要瞎操心。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