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记得想我

    宋大勇把手指竖到嘴边,嘘了一声。

    张永赞立刻反应过来,二话不说带人迅速进入。

    宋大勇立刻关了房门锁好,转身对张永赞问道:“东西带了么?”

    张永赞接过手下小弟拎的旅行包。拍了拍,说:“防水布衬底的大袋子,带了。”

    我慢悠悠从门后转出来,高大身材满头白发。又是血了呼啦的样子又把张永赞吓了一跳,他指着我,语无伦次道:“卧槽,你。你……”

    我洒然笑道:“你个**啊,咋还变磕巴了?我刚好来看望宋老师,就遇到这么档子事,唉,这点子背的,差点被你老大给灭口了。”

    宋家姐弟满脸鄙夷的悄悄瞟我一眼,对我睁眼瞎说的无耻本事十分无语。

    我咳嗽一声,提醒宋大勇该你表现了。

    宋大勇清清嗓子,似乎在心里打着腹稿。

    我赶紧把手机掏了出来,选好了角度距离,把屋里这些人包括地上的尸体全给照进去就开启录像功能。

    张永赞狐疑的看了看我,又目注宋大勇等待指示,宋大勇咬牙道:“这两家伙死有余辜,麻痹的,我带他们来给我姐修水管,趁我临时有事离开,这俩犊子竟然要非礼你们苗苗姐,幸好秦生突然赶来拜访,不然我姐就……”

    张永赞望了一眼面色惨白,衣衫凌乱的宋苗苗,迅疾转过脸不敢再瞅,我及时调整角度,给了他们一个大特写。

    宋大勇接着道:“我赶回来时,秦生正在跟两个混蛋搏斗,弄明白咋回事后,我一怒之下就把他们都捅死了。”

    我一声不吭全程摄录着。

    张永赞捡起我丢在一边的尖刀,咬牙切齿骂道:“畜生,连苗苗姐也敢动心思,我特妈刮了你们。”

    说着,他冲上去举刀就刺,两个死人身上瞬间多了几个窟窿,看他那拧眉瞪眼的样子,就跟这两个倒霉蛋强暴了他亲娘一般。

    宋大勇面不改色的看着,眼里露出一丝感动,宋苗苗则是捂着眼睛吓得转过身去。

    张永赞蹲在地上,装模作样摸了摸尸体的脖子,轻咦道:“居然没死,你们几个都来补几刀,帮勇哥出出气。”

    他带来的四个手下毫不犹豫,争先恐后在宋大勇的注目下,接过刀子每人都捅了几刀。

    我瞬间被张永赞的老辣周到所折服,这么一来不止是宋大勇完全放心他们,不但不会动心思找机会灭口,反而会把他张永赞当成绝对的心腹死忠来厚待。

    录的差不多了,我就把电话收了,当着宋大勇的面鼓捣了一番,上传到网盘里加了密锁。

    对我这个举动张永赞十分不解,不过他聪明之极,不该问的绝对不多嘴,只是忙碌着指挥手下,把两个死人抬起装进了防渗口袋。

    我微微眯眼,看着他们从旅行包里掏出的两米多长大口袋,心说这尼玛三更半夜哪找的啊,难道宋大勇早有储备,这货之前也处理过尸体?

    尸体装好,张永赞又掏出一条口袋,对宋苗苗道:“苗苗姐,麻烦你给拿点棉被床单来,地上的血迹我们要处理干净一次带走。”

    宋苗苗哦了一声,急奔回房,抱出刚刚还被我俩好一顿折腾的床单被子。

    张永赞接过来,带着手下先把大滩的血迹用棉被吸了,扔进单独的袋子里,又把床单撕成几块,五个人蹲在地上一通猛擦狠蹭。

    十分钟后,屋子里除了淡淡的血腥味,已经光洁如新。

    宋大勇低声对我道:“你别走了,陪我姐呆着,明天我给她换房子,不然她会害怕的。”

    我点头应了,只说了句:“处理完我们电话再联系吧。”

    宋大勇走到宋苗苗跟前,拉了拉她的手,安慰道:“没事了,一切都有我呢,姐你别多想。”

    宋苗苗惊魂初定,叮嘱道:“你小心啊,我这有秦生你不要担心。”

    宋大勇朝我点点头,手一挥。

    两个比较强壮的马仔蹲下身子,另外的人帮忙,扛上装尸袋就走。

    我走到窗前俯身下望,见宋大勇等人的车子打着双闪离开才松了口气。

    其实今晚的事我确实有过计划,只是计划里的骗宋大勇来再挟持他,临时变成了杀人之后的威逼。

    宋苗苗不知何时到了我身后,微微靠上来,搂着我的腰,身子仍在微不可查的轻颤着。

    我很内疚,也心疼她,拍着她的手背,柔声安慰道:“都过去了,别怕,我不会离开你的。”

    宋苗苗轻声啜泣着,眼泪打湿了我后背,我掰开她的手臂,转过身挑起她的脸,轻轻啄吻着她脸上的眼泪。

    宋苗苗哇的一声哭开了,越哭越委屈,攥着小拳头不住的捶我胸膛。

    我苦笑道:“刚才不还头头是道的跟我讲数谈判么,怎么转眼就变小女人啦?”

    她扬起脸,泪眼朦胧的望着我,说:“刚才我弟弟要是不想出办法,你会不会真的杀了他?”

    我沉默不语。

    宋苗苗继续问道:“杀了他之后是不是还要杀我,反正你都是要灭口的。”

    我摇摇头,低声道:“你跟他们不同,我宁可自己死,也绝不会动你的,信不信都由你,这就是我的心里话。”

    宋苗苗痴痴望了我一阵,双手抱着我的脖子,呢喃道:“我不信,你这坏蛋心眼太多了,我怎么感觉你一直在利用我。”

    我难过的深吸口气,在她耳边轻声道:“对不起。”

    这一夜,我们两个基本都没睡觉,躺在床上说了好多好多话,宋苗苗是害怕,我是第一次杀人后那种恶心心慌的感觉。

    她跟我讲了跟宋大勇小时候的趣事,那时候的宋苗苗完全就是个假小子,特别能作,每次惹完祸都是弟弟替她扛,为此被军人出身的老爸老妈揍出过翔。

    所以宋苗苗姐弟的感情远超别人想象。

    她趴在我胸口,娓娓道来,直到晨光熹微才沉沉睡去。

    我心疼她,不敢乱动让她睡,后来自己也就跟着迷糊了,再次醒来已是下午。

    宋苗苗抱着膝盖坐在床头,呆呆的盯着我一动不动,我吓了一跳,坐起来道:“你瞅什么呢,直勾勾的这么吓人。”

    宋苗苗愣了一下,脸红道:“没,没什么。”

    我把手机打开,一阵提示音传来,都是老韩跟他妹的未接电话,估计是我突然消失了整夜,两人担心我会遭遇危险吧。

    宋苗苗低声道:“大勇派来的人等在外边呢,要给我搬家。”

    我随口问道:“等多久了?”

    宋苗苗挠了挠头,说:“好几个小时了吧,我也没看时间。”

    我无语道:“那怎么不叫醒我,就让人这么等?”

    宋苗苗摇头,我喜欢看你睡着的样子,你究竟有多少心思瞒着我,为什么睡着了还紧皱眉头?

    我掩饰道:“哪有,刚敲了你弟一大笔钱,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走吧,东西让他们搬,我带你吃饭去。”

    宋苗苗立刻转忧为喜,跳起来换衣服。

    挑了几件问我的意见,我是一概点头说好看。

    宋苗苗嘟着嘴不问了,却红着脸让我转过身去。

    我莫名其妙的转过身,嘀咕道:“你什么地方我没研究过啊,还怕我看?”

    宋苗苗娇嗔道:“女人心思你不懂啦,不许转头偷看。”

    等她收拾妥当,挽着我胳膊出门,坐在大厅里苦等的一干兄弟纷纷站起向我们致意。

    宋苗苗笑道:“辛苦你们了,除了我的衣服和电脑这些东西之外,家具啥的都不用动了。”

    带头的人应了,手一挥,几个马仔立刻进入卧房装箱打包。

    我把宋苗苗带到一家高级西餐厅,就着钢琴声吃了顿西冷牛排。

    吃完,我歉意的看着她,说:“我有些事必须要去做,咱们就这里分开吧。”

    宋苗苗低声道:“就知道你是在补偿我,你先去忙吧,只是一定要记得想我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