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人不能白杀得给我钱

关灯
护眼
    宋大勇捂着肩膀苦笑:“什么也没有命重要,你要我咋表现我都答应。”

    我点点头,指着地上两具尸体,问道:“这两家伙你打算怎么处理?”

    宋大勇面无表情:“他们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死了也就死了,这几年跟在我身边吃香喝辣玩女人,享受的也不少,我叫人把他们装进铁笼往远海里一扔。从此世上除名没这一号就完了。”

    我摇头冷哼道:“谁他妈知道你会不会出去就找警察告我杀人罪,毕竟咱俩这算死仇了,你能甘心给我擦屁股。”

    宋苗苗急道:“大勇不会的,大勇你快保证你不会。秦生,他是我,我男人。”

    宋大勇看了他姐一眼,那眼神复杂的难以说清,最后还是一筹莫展对我说:“这玩意怎么给你保证,你要是就不信,我也没办法啊?”

    我扬了扬手里的尖刀,漠然道:“哦,是吗,那就不好意思了,你必须死,我赌不起这份信任,你要是出门就变卦,到时我兄弟的仇都没人给报了。”

    宋苗苗脸色狂变,挡在宋大勇跟前,张着双臂像护崽的母鸡,焦急不已的催促宋大勇:“快想想办法,你不是满肚子鬼点子吗,怎么现在又不行了?”

    然后又对我哀求:“秦生你别冲动,一定有办法的,你们两个谁有事我都会伤心死。”

    宋大勇急的只抓头发,嘴里念念有词的直晃头,最后眼前一亮,猛然抬头道:“有招了,你看这样行不行?”

    我眼睛一眯,心里也很在意,忙追问道:“什么?”

    宋大勇刚想说话,宋苗苗家的防盗门突然被敲响,笃笃笃响了三声,声音不大,可听到我们几人的耳里就像心里滚过了炸雷。

    我脸色一沉,咬牙盯向他们姐俩,低声骂道:“你们报警是不是?”

    宋苗苗把头摇的像拨浪鼓,连连否认:“我绝对没有,我怎么会害你。”

    外边敲门的人喊道:“宋老师,你在家吗,怎么回事刚才咋那么大动静。”

    宋苗苗都要瘫了,仓惶无助的看着我跟宋大勇。

    宋大勇咬牙低声道:“姐,你必须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到门口跟人解释一下,但记得千万别开门,如果你不出声,这人铁定以为咱家里进贼了,一定会报警的。”

    宋苗苗看我,我对她微微点头,低声道:“你最好别犯傻,我不想伤害你。”

    她嗯了一声,拽了拽衣襟理了理头发,快步走到门口,隔着防盗门应道:“不好意思啊,刚才挪了下家具,不小心倒了几样东西,吵着您了吧?”

    外边那男人哦了一声,热心道:“那要不要帮忙,我力气挺大的。”

    宋苗苗连忙拒绝,不用不用,已经完事了。

    那个男人似乎有些失望,又墨迹两句滚回对门睡觉去了。

    宋苗苗紧贴着墙壁绕过两句血泊中的尸体,回到我们跟前,怯生生的看着我问:“我这样说可以吧?”

    我对她竖了大拇指,还有心调笑道:“那货谁啊,挺热心啊。”

    宋苗苗强笑道:“邻居,我不熟悉,就是一个色迷迷的老东西。”

    我把眼光挪到宋大勇身上,哼道:“你最好拿出让我满意的办法,否则你还是要死,至于你姐,我信她,你,免谈。”

    宋大勇苦笑,说:“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让张永赞带人来善后,当着他们的面说这俩人是我失手杀死的,原因是他们趁我不在想对我姐非礼,你在一边拿手机录像,这样就算以后出了事,你也可以推到我身上,所以我这边绝对不会出问题的。”

    我眼前一亮,啧啧叹道:“牛逼,这点子不错,就这么办吧。”

    宋大勇当场就打了电话,宋苗苗见事情有了转机,提着的那口气松了,当时就坐到了地上。

    我把刀扔了过去抱她,她连连摆手满脸惊恐道:“别碰我,你身上有血,我怕。”

    我无奈,只好任她在地上坐去吧。

    等人的功夫,我又盯上宋大勇,问他刚才说的话还算不算。

    宋大勇满脸肉疼的咬牙:“算,但是我给你一半行不行,我熬了这么些年好不容易走到今天,看在我姐的面子上,你多少给我留点。”

    我不动声色问道:“一半有多少啊,你可别把我当傻子,你有什么产业年收入多少我都心里有数。”

    宋大勇目光闪烁,思索会才道:“我的钱都投在几个项目上,活钱没有多,七八千万吧,给你五千万行不行?”

    我心头一跳,脸上却做出不屑的样子,摆弄着手里的尖刀哼道:“你打发叫花子呢,少一亿我还是要弄死你。”

    宋苗苗帮腔道:“大勇你别犯傻,钱没有还可以再赚,哪轻哪重不知道啊?”

    宋大勇满脸委屈,喃喃道:“我真的只有这么多,要不我把砂石材料那部分生意全转给你好了,再有几个月就要结算全年度的费用,全是些大单子,估计能有七八千万啊。”

    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又想起一事,问他:“鸳鸯是不是在你哪,你可曾对她做过什么?”

    宋大勇摇头,我是挺喜欢这女的,可是她说自己心里有人,我要求了两次都没得手,不想对她用强就算了。

    我看他的目光和善了一些,随口道:“听说你把她弄去勇敢酒店当经理啦,我之前吃不饱饭的时候,就有个愿望,希望自己能拥有一家上档次的酒店,每天都让厨子给我弄些好吃的,吃一桌扔一桌。”

    宋大勇一脸吃了热翔的表情,皱眉道:“你想要勇敢?”

    我淡淡道:“给我一般股份吧,名字就写你姐的。”

    宋大勇听我说把这半股份转到宋苗苗名下,脸色又多少变得好看一些。

    宋苗苗呐呐着拒绝:“给我做什么,我上班有工资,我不要。”

    我冷声道:“我给你的,你就拿着,如果你不要我就会多想,以为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想法!”

    宋苗苗叹了口气,望着我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恐惧,点头道:“好吧,一切都按你的意思办。”

    我虽然知道这种情况在所难免,一个普通女人突然发现自己的男人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谁都会受不了,可我别无选择,只能以后多做补偿了。

    宋大勇见没了危险,就开始事多,一会要止疼药,一会要绷带包伤口,我看这货就来气,摆手叫住宋苗苗:“他死不了,出点血而已,一会自己去医院弄去。”

    宋苗苗心疼弟弟,可是又不敢违逆我,左右为难的不知所措。

    我把手机掏出来扔给宋大勇,他一把抓住,狐疑的看向我。

    我嘿然道:“转账啊,你刚才答应的五千万呢?”

    宋大勇咧着嘴,一只手翻了翻我装的电话银行,记住了账号,又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操作,两分钟后两只手机同时进来短信,他才把电话扔回来。

    我低头查看,短信提示内容:“尊敬的尾号9517客户您好,您于23时51分收到对方电话银行转账五千万元整。”

    我顺手把电话揣进兜里,捎带着看宋大勇也不是那么碍眼了。

    这时,门口传来脚步声,敲了几下门,张永赞的声音传来:“勇哥,是我!”

    宋大勇想去开门,我抢先来到门前,透过猫眼向外看去。

    张永赞一共五个人都是空手站在门外,其中一个人拎着黑色旅行包,看样子很轻不知道装的什么。

    我一咬牙,示意宋大勇开门。

    张永赞抬头见了宋大勇,刚想打招呼就瞥见客厅里的尸体了,所以他说出的话就变成了:“勇,卧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