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变异基因的弊端

    两个马仔对视一眼,垂手走进屋子。

    我冷哼道:“慢慢转身把房门关上,我跟你们老大好好聊聊。”

    宋大勇不敢在这个时候玩个性,跟着叫道:“关上关上。听他的。”

    等他们关好了房门,我心里一块石头落地,这要是当场厮杀起来,走廊一声惨叫就会惊动另一户邻居。

    宋大勇双手抓着我的胳膊。用力向后仰着脖子,跟我商量道:“先把我放开行不行,这太难受了。”

    我嗤笑,手腕一动一刀扎在他肩头。宋大勇没想到我说捅就捅,巨痛来的毫无防备,嗷的一声惨叫。

    两个混子眼睛立刻就红了,嘶吼着冲上来想要勤王救主,我心里杀机涌动,一脚踹在举着匕首冲来的混子胸口,把他蹬的像皮球一样连退数步。

    我脚还没落下,另一个混子手里的管钳已经当头砸落。

    我单腿着地一侧身子,避开了劈出呜呜风声的一下,手腕一翻就抓在管钳钳身上。

    那混子一愣,屁股向后使劲,猛力回夺手里的家伙,我根本不和他角力争抢,顺着他的力道揉身就撞了过去。

    这时候宋大勇才反应过来,松开捂着肩膀的手,抡起拳头就来围攻。

    噗嗤!

    一声利器贯穿了肉,体筋膜的声音传入耳廓,拿大铁钳子砸我的混子被我手中尖刀没柄而入。

    我呆了一呆,直到那混子喉头咯咯乱响,盯着我满脸的不敢置信之色倒下,宋大勇的一拳也带着风声轰来。

    砰!

    正正砸在我左边太阳穴上,我脑子一昏,差点被他这一下要害攻击打趴下。

    被我蹬飞的混子再次冲了上来,高叫着勇哥抄家伙,这逼把呐谁捅死了。

    宋大勇肩头血流如注,一只胳膊耷拉着,明显被我扎伤了肩膀神经。

    那不知死活的混子带头冲来,被我一刀斩在手腕上,当场就扔了刀,我杀红了眼睛,揪住他的头发就想给他脖子抹上一下。

    宋大勇单手抓着管钳子停住脚步,他完全没想到我会这么勇猛,惊恐喊道:“别,别动手,有话好说。”

    我瞥了眼地下血流如注,早已一动不动的家伙,冷哼道:“说你麻痹,老子杀一个也是杀,杀三个也是杀,都他妈是死刑。”

    宋大勇摇头道:“他不一定就死了,再说就算是死了,也是激,情杀人,根本不会判死刑。”

    我眼中布满了血丝,来自于炽璃纹壁虎的变异基因彻底苏醒,哈哈狂笑道:“谁跟你激,情杀人,我他妈就是要灭了你所有手下,你跟沈三追杀我的时候没想到会有今天吧?草泥马都给我去死吧。”

    我控制不住心中的嗜血杀念,手上一紧,用力猛划,被我抓住头发的混子只发出半句惊恐至极的惨叫就戛然而止。

    他的颈动脉气管还有甲状腺被我一刀割开,鲜血如同高压喷泉一般直直窜了两米多高。

    我的白发,脸上,到处都是斑驳灼热的血点子。

    我随手一扔,把两个注定活不过两分钟的混子抛到了一起,舔着唇边的血水就朝宋大勇逼去。

    宋大勇单臂狂抡用来修理水管的铁钳子,叫破了嗓音喊道:“别,别过来,你他妈变态杀人狂。”

    我一半是因为失手杀了第一个人,心头发狠索性杀到底,一半是因为体内那种独属于动物的基因带给我的本能,在壁虎的世界里,要么吃了对方,要么被对方吃掉,如果打不过,那只有舍弃尾巴逃命,根本就没有谈判讲和只打伤对方这一说。

    所以,在我眼里宋大勇已经是个死人,想起当晚我被追砍的肠子冒出,想起洪磊杨阳嘶叫着满身是血爬起,还要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为我挡住追兵,我心头就充盈了无边的恨意,沈三固然该死,可宋大勇也同样可恨,如果没有他的全力配合,借沈三两个胆子,也不敢在自身还坐轮椅的情况下就来找我报仇。

    宋大勇退无可退,失魂落魄之下撞到宋苗苗的试衣镜,咣当哗啦一阵巨响,镜子碎片散了一地。

    宋大勇怒吼道:“你他妈的会不会混社会,哪有一言不合就杀人的,我服软行不行,我给你补偿可以不,别尼玛过来啊。”

    我咬牙,嘴角勾起残忍嗜血的微笑,眼神里却一片冰冷,他说什么都没用,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完蛋了,本来只有三年好活,这下恐怕活不到三年就得被政府毙了。

    宋大勇见我步步紧逼,毫无放手的意思,腿一软直接跪倒了地上,哀求道:“别杀我,你这事我能替你搞定,我还可以把钱分给你一半,全给你也行,别过来,求你别过来啊。”

    不是宋大勇孬种,而是我的满身戾气太过摄人,这一刻对于我来说,人类的思想感情甚至要比壁虎基因更弱,那种红着眼睛死死盯着猎物,随时准备将对方撕碎嚼烂的狠毒,把宋大勇吓得当场就尿了。

    我冷眼盯着他腿间漫出的骚臭黄水,神色毫无波动的举着刀逼近。

    宋大勇欲哭无泪,估计万分后悔惹了我这样一个疯子,这时卧室房门被从里边打开。

    宋苗苗人未露头慵懒的娇嗔先出口:“讨厌,你在折腾什么呢,又喊又叫的吵醒人家。”

    我跟宋大勇同时扭头看去,只见宋苗苗扶着门框,一丝不挂光着两只嫩白的小脚丫,素手拍着嘴巴打着哈欠,哈欠打到一半她猛然睁圆了眼睛,指着地上躺在一大汪血泊中的两个男人,纵情的,放肆的,不顾一切的尖声叫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

    这尖叫声锐利刺耳,如同是铁锹刮在了玻璃上一般。

    我顿时神情一震,有些迷失的心神重新回归。

    宋大勇也傻眼了,估计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姐姐的裸,体,满面尴尬的把脸扭向一边不敢再回头。

    我皱眉冲过去,一把捂住宋苗苗的小嘴,低声呵斥道:“叫什么叫,怕别人不知道吗?”

    宋苗苗惊惧的浑身颤抖,她已经看清了场中形势,见自己弟弟也一身血跪在我跟前,再说也只有我手里攥着刀,傻子也能想明白那两人都是我杀的。

    她双手用力推开我的手,牙齿咯咯作响叫道:“杀人啦,杀人啦,救命啊。”

    我瞪起眼睛朝她扬了扬刀,恐吓道:“你再喊,你再喊我连你一起杀。”

    宋苗苗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因为害怕颤抖,胸前的一双高耸抖出了能让绝大多数男人狂流鼻血的幅度。

    宋大勇猛然站了起来,裤腿间沥沥嗒嗒的尿液也不能消弱他的气势。

    “放开我姐,有事冲我来,要杀要刮我姓宋的不皱眉头。”

    我扭头盯了他一眼,褪去红丝的眼神显然没有刚才那么吓人,不过宋大勇还是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呐呐道:“其实咱们可以谈,不谈叫什么混江湖啊,你把刀放下我保证你没事咋样?”

    宋苗苗缓过神来,跑回去套了薄纱睡裙又冲出来,直接冲到我跟前,挺着胸膛道:“你一定要杀我弟弟,那就先捅死我吧,从小到大都是弟弟照顾我,宠着我,我这个做姐姐的一直觉得愧疚,今天我要罩他一回。”

    我挥手道:“一边去,这没你事,罩个屁罩,别跟我闹。”

    宋苗苗咬着嘴唇道:“那你还杀不杀了,不杀就把刀给我,你不知道你刚才的表情有多吓人,我出来时你看我的第一眼,我就感觉自己被一条冷血动物盯上了一样。”

    我冷冷盯着宋大勇,缓缓道:“杀不杀要看你弟弟怎么表现,反正我烂命一条也没有退路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